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愛她就是要保護她~

 

保護她最好的方法就是離開她~

 

 

 

 

第二十二章

 

才剛抵達耶路撒冷,金太妍就被坐在長椅上,戴著墨鏡的金希澈跟金鐘鉉嚇到。

 

「還真準時。」金希澈輕輕的吹了下口哨,她看著跳下Ginger的金太妍,「別誤會,我們是要去摩洛哥玩,被凊少吩咐跟妳去找命運之矛。」

 

「他又算到了?」金太妍抱著變回貴賓狗的Ginger,輕輕的順著牠的毛。

 

「你要習慣。」

 

「他可是老師。」金鐘鉉看著自己的手錶,也看著金太妍,順手丟了一副墨鏡,「太陽很大,姐姐戴著吧。」

 

「謝謝。」金太妍準確的接住了墨鏡,緊皺的眉頭再戴上墨鏡的同時就緩緩鬆開,「走吧,早點出發早點結束。」

 

「的確,距離眾神大宴結束只剩兩天。」金希澈淡淡的說著,「不過有個小問題。」

 

「什麼?」

 

「耶穌聖墓,被包圍起來做學術研究了。」金鐘鉉把口袋裡的鏡子遞給了金太妍,「似乎是要做聖墓修復跟聖經的驗證。」

 

「不過別擔心,凊少跟我們說棺材的下頭有個階梯,是通往地下墓穴的,命運之矛應該會在裡頭,而且特別吩咐,一定要早上下去。」金希澈看著臉色凝重的金太妍,輕鬆的說著,「當然還裝備部分要稍微換一下。」

 

「耶穌聖墓,是我們三個能力都不能使用的地方。」

 

金太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她早知道魔族跟魅魔還有幽靈在本質上都屬於魔,跟耶穌身為神的本質互衝,「那武器呢?」

 

「可以,老師說精靈族的武器不會受到影響,我跟希澈哥也換了普通的武器,不用擔心受到攻擊沒辦法反擊了。」金鐘鉉把遞回來的鏡子收好,又背上了側背包。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把自己的背包背到身前,又拉開拉鍊把Ginger放進去,「乖乖待著,我不希望你亂跑。」

 

「汪!」

 

金太妍剎時出現在了耶穌聖墓附近的小巷,她看著也跟過來的金希澈跟金鐘鉉,「好了,我們要怎麼混進去?」

 

「魅魔在這,還需要什麼辦法嗎?」金希澈從容的搓著雙手,「口鼻捂好哦,吸進去我可不管。」

 

金希澈輕輕一吹,就把他們魅魔拿來魅惑人類的香氣吹向耶穌聖墓,他看著一時眼神渙散的人,揮了揮手,三個人就這麼光明正大的走了進去。

 

「魅魔的香味,果然恐怖。」金太妍其實也是受害者之一,想當初自己力量跟記憶還沒恢復時就是被這東西拐上床的。

 

「謝謝誇獎。」


 

黃美英緩緩的坐起身子,她揉了揉眼睛,有些困惑的看著自己手裡的手環,她又看了看自己身邊的枕頭,輕輕的聞了一下。

 

味道很淡。

 

她皺著眉頭,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卻沒有發現金太妍的身影,甚至連凊少送給金太妍的背包也沒發現,「太妍!」

 

她慌了。

 

她在房間裡頭來回踱步,又看著手裡的手環,自己的胸口好像缺了一塊東西,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這種詭異的不安是什麼?

 

「Liz!Liz!」

 

或許,Liz會知道金太妍去哪了。

 

「Tiffany,你冷靜下來。」Liz艷麗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床上,她看著在房間裡頭來回踱步的人,緩緩地開口,「你就算慌張金太妍也不會跳出來。」

 

「不,她曾經這樣惡作劇,但是沒有成功。」黃美英看著Liz,臉上全是驚恐和不安,眼眶不自覺的泛著氤氳,「她去哪了?」

 

「我不知道。」

 

四個字狠狠的重擊黃美英的心臟,她緊緊的皺著眉頭,她抹了抹眼睛,說不定金太妍只是去地獄街上亂晃,她昨天明明累得要死卻還是追問著骷髏頭,有沒有辦法養地獄三頭犬,要怎麼養,養了要注意什麼……

 

對了,骷髏頭呢?

 

她記得昨天骷髏頭被地獄三頭犬跟金太妍摧殘之後自己跳進了床頭櫃的抽屜。

 

看著發出咯咯聲響,還有睡著大頭覺的骷髏頭,「骷髏頭!」

 

「哇啊啊!」骷髏頭跳了起來,她看著眼睛泛紅的黃美英,一時間也慌了,「唉!Tiffany小姐你怎麼、怎麼在哭啦!你、你討厭我也不、不需要這樣啊!」

 

「你這笨蛋!我是要問你知不知道金太妍去哪了!」

 

金太妍?

 

骷髏頭先是困惑,隨後恍然大悟的看著黃美英,不過他也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剛剛才被Tiffany小姐從抽屜裡拿出來。」

 

黃美英把骷髏頭放在床上,她坐在床沿,試圖用思想共享呼叫金太妍。

 

但是都沒有回應……也沒有共生那種,安心的感覺。

 

「不可能……共生怎麼可能消失……」黃美英錯愕地看著自己的手環跟金太妍的手環,之前金太妍也不是沒有把手環拿下來的經驗,但是……

 

這個空虛感,是她千年來不曾體驗過的。

 

扣扣。

 

黃美英光速般的衝到了門前,她拉開門,看著外頭一高一矮的人,臉上難掩的出現了失落。

 

「哇塞,帕尼你在等什麼?怎麼看到我們這麼失落?」崔秀英的身上的綁著繃帶,不過她和李順圭身上不是工作時的西裝,而是簡單的死神斗篷。

 

「沒有……我醒來沒有看到太妍。」

 

「她可能只是去逛逛吧?」李順圭淡淡的說著,一邊伸了個懶腰,「反正你先去換衣服,我們等等要送你回妖神界。」

 

「蛤?」

 

「計畫有變,老師要你先回去一趟,不然整個妖神界都要打起來了。」李順圭大方的把自己跟凊少的聊天記錄遞給了黃美英。

 

「王死了……?」黃美英錯愕地看著李順圭的手機,「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嗯……你們畢業後不久吧?」李順圭不確定的說著,誰讓她本來就對工作跟崔秀英之外的事沒什麼興趣了,「總之呢,因為你們先王的遺囑是希望你能來繼承皇位,但是皇子心有不甘,人民也分成了血統純正派跟能力統治派,雙方吵得越來越凶。」

 

黃美英緊緊的抿著唇,她看著手上的手機,又轉頭看著坐在床上,同樣皺著眉頭的Liz,「我……」

 

「別我什麼我了,你如果擔心金太妍的話我們兩個送你過去之後就會把她找過來,用綁的也給你綁來。」崔秀英推著黃美英的肩膀,要她快點收拾東西。

 

她們兩個小死神最好有辦法把金太妍搬回來啦……李順圭輕輕地嘆了口氣,反正凊少也交代了,她們的事她們自己解決,她跟崔秀英只要做好凊少交代的事就好。

 

「Sunny!我肚子餓了,我們去閻王大人推薦的那間店吃早餐好不好?」

 

「崔秀英,你出門前才吃十份,不要去領任務路上被閻王大人推薦就躍躍欲試!我都快被你吃垮了。」

 

「秀英的食量……到底有多少啊?」黃美英看著鬥著嘴的兩個人,打量了一下崔秀英纖細的身材,好奇的問著。

 

「據我所知,崔秀英小姐可是因為食量比三隻地獄三頭犬還大而出名的。」骷髏頭此時還很貼心的發揮他身為地獄嚮導的責任,「地獄三頭犬一次可以吃掉十噸的牛隻。」

 

「這就是為什麼秀英會在吃東西的時候噎死。」

 

「呀!你自己還不是因為太矮被砂石車駕駛忽略!」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黃美英沒好氣的擋在崔秀英跟李順圭中間,怎麼沒了金太妍要照顧,又多了兩個小朋友啊!

 

而且只要她看一眼金太妍就會閉嘴,這兩個小朋友還不行。

 

「矮子!」

 

「噎死鬼!」

 

「母牛!」

 

「飛機場!」

 

「腿長了不起!」

 

「胸大了不起!」

 

黃美英忍不住吼了一聲,她看著停下的兩個人,逕自把Liz掛在腰間,伸手拖過了行李箱,又把骷髏頭放在肩上,什麼話都沒說的離開了房間。

 

崔秀英跟李順圭互看了一眼,「我晚點再收拾你,臭竹竿。」

 

崔秀英輕輕地哼了一聲,她看著走出去的李順圭,也不想想是誰先開始的。


 

金太妍抱著胸口,認真的看著眼前不知道有多沉的空棺材,「我們不是要用手推吧?」

 

金太妍才踏進來,就覺得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而且速度之快,「我現在可搬不動這東西喔。」

 

「怎麼可能,這一定有機關的啊。」金希澈從金鐘鉉的側背包裏拿出了裝著詭異煙霧的玻璃瓶,他從容的把木栓扒開,把裡頭的煙霧倒了出來,「去!」

 

金鐘鉉看著煙霧聚集的地方,從容的拉住了鬆動的石頭,吃力的拉起了裡頭的拉桿。

 

金太妍看著移開的空棺材,她拿出了手電筒,打頭陣的走下了階梯。

 

「喂喂!你別走那麼快啊!」

 

金太妍聽到了有些熟悉的聲音,她突然想起來骷髏頭的常識惡補,「喂!這地下墓穴埋的都是什麼?」

 

「你講廢話嗎?埋的當然是人啊。」金希澈嫌棄的看著身邊的的蟲子,「看來是守衛。」

 

「什麼守衛?」

 

「每個墓穴多少都會有守墓者,是人是鬼就不一定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墓穴裡的守墓者可能是耶穌的信徒。」金鐘鉉簡單的說著,一邊從外套的內側抽出了一把匕首,「那可不是簡單的對手。」

 

金太妍手裡握著細劍,她看著逐漸寬廣的墓室,還有幾個正在重組的骷髏頭,「喂!你還有沒有那個詭異的煙霧瓶。」

 

「沒禮貌,為了幫你我可是花了我的睡眠時間調整那些東西欸。」金希澈又拿出了一個煙霧瓶,猛然往下一砸。

 

「姐姐,這個給你。」

 

金太妍接過了金鐘鉉丟過來的水瓶,她二話不說的把水瓶打開,控制這裏頭的水,讓已經可以行動的骷髏頭被薄薄的一層水包住,又輕輕的揮了下手裡Neige。

 

她看著成功凍住的骷髏頭,還好,金鐘鉉有帶水,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對付這群乾燥的骷髏頭。

 

「喂,那是什麼?」金希澈看著在黑暗中發出紅光的雙眼,忍不住伸手拉了拉金太妍,「為什麼那傢伙沒被凍住啊!」

 

金太妍看著異常高大,而且手裡還握著長槍,骨頭顏色也和其他的骷髏不同,她輕輕的嚥了小口水,小聲的叫著她身後的金鐘鉉。

 

「這下可不妙。」金鐘鉉看著眼前的骷髏頭,身為幽靈的他可以輕易的辨識出非人的種族,和力量的強弱,「他是命運之矛的擁有者,那個殺了耶穌的士兵。」

 

「……。」骷髏舉起了手裡的長矛,同時身邊被金太妍凍住的骷髏頭又恢復了自由,「……!」

 

「他要殺死入侵者。」金鐘鉉握緊手上的匕首,微微的弓起身子,把骷髏頭的嘶吼聲翻譯給金太妍跟金希澈,「看來姐姐的武器作用不大。」

 

「煩死了!普通的骷髏頭已經很煩了,這種強大的骷髏頭更煩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