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好,接著還是要碎念啦啦舞的事。

 

我很認真的再教我朋友,然後一個新同學說我跳的很好。

 

我當下就錯愕了,不要稱讚我,我會尷尬,而且我不是負責人跳的比負責人好(我抱怨17章過的那位同學)

 

OMG,我尷尬癌瞬間又末期了QAQ

 

 

 

第十九章

 

草叢裡一直傳來悉悉窣窣的聲音。

 

黃美英停下了腳步,她看著變得越來越紅的荊棘,她清楚的感覺到,金太妍所謂生命流失是怎樣。

 

「嘶!」

 

「在這裡發生什麼事德古拉大人是不會知道的。」

 

「滾出去!外來者!」

 

黃美英看著對她張牙舞爪的吸血鬼們,她左手反手握著匕首,右手輕輕地握著,一條普通的皮鞭就出現在她的手上。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黃美英甩了下鞭子,在空中發出了驚人的巨響,「讓路。」

 

「颯!」

 

黃美英揮著左手,在撲過來來的吸血鬼臉上劃下一個傷口,她圈住了其中一個吸血鬼的身子,奮力的往樹林裡丟。

 

「殺了外來者!」

 

黃美英揮著鞭子,維持自己的安全範圍,她的呼吸逐漸加重,不行,她的體力……消耗得太快了……

 

『你就快找到我了,再撐一下。』

 

『不要理這群凡夫俗子,找到我。』

 

黃美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腦中的聲音絕對不是金太妍,她蹲低了身子,一轉眼就離開了被圍住的困境。

 

『停下!』

 

黃美英緊急煞住,她停在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荒蕪之地,只有腳下乾渴的土壤。

 

「你們不敢踏進來,是嗎?」黃美英喘著氣,她看著停在外圍的吸血鬼,輕聲的問著,「我要怎麼找到你?」

 

黃美英的腦中不再想起任何聲音,她緊抿著唇,「太妍,你還好嗎?」

 

『還算可以,正在保留體力。』

 

『怎麼了嗎?』

 

「那時候Neige是怎麼認主的?」

 

『怎麼認主的……我夢到我在一個冰宮裡,接著我就隨便亂走,然後回過神的發現我的手被凍住,最後我找到了Neige,她就認我為主了。』

 

黃美英低吟了一會,Neige是冰屬性的武器,所以用冰來考驗金太妍,但是凊少從來沒有說她要找的武器是什麼屬性……她看著手臂上的荊棘,冷不防的拿著匕首刺穿自己的手臂。

 

「竟然是吸血鬼的武器,那應該會對血感到興趣吧?」黃美英看著滴上土壤的鮮血,手腕猛然被土壤裡竄出來的荊棘抓住,她吃痛的咬著牙,「快點出來……」

 

「啊!」

 

黃美英錯愕的轉過頭,她看著也在被荊棘攻擊的吸血鬼們,她緊緊的咬著牙,她體力都快耗光了……「不要鬧彆扭了!給我乖一點!」

 

紅色的長裙突然從眼前飄過,她看著落在她面前的半透明人影。

 

「我的名字,是Liz。」

 

「Liz……」

 

所有的荊棘轉而撲向了黃美英,紛紛鬆開自己纏著的吸血鬼,緊緊的纏住了黃美英的手臂,把身上的刺扎進黃美英的皮膚。

 

「啊!」黃美英意外的咬破了嘴唇,她看著蹲下身子的Liz,把手伸了過來,下一秒卻又消失不見。

 

同時的,黃美英整個人無力的攤到在地。

 

她最後看到的,是一個頭上長著犄角,削瘦的身影。


 

金太妍張著雙腿,坐姿霸氣的坐在沙發上,一邊看著手上德古拉怕她無聊給她的吸血鬼歷史。

 

倒也不是她無聊,而是很好奇吸血鬼這個種族的事情,而想了解一個種族,最好的方法就是先了解他們的文化背景以及發展歷史。

 

當然了,她更好奇的是被德古拉稱為邪器的鞭子。

 

「你這武器也真是狠,認主的方式那麼殘暴。」金太妍看著床頭櫃上的鞭子,緩緩地開口,又看了一眼床上手綁著繃帶正在熟睡的黃美英,「要不是確認美英沒事,我絕對把你這條爛鞭子塞回土裡。」

 

黃美英現在只是單純的睡著罷了,因為太疲憊,體力透支。

 

『你再抱怨我認主的方式太誇張啊。』

 

Neige的聲音在她的腦中響起,金太妍無奈的拿出了口袋裡的鋼筆,「是是,我再也不會抱怨你的認主方式很莫名其妙了。」

 

「話說回來,你們武器認主的方式都差不多嗎?先是作夢,然後再一些莫名其妙的辦法?」

 

『夢只是一個基本的連結,接下來發生的事是試煉,根據武器的強度有所不同。』

 

『Liz的強度跟提升過後的我差不多,接近神器。』

 

「什麼?你怎麼沒跟我說過妳變成接近神器的武器了?」金太妍錯愕地看著鋼筆,「如果我不問你是不是不打算說啊?」

 

「喂!回話啊!Neige!」

 

「太妍你好吵啊……」黃美英翻了下身子,沒好奇的看著金太妍,「你在跟Neige吵什麼……」

 

「小心點。」金太妍連忙放下了手上的書,她扶過了黃美英的身子,「還好嗎?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很累。」黃美英果斷的回了兩個字,她轉過頭看著床頭櫃上的鞭子,伸出手,注意到了綁著整隻手臂的繃帶,「這是……」

 

「Liz的認主方式。」金太妍輕輕的摸著黃美英手上的繃帶,「因為共生的關係,她確認的比較久,想要認定你到底有沒有資格當她的主人。」

 

「然後我要幫你惡補你武器的資料。」金太妍摟過了黃美英的腰,輕輕的開口。

 

「在吸血鬼的歷史中,有一位女性跟德古拉的爵位相當,叫做伊莉莎白,據說她在成為吸血鬼之前為了維持自己的青春美麗,殺了成千上百的女孩,她被處死之後成為了吸血鬼,加入了德古拉的族群,但她沒有因此得到滿足,甚至開始殺害村子裡的女性,這就是為什麼吸血鬼那麼排斥外來者。」

 

「最後伊莉莎白被德古拉處死,用的就是那把匕首。」

 

而根據德古拉所說,凊少打造這把匕首,一方面是那時在跟提爾學習,另一方面則是受他所託,才打造了這把匕首。

 

「但是這跟鞭子……」

 

「伊莉莎白的血肉化作了荊棘的養分,在你去的那塊土地上原本是一片荊棘園,凊少跟德古拉打的賭就是凊少沒辦法處理伊莉莎白造成的那塊陰邪之地。」

 

『那個少年把荊棘園的所有荊棘收集起來,用了很特別的方法把我變成鞭子,並讓我得到了我要的。』Liz的聲音在黃美英的耳邊響起,接著是半透明的人影站在床尾,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

 

「時間一久,伊莉莎白的怨氣跟仇恨逐漸消失,但是那一塊地卻無法回復,而且所有吸血鬼都沒有能力恢復那塊地,也無法被鞭子所承認,而德古拉又陷入『沉睡』,所以凊少把那塊地當作禁地,並用德古拉的名義命令所有吸血鬼都不能靠近。」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看著站在床尾的Liz,「我說的有錯嗎?伊莉莎白伯爵。」

 

「Liz,是伊莉莎白的小名……」黃美英看著Liz,輕輕的笑了一下,「不管怎麼樣,謝謝你認了我當主人。」

 

金太妍看著Liz直接消失,她把匕首綁上了鞭子,轉頭看著黃美英,「隨堂考,看你剛剛有沒有認真聽。」

 

「為什麼這把匕首會是武器的一部分?」

 

「我是傷患。」黃美英看著嬉皮笑臉湊向她的金太妍,她從容的用尾巴捉住了金太妍不安分的手,「刀子是刑具,也沾上了伊莉莎白的血。」

 

「Bingo,不愧是我親愛的。」金太妍看著繞著自己手腕的尾巴,她探過身子,輕輕的給了黃美英一個吻,「好好休息吧,接下來德古拉可是要親自訓練你使用Liz。」

 

「知道了。」黃美英又緩緩地躺回床上,「太妍,你去救我的時候是不是成功變成了魔王?」

 

「嗯?我是有去救你,但是我沒有變成魔王啊。」金太妍原本是躺在床上,然後突然覺得精神跟體力變得異常的好,然後她感覺到黃美英的異狀就二話不說的過去救人了,「你那是都快暈過去了,是看錯了吧?」

 

「嗯……」

 

「也可能跟你說的一樣,只是我不知道罷了。」金太妍坐到了沙發上,伸手幫黃美英蓋好了被子,「你先睡,我就坐在這研究吸血鬼的歷史。」

 

黃美英點著頭,但她沒有閉上眼睛,就只是盯著金太妍映著微弱燈光的側臉,看著金太妍專注的眼神,不自覺的勾上了嘴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