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然後預告信依舊沒出來......QAQ

 

我真的睡太久了ww

 

還有我發現,番外是11篇才對。

 

 

 

 

第三十章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當金太妍跟金志勇還沒有那麼叛逆的時候,他們整天做的,就是在皇宮裏頭冒險,或是玩捉迷藏。

 

「爸爸!」

 

太妍爸爸看著拿著娃娃走到大殿的金太妍,他揮了揮手,意示身旁的大臣退下,「怎麼了?爸爸還在工作。」

 

「媽媽叫我帶娃娃來找爸爸。」金太妍吃力的爬上了自己爸爸的大腿,安穩的坐在上面,「我找不到哥哥。」

 

「你們又在玩捉迷藏了……」

 

「圖書館、房間、花園、媽媽那裡、廚房、天花板、果園、高塔、武器庫、馬廄、舞廳、畫廊,我全部都找過了,就是找不到哥哥。」金太妍抓著手裡的獅子玩偶,哀怨的看著自己的爸爸,「爸爸幫我找!不然這樣哥哥沒辦法吃點心。」

 

「媽媽有跟你找過嗎?」

 

「有!因為武器庫的守衛不讓我進去找,所以是媽媽帶我去的。」

 

太妍爸爸有些無奈的搔了搔頭,他看著金太妍手裡的獅子玩偶,冷不防的抽了過來,不一會兒一個小男孩的身子就從玩偶裡跳了出來,「志勇,是誰讓你躲在娃娃裡的?」

 

「哎呀!」金志勇揉了揉他摔疼的屁股,看著傻住的金太妍,「不公平啦!你為什麼跟爸爸求救!」

 

「我的獅子……」金太妍看著手裡的娃娃,又看向了金志勇,她猛然的跳下了自己爸爸的身子,「討厭鬼!你為什麼可以躲在我的獅子裡!」

 

「你又沒有說不可以用魔法。」

 

金太妍哼了一聲,卻還是抓過了金志勇的手,一手則抓著娃娃,「你這笨蛋!害我們的點心不好吃我就要打你。」

 

太妍爸爸看著牽著手走出去的兩兄妹,他輕輕地嘆了口氣,又看著走上來的大臣,繼續他的工作。


 

「別以為這樣可以牽制我!」

 

「沒人要牽制你……太妍!」黃美英收回了鞭子,看著金太妍,匆忙的喊著她。

 

金太妍收回了劍,往後跳了一大段距離,她看著長槍上頭多出來的一隻手,又看著手的主人,「金志勇!」

 

「把我的東西還我。」金志勇看著野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長槍,認真的跟他展開拉力戰,「你真以為我的武器是你能用的?」

 

金太妍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的事,她看著成功拿回長槍的金志勇,「你這混帳!為什麼躲進長槍裡啊!」

 

「我那時受傷,手邊又只有長槍,不躲裡面要躲哪啊!」金志勇飛到了金太妍的身邊,他看著金太妍頭上的犄角,忍不住一笑,「你這樣還挺帥的。」

 

「吵死了,你別幫我,幫我顧著美英。」金太妍看著只剩下匕首的人,又衝了過去,刺出了手裡的劍。

 

金志勇轉過頭看著被幾隻惡魔纏住的黃美英,他冷不防的站到了黃美英的面前,揮著手裡的長槍,「謝謝你啊美英。」

 

「不會。」黃美英才剛剛已經沒了體力繼續維持獸神型態,現在也只能勉強不讓惡魔近身。

 

「歇著吧,休息了那麼久讓我活動下身子。」金志勇轉了一下脖子,微瞇著眼看著圍上來的惡魔,「看我怎麼把你們做成串燒。」


 

凊少突然變了回來,他接住了裴柊彤的身子,緊緊的皺著眉頭。

 

「老師。」林允兒看著突然變回來的凊少,伸手接過了裴柊彤的身子,「姐姐……」

 

「她累壞了。」凊少手拿著大劍,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你們的默契總是那麼好。」

 

「父親,那個人不死,我們就沒辦法……」

 

「我知道,我的封印術向來也不強,只能拖著你們。」凊少抹了抹臉,他又舉起了大劍,「來吧,不必手下留情。」

 

「凊少……」裴柊彤被林允兒抱著,她勉強地睜開眼睛看著一打二的凊少。

 

「老師可以的。」林允兒看著裴柊彤,同時在她們的周圍設下了結界,以免被波及,「老師的實力,姐姐不是知道的嗎?」

 

「當然知道……」裴柊彤轉而看著金太妍,打快一點呀……

 

金太妍被衝擊震飛到了十公尺外,但是她站穩了腳步又衝了過去,這一次,在野王的手臂上留下了十幾個洞。

 

金太妍看著已經沒了力氣的野王,她奮力的把劍刺進了野王的心窩,再轉了下手上的劍,「死吧!」

 

野王吐出了一口血,他看著金太妍,勾上了陰冷的微笑,「我得不到的……誰也沒辦法得到……」

 

空氣中傳來的震波嚇到了金太妍,她看著以城堡為中心,從地上冒出來的火焰,無差別的燒上了所有在地面上的人,她怒視著已經死去的野王,隨手把劍上的屍體往一邊甩,她摟過了黃美英的腰,拉過了金志勇的手,直接降落在凊少的身邊。

 

「這是怎麼回事?」

 

「他在城裡各個地方設下了毀滅的咒術,只要他一死就會發動。」金志勇淡淡的說著,地面傳來的震動迫使他必須搭著金太妍的肩膀,「我躲在長槍裡頭大概知道他做了什麼。」

 

凊少的臉色突然刷白,以生命為代價的咒術……「不會維持太久的……這裡是我創造的,我不可能看到他被個混帳毀滅。」

 

以生命為代價的咒術,自然要以生命為代價來阻止。

 

凊少最後看了一眼裴柊彤,就拍著自己的翅膀飛到了空中,「呵……這個共生可是維持很久了呢……」

 

裴柊彤的臉上突然出現了惶恐,她看著在空中的凊少,吃力的站起身子,她拉著林允兒,「允兒……我拜託你……」

 

「彤姐姐?」

 

「父親要阻止咒術的發生,並且把這裡恢復到之前的樣子。」剛剛還跟凊少對打的人看著空中的人,淡淡的說著,他看向了自己身邊的兄弟,「看來父親把跟那個女人的共生解除了。」

 

「共生有那麼容易解除?」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又看著身邊的黃美英。

 

「只要共生其中一方變得特別虛弱,另一方就可以選擇要不要解除共生。」那個人淡淡的說著,他在地面上轉了一圈,完全不受火焰跟地震的影響。

 

「我求求你們……去把凊少抓回來……地方沒了可以重建,但是我只有他……」裴柊彤捂著臉,身子微微的顫抖著。

 

金太妍看著裴柊彤,又看著黃美英。

 

她跟黃美英是共生者,就和凊少還有裴柊彤一樣……所以她們都能明白,裴柊彤的心情。

 

「去吧,這裡還有志勇哥。」黃美英鬆開了手,輕輕的推開金太妍,「你也不想要從第二十七代魔王變成新的初代魔王吧?」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勾上了淡淡的微笑,不說任何一句話的飛向凊少。

 

就在半空中,全部的人都被刺眼的白光封住了視線,白光消失後,火焰也消失,原本龜裂的地面也恢復了原狀。

 

金太妍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她看著往下掉的身子,沖過去接住,再緩緩的落到了地面。

 

凊少不再是高中生的樣子,反而變成了一個大約八歲的孩童,而且呼吸……微弱的隨時都會死。

 

裴柊彤跌跌撞撞地從金太妍的手裡抱過了凊少,她抓著對現在的他來說有些過大的衣服,「給我起來……誰准你這樣說走就走的!」

 

「父親不會走的。」

 

金志勇看著又聚在一起的創生十人,他下意識的護住了黃美英,舉起了長槍,「野王死了,對你們的控制應該也沒了,你們該回歸塵土了。」

 

「我們可是創生十人,我們是被喚醒並加以束縛,從來就不是因為那個野王而復生的。」十個人倒是異口同聲地開口說著,他們走到了裴柊彤的身邊,「父親現在叫做凊少是嗎?」

 

「是……」

 

「剛剛的白光,是父親的生命和魔力。」

 

「我們看到了父親和我們相處時不同的笑容。」

 

「現在是時候把父親給我們的,還回去了。」

 

黃美英走到了金太妍的身邊,伸手牽起了她的手,「都結束了。」

 

金太妍輕輕的笑著,她看著創生十人變成了光點,紛紛的飛進了凊少的身體裡,又看著凊少清醒過來,被裴柊彤緊緊抱著,一邊害羞又尷尬的拍著裴柊彤的背。

 

「是啊,都結束了。」


 

金太妍穿著華服,她看著逕自裡頭的自己,又看著身邊正在換衣服的黃美英。

 

今天是她們兩個的加冕典禮,地點就在魔界,然後晚些黃美英就要回去妖神界,然後……下次見面,又要一段時間了。

 

「你總是改不掉穿粉紅色的習慣?」金太妍看著換上粉紅色長裙的黃美英,輕輕的笑了一下。

 

「你自己還不是總是穿得一身黑。」黃美英輕輕的挑眉,伸手整理了下金太妍的衣領,又拿過了紫色的水晶耳環,從容的戴上。

 

金太妍拿過了黃美英另一邊的耳環,貼心的幫她戴上,又彎腰輕輕的點了下黃美英的嘴唇。

 

「太妍,你好了嗎?」

 

「我跟美英等一下就出去。」金太妍聽著遠離的腳步聲,伸手牽過了黃美英,「好了嗎?」

 

「當然。」


 

「林允兒,你是來這邊吃東西的嗎?」

 

林允兒吃著蘋果派,看著腳邊的凊少,忍不住笑了出來。

 

凊少則抱著胸口,抬著頭,臉上表現了他的不悅,「喂!我只是現在看起來像小孩,我的實力還是有的好不好!」

 

「我又沒講什麼。」林允兒又逕自的吃著蘋果派,她看著走過來的裴柊彤,輕鬆的打著招呼,「彤姐姐。」

 

裴柊彤看著凊少,伸手摸著他的頭,「這陣子乖乖忍耐,你自己不是說只要十年就可以變回來嗎?」

 

「我現在開始覺得十年很久。」凊少無奈地說著,抬頭委屈的看著裴柊彤。

 

「誰讓你的原型就是小孩子呢?」裴柊彤抱起了凊少的身子,也伸手拿過了蘋果派,「先吃點吧,你等等不是要去幫太妍加冕?」

 

凊少咬著裴柊彤放到他嘴邊的蘋果派,又彆扭的跳出了裴柊彤的懷抱。

 

「啊,這樣的老師好可愛啊。」林允兒蹲下了身子,伸手捏了捏凊少的臉頰,「老師,你什麼時候要來精靈界啊?我帶你跟彤姐姐去玩好不好。」

 

「你少沒大沒小了……」

 

凊少聽著響起的號角聲,沒好氣的撥掉了林允兒的手,又把嘴裡的蘋果派吃光,他看著走進來的兩個人,悠閒地站到了定點,

 

「現在開始,魔族金太妍公主和妖神族黃美英使者的加冕典禮。」

 

「請妖神族大祭司與凊少先生上前,為兩人加冕。」

 

金太妍看著拍著翅膀飛在空中和自己齊高的凊少,她微微地低著頭,「你什麼時候才要變回來?看到這樣的你真的很不習慣。」

 

「最快十年,要看我生長的狀況。」凊少淡淡的的說著,他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長大」這件事了。

 

金太妍抬起頭,她看著身邊的黃美英,輕輕的牽住了她的手。

 

「請裴柊彤小姐上前。」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跟金太妍互看了一眼,不是只要她家的祭司跟凊少加冕玩就沒事了嗎?

 

裴柊彤拿著紅線,站到了金太妍跟黃美英的面前,從容的綁到了金太妍跟黃美英的手腕上,「據說這是魔族最古老的結婚儀式,因為凊少現在不方便執行,就由我代勞了。」

 

「我裴柊彤,祝福眼前的魔王,與她心愛的王后長相廝守。」

 

紅線隱沒到了金太妍跟黃美英的手裡,她們看著裴柊彤從容的走向凊少,輕輕的笑了一下。

 

金太妍看著底下的人民,牽著黃美英的手,「這一路走來辛苦各位了,就讓我們的慶典正式開始!」

 

天空放起了煙火,底下的人民傳來歡呼聲和音樂聲,金太妍卻牽著黃美英的手,跟著一旁的妖神族祭司離開了皇宮。

 

金太妍看著眼前的傳送門,鬆開了手裡的溫度,掛著輕鬆的微笑。

 

黃美英看著不再強留她的金太妍,她冷不防的抱住了金太妍削瘦的身子,「不會太久的。」

 

「我會等你的,老婆。」

 

這是金太妍第一次喊她老婆。

 

黃美英笑得異常燦爛,她吻上了金太妍的唇,過一會才因為呼吸困難而分開,「等我回來,老公。」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一邊向後走進了傳送門,金太妍擋去了傳送時的強光,又輕輕地嘆了口氣。

 

「姐!」

 

金太妍轉頭看著正在等她的金志勇跟金夏妍,她拍著翅膀快速的飛了過去,一手勾著一個人,「好了,今天我即位第一天,我們就去好好的玩一場吧!」

 

「哼哼,路西法晚點帶人來舉辦一個闖關大會,就玩那個吧!」

 

「可是我比較想要玩伊西斯做的密室逃脫。」

 

「哥跟姐說的都好難,我們就不能去闖闖冰迷宮嗎?」

 

「隨便啦!」金太妍收緊了手臂,緊緊的勾著左右的兩個人,「反正能久違的跟你們玩遊戲,就好啦!」

 

金太妍暗暗的看了一眼身後的傳送門,輕輕的勾著嘴角。

 

我會等你回來的,美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다코&소원
  • 😭😭😭希望美英下一秒就回來了ㅋㅋ
  • 다코&소원
  • 😭😭😭希望美英下一秒就回來了ㅋㅋ
  • 不會喔QQ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8/27 23:13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凊少就先去精靈界玩玩嘛~
    噗~
  • 我宅,我才不要出門ww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02 08:08 回覆

  • Pisces0221
  • 以為凊少會死呢 擔心了一秒 (感覺凊少才是主角 哈哈
    太妍美英終於正式綁上紅線了!
  • 不,我是創世神,才不是主角X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9/02 08:11 回覆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