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我的睡眠時間......

 

會晚更新是因為下午睡太久QAQ

 

然後晚上又睡不著QAQ

 

本末倒置= =

 

 

 

第二十九章

 

金太妍跟凊少分別牽著黃美英跟裴柊彤,站在最前面,他們看著躲在最後面的野王,金太妍不屑的哼了一聲,「無能,打擾魔王們的長眠。」

 

「如果不是你旁邊那位不明人士,我很願意親自上場。」飛在空中的野王輕咳了幾聲,怒視著凊少,「現在我有歷代魔王的幫助,還有創生十人。」

 

「你真以為,過去的魔王們能打贏我跟凊少?」金太妍看這眼前站著的人,她記得這邊是從凊少往後算的一到五代魔王,其中一個便是創生十人。

 

「凊少。」裴柊彤把手伸向了凊少的胸口,又看了一眼金太妍,「廢話不需要那麼多。」

 

裴柊彤變成了當初在訓練黃美英的模樣,她從容的轉著手裡的鐮刀,「你們的話,我建議變成獸神跟魔王之後再來共生武器化。」

 

黃美英輕輕地笑著,她當然知道,剛剛還在開會時,凊少就跟她說過了,只要使用Liz的能力就不會有體力透支的問題。

 

金太妍看著衝過來的第三代魔王,從容的對著天空射出了一個火球,身邊的黃美英化成了斗篷披在她的肩上,她用更快的速度繞到了三代魔王的後面,手拿著路西法借給她的細劍,猛然一刺,「回去休息吧。」

 

她的頭上出現了犄角,髮尾再次變成了紫色,她看著紛紛出現的精靈和天使,甚至是魅魔,她不擔心平民會受傷,因為凊少早在稍早就託人把平民帶去北方了。

 

她看著停下動作,最後倒在地上的三代魔王,又轉過身子,沖向了下一位魔王。

 

「太妍,你別那麼衝。」黃美英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身邊,「雖然路西法借給你的細劍是可以結合Liz能力,但也不是這樣讓你直搗黃龍,我們還有要讓魔王安眠的任務。」

 

「Sunny和秀英,不是也有來嗎?幹嘛跟她們搶飯碗?」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突然緊急剎了車,看著扛著大砍刀的人,「老爸。」

 

「太妍。」太妍爸爸看著金太妍,卻舉起了手上的刀子,「阻止我,我們都被下了咒,沒辦法抵抗那個野王。」

 

「我知道。」金太妍淡淡的說著,黃美英正輕輕地握著自己的手,只因為她現在的心情很亂,「哥哥呢?」

 

「先專注在這裡吧!」


 

「彤姐姐!」

 

林允兒在空中華麗的後空翻翻了一圈,安穩的落在了裴柊彤的身邊,她拉著弓箭,對準圍著他們的十個人,「這些就是老師所謂的創生十人嗎?」

 

「對。」裴柊彤緊緊地握著手裡的鐮刀,是凊少要她別先出手的,「你這樣跑過來沒關係嗎?」

 

「沒關係的,還有Sica姐姐在幫我領軍。」林允兒警戒的看著遲遲不動手的人,輕聲的開口,「彤姐姐……」

 

「你這女人……為什麼身上有父親的味道?」其中一個女生看著裴柊彤,困惑的開口,「父親回來了嗎?」

 

「什麼父親?老師你偷吃喔?」

 

「好了好了,你別氣,允兒又不知道事發經過。」裴柊彤沒好氣的看著身邊發脾氣的凊少,「還有為什麼他們叫你父親?」

 

「我名字是你取的,遇到你的時候他們都死多久了。」凊少無奈的看著裴柊彤,一邊緩緩地開口,「妳還可以吧?還可以的話我要開魔王了。」

 

裴柊彤點了點頭,她感受著從自己身體裡源源不絕冒出來的力量,又看著手上冒出靛色火焰的鐮刀。

 

「沒有錯……這是父親的感覺。」一個比較矮小的男生篤定的說著,「沒想到,父親會以入侵者的身分回來。」

 

「什麼入侵者,真正的入侵者是哪個把你們喚醒的王八蛋。」林允兒不屑的哼了一聲,又看了一眼裴柊彤,「姐姐,你要先動手嗎?」

 

「是我們。」裴柊彤的聲音突然變成了凊少的聲音,「讓你們承受被控制的痛苦,是我的無能。」

 

「父親……」

 

「他可是下定了決心。」這次又變成了裴柊彤的聲音,她輕輕的皺著眉頭,看著包圍住自己的人,「允兒,我看不見的就交給你了。」

 

「我也是,看不見的就交給彤姐姐了。」


 

金太妍整整被打飛了十多公尺,手上的劍還硬是在地上刮出了長長的刮痕。

 

「臭老爸!你要不要那麼過火啊!」金太妍沒好氣的看著自己的爸爸,她臉頰上的花紋越發鮮豔,她知道Liz的能力就快到極限了。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太妍爸爸淡淡的說著,又揮了下手裡的砍刀,「拿出你的實力啊!你的實力絕對不只這樣!」

 

「混帳老爸!」金太妍再次衝向了太妍爸爸,直接刺出了手裡的劍。

 

太妍爸爸擋住了細劍,卻冷不防的被砍了一刀,「什麼!」

 

金太妍的手裡握著另一把粉紫色的直劍,她輕輕的揮了一下,又看著手腕上的手,「跟凊少說的沒錯,老爸你總是魔王型態,為了維持體力果然不會靈子化武器跟防禦。」

 

「所以只要兩把劍,我就贏了。」

 

「但是你的速度,會被拖慢。」太妍爸爸猛然的出現在金太妍的面前,揮出了手裡的砍刀,卻被突然飄起來的斗篷擋住,「美英?是你嗎?」

 

黃美英捂著自己的胸口,太妍爸爸的攻擊,真的不是假的。

 

「是這樣嗎?你們終於練起了共生。」

 

金太妍認真的看著自己的爸爸,她看著自己身上的斗篷,卻冷不防的被環抱住,她知道,黃美英是不可能讓她解除現在的型態。

 

「你成長了很多。」太妍爸爸暗暗的瞥了一眼正在空中的野王,「看到你的成長,我很開心。」

 

「少噁心了,臭老爸,我要送你回去,讓你安息。」金太妍皺了下眉頭,她揮了下手裡的直劍,看著紫色的火焰從劍身冒了出來,直接燒上了太妍爸爸的身子,她刺出了手裡的細劍,準確的刺進來自家爸爸的心窩,「我會好好照顧夏妍的,還有美英。」

 

「我知道……」

 

太妍爸爸的身體緩緩的倒下,最後掛在臉上的,是安心的微笑。

 

金太妍鬆開了手上的直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拿著細劍刺進了自己爸爸的身體裡,她感受到自己消逝的體力又補了回來,她看著空中的野王,二話不說的就衝了過去。

 

野王及時的轉過身子,擋住了金太妍的攻擊,「哼,真沒想到你能走到這。」

 

「我要你付出代價。」金太妍死壓著手裡的劍,怒視著野王,「黑毒咒看來還不夠啊,竟然讓歷代的魔王復活。」

 

「為了得到我想要的,沒有什麼方式是不可以的。」野王淡淡的說著,他的手反握匕首,迅速的劃傷了金太妍的臉頰,「而你是我最大的絆腳石。」

 

「不該有的,就不會擁有,你從來都不是候選人。」金太妍拉開了距離,她的手傳來了實際的溫度,她看著身邊的黃美英,不發一語。

 

「我跟太妍已經把十幾位魔王給封印了,創生十人現在也只剩下兩個,這場戰爭是我們贏了。」黃美英嘴上雖然這麼說著,卻還是警戒的看著野王,「認輸吧,這樣你也不會死。」

 

「那你們打算那我怎麼辦?把我丟進牢房?放逐我?」野王堅決的舉起了匕首,手上又多出了長槍,「我要贏,不只是我,還為了那些一樣被放逐過的人。」

 

黃美英有些無奈的看著金太妍,這樣子看上去還有點像身邊不服輸的人。

 

金太妍拉過了黃美英的身子,躲開了長槍,她認得那隻長槍,冷不防的出現在野王的身後,她拽著他的頭髮,又扣著他的手,「金志勇人呢!為什麼他的長槍在你手上!」

 

凊少一直沒有金志勇的死訊,所以她還抱著一絲希望的。

 

「我不知道,我看著槍稀有就撿來用了。」野王淡淡的說著,他側著頭看著金太妍,冷不防的向後踢了一腳,掙脫了金太妍的束縛,卻又被鞭子纏住。

 

「你真以為這種麻繩可以困住我?」

 

野王的身子散發出了寒氣,黃美英一驚,直接把Liz收了回來,看著野王直接撲過來,她快速的回到了金太妍的身邊,「專心!」

 

金太妍回過神,她舉起了細劍,雖然跟Neige的手感不一樣,但也算順手!

 

黃美英機靈的跑到了另一邊,她看著跟金太妍速度不相上下的野王,她暗暗的咽了口口水,不行,不是慣用的武器對金太妍來說不利啊!

 

「冰屬性……看我用火把你融了!」金太妍的細劍上散發著熱氣,從劍的前端開始,整隻劍散發著一種詭異的紫光,卻又迷人,她看著開始有些承受不住的野王,更是加快了出招的速度。

 

「這點火……看我滅了他!」

 

黃美英把思想共享給關上,為的就是讓金太妍可以專心,同時也打算去鄭秀妍那把Neige拿回來——金太妍為了方便把Neige交給了鄭秀妍保管。

 

不過她聽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聲音。

 

「美英!把力量借給我!讓我幫助太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