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拖~戲~

 

沒有啦,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XD

 

還有我的練習對象可以不要視女生嗎QAQ

 

這樣我沒辦法出全力QQ

 

我是個憐香惜玉的好孩子(自己講

 

 

 

 

第二十七章

 

黃美英沒有看錯,金太妍的頭上出現了魔王的犄角,她的髮尾變成了紫色,離金太妍有些距離的她,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令人窒息的壓力。

 

金太妍的身子動了一下,米迦爾身後的翅膀頓時就被折斷,她看著自己的雙手,原來這就是魔王的威力嗎?

 

米迦爾身上的白色長袍染上了鮮血,他看著金太妍,不甘心的抹了抹唇,「不可能,你明明還要很久才可能變成魔王的……」

 

他剛明明感受到了,對於變成魔王金太妍還有一道牆要突破啊!

 

「你以為我是金太妍?」

 

金太妍輕輕的挑眉,她的身上突然跳出了一個模糊的人影,是凊少。

 

「米迦爾,沒想到你已經討厭我討厭到可以跟魔族合作了。」凊少看著正在搖頭的金太妍,「太妍,還好嗎?」

 

「頭快暈死了。」金太妍皺著眉頭,她依舊是魔王的樣子,她緊緊地握著手裡的Neige,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身體,「你可以回去嗎?」

 

凊少笑了一下,他的身影突然消失,躺在地上的他突然動了一下,他抽出了自己身體裡的箭矢,又看著觀眾台上的裴柊彤。

 

裴柊彤和凊少對上了眼神,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剛好露出了吸血鬼專有的獠牙,「Tiffany,準備好了。」

 

「準備好什麼?」

 

另一邊的金太妍則是緊追著只剩下一邊翅膀的米迦爾,不斷的在他的身上刺出傷口,「比起路西法,你更像個墮天使。」

 

「少拿我跟那個叛徒相提並論!」米迦爾一次拉著五隻箭矢,對準金太妍,「把上帝的敵人清除,是我大天使長的責任!」

 

金太妍的手上出現了紫色的火焰,一揮手就燒掉了飛過來的箭矢,劍對準了米迦爾的心窩,猛然的一刺,「你,不配擔任大天使長。」

 

路西法突然插在了金太妍跟米迦爾之間,直劍擋下了Neige,他緊咬著牙,奮力的把金太妍推開,又抓著米迦爾,跟金太妍拉開了距離。

 

裴柊彤把手邊的天使屍體往一邊丟,她看著手裡握著鞭子的黃美英,又瞥了眼被吸成乾的天使,她抹了抹嘴唇,「Liz吸收了天使的血,你可能會很難控制她喔。」

 

「我等她消化。」黃美英看著滿嘴鮮血的裴柊彤,「彤姐姐不怕消化不良嗎?」

 

「不會有這種事。」裴柊彤看著突然出現在她身邊的凊少,「你這次真的過火了。」

 

「誰讓金太妍沒抓到訣竅,只好這樣啊。」凊少聳了聳肩,又看著臉上逐漸恢復血色的裴柊彤,「很痛吧?」

 

「廢話!」裴柊彤摸著自己的胸口,凊少胸口被射穿,她可是確確實實的感受到心臟的疼痛,而中箭的人完全沒事,就因為他的心臟跟她是不同邊的。

 

黃美英看著已經沒事的凊少和裴柊彤,她把Liz放到了自己的腰間,飛到了金太妍的身邊,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好了太妍,路西法他們已經輸了。」

 

「他是殺手。」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瞪向了此時狼狽不堪的米迦爾,「我不能這樣放過他,他還威脅了你跟彤姐姐。」

 

「的確是不能放過。」凊少已經變回了他高中生的模樣,他牽著裴柊彤從容的飛到了金太妍的身邊,「但是好歹他是大天使長,殺了他對我們都沒好處。」

 

金太妍冷冷的哼了一聲,她不耐煩的把劍插回了劍鞘,十秒過後,她就變回原來的樣子了。

 

「路西法,麻煩你帶米迦爾回去,然後跟上帝說我收到他的簽名了。」凊少伸手讓一直盤旋在四周的貓頭鷹停在他的手上,他接下了貓頭鷹嘴裡的卷軸,輕鬆的說著。

 

「謝謝你,凊少。」路西法的身子在剛剛金太妍變回來時就可以自由行動了,他看著被黃美英壓著手的金太妍,勾上紳士的微笑,「恭喜你魔王,你這次贏了。」

 

金太妍哼了一聲,便別過了頭,不想再理會路西法。

 

路西法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攙扶著昏過去的米迦爾,緩緩的飛離了競技場。


 

他知道米迦爾失敗了。

 

男人的臉上有著黑色的紋身,他手拿著他剛剛從祭司那奪來的權杖,對著緊閉的大門,就是一敲。

 

他才不管那麼多。

 

「創生十人……二十六位魔王……」男人看著底下的二十六棵樹跟十棵高達十尺的參天神木,他舉起了權杖,「我以權杖的力量,命令你們從沉睡中起來,保衛我的家園。」

 

他看著遍佈的彼岸花發出了紅光,緩緩的飛進來周圍的樹木。

 

接著從樹木裡頭走出來的,是長著犄角的人。

 

「歷代魔王與創生十人,請隨我的腳步,幫我殺了魔界的叛徒!」

 

他就不信,這樣子還有人敢來挑戰他。


 

凊少和裴柊彤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

 

「凊少老弟。」

 

凊少轉過了身子,他看著一臉歉意的上帝,稍微拉了一下裴柊彤的手,「哥。」

 

「關於下午的事我很抱歉。」上帝鄭重的開口,又轉而看向了一旁的金太妍,「當然還有你,新生的魔王。」

 

「路西法還好嗎?」

 

「路西法的復原力也是不容小覷的,新生的魔王。」上帝從容的說著,致意的舉起了手上的酒杯,「希望這個約不會有任何問題。」

 

「當然不會有問題,我相信哥的。」凊少也舉起了酒杯,仰頭喝下了紅酒。

 

裴柊彤輕輕的拉了一下凊少的手,她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金太妍則端著她拿的東西,走到了正在跟林允兒聊天的黃美英旁邊,「所以林允兒你什麼時候來的?」

 

「啊?三天前啊。」林允兒愉快的吃著烤肉,「然後我這幾天一直在森林裡探險,發現了很多有趣的素材。」

 

「什麼素材?你轉行當工匠了?」

 

「藥材啦!」林允兒沒好氣地說著,然後很沒禮貌的拿過了金太妍盤子裡的麵包,「有些很珍貴的藥材在我們那找不到,我也問過其他人了,在香格里拉的所有東西都可以拿,但是不能太貪心。」

 

「不過這幾天似乎都沒看到希澈哥。」黃美英也拿過了麵包,好奇的看著四周,又看著正在吃冰淇淋的金太妍,「你不是用希澈哥的邀請函過來的?」

 

「他似乎來打聲招呼之後就回去了。」金太妍聳了聳肩,「應該啦,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不喜歡這種場合。」

 

「喔……」

 

「那姐姐們接著要去哪?魔界?」

 

黃美英愣了一下,她看著金太妍突然放下了手上的麵包,「太妍……」

 

「我知道,事情結束之後你要先回去。」金太妍輕輕地笑著,伸手握著黃美英的手,「我們都需要一點時間完成我們該做的事。」

 

「欸?帕尼姐姐要回去哪?」

 

「她現在是妖神族的王,要先回去即位跟處理大大小小的事。」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又繼續吃著麵包,「等事情結束後,我也要處理我魔界的事,我現在擔心的是其他種族也遭受池魚之殃。」

 

「別擔心,在發生叛變的時候其他種族就和魔族斷開了聯絡。」

 

金太妍轉過頭,看著走過來的凊少,「你準備好了?」

 

「需要準備什麼?過去殺了那個人就好了。」凊少輕鬆的開口,但是他的心裡卻有著不安感,「所謂的精兵也只是小蝦米,很快就可以制住的。」

 

「你不是沒有要去嗎?」

 

「我改變主意了。」凊少任著自己的手被裴柊彤拉過,緩緩地開口,「那也算是我的家。」

 

「我以為你的家是彤姐姐在的地方。」

 

「講什麼!」凊少的臉頰不自覺的泛起了紅暈,他沒好氣的看著金太妍,卻冷不防的被裴柊彤抱住了身子,下意識的直起身子。

 

「害羞什麼?你讓他們再聊聊,我們去逛逛。」

 

「唉!彤你別拉著我啦!」

 

金太妍跟黃美英互看了一眼,又輕輕的笑了一下。

 

「姐姐們笑得好恐怖。」林允兒淡淡的說著,又一邊吃著蛋糕跟烤肉,「那我留給你們兩人世界,我要去湖邊看看有沒有什麼藥草可以挖。」

 

金太妍看著捧著盤子,逃跑速度異常迅速的林允兒,「什麼啊……」

 

「兩人世界挺好的啊。」黃美英笑彎了眼睛,她站起身子,從容的拉過了金太妍,「我們也去逛逛吧,今天是滿月,芭絲特姐姐說香格里拉的月景也是很棒的。」

 

金太妍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被黃美英拖著從窗口跳了出去,她及時的張開了翅膀,又攬著黃美英的腰,她看著下頭的草原,「美英。」

 

「我相信你會抱住我啊。」黃美英笑得燦爛,她抱住了金太妍的肩頸,輕輕的吻上了金太妍的唇,「就快結束了,到時候你乖乖當你的魔王,乖乖等我,知道嗎?」

 

「我可以去找你嗎?」

 

「乖點,你已經忍過快一百年,這次不用那麼久。」黃美英輕輕地揉著金太妍的頭髮,又安穩的躺在她的懷裡,「太妍,我想聽你唱歌。」

 

「好。」

 

金太妍在空中微微的向後躺,輕輕的抱著黃美英的身子,輕揚的歌聲在空中飄著,金太妍看著在自己身上睡著的黃美英,她低下頭,輕吻了下她的額頭。

 

「好好睡吧,我的小貓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還好凊少沒真的死了
    看 太妍也贊同米迦爾很邪惡

    那野王是要把所有人一次過氣瘋嗎
  • 我怎麼可能會死,我可是創世神XDD

    都說了是角度不同啦!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8/27 0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