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是說沒人好奇我怎麼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知識嗎?

 

我有些是寫真的阿QAQ

 

言歸正傳,這次的番外應該會有10篇......好,我們勉強撐它為第二部。

 

不過越來越長的標題......(遠目

 

還有今日暴風更新XD因為想湊整數ww

 

 

 

第二十章

 

黃美英看著一群穿著黑色斗篷的人推著一箱又一箱的東西走進了城堡。

 

「Tiffany小姐,好久不見。」

 

黃美英轉過身子,她看著眼前穿著西裝,金髮碧眼的男人,「你是……路西法?你在這裡做什麼?」

 

「醫院跟我借了人手,說是要先搬一萬箱血袋過來,解決糧食不足的問題。」路西法看著走進城堡的人,淡淡的開口,「當然還有保存的問題要教導。」

 

「原來……」

 

「不過……Tiffany小姐的味道聞起來有點不一樣了。」路西法湊到了黃美英的耳畔,輕輕的嗅了下黃美英的頭髮,「看來是個很不得了的武器。」

 

「喂,給我保持距離。」金太妍冷不防的站在黃美英旁邊,沒好氣的推開了路西法。

 

「太妍。」黃美英有些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她剛剛不還在跟德古拉聊天嗎?

 

「哼,真的跟傳說中的一樣沒什麼禮貌。」路西法輕輕地哼了一聲,又在金太妍的背後來回走著,「不過妳的味道也是,感覺成熟了很多。」

 

「什麼味道?你是狗嗎?」金太妍嫌棄的看著路西法,手輕輕的抵著腰上的劍柄,只要路西法有什麼動作,她馬上拔劍。

 

「太妍,不可以沒禮貌。」黃美英拉過了金太妍的手,「雖然我不知道妳們有沒有見過,不過太妍,這是路西法,是美洲大陸跟一部分歐洲區域的地獄管理者。」

 

「我知道。」金太妍沒好氣的抱著胸口,她看著掛著微笑看起來無害的路西法,「我們見過面。」

 

「因為黑死病引起的大戰,我們交手過。」路西法輕輕的笑了幾聲,「希望沒有了你哥哥的幫助你的實力還是一樣。」

 

金太妍的額上不自覺的浮現了青筋,她跟很多人有過過節,但是成為手下敗將的次數是十指手指頭算的出來的,其中一個就是路西法。

 

「啊?」

 

「昔日的對手變成朋友……」路西法像是嘲諷的笑了一下,「不管怎樣,希望你們收拾好行李了。」

 

「蛤?」

 

「凊少沒有說嗎?你們要前往英國愛丁堡抵達地獄的門口,接著透過地獄的傳輸站前往耶路撒冷,抵達耶穌聖墓,找到命運之矛,把契約毀掉,然後再前往聖母峰前往香格里拉。」路西法聳了聳肩,「算你們幸運,現在正在一千年一次的眾神大宴,為其七天,不過你們最好還是快點,今天已經第三天了。」

 

「還不動作?到時候我車開走就別怪我。」

 

路西法一個閃身就消失在黃美英面前,金太妍不耐煩的搔了搔頭,她看著黃美英,緩緩地開口,「你去圖書館找德古拉說我們要走了,我去收拾東西。」

 

「好。」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直接消失,她則是在城堡裡走著,她記得圖書館的方向是……「德古拉?」

 

「Tiffany,我在這。」德古拉突然從天而降,手裡還拿著一袋果實,她看著愣了一下的黃美英,輕輕的笑了笑,「抱歉啊,我嚇到你了嗎?」

 

黃美英緩了緩心跳,「沒事,我是來說路西法要帶我們去耶路撒冷,一會就要走了。」

 

「這樣啊,希望你們的旅程能順利結束。」德古拉看著手上的袋子,從容的遞了出去,「給你吧,這是我們吸血鬼唯一吃得下的人類食物。」

 

「水果中的紅寶石,石榴。」德古拉從黃美英手上的袋子裡拿出了一顆石榴,從容的把石榴剝成兩半,「吸血鬼的膚質是有名的好,但這不是天生的,是因為這個水果。」

 

「而且……」德古拉笑了一下,他緩緩的湊到了黃美英耳邊,用氣音說著,「使用得當,還能拿來催情。」

 

黃美英錯愕的看著德古拉消失在黑暗中,現在是……

 

金太妍背著背包,另一手則拖著行李箱,她看著捧著紙袋的黃美英,「那是什麼?」

 

「伯爵給的點心。」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伸過來的手,從容的直接打掉,「只有我的份,你沒有。」

 

「什麼啊……他才不可能那麼偏心。」金太妍迅速的抽過了紙袋,匆匆的瞥了一眼裡頭的石榴,又塞回黃美英的手裡。

 

「欸!」

 

金太妍吐了吐舌,又轉過了頭,拖過了行李箱,「路西法在外頭等我們。」

 

黃美英噘著嘴,她看著金太妍曲起的手,淡淡的哼了一聲,一轉眼就站到了馬車旁邊。

 

金太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又無奈地搖了搖頭,她看著站在骷髏馬拉著的馬車旁邊的黃美英,從容的把行李放好,又伸手抱過了黃美英的腰,「就這樣也要跟我耍脾氣。」

 

「我才沒有。」黃美英掙脫了金太妍,逕自坐到了馬車裡頭。

 

「路西法先生說他有事要先走,就不跟隨二位搭馬車了。」懸掛著的骷髏頭突然開口,她看著嚇到的黃美英還有正在馬車門口的金太妍,「我是兩位地獄的嚮導,叫我骷髏頭就可以了。」

 

也坐上馬車的金太妍看著正在講話的骷髏頭,有些好奇地戳了戳。

 

「請把手拿開……走了!」

 

黃美英沒好氣的制止金太妍,她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坐著,「別那麼沒禮貌,又不是沒看過骷髏頭。」

 

「但是沒看過只有一顆頭的啊。」金太妍看著掛著的骷髏頭,又看向了身邊的黃美英,「你不喜歡這個喔?」

 

「什麼……我只是……」

 

「骷髏頭,你一定要掛在這裡嗎?」金太妍輕輕地握著黃美英的手,又看著掛在馬車天花板的骷髏頭,「還有這馬車大概多久可以到愛丁堡?」

 

「半夜三點之前可以到。」骷髏頭在車廂裡晃著,不過卻沒有妨礙他回答金太妍的問題,「現在是午夜,風向是順風大約兩小時的路程。」

 

「還有我一定要掛在這,這是路西法先生的命令。」

 

金太妍聳了聳肩,她看著表情有點不自然的黃美英,從容的疊起雙腿,悠閒地靠著椅背,「這不是我們有次去亂葬崗的那種骨頭啦,放輕鬆。」

 

「還不都是你!說什麼要去挖第一次大戰的遺跡,害我們被一堆骨頭追著跑……」

 

「我怎麼知道骨頭會動,不能怪我啊!」

 

「其實只要接觸到非人,骨頭就會動。」掛著的骷髏頭淡淡的開口,沒有眼珠子的洞很明顯的出現了皺眉的表情,「這算是基本常識。」

 

金太妍扯了下嘴角,她沒好氣的打了下骷髏頭,「常識那麼多,誰會記得每一個啊!」

 

骷髏頭發出了咯咯的笑聲,旋轉並不會影響他的調侃,「之所以叫做常識,就因為常見,所以記在腦子裡,就變成了常識。」

 

「我腦子都沒了,也知道,哼。」

 

黃美英偷偷的勾著嘴角,她看著額角冒著青筋的金太妍,她知道她最討厭被瞧不起了,「好了,別跟一顆骷髏頭吵架了,德古拉給我的石榴分你啦。」

 

金太妍又打了下骷髏頭,噘著嘴一臉委屈的看著黃美英用匕首把石榴切開,又塞到了自己的手裡,「你竟然拿Liz來切水果……」

 

「她自己也想吃啊。」黃美英看著她對面一臉燦爛的Liz,理所當然的開口。

 

金太妍搔了搔頭,什麼意思啊?她家Neige就從來沒有跟她說她想吃什麼……是因為原料的不同嗎?

 

算了,等之後再問Neige吧。


 

金太妍就不懂了,什麼叫做通往阿拉伯半島的地獄門正在修理,要她們在這裡等啊?

 

「笨骷髏頭,你竟然身為我們在地獄的嚮導不是應該幫我們安排休息的地方嗎?」金太妍看著很索性的待在她肩膀上的骷髏頭,沒好氣的開口,她感覺她站在這很久了。

 

「車子還沒來,我也沒辦法啊。」骷髏頭也有些無奈,「還是你們要去旁邊的咖啡廳吃東西?那裡的彼岸花茶跟孟婆蛋糕很好吃喔。」

 

「不要,那咖啡廳飄來的味道很奇怪。」黃美英捂著自己的鼻子,畏畏縮縮的待在金太妍旁邊,「我一直聞到屍臭味。」

 

「那是剛死的靈魂,我們才不會拿屍體來做飯,地獄的管理者們都認為太噁心了。」骷髏頭突然愣了一下,「不對啊……會在這裡逗留的明明就都是死了很久的人跟地獄的員工……」

 

「說不定是誰剛結束工作,味道還沒洗掉吧?」金太妍清楚的聽到骷髏頭的碎念,從容的開口。

 

「不管啦!反正那個味道很噁心,有動物血、人血、腐木味、蛋白質分解的味道,還有一種邪靈身上獨有的腥味。」黃美英捂著鼻子,又往金太妍的身上靠,「而且味道越來越重。」

 

「真是的……我幫你用嗅覺阻礙吧。」金太妍用指頭輕輕的點了下黃美英的鼻尖,「好了。」

 

黃美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認真的看著其中一扇拱門,「有哀嚎聲。」

 

「這裡是地獄,有哀嚎聲是正常的。」骷髏頭理所當然的說著,「Tiffany小姐是沒了嗅覺,聽覺更靈敏了嗎?」

 

「可能吧,就跟盲人的五感是特別強的一樣。」

 

「還有車子……」

 

「快逃啊!」一個衣衫破爛還流著血的人突然從黃美英看著的拱門跑了出來,「鬼王……鬼王出來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