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那些亂七八糟的招式就不用管了,誰讓我是中二的少年XD

 

然後我又要背抓去練舞,練的還不是KPOP的東西QAQ

 

開玩笑,我可是傳說中五到看三次就能學起來的人(學不起來也記得起來)

 

區區啦啦舞算個屁(哼

 

 

 

 

 

第十五章

 

啪——

 

鞭子捲上了金太妍的腰,下一秒她狼狽的跌進黃美英的懷裡,她看著眼神透漏殺氣的黃美英,「美英……」

 

「安靜。」黃美英又甩了一下手上的鞭子,怒氣沖沖地看著鄭秀妍,「金太妍是我的人!你憑什麼直接把她抓過去強吻啊!」

 

「我只是讓她記起來我是誰罷了。」鄭秀妍輕輕地舉起手,讓舉起武器的衛兵把武器放下,「還有,這裡是我的地盤。」

 

「我管這裡是哪裡!動了我的人就是要你死!」

 

金太妍看著已經準備好要出手的黃美英,她把黃美英拉進自己的懷裡,輕輕的順著她的頭髮,「好了好了,小貓咪別生那麼大的氣,我知道你吃醋,晚點在補償你好嗎?」

 

「我不要!給我放手!」黃美英在金太妍的懷裡掙扎著,伸手推著金太妍的身子。

 

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她吻了下黃美英的耳朵,感覺到懷裡的人愣了下身子,她緊緊的扣著她的腰,「美英,我不喜歡不聽話的小貓咪……」

 

黃美英鬆開了手上的鞭子,她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腰,側過頭,沒好氣的瞪著鄭秀妍。

 

金太妍輕輕的吐了口氣,她看著鄭秀妍,「你大可用說的,Jessica。」

 

「報仇。」鄭秀妍淡淡的說著,「你那把細劍本來就是我們這裡的出產的,只可惜鑄造的鐵匠在幾年前死了,不過還是有別的方法。」

 

「什麼方法?」

 

「你們飛下來的時候應該有看著,世界樹的周圍圍繞著樹林嗎?」鄭秀妍看著站在大門旁邊的權俞利,「反正明天俞利會帶你們去。」

 

「俞利,你知道在哪裡,對吧?」

 

「知道。」

 

「那你先帶她們去房間休息,還有幾件衣服,也給她們吧。」

 

金太妍看著走過來的權俞利,又看了一眼還賴在自己身上的黃美英,她從容的抱起了黃美英的身子,跟著權俞利的腳步離開了大廳。

 

「這裡。」權俞利推開了門,側過了身子,看著金太妍。

 

「謝謝。」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看著關上門的權俞利,突然換了一個臉色,她把黃美英丟到了稍嫌堅硬的床,不慌不忙的壓了上去。

 

「美英。」金太妍看著慌張的黃美英,伸手抓住了黃美英的手,皺著眉頭看著她,「你知道你剛剛那樣到底有危險嗎?」

 

「我只是生氣……」

 

「生氣?」金太妍輕輕的挑眉,「生氣不是理由。」

 

「我如果被抓過去強吻,你就不會生氣嗎?」黃美英昂起頭,不甘示弱的看著金太妍。

 

「我會生氣,但我不會衝動行事。」金太妍淡淡的說著,「而且那已經很明顯不是敵人,你剛萬一真的出手,友化為敵,對我們都不好。」

 

黃美英抿著唇不說話,她別過了頭,躲著金太妍責備她的眼神。

 

金太妍伸手捏過了黃美英的下巴,扳過了黃美英的臉,傾身貼上了那緊緊抿著的紅唇。

 

黃美英捶打著金太妍的身子,她被迫張口接納金太妍伸進來的舌頭,她動著身子,卻又很快的被金太妍制住了動作,身上的溫度一拉開,她沒好氣的打上了金太妍的臉頰,又慌張的坐起身子,一邊抹著嘴角的唾液。

 

金太妍盤坐在床上,她看著跟她拉開距離,抱著雙膝坐在床頭的黃美英,她撥了下頭髮,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抱歉。」

 

她感覺到了,黃美英的恐懼。

 

金太妍伸出了手,看著黃美英搭了上來,她輕輕的拉過了她的身子,「抱歉,嚇到你了。」

 

黃美英不說話,她只是伸手抱著金太妍的身子。

 

金太妍拍著黃美英的背,她伸手拉過了厚重的棉被,蓋到了黃美英的身上,「你也累了吧,睡一會好嗎?我在這裡。」

 

金太妍摟著黃美英的腰,緩緩的平躺到了床上,她拉了拉被子,規規矩矩讓黃美英枕著她的手臂休息。


 

金太妍跟黃美英都穿上了斗篷,她們看著前頭的權俞利,金太妍伸手撥開了眼前的樹枝,「還有走多久?」

 

「快了。」權俞利走出了樹林,她看著眼前雄偉壯麗的神殿,「走進去,這樣你武器的威力就會提升。」

 

「金太妍一個人進去就行了。」權俞利伸出了手,擋下了金太妍身後的黃美英,「兩個人一起進去沒意義。」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只是輕輕地笑著,她握緊了腰上的劍柄,邁著大步走進了神殿。

 

她轉過頭看著背後關上的門,輕輕的吐出了白霧,「好了……我們要怎麼提升你的力量,Neige。」

 

金太妍猛然的抽出腰間的細劍,她在原地轉了半圈,擋住了刺過來的細劍,她驚訝的看著跟她一樣拿著Neige的小女孩。

 

「這神殿會讓武器實體化。」Neige淡淡的開口,她看著金太妍輕輕地笑著,「要學會使用武器,就要跟武器學習。」

 

「太妍,你必須要打贏我。」

 

金太妍措手不及的看著不斷刺過來的劍,她只能勉強的擋掉一些致命的攻擊。

 

「在這裡所有的魔法都沒辦法使用,你必須靠著你的實力打贏我。」Neige在猛烈的攻擊下還能從容的開口,她看著金太妍身上凍住的傷口,「你當了我的主人那麼久,從來沒有真正的使用過我的能力。」

 

「綻放吧,冰血花。」

 

「啊!」金太妍跟Neige拉開了距離,她看著從自己傷口冒出來的紅色冰花,她認真的看著Neige手上的細劍,「血……也是水。」

 

「冰屬性的武器,只要有水,都不是問題。」Neige輕輕的甩了一下劍,「操控溫度,又不是問題。」

 

「絕對零度,突破。」

 

金太妍看著衝過來的寒氣,她艱難的揮著手上的劍,「零度冰點!」

 

「不錯,虧你還知道冰點溫度比絕對零度的溫度還要高。」Neige讚賞的看著擋下她攻擊的金太妍,「可惜這還不是全部。」

 

金太妍重重的喘著氣,糟糕了,她的力氣怎麼正在慢慢被抽乾……

 

「花越綻放,你的時間越少,冰血花可以阻斷你身為魔族驕傲的復原能力。」Neige舉起了劍,「Tiffany小姐也是,她的時間也會變少。」

 

「美英……」

 

金太妍看著衝過來的Neige,她看到了!不是一把劍,而是四把!

 

金太妍握緊手上的細劍,直直的跟Neige交戰,除了劍的本身,Neige又用自己的力量做出了相同的三把細劍,雖然是幻影,但是傷害是確實的。

 

「看來你發現了啊。」

 

「我才不相信一個小女生的身體可以有那麼快的攻擊速度,即使她本身就是武器。」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又往手上的細劍注入力量,開始在Neige身上留下傷口,「綻放吧,冰血花!」

 

「啊……」Neige慌張的跟金太妍拉開了距離,她看著身上鮮豔的冰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一次就學會,不愧是我的主人。」

 

「絕對零度,突破。」

 

「零度冰點。」

 

Neige輕輕的笑了一下,「你是力氣被抽光傻了嗎?現在還用零度冰點。」

 

「傻的是你。」金太妍看著Neige,看著她剛剛開出來的一條道路,「零度冰點,突破。」

 

Neige看著金太妍揮出來的寒氣,她只是輕輕地笑著,她的身子滿滿的變成了半透明,金太妍放出來的寒氣就這麼的穿過了Neige,然後撞上了神殿大門。

 

「夠了,你找到了我的使用方法,力量也提升了。」Neige露出了天真的笑容,「繼續當我的主人吧,太妍。」

 

金太妍身上的冰花瞬間破碎,傷口也在一瞬間癒合,她擋住了細劍發出來的光,等光散去,她發現原本潔白的劍身突然浮現了淡藍色的花紋,她看著手上的劍好了一會,才緩緩的收回劍鞘。

 

她看著打開的神殿大門,緩緩的走了出去,冷不防的就被人抱住。

 

「你沒事吧?」黃美英緊張的看著金太妍,她看著她衣服上頭的破洞,還有上頭沾著血的皮膚。

 

「我沒事,不要緊張。」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她看著黃美英有些泛白的嘴唇,「你呢?不小心連累你了。」

 

「沒事,俞利一直在我身邊陪著。」黃美英搖了搖頭,伸手又抱住了金太妍,「你沒事就好……」

 

「我們回去吧,你跟我比還太虛弱了。」金太妍心疼的順著黃美英的頭髮,抬頭看著權俞利,「還能再多待幾天嗎?」

 

「當然,秀妍的吩咐就是帶你來這邊,完成武器的提升之後就帶你們回去休息用餐。」權俞利從容的開口,她看著抱起黃美英的金太妍,「而且你們還要參加允兒的加冕典禮,Krystal和允兒要求的。」

 

「允兒的加冕典禮?」

 

「允兒本來就是去找凊少提升實力然後回來接受王位的。」

 

「反正就是這樣。」權俞利吹了個口哨,她看著緩緩降落的馬車,從容的打開了門,「上來吧,早點回去早點休息。」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抱著黃美英坐到了馬車裡頭,從容的讓她坐在自己的身邊,枕著自己的肩膀。

 

權俞利沒有坐到馬車裡,她反而拉過了韁繩,坐在馬車的外頭,「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