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哈哈,這是炸毛的前兆XDD

 

然後我看了太妍今天的IG,還是好擔心她喔QQ

 

可是照片感覺不像再家裡,又再滑手幾......

 

還有人記得太妍說過她八月要去一個很有意義的城市嗎?

 

 

 

第十四章

 

「好了。」凊少搬著一個木箱,他輕輕的放到了桌上,「恭喜你們四個從我這裡畢業,雖然Krystal的畢業禮物是一定的,以免你們之中有人說我偏心……就是你,林允兒。」

 

「Krystal,這條我從南極拿回來的項鍊就給你了,它能維持你的體溫,即使在大太陽底下你也不會因為體溫升高而不舒服。」凊少從木箱裡拿出了一條用水晶串成項鍊,從容的戴上鄭秀晶的脖子,「希望你回去不會被你姐姐罵。」

 

「可以的,我在老師這裡學到很多。」

 

「再來是允兒。」凊少在木箱裡翻著找東西,「這個,前幾代精靈王送我的,就送給你了。」

 

「耳環?」林允兒看著手上的東西,好奇的看著凊少。

 

「嘛,好像是加強聽力的吧。」凊少聳了聳肩,從木箱裡翻出了一把金色的匕首,「Tiffany這個給你。」

 

「我也算是你的學生?」黃美英看了下金太妍,又看著凊少手上的匕首。

 

「當然,只要我教過,不管多或少都是我的學生。」凊少把匕首塞進了黃美英的手裡,理所當然的說著,「我有段時間無聊跟提爾學製作武器時做出來的匕首就給你了,雖然比起有名字的武器這威力有些弱,但在你拿到新武器之前,這是很好的防身物了。」

 

金太妍看著凊少朝她伸出了手,雖然遲疑,但她還是,握了上去。

 

「身為你的同族,我不知道該給你什麼,因為你和其他人來到這裡的目的本來就不一樣。」凊少有些無奈地開口,「但我能給你最簡單的祝福,第二十七代魔王,金太妍。」

 

「也許你能直接把魔王的冠冕給我。」金太妍半開玩笑的說著,她看著鬆手的凊少,背起了裴柊彤稍早給她的背包,「這段時間,謝謝你。」

 

「你們如果想回來,或是到了人界,都可以回來找我。」凊少拿出了粉筆,他走到了牆邊,簡單的畫著東西,「路上小心。」

 

率先離開的是權俞利和鄭秀晶,她們穿過了牆壁,消失不見。

 

「那幼稚園的小朋友……」林允兒站在牆邊,轉頭看著凊少。

 

「夏妍會當他們的老師,凊少會重塑他們的記憶。」金太妍輕聲的開口,她拍了拍林允兒的肩膀,「沒事的,他們會記得我們,只是加了一段我們離開的記憶。」

 

林允兒點了點頭,她深吸了一口氣,也穿過了牆壁,消失。

 

金太妍跟黃美英互看了一眼,同時穿過了牆壁。

 

開始了,她跟黃美英要一起拿回屬於她們的一切。


 

「哇啊啊!」

 

金太妍無奈的看著底下的景色,她一把摟過了黃美英的身子,張開身後的翅膀,減緩的往下掉的速度。

 

「凊少這討厭鬼,這是什麼詭異的地點啦!」黃美英驚魂未定的抱著金太妍的脖子,「虧我剛剛還很認真的覺得他是個好人。」

 

「他是啊,起碼我們知道冰之國在哪裡了。」金太妍緊緊的摟著黃美英,她看著飛過來的權俞利,「怎麼只有你?」

 

「Krystal說她先回去,要我過來帶你們去見女王。」權俞利淡淡的說著,她多看了金太妍一眼,「女王似乎也很想見到你。」

 

黃美英狠狠地看著金太妍,「你又惹了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

 

「沒有吧……」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她有跟那個雪精靈有過節嗎?

 

「跟我來吧。」

 

金太妍看著轉過頭的黃美英,她無奈的看著權俞利,幹嘛沒事多加那一句,她跟女王又不認識……

 

「好冷……」金太妍的口中吐出陣陣的白霧,她摟著黃美英安穩的落到了皇宮的庭院,她看著前頭等著她們的權俞利,早知道她穿大衣了。

 

「女王殿下,我把她們兩個帶來了。」

 

「謝謝你,俞利。」

 

金太妍看著身邊警戒起來的黃美英,又看著眼前坐在大位上,穿著藍色漸層長裙的人,輕輕的拍著黃美英的背,「美英,沒事的。」

 

「金太妍,好久不見了。」

 

喔……這下她有事了。

 

金太妍冷不防被黃美英捏了一下,她吃疼的看著自己發疼的手腕,又抬頭看著害她被黃美英捏的人,「對不起女王陛下,但是我們見過面嗎?」

 

鄭秀妍不耐煩的勾了一下手指頭,她看著飛過來的金太妍,伸手抓住了她的衣領,「看來我需要幫你回憶一下我們是怎麼認識的了。」

 

金太妍瞪大了眼睛,她看著湊過來的鄭秀妍,只能任著鄭秀妍貼上自己的唇。


 

某一年,魔界千年一次的冬之祭。

 

金志勇、金太妍跟金夏妍全待在金太妍的房間,他們看著桌上做滿筆記的街道圖,金太妍看著手上的懷錶,又抬頭看著她左右的兩個人,「準備好了嗎?」

 

「當然。」

 

「哥,姐,你們確定要這樣鬧嗎?今天是冬之祭欸。」金夏妍有些無奈的看著身邊的金太妍跟金志勇,她是明白自己哥哥跟姐姐對於自家爸爸無聊演講的心情啦,但是要這樣搗亂嗎?

 

「說什麼傻話,就因為是千年一次的冬之祭才要這樣鬧啊!」金太妍把地圖收好,燦爛的勾著微笑,「老爸看到我們的表演,又不能發怒的表情,一定很好笑。」

 

「走了走了,父王現在的演講應該快到主要部分了。」金志勇看了下懷錶,他從容的打開金太妍房間的窗戶,拍著背後的薄翼,「太妍,你負責帶夏妍去定點,我先過去喔。」

 

「知道啦!」金太妍的背後出現了羽翼,她伸手拉過對於飛行還不太熟練的金夏妍,一會就帶金夏妍到了她的定點,「等我的信號,知道嗎?」

 

「放心!」金夏妍比了個OK,就看著金太妍往人群裡走,又抬頭看著高台上正在滔滔不絕演講的自家爸爸,對不起啊爸爸,但是冬之祭本來就是要玩,不是聽演講的。

 

「太妍公主!」

 

「糟了,太妍公主怎麼會在這裡?」

 

「快把公主帶回去!不然國王又要發火了。」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看著幾個湊過來的衛兵,她輕輕地哼了一聲,當她是誰啊?那麼容易就會被抓回去。

 

「他們在追你。」

 

金太妍的手冷不防被抓住,她看著抓住她的人,又看向了湊過來的衛兵,「雪精靈,放開我。」

 

「不放。」

 

「少行俠仗義了。」金太妍皺著眉頭看著湊過來的人,她輕輕的嘖了一聲,她直接拉過了鄭秀妍的身子,奮力的向上一跳,又張開了自己的翅膀,「都你啦!害我計畫延遲了。」

 

金太妍高舉著自己的右手,她看著自己臉上充滿震驚的自家爸爸,從容的把手上凝聚的法術向上丟。

 

從另外兩個地方也飛上來了兩顆法術凝聚在一起的球,金太妍比出了一個槍的手勢,對著三顆法術球,一道火焰直直的打上了法術球。

 

在星光閃爍的夜空中,炸出了絢爛的煙火。

 

「各位!這是我們和皇兄金志勇跟皇妹金夏妍準備的煙火!希望各位今年冬之祭可以玩得開心。」金太妍看著自家爸爸氣紅的臉頰,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對著底下的人民喊著。

 

「喔喔,還是太妍公主厲害!」

 

「煙火好漂亮啊!」

 

「志勇王子!」一邊的人群突然傳來驚呼聲。

 

「是夏妍公主!」

 

金太妍看著靠過來的衛兵,她輕輕地哼了一聲,伸手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西裝,稍微蓋住了鄭秀妍的身子,「雪精靈,你最好抓緊喔。」

 

金太妍直接掠過了所有的衛兵,她看著畏縮在自己懷裡的鄭秀妍,只是放慢了速度,最後降落在結成冰的湖面上,「喂!」

 

「喂什麼啊!這裡是哪?」

 

「冷靜點,這裡是離廣場有段距離的湖泊。」金太妍鬆開了手,她看著空中還持續綻放的煙火,「雪精靈怎麼會出現在這?」

 

「……來玩。」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很索性的坐在湖面上,抬頭看著繽紛的煙火,「我等等再帶你回去,先待著吧。」

 

鄭秀妍看著金太妍,只是遲疑的挨到她的身邊坐著,「你是公主?」

 

「嗯,我叫金太妍,你呢?」

 

「Jessica。」

 

金太妍不再說話,她看了下自己的懷錶,從容的站起身子,對著鄭秀妍伸出了手,「好啦,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嗯。」鄭秀妍拉住了金太妍的手,身上突然多了一個壓力,從唇上傳來的溫度讓她紅了臉頰,她推開了倒在她身上的金太妍,「你幹嘛!」

 

「什麼啊……我不小心跌倒啦!」金太妍無辜的摸著自己撞到的頭,剛剛要不是鄭秀妍拉她太用力,她會跌倒嗎?「我很抱歉。」

 

鄭秀妍輕輕地抿著唇,她淡淡的哼了一聲,背後出現了透明的薄翼,不說任何一句話的直接飛走。

 

金太妍愣愣地看著鄭秀妍的背影,搞什麼啊……她不是都道歉了嗎?而且那也不是她的錯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