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幹,我算錯了= =

 

我應該連更四章才對阿!!!!

 

這樣我拐不到留言,靠杯= =

 

 

 

 

第二十四章

 

香格里拉,除了中間的城堡之外,周圍是花海、樹林、果園、湖泊,遠處還有山巒。

 

要不是天空飛著的天使,金太妍還以為她回到了魔界。

 

「動作還真是快啊,不過晚個幾秒人已經去找上帝他們報到了。」金希澈看著不遠處的城堡,他倒是悠閒的飄離地面,「小公主,你最好是用飛的,要去大廳可需要一點距離。」

 

「吵死了你。」金太妍從容的拍著背後的薄翼,一邊抱著不斷亂動的Ginger,「哎呀!你安份一點啦!」

 

「汪!汪!」

 

金太妍就納悶了,為什麼她自己寵物的話反而聽不懂,黃美英卻聽得懂呢……

 

她搖了搖頭,跟著金希澈一起走進了大廳。

 

「呵呵,果然又是這個場景呢。」金希澈沒來由的笑了一下,他看著金太妍,緩緩的飄到了裴柊彤的身邊,「讓我猜猜,這次也是一進來就被包圍了?」

 

「誰讓他對其他人來說是可愛的『弟弟』。」裴柊彤冷冷的哼了一聲,她的身份和地位都不太適合去把凊少抓回來,「反正我晚點鬧一下脾氣就好了。」

 

「不管怎樣,我想我們該先去找神。」裴柊彤看著金太妍,緩緩的說著,「我指的是所有宗教最大地位的神祇,他們都在樓上,不過最主要的是上帝,只要上帝答應,其他人也會答應。」

 

「希澈,你要跟著過來嗎?」裴柊彤拉過了金太妍的手,看著還飄在空中的金希澈。

 

「不了,我跟神他們永遠處不好。」

 

金太妍跟著裴柊彤走上了樓上的房間,緩步的走了進去,她看著坐在桌子前打著梭哈的人,又看向裴柊彤。

 

「凊少的小女友來了啊?」一個有著落腮鬍,一頭白髮,看上去有些滄桑的人盯著手上的牌,緩緩地開口,「還有尚未成熟的魔王。」

 

「凊少那孩子呢?我可打算跟他好好玩一場。」另外一個下巴有著山羊鬍的青年淡淡的說著,又瞥了金太妍一眼,「今年還真是不安定。」

 

「他還在樓下應付其他人。」裴柊彤不自覺的握緊了金太妍的手,以往都是凊少會帶著她進來,因為她對於眼前所謂的「神」其實是有恐懼的,「上帝……」

 

「人類,這裡沒有你開口的權利。」

 

「上帝都還沒開口,你講什麼話?拉。」

 

裴柊彤看著走進來的凊少,冷不防的被摟住了腰,她輕輕的推著摟著她的人,又看向了金太妍。

 

「上帝,我有事相求。」凊少看著還在牌局上的上帝,又瞥了一眼金太妍,她側過頭,意示金太妍把東西拿出來,「中世紀時,您跟魔族簽訂的契約該重新制定了。」

 

上帝的眼神終於離開了他的手牌,他看向了金太妍手上的契約,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我說凊少老弟,眾神大典是我休息的時候,這種事情拜託你現在提。」

 

「上帝……」

 

「尚未成熟的魔王小妹妹,我今年可是沒有發邀請函給魔王,你知道原因是什麼嗎?」上帝把牌放了下來,認真的看著剛剛開口的金太妍。

 

「一,你們自己還沒把王選出來;二,那個……這麼說好了,對現在在這個房間裏的人來說,凊少比起任何人,都還像個魔王;三,你們魔族今年可是給我造成了不少麻煩。」

 

金太妍看著上帝,她輕輕地抿著唇,緩緩開口,「我會成為魔王,我的力量夠了。」

 

「看來這姑娘還是不懂。」有著山羊鬍的是道德天尊,也是世人俗稱的老子,「有力量還不夠,重點是目的。」

 

「我要完成我爸的心願,治理好國家,照顧我的族人。」

 

「很好的目的,但魔就該有魔的樣子。」上帝拿過了紅酒,從容的喝了一小口,他的指頭輕輕的敲著桌面,「任何條件都可以,想好之後把契約拿來找我簽名,但是……」

 

「你必須和我的手下打一場。」上帝又重新的拿起了撲克牌,淡淡的開口說著,「我很樂意幫助凊少老弟,也算樂意幫助他的族人,但是我的手下可就不是了。」

 

「是要跟那邊那位光頭神打一場嗎?」

 

凊少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她拉過了金太妍的手,「人家是神,你放尊重一點好不好?」

 

「拉,你被嘲笑了。」上帝勾著微笑,瞥了一眼沙發上的太陽神拉,「我的手下不是這房間的任何一個人,我晚點會讓他去找你的。」

 

「現在,要打牌的可以留下,不打牌的可以走了。」


 

「靠……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在一群神的面前還可以那麼白目嗎?」

 

凊少一臉就是無奈跟煩躁,他抓了抓頭髮,又很焦躁的在原地踏步,結果一出房間裴柊彤就說她要一個人去逛逛,人就這樣消失不見,離開前還吩咐他跟金太妍到外頭的廣場,討論契約內容,想也知道她生氣了啦!

 

「那個光頭也對彤姐姐沒禮貌。」

 

「妳以什麼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啊!」凊少沒好氣的看著金太妍,他抱著胸口又來回走著,「彤的事我處理就好,你沒事插什麼花啦!這下好了,她又生氣了,我又要怎麼辦才好啊!」

 

金太妍發誓,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凊少那麼慌張的樣子,面對彌諾陶、Slenderman、一大批的死靈、發怒的野王跟一整個房間的衛兵,也不見他那麼慌張,原來裴柊彤就是凊少最大的死穴啊?

 

「喂……喂!」金太妍忍不住大聲了起來,她看著終於停下踱步的凊少,「那麼擔心不會追上去就好了,彤姐姐只是跟你鬧小脾氣罷了。」

 

「重點是她直接把共生的連結用到最小,你是讓我整個香格里拉翻過一邊嗎?」凊少又煩悶的抓了抓頭,他蹲下了身子,又抱著頭,一副快發瘋的樣子,「啊……早知道不要跟女媧姐姐還有其他姐姐們打招呼了!還有拉啦!彤又不是完全的人類!」

 

「我拜託你快去,你現在這樣我看了更煩。」金太妍無奈的扶著額頭,緩緩地開口,「反正契約內容很簡單,不准隨意對魔界出手、魔界想要什麼都必須無條件答應,但絕對不會跨越職權,這樣就好了吧?」

 

「對啦!」凊少站起了身子,又來回走了幾趟之後,他的背後突然出現了羽翼,「算了,把整個香格里拉翻過來就翻過來,你自己隨便逛,待在香格里拉不會有什麼殺手的。」

 

一眨眼的時間,凊少已經消失在金太妍面前。

 

讓她逛……她是要逛去哪裡啊!

 

金太妍抹了抹臉,她摸著自己的胸口,又抬頭看著逐漸變黑的天空,微微閃爍的繁星,讓她有些恍神了。


 

有一次,她忘了黃美英為什麼生氣,但是她記得她很緊張,一路追著黃美英跑到皇宮裡頭的花園,因為距離離開魔界最近的路,就是穿過花園,到城堡東邊的一個黑曜石石拱門,透過陣法離開。

 

「美英!」

 

黃美英走的異常快速,頭也不回的一直走著。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的背影,她搔了搔頭,冷不防的出現在黃美英的面前,她伸手一推,直接把人推倒在花海之中。

 

她扣住了黃美英的手,雙膝抵在她的腰側,她看著冷著一張臉的人,忍不住嚥了嚥口水,「我不是故意的。」

 

「我沒說什麼。」黃美英淡淡的回著,卻也沒有掙扎,因為她知道金太妍真的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金太妍受傷她也會跟著受傷。

 

「我知道你生氣,但是你不要這樣說走就走嘛!」

 

「要你管。」

 

金太妍輕輕地抿著唇,可愛的臉上出現了為難跟苦惱,她鬆開了手,任著黃美英坐起身子,她搔了搔頭,又彆扭的轉過頭,「……你這樣,我很沒安全感。」

 

金太妍暗暗的看了一眼黃美英,她抓了抓頭,又玩著自己的手指,「我真的知道我錯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回去,就待在這裡。」

 

黃美英看著眼前真的異常焦躁和不安的金太妍,她冷不防的把金太妍從她身上推下去,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又拉起了金太妍的身子,「妳最好真的知道你錯在哪。」

 

金太妍點頭如搗蒜,她伸手抱住了黃美英,「我知道,所以你不回去了吧?」

 

「不,我還是要回去。」

 

「為什麼!」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焦躁的小臉,忍不住勾上了嘴角,捏住了金太妍的臉頰,輕輕的拉著,「因為,這是給你的懲罰。」

 

「為什麼!我都在反省了,也知道自己錯在哪了,我平常惹事都沒在反省的!」金太妍大言不慚的反駁著,她緊緊的抱住了黃美英的腰,又往她的肩上蹭,「留下來啦!」

 

「不給點懲罰,你才不會記得不要惹我生氣。」黃美英有些嫌棄的推開了金太妍的頭,認真的看著小孩子氣的金太妍。

 

「不要啦!老爸平常罰我我還不是照常惹事。」

 

「那是你自己要故意去惹你爸爸的。」黃美英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又彈了下金太妍的額頭,「而且我這次回去是因為工作,過幾天我要出使去妖精界,要先回去準備。」

 

「在這裡也能準備啊!」

 

「金太妍,你不要任性了。」黃美英無奈的拉開金太妍的手,她伸手揉了揉金太妍的頭髮,柔聲的說著,「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只是去一個月而已。」

 

「不要!一個月好久。」

 

「太妍。」

 

金太妍噘起嘴,一臉無辜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捨,而且還有點可愛。

 

「別小孩子氣了。」黃美英輕輕的吻了下金太妍的唇,就掠過了她的身子,逕自的穿過花海。

 

金太妍沒有再追上去,她只是緊緊的抿著唇,看著黃美英不再回頭或是停下的背影,在繁星閃爍的夜空下,目送她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