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6823_1532166926895146_1424175830_o.jpg

28872609_2133629266649007_8685227532541404874_n.jpg

 

碎碎念:

 

探險活寶就這樣完結了,真的是有點不捨。

 

然後我今天肚子真的怪怪的QQ

 

嗚嗚,我的MPBQAQ

 

 

 

 

 

第一章

 

「典獄長大人,你真的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啦?」

 

正站在爐子前煎培根的凊少轉頭看著走進來的人,「嗯……這個監獄是我管理的,而且是租借給政府,所以我想應該是吧。」

 

「不過這個時間點是你來備料的時間嗎?俞利小姐。」

 

「火開太大肉會焦。」權俞利搖了搖頭,她走到凊少旁邊從容的把他推開,又把爐子上的火轉小,「這段時間不是放風嗎?我剛聽到有幾個人在討論事情。」

 

「什麼事情還特地跑來打小報告?」凊少看著他鍋子裡發出香味的培根,忍不住嚥了口口水,「能順便幫我用一下吐司跟蛋嗎?」

 

「好啦。」權俞利把培根放到了一邊,又拿過了一顆蛋,打在鍋子裡,「她們說有個檢察官進來了,是真的嗎?」

 

「你們到底是哪來的消息那麼靈光啊?」凊少輕輕地皺起眉頭,他還特地挑在大家都不在牢房裡的時候把黃美英帶進來欸。

 

「誰知道?女人天生的八卦雷達吧。」

 

「對啦,的確有個檢察官在三天前進來。」凊少接過了權俞利遞過來的三明治,他愉快的道了謝,就咬下一大口三明治,「因為殺人進來,很諷刺吧。」

 

「殺人?」

 

「嗯啊,跟她同住的男朋友。」凊少回想著他三天前看到的資料,緩緩的嚼著嘴裡的東西,「不過她本人也忘了詳細情形,只知道似乎是防衛過當。」

 

「喔……」權俞利點了點頭,「那你要走了嗎?我差不多要開始準備午餐了,今天中午吃咖哩。」

 

「真的嗎?那我中午工作趕完的話要過來吃喔。」凊少咬著三明治,踩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廚房,他看著走進來的人,只是從容的勾起微笑,「早安啊,太妍小姐。」

 

「給我把人換走。」金太妍剛好擋住了凊少的路,她雙手抱胸,沒好氣的看著他,「她一整天就是看著自己的手,然後亂吼亂叫的,我都沒辦法工作了。」

 

「我們還有個地方叫做圖書館,那裡蠻安靜的啊。」凊少輕鬆的說著,技巧的繞過了金太妍的身子,「她精神不太好,就體諒一下她嘛!」

 

「……我、沒、辦、法、工、作。」金太妍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她走到了凊少旁邊,「我幫你建立全韓國最堅固的安全系統,你給我一個人的正常牢房,我們當初是這樣說的。」

 

「我就說了我真的沒辦法啊,新大樓的水電配線加安裝還要兩個月才能完成,再來是安全檢查、器材的移入,整個工程完成起碼還要……大概四個月,這四個月我保證不會給你加工作,只要把閉路電視、安檢系統、體感系統、紅外線防護隔幾天檢查一次就好了。」

 

「你安全檢查跟器材移入最好要那麼久。」

 

凊少拿出了手機,仔細地看著他的計畫書,「我們還要採購、試用,安全檢查還要等到正式完工之後才能派政府的人來查看,等到宣布啟用又要一點時間。」

 

金太妍的額角不自覺的冒著青筋,她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起碼給我個耳塞吧!」

 

「當然,要不要順便給你耳機讓你聽音樂啊?」凊少把最後一口三明治吞下肚,輕輕的笑了幾聲,「跟我去辦公室,剛好給你Tiffany的案件資料,你幫我把它輸進系統。」

 

金太妍扯了下嘴角,她跟著凊少一起進了辦公室,她看著沙發上的棉被跟枕頭,習以為常的直接忽視,反正全監獄的人都知道她們的典獄長是把監獄當家。

 

「唉……我把耳機丟到哪裡了……」凊少坐在辦公桌前,翻著自己的抽屜,又起身翻著沙發。

 

「你先給我耳塞好了。」

 

「等一下啦。」凊少又走到了收納櫃前,他翻出了資料夾,從容的丟給金太妍,又從一個鐵盒裡拿出了一副全新的耳塞,「耳機我過幾天再拿過去,你要耳塞式、耳道式、耳罩式還是藍牙耳機?」

 

「耳道的就好了。」金太妍看著手上的東西,又抬頭看向了凊少,「還有什麼是要幫你做嗎?」

 

「嗯……最近Kuro跟我報告,吃飯的時候常常起爭執,有空幫我處理一下吧。」凊少輕鬆的說著又從抽屜裡翻出了棒棒糖,自己吃著一根,又順手丟了一根給金太妍,「還有拜託不要讓我把你抓去關禁閉,喊一聲就好了,知道嗎?」

 

「知道了。」金太妍把棒棒糖收進口袋,就轉過身子離開了辦公室。


 

「你難得會來餐廳吃飯。」權俞利拿著一瓶優格坐到了金太妍的對面,把優格遞了出去,「怎麼?典獄長給你什麼任務?」

 

「他要我管一下吃飯時的秩序。」金太妍看著遞過來的優格,小心翼翼的收到了自己的口袋,又一邊吃著盤子裡的咖哩飯,「所以到底是怎樣?」

 

「天曉得,我都待在後面處理下個星期的餐點,或是清點食材跟確認下禮拜送食材過來的廠商。」權俞利撐著臉頰淡淡的說著,「雖然這陣子的確有點吵就是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是不是又瘦了啊?」

 

「可能吧,因為前陣子在做系統的大維護,所以沒什麼吃東西。」金太妍漫不經心地說著,一邊打量著整個餐廳。

 

「是喔……不愧是工程師,那我再進去拿果凍給你,給你補充糖分。」權俞利站起身子,悠閒地走進了她廚房旁邊的辦公室,從冰箱裡拿出了她一袋剩下十包的水蜜桃果凍,悄悄地走到了金太妍旁邊,「給,我知道妳喜歡這個。」

 

「知道我喜歡還只給我十包。」金太妍翻了個白眼,卻還是收下權俞利遞過來的果凍,從容的藏在口袋裡,「不過還是謝了。」

 

「謝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嗎?」權俞利輕輕地笑著,「對了,晚餐的點心是辣炒年糕,要幫你留嗎?」

 

「不用了,我有果凍。」金太妍吃下了最後一口的咖哩飯,她吃了那麼久也不見有什麼事,是典獄長多慮了吧?「我先回去了,還有安全系統的更新沒跑完。」

 

「知道了,工作加油啊。」

 

金太妍端著她吃完的碗盤走到了回收桶旁邊,她迅速的做著分類,又走到旁邊的洗手台洗了下手,一邊打著哈欠,緩緩的走著,都是她的新室友啦,害她晚上也睡不好覺。

 

金太妍突然絆了一下,腳步不穩的往前跌,她即使的伸手撐住倒下的自己,背上卻突然一熱。

 

她清楚的聽到,兩個人的笑聲。

 

「什麼恐怖分子啊?恐怖分子還會這樣跌的狗吃屎?」

 

「而且身上還有噁心的咖哩呢!」

 

權俞利無奈的看著正在大笑,穿著淺褐色衣服的兩個女生,啊,她們似乎是新進來的人,老是沒禮貌的跟其他人對話,甚至對身為獄警的Kuro跟Shiro大小聲。

 

「太妍小姐,你沒事吧?」Shiro扶起了金太妍的身子,她看著她背後的污漬,又轉頭看著Kuro。

 

「不用。」金太妍淡淡的開口,她抬頭看著Shiro跟Kuro,「不用叫典獄長,你們先離開。」

 

金太妍看著地板上的咖哩飯,又轉頭看著皺著眉頭的權俞利,「我出去之後,你們再進來就好。」

 

Shiro愣了一下身子,卻也沒有任何回應,就逕自的跟Kuro一人拉著一邊的手把,關上了餐廳的大門。

 

金太妍把自己的瀏海往旁邊撥,看著眼前坐在桌子周圍的人,「識相的就給我離開。」

 

「欸欸,你們幹嘛走啊?」

 

「不就是個矮子嗎?有什麼好怕的?」

 

矮……?

 

「Shit……糟蹋我煮的東西就算了,竟然還罵金太妍矮?」權俞利無奈地搖著頭,心裡一邊祈求等等不要有什麼太過火的場面。

 

金太妍看著地上的飯,彎腰緩緩的撿了起來,她看著面前沒有任何餐具的女生,冷不防的用拿著飯的手捂住了那個女生的口鼻,「這所監獄,禁止浪費食物,李允智。」

 

「唔唔!」

 

金太妍瞥了一眼揮過來的拳頭,只是單手的把她撥開,她看著趴在餐桌上的人,「沈智妍,把人絆倒很好玩嗎?」

 

「妳!」

 

金太妍閃過了沈智妍再次揮過來的拳頭,她鬆開了捂著李允智的手,一個肘擊把李允智打到地上,她從容的跨坐在沈智妍的身上,緊緊地抓著她的衣領,「我相信典獄長帶你們進來時都有說過,他的要求之一,是不要鬧事。」

 

「而你們現在故意惹事,就別怪我無情。」金太妍拿過了桌上的湯匙,對著沈智妍的眼睛,冷不防的往下揮。

 

但她即時停了下來。

 

她輕輕的哼了一聲,就把湯匙準確的丟進回收桶,她拉起了沈智妍的身子,又往餐桌上丟,她脫下了自己身上最外層沾著咖哩的粉紅色囚衣,也不管這裡是不是開著冷得要死的冷氣,就單單的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袖T恤,「給我把你們浪費的飯吃乾淨。」

 

「你他媽的是誰!憑什麼我們要這樣做!」

 

「對啊!那兩個獄警呢?打人了還不來處理!」

 

金太妍不耐煩的打了一下沈智妍的後腦勺,又踢了一下李允智的腰,「叫你們吃就吃,廢話不要那麼多。」

 

「金爺,這兩個人是新來的不知道規矩,你就手下留情吧。」一個看不下去的人忍不住開口,卻得到了金太妍冷酷的眼神。

 

「誰看不下去,就過來幫忙吃。」金太妍冷冷的開口,「典獄長再帶每個人進來的時候都有清楚的解釋,明知故犯,他才要我過來管管你們。」

 

金太妍從容的踩著李允智的腰,又拽著沈智妍的頭髮,「給我吃!吃不乾淨就別想走。」

 

其他人不再多說話,她們只是各說各的話,或吃自己的飯,她們沒興趣為了兩個陌生新來的女孩被金太妍管教。

 

權俞利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她走到了金太妍旁邊,伸手拿過她的囚衣,「我幫你拿去洗。」

 

「謝謝。」金太妍看著她手上跟腳下乖乖吃著飯的人,又轉頭看了下權俞利,「抱歉啊俞利,把你的餐廳用亂。」

 

「一時的髒亂總比持續不斷的吵鬧要來得好。」權俞利輕鬆地笑了一下,就掠過金太妍的身子,從容的離開餐廳。

 

「俞利小姐……」

 

「還不能進去。」權俞利看著Shiro,從容的開口,「就乖乖等吧,反正這是正常程序不是嗎?」

 

其實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新來的人過了一段時間就會對這座監獄的制度感到輕鬆而變得狂妄,然後被金太妍狠狠修理一頓。

 

「都會經歷過的,放心吧。」權俞利勾著意味深長的笑容,又從口袋裡丟出了兩條巧克力給Shiro還有Kuro,「我先去洗衣房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