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9/23美英來台灣ㄟ~

然後我真的是吃烤肉吃到想睡= =

吃飽睡睡飽吃,我真的快變豬了QQ

然後我的過敏症狀又來了QQ

 

 

 

 

 

 

 

 

第四章

 

金太妍坐在圖書館的桌子前,看著桌上的小說。

 

她這幾天沒有什麼工作,躲在牢房裡又有些無聊,現在外頭的太陽正烈,出去跑步等於要把她曬出皮膚病,廚房的權俞利又在清點食材跟處理下星期的餐點,徐賢正在準備新來獄警要用的裝備,Shiro跟Kuro倒是盡責的巡著整個監獄,凊少則在新大樓跟廠商協調水電配線的問題。

 

黃美英今天出庭,不在監獄裡頭。

 

「又是無聊的美好結局。」金太妍把小說闔了起來,從容的放回書架,對她來說,這些過於美好的小說情節,都是礙眼。

 

要去娛樂室看電視嗎?

 

金太妍搖了搖頭,把剛剛的念頭拋開,娛樂室是最吵的地方,明明就講好了各個類型節目的播出時間,卻老是有一堆人再吵要看那個頻道那個頻道,雖然她進去直接轉台其他人是不會有意見的。

 

真不知道黃美英會被判什麼,是跟她一樣的無期徒刑,還是關個幾年?最後腳步輕快地走出去,又或者是無罪釋放?回來整理她的東西,大搖大擺地離開?

 

反正這些對她來說都不重要。

 

她的人生在被朋友陷害,法官判她無期徒刑的時候就毀了,她的人生,估計要在這裡過完。

 

「金太妍,你有訪客。」

 

金太妍還漫步在走廊的時候突然響起了廣播,她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又維持原本的步調,在走廊上走著。

 

金太妍看著坐在桌子前面吃著零食的人,從容的坐到了他的面前,「哥。」

 

金志勇認真的打量著金太妍,他把手上的零食推了過去,「你又瘦了,你是不是又沒吃什麼東西?」

 

「有,只是最近的工作比較繁雜。」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伸手拿過了鋁箔包裡的起司餅乾,「媽還好嗎?」

 

「很好啊,每天固定會出去散散步,然後跟隔壁的朴媽媽、李阿姨還有蘇媽媽一起打牌、聊天、喝茶。」金志勇從容的說著,看著對面跟自己長相差不多卻穿著囚服的金太妍,「給你的錢還夠嗎?」

 

「我手上的錢多到可以買房子了。」金太妍隨口回著,「不用匯那麼多,我在這裡跟外面的工作報酬是一樣的,私人企業出手總比較大方。」

 

「呵,妳可是我最親愛的妹妹。」

 

「但是你還要照顧媽。」金太妍看著金志勇,輕輕的挑眉,「而且還要追女朋友,給我討個嫂子。」

 

「靠……你現在又再扯什麼。」金志勇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都說了我們要一起舉辦婚禮。」

 

「得了吧,我可是無期徒刑。」金太妍自嘲的笑了一下,她從容的吃著手裡的起司條,看著對面臉色不太好的金志勇,「好,不說這個,夏妍呢?大學生活還好嗎?」

 

「她每天都被報告追著跑,忙都忙死了。」

 

「也是,不然她應該會跟著你一起來的。」

 

金志勇看著金太妍,突然坐直了身子,「你們這裡進來了一個檢察官對不對?」

 

「要幹嘛?」

 

「她再被捕的前幾天到我公司找我,跟我道歉,說你的案子她誤辦,只要在一段時間就能讓你出來。」金志勇看著金太妍,輕輕地皺起眉頭,「這是真的嗎?」

 

「她都被抓進來了,你認為呢?」金太妍抱著胸口,不耐煩地開口,「你不要聽她亂說,期望越大,摔得越重。」

 

「太妍……」

 

「我要你幫我做的,就是照顧好媽媽,讓夏妍讀完大學,找到一個好工作,然後你們兩個各自成家立業。」金太妍果斷的打斷金志勇的話,認真的看著皺起眉頭的金志勇,「媽辛苦了一輩子,從小到大我很少叫你幫我什麼忙,就這一件事幫我做到就好。」

 

從她爸爸開的那一架飛機失事之後,她媽媽為了養大他們三個小毛頭,到處兼職,等到她和金志勇都出社會時才發現身體出了毛病,身體逐漸好轉時又遇到她鋃鐺入獄,忍受一些婆媽的指指點點……已經夠了,她不想再讓自己媽媽的期望落空。

 

金志勇煩悶的抓了抓頭,「到底為什麼要說那麼沉重?」

 

「你先開的頭。」

 

「屁啦……」

 

金太妍聳了聳肩,反正她說的是實話,「也許你下次來之前可以想好要跟我說什麼。」

 

「好啦。」金志勇沒好氣的回著金太妍,「對了,我最近升職了,當上副經理。」

 

金太妍點了點頭,就不發一語的聽著金志勇說著自己或是其他人的事情,從他升官講到金夏妍在學校的出色表現,一點小細節都不放過。

 

她聽著響起的鈴聲,又看著停下的金志勇,她緩緩的站了起來,「下次再說吧。」

 

「好好照顧自己啊!你這笨蛋妹妹。」金志勇伸手抱了一下金太妍,也沒好氣地揉著她的頭髮。

 

「彼此彼此,笨蛋哥哥。」金太妍踮著腳尖,不甘示弱的揉著金志勇的頭,她輕輕地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探視間。

 

回頭只會心酸和不捨。

 

金太妍輕輕的吸了下鼻子,她走到一旁的洗手台洗了把臉,又拖著腳步回到了牢房。

 

她看著整個人被低氣壓壓著,換上了淡藍色囚服,躺在地上的黃美英,只是從容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又拿過了她的筆記型電腦。

 

「十年。」黃美英冷不防的開口,她坐起身子,看著金太妍,「我真的,真的需要你幫我。」

 

「為什麼?」

 

「因為十年過後法律追訴期就過了。」黃美英抱著胸口,認真的看著金太妍,「法律追訴期一過,妳沒可能出去的。」

 

「說到這個……聽說你去找了我哥。」金太妍猛然的闔上了電腦,「我說過了,我不需要妳因為你良心作祟幫我翻案。」

 

「……我只是在盡我的職責。」

 

「你自己說過,你不是檢察官,這個職責你可以放下了。」金太妍冷冷的哼了一聲,她放下了電腦,「放棄你想做的事,乖乖在這裡待上十年吧。」

 

「金太妍!」

 

金太妍看著瞪著她的黃美英,只是別過頭,又離開了牢房。


 

金太妍看著在她對面認真讀著英文的金夏妍,從容的翻著手上的雜誌,「所以你今天看完學校的決定是什麼?」

 

「嗯?當然是來跟姐姐住啊!」金夏妍抬頭看著金太妍,理所當然的說著,「還好姐姐住首爾,我才能高中離開全州。」

 

「還有,我早就放榜了。」

 

「嗯哼。」金太妍簡短的回著,「那哥哥跟媽怎麼說?」

 

「可以啊!反正有姐在這嘛!」金夏妍嬉皮笑臉的說著,她挨到了金太妍旁邊坐下,從容的枕著她親愛姐姐的大腿,「我可以帶男朋友回來嗎?」

 

「蛤?」

 

「之後如果有男朋友的話,可以嗎?」

 

金太妍沒好氣的捏了下金夏妍的耳朵,「沒可能,小毛頭交什麼男朋友,我才不想看到我跟志勇哥還沒結婚身邊就有個小孩到處跑。」

 

「什麼啊!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姐姐大變態。」金夏妍噘著嘴,沒大沒小的戳著金太妍的腰,「姐姐變態!變態!變態!」

 

「呀!你找沒大沒小的丫頭。」金太妍的口氣雖然不耐煩,臉上卻是漾著幸福的笑容,她聽著響起來的門鈴聲,「起來,我要去應門。」

 

金太妍從容的打開了門,她看著站在門口的警察,跟穿著西裝的黃美英,「有什麼事?」

 

「你是金太妍嗎?」黃美英攤開了手上的紙,「這是拘捕令,請你跟我走。」

 

「拘捕令?喂!我們做什麼事啊!」

 

「姐姐?」

 

「你的公司向警方報案,說你盜取公司資料、挪用公款,且數目不小。」黃美英看著被押住的金太妍,「而且還有一個女生的失蹤案跟你有關。」

 

「放開我姐姐!她怎麼可能挪用公款!」金夏妍努力的扳開員警的手,但卻沒有任何作用,「放開!」

 

「小妹妹,你這是妨礙公務。」黃美英拉過了金夏妍,看著緊張的金太妍,淡淡的開口,「帶走。」

 

「姐姐!」


 

「太妍姐姐。」

 

金太妍轉頭看著走過來的徐賢,「我知道,過了晚點名的時間了。」

 

「姐姐的心事,感覺很重啊。」徐賢緩緩地說著,看著眼前的十字架,「不然姐姐根本不會來小禮堂的。」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帕尼姐姐跟我說她跟你吵了一架,接著你就離開牢房不知道去哪了。」徐賢從容的說著,從容的坐在金太妍的身邊,「所以我就猜你會不會來這。」

 

「看來我被關太久,行動都被摸清了。」金太妍無奈的笑著一下,她看著自己的雙手,「你今天一樣值夜班嗎?」

 

「嗯,然後這是長官要你看的。」

 

「要我看……?」金太妍看著徐賢手上的資料夾,困惑的接過,「這是什麼?」

 

「帕尼姐姐的筆錄。」徐賢輕鬆的開口,「長官說水電配線出了一個蠻大的問題,可能要半年新大樓才能完全落成,所以如果姐姐想要回到一個人的獨立牢房,就……」

 

「我知道了。」金太妍不耐煩的打斷徐賢的話,王八蛋典獄長,就故意拿這件事威脅她,「我回去睡覺了。」

 

「祝姐姐有個好夢。」

 

金太妍一邊看著手上的資料夾,一邊走回自己的牢房,她看著自己移動了位置的電腦,她看著躺在自己床墊上睡覺的黃美英,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不過她也沒叫醒黃美英,她看著電腦裡的瀏覽記錄,她輕鬆的敲著鍵盤,按下了傳送。

 

她把資料夾塞在床墊之間,又把電腦放回去,她拉過了被子,靜靜的看著天花板,為了她舒適的單人生活圈,就勉為其難的幫忙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다코&소원
  • 幹嘛不讓幫忙,逞強有比較好嗎?
    之後會蹦出什麼火花來也不知道…
  • Faith_Hope&Love
  • 感覺各有冤屈
    那就互相幫忙嘛~~
    不要逞強~~~
  • 哇達
  • 太妍都一直冷眼旁觀 為什麼要這樣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