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7582_149045402348174_3033346800560898048_n.jpg.jpg

 

碎碎念:

 

暴風更新,想不到八~

 

然後我要繼續我的獵人之旅了XD

 

 

 

 

 

Little Pink Riding Hood (下)

 

金太妍緩緩地睜開眼睛,她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熟睡的黃美英,她緩緩地拉開緊抓著自己的手,又看了下自己的傷口,不意外的是痊癒了。

 

她脫下了衣服,又變成了狼,悄悄的跳出了窗外。

 

她迅速的跑回了自己的洞穴,卻意外的看到了都醒著的狼群,「你們……」

 

「我們討論出來了,一日為狼,終生為狼。」

 

「Taenggu你雖然不願意在帶領我們,但是我們願意追隨你。」

 

「你知道我們在哪,我們也知道你在哪。」

 

「食物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們可以的。」

 

金太妍看著坐直了身子,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我驕傲的同族,謝謝你們。」

 

她轉過身子,又從山崖上跳了下去,回木屋的路上又獵了幾隻兔子,就叼在嘴裡。

 

穿著粉紅色披風的黃美英才剛拿著金太妍的衣服走下樓,就看見金太妍咬著幾隻兔子走了進來,她抱著胸口,沒好氣的開口,「你沒等我起床。」

 

「吃早餐。」金太妍把兔子放好,又變回了人形,她看著走過來的黃美英,「衣服。」

 

「你嘴巴都是血。」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她伸手抹了抹金太妍的臉頰,卻因為擴大的血跡而皺起眉頭,「擦不掉。」

 

「要用水。」金太妍換上了衣服,又走到水盆旁邊洗了把臉,才拿過刀子準備處理兔子,「美英。」

 

「啊?」

 

「我打算在這裡住下來,但是我不會整天待在這裡。」金太妍轉頭看了一眼黃美英,淡淡的說著,「你要是想出去的話,你可以拿一些草藥的書,我帶你去採。」

 

「耶!我終於可以自己採藥草了!」

 

之前都是她要什麼,金太妍想辦法幫她拿到,因為根據金太妍所說,有些藥草生長的位子非常刁鑽,很難採到。

 

「不過為什麼要住下來?」

 

「你太笨。」

 

「什麼!太妍你才是笨蛋啦!」

 

金太妍則把她煮好的早餐塞到黃美英的手裡,又推著她去餐桌旁邊坐著,「安靜吃飯。」

 

「你要去哪?」黃美英拿著叉子,伸手抓住了走掉的金太妍。

 

「我要去客廳坐著。」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她嘆了一口氣,又坐到了黃美英到對面,「滿意了吧?」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開心的吃著金太妍煮的早餐,一邊輕輕的晃著雙腿。


 

半年後,金太妍在黃美英的要求下,跟著她來到鎮上買東西。

 

金太妍不是第一次來到鎮上,在很久以前,她曾經被黃美英的奶奶帶著來到這裡,目的是什麼她有點忘記了。

 

「太妍。」

 

金太妍抱著胸口,她看著黃美英伸過來的手,沒好氣的把插在自己耳後的花朵拿了下來,「在我頭上擺這個東西幹嘛。」

 

「不可以拿下來!」黃美英伸手想拿回金太妍手上的花,卻反而讓金太妍找到機會把花朵插到自己身上。

 

「你帶著就好。」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搖了搖頭,聽著不遠處對她來說大聲的嚇人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了?」

 

「可能又在處刑吧?」凊少手拿著一本書,暗暗的瞥了一眼金太妍,「兩位姐姐,決定好要買什麼花了嗎?」

 

「處刑?」

 

「新上任的神父正在大規模的獵殺女巫,就在前頭的廣場,公開處以火刑,應該等等就會過來了……啊,說人人到。」

 

金太妍皺著眉頭,她聞著空氣中的鐵鏽味,下意識的把黃美英攬在懷裡,往攤位上靠了靠。

 

一個少女被迫裸著身子,她身上無一處是完好的,本應白皙的肌膚上有著焦痕,乾涸或新鮮的血跡,還有深刻堅固的傷口,她奄奄一息的被左右兩個教士架著身子,只能任著身邊的民眾拿東西丟她。

 

「女巫!」

 

「殺了女巫!燒死魔女!」

 

金太妍感覺到黃美英的身子愣了一下,她收緊了手臂,捂住了黃美英的耳朵,自己則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黃美英害怕的躲到金太妍到懷裡,她閉上了眼睛,任著金太妍捂著自己的耳朵。

 

那只是一個處於荳蔻年華的人類少女啊!

 

「很有趣的,最近被處刑的女孩都是些普通人,她們不過會一些普通人不會的,就被當成了女巫,當成了魔女。」凊少此時闔上了書本,看著緊抱著黃美英的金太妍,「那個女孩叫做妮琪,前陣子被求婚,似乎拒絕了那個男生,於是被舉發說是女巫。」

 

「不得不說,這個神父只是利用這個來展現他的優越感,甚至渲染了整個鎮子的男人。」

 

「那你呢?」金太妍側過頭,看著凊少。

 

「我?我只是個說書人。」凊少輕輕的笑了一下,「而且我也受了很多幫助,才沒那麼無聊去恩將仇報。」

 

身邊的吵鬧瞬間消失,因為他們全跑去廣場看公開處刑,看著烈火如何吞噬一個女孩的生命。

 

「太妍……」

 

「不可能的,就算救了她,她也沒辦法撐到跟我們回去。」金太妍看著黃美英,伸手抹掉了她的眼淚,「這陣子別到鎮上了,該買的東西都買了吧?」

 

「嗯……針線、麵包、水果、蔬菜、衣服,都買了。」

 

「那我們該走了。」金太妍拉起了黃美英粉紅色的披風,她拉著黃美英走進了一旁的小巷,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交給黃美英之後,她又變成了黑狼,今天是她載黃美英來的,因為牠們家的馬誤吃了黃美英採來的藥草,整整睡了三天,到現在還在睡。

 

金太妍其實變成狼還比黃美英的身高高一些,但是她的體形在狼人裡卻是矮小的,黃美英坐上了金太妍的身子,她抓緊了身上側背包的袋子,又彎著身子,輕輕的抱著金太妍的脖子。

 

金太妍迅速的跑出了城鎮,她聽著從廣場傳來的歡呼聲,還有空氣中的燒焦味,她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城鎮。

 

美妍,那個時候的你也是這樣嗎?

 

「太妍?」

 

她搖了搖頭,又在石頭路上跑了起來。

 

該死的……

 

十公里的路對金太妍來說並不算什麼,她很快的就跑回森林,她任著黃美英緊抓著自己的毛,她在木屋前停下了腳步,「美英,我們到家了。」

 

黃美英離開了金太妍的身子,她看著很明顯在焦躁的金太妍,她伸手抱住了她,一邊順著她身上的毛,「沒事的。」

 

金太妍的喉間發出了聲音,她很喜歡黃美英這樣摸著她,這讓她感到舒服。

 

「Taenggu乖,沒事的。」黃美英勉強的勾著微笑,她側過頭,輕輕的吻了下金太妍的脖子,「我在這裡……」

 

她的腦子裡還是那些駭人的畫面。

 

金太妍變回了人形,她蹲著身子,輕鬆的抱起了黃美英,「我會保護你的。」

 

「Taenggu……」

 

金太妍笑了一下,她低頭,輕輕的吻了下黃美英的額頭。

 

那個人走了,美妍也走了,她只剩下她的族人跟黃美英。

 

不管是那個,她都會保護好的。


 

黃美英到現在還是不太了解,金太妍對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看法?

 

已經二十三歲的黃美英坐在書房裡,看著桌上的日記本,一遍又一遍的想著這個問題。

 

是報恩嗎?不太可能,那時候金太妍撿到她時還不知道她的身世。

 

朋友?跟一個只有五歲的小孩談什麼朋友啊!

 

單純養小孩?

 

這還比較有可能,因為她在書上看到狼人一旦成為了青少年就要開始找配偶,並且孕育下一代。

 

可是尷尬的是,她現在跟金太妍的人形根本是姐姐跟妹妹的差別啊!再說她養一個魔女小孩要幹嘛!

 

黃美英煩悶的抓了抓頭,她闔上了日記本,日記本自動的就飛回它原本的位置,而跑到她面前的,是其他有關魔藥製作的書。

 

只是她真的沒什麼心情讀。

 

偏偏金太妍又去巡視森林了,最近老是會發現弓箭或是人的腳印,神經兮兮的她就這麼很固定的去巡邏,試圖把那些入侵者趕跑。

 

「美英姐姐!」

 

黃美英趴在桌上,聽著叫她的聲音,她把自己的披風綁好,緩緩的走下樓,她看著坐在家門口的熊,「Kuma你怎麼又跑來了?」

 

「嘿嘿,媽媽要我來跟姐姐拿可以讓洞穴變得溫暖的藥,還有蜂蜜!」名為Kuma的熊在黃美英的腳邊蹭著,「然後我幫姐姐採了一些湖泊裡的藥草,在這。」

 

黃美英走下了階梯,她看著被葉子包得好好的藥材,她掛上溫和的微笑,伸手揉了揉Kuma的頭,「傻孩子,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妳媽媽那裡,光是用藥是沒辦法幫你們度過冬天的。」

 

黃美英又走回了木屋,她搬出了一大缸的蜂蜜,從容的綁上了Kuma的身子,「還可以嗎?」

 

「姐姐,你是不是少放了啊?」

 

「才沒有,是Kuma長大了。」

 

Kuma是黃美英二十歲時誤闖進她家的熊,之後她又輾轉認識了Kuma的媽媽,從那時候開始,她就開始會幫助他們過冬。

 

黃美英拿著一根木杖,她小心翼翼的跳下了樹根,又跟在Kuma的身邊,從容的走進了洞穴,「媽媽不在嗎?」

 

「對啊,媽媽去抓魚。」Kuma看著黃美英把他背上的蜂蜜拿了下來,又看著黃美英拿著木杖敲著身邊的岩壁,他感覺到逐漸變得溫暖的洞穴,又在黃美英的身邊繞,「美英姐姐,你等等要去哪裡啊?」

 

「我要回去繼續準備魔藥。」黃美英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她伸手揉了揉Kuma的頭,「你乖乖在這裡等媽媽,知道嗎?」

 

「好!」

 

另一邊在林子裡的金太妍突然的抬起頭,她看著自己身邊站起身子的Kuma媽媽,「你也感覺到了?」

 

「很危險。」Kuma媽媽吃下了嘴裡的魚,又叼著幾隻她捕到的魚,認真的看著金太妍,那距離她的洞穴,沒有很遠,「我要先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去,如果是什麼獵人的話,那是我的責任。」金太妍甩了身子,緩緩的伸了個懶腰,冬天近了,她身體也僵硬了不少,「我先走一步。」

 

Kuma媽媽看著跑走的金太妍,也邁開了步伐,踩著沉重的腳步在樹林裡跑著。

 

黃美英怎麼也沒想到她會遇上盜賊。

 

她看著指著自己的刀,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把你身上的錢交出來!」

 

「我身上沒錢。」黃美英皺著眉頭,她緊緊地握著木杖,手上的木杖除了拿來施法,還有就是拿來防身。

 

「別騙人!看你穿的也知道你很有錢!把衣服脫了!」

 

她穿的哪裡有錢了……全部都是金太妍去採棉花或是取蠶絲來給她施法製造出來的,除了身上的披風是她從小穿到大的,還讓金太妍給她加長披風的下擺。

 

「把衣服脫了!」

 

「啊!」黃美英看著自己被劃出的傷口,她緊緊地抿著唇,沒好氣的拿手上的木杖打人,「我才不要!有刀了不起啊!」

 

「廢話那麼多幹嘛?殺了那賤人。」

 

黃美英驚訝的看著突然跳過她頭頂的金太妍,又看著從四面八方跑過來的狼,天啊……她又惹禍了。

 

金太妍發了瘋似地甩著嘴裡已經死了的人,她感覺到腰上一疼,又扭頭撲向一個拿著弓箭的人,狠狠的咬斷了他的手,又舉掌把他的臉給抓破。

 

「太妍!」

 

等金太妍回過了神,身旁幾乎都是斷肢殘臂的屍體,她吐掉了嘴裡的手,又看了一眼正在吃飯的族人,她看著皺著眉頭的黃美英,「你去哪了?」

 

「Kuma那裡……」

 

金太妍走到了黃美英旁邊,她輕輕地舔著黃美英的傷口,「我晚點回去。」

 

「太妍,妳中箭了。」黃美英皺著眉頭看著金太妍身上的箭,她摸著金太妍的耳朵,不安的開口,「跟我回去,我幫你上藥。」

 

「……我知道了。」


 

「啊!」

 

黃美英看著背對她的金太妍,她把繃帶纏上了金太妍的身子,包住了她的傷口,「我藥都塗完了你才再叫。」

 

「繃帶把藥壓進傷口了。」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早知道她變成人形之後傷口會比想像的還嚴重她就不變成人了。

 

「誰讓你這次那麼衝動。」

 

「我哪裡衝動了?那些盜賊要殺你我還不動手嗎?」金太妍單單的穿著長褲,她走到壁爐旁邊,輕輕的攪著裡頭的燉湯,「而且你是笨蛋嗎?你的木杖是拿來施法用的,不是拿來給你打人的,你以為人類都跟妖精一樣好欺負啊!」

 

「我、我也是不想……」

 

金太妍看著支支吾吾又閉上嘴的黃美英,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把手上裝著燉湯的碗遞給了黃美英,「吃飯吧,不唸你了。」

 

黃美英癟著嘴,又拿過了麵包緩緩的吃著。

 

金太妍也喝著燉湯,不過很奇怪的是,她平常不太會流汗的身子竟然附上了一層薄汗,而且她甚至有錯覺,認為她背後的火是冷的。

 

黃美英靜靜的看著金太妍臉上微妙的變化,她吞下了嘴裡的麵包,「太妍,你沒事吧?」

 

金太妍搖了搖頭。

 

黃美英站起身子,她伸手摸著金太妍的額頭,卻像是觸電似的縮了回來,「妳體溫好高。」

 

如果不是箭上有毒,就是黃美英塗在她身上的藥有問題。

 

金太妍站起了身子,她拿過了黃美英方才還拿著的藥罐,湊到鼻子旁邊聞了一下,她皺起眉頭,嫌棄的把藥罐放的老遠,「天啊……你是不是在藥裡頭加了湖泊裡的藥草?」

 

「對啊……因為那個藥聞起來香香的,而且也是外傷用藥……」黃美英摸不著頭緒的搔了搔頭,她看著來回踱步的金太妍,「還不是妳老是嫌棄原本的藥有怪怪的味道我才加那個的……」

 

金太妍看著有些愧疚的黃美英,她停下了腳步,輕輕地抿著唇,「那東西是之前住在那的人魚種的,人魚擁有魅惑人類的能力,他們種的藥草有……催情的功用。」

 

黃美英看著頻頻嘆氣的金太妍,所以說就是她又闖禍了嘛……「你在生氣嗎?」

 

「沒有,我只是很熱,很煩。」

 

黃美英走了過去,她伸手抓住了金太妍的手,「別走來走去,這樣只會更熱,我幫你用濕毛巾好不好?」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她愣了一下身子,不自覺的把黃美英攬進自己懷裡,她側過頭,輕輕的吻著黃美英的頸子。

 

「太、太妍?」黃美英把背挺直,錯愕的看著金太妍,「太妍!」

 

金太妍回過神,她和黃美英拉開了身子,又搖了搖頭,「抱歉,我不是……我今天還是不睡在這裡好了。」

 

「站住!」黃美英看著披上斗篷準備出門的金太妍,突然異常嚴厲的開口,「不准出去!」

 

金太妍看著走過來的黃美英,來不及反應的她只能任由黃美英跳到自己身上,又有些笨拙的吻著自己。

 

「因為是太妍,所以沒關係。」黃美英認真的看著金太妍,又在她的肩窩蹭了一下,「我知道太妍會對我很好,所以我不怕。」

 

「你……」金太妍皺著眉頭,她捨不得讓黃美英難過或是生氣,所以無法轉身就走……到底什麼時候開始,黃美英在她的心上占了那麼大一塊了?「你這笨蛋,你到底懂不懂中了催情藥物的人會做什麼事?」

 

「我知道……在十八歲那一年,那個晚上,我本來就打算等你回來的時候,把我的全部都交給你。」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緩緩地開口說著,「可是你只把我當成小孩。」

 

「我已經二十三歲了,不是那個被你撿回來的五歲小女孩!」

 

金太妍看著難得生氣的黃美英,她的嘴唇微微的動著,卻說不出任何話。

 

她當然沒有把黃美英當成小孩子,她只是想……保護她罷了,代替黃美英的媽媽,她過去的主人之一。

 

「我長大了……不用你一直來保護我……」黃美英收緊了手臂,緊緊的貼著金太妍發燙的身子,「太妍,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金太妍遲疑的舉起手,卻還是輕輕的順著黃美英的頭髮,她輕鬆的抱起了黃美英的身子,緩步的往房間走。

 

「你知道,你媽媽在離開前跟我說了什麼嗎?」

 

「什麼?」

 

「如果我是男生,或許她會考慮留下。」金太妍把黃美英放到了床上,又從容的壓了上去,「她還說了,如果在森林裡發現任何魔女,一定要幫助她。」

 

黃美英的媽媽在離開森林的時候就想過了,她或許沒辦法躲過所謂「神的代理者」的追殺,而時間過了那麼久,外頭依舊在進行獵殺魔女的事。

 

原來金太妍對於她,只是一個承諾。

 

黃美英身上的衣服被金太妍脫了下來,摺好放到了一邊的桌上,金太妍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著,她有些緊張的看著金太妍,輕輕地抿著唇。

 

「你確定?」金太妍輕輕的撫著黃美英的身子,認真的看著正微微發抖的人兒堅定的點著頭,伸手覆上了豐滿的雪乳,她傾身,吻著黃美英抿著的唇。

 

黃美英仰著頭,金太妍的吻雖然有些粗魯,但又不失溫柔,她見過金太妍兇殘的樣子,但她身上身為森林統治者的溫柔卻不曾見過,一直以來,金太妍的態度都是冷淡,卻很關心她。

 

其實金太妍即時變成了人,卻還是有她身為狼的特徵——比常人高的體溫,還有微微刺人的牙齒。

 

「啊!」黃美英的肩膀冷不防的被咬了一下,她看著嘴邊帶血金太妍,不自覺的嚇白了臉色。

 

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下,她舔掉了唇邊的血,「這是我們宣示主權的方式,我不會吃了你的。」

 

「很痛啊!」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她又任著金太妍貼上她的唇,肆意的讓靈蛇在自己的嘴裡索取,胸口起伏的激烈,她有些慌神的看著和她拉開距離的金太妍,「Taenggu……」

 

金太妍摸著黃美英的腿,從容的描著黃美英的腿部線條,她湊到了黃美英耳邊,緩緩地開口,也任著她勾著自己的脖子,「放輕鬆。」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眼眸,緩緩的把自己蜷曲的雙腿伸直,下身被異物撕裂的疼痛讓她忍不住眼眶泛淚,卻又止不住因為舒服而發出的呻吟。

 

金太妍可以清楚的聽到黃美英心跳加快的聲音,還有那甜膩、誘人,容易讓人失去理智的愉悅嬌吟,她湊到了她的胸前,輕輕地咬著雪乳上的紅櫻,另一隻手也沒空著,正在疼愛著另一邊的渾圓。

 

她看著動著身子的人兒,她沒有想到,當初那個根本是在餓死邊緣的小女孩竟然也成長成了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自己也就又默默的待在她身邊超過了那麼多年。

 

金太妍的掌心貼著濕潤的穴口,她盡力的把自己的指頭往黃美英的伸,指尖輕輕的碰著小核,耳畔傳來的是扣人心弦的樂音,她側過頭,堵住了黃美英的唇,又在她的唇上肆虐。

 

她看著突然愣了一下的黃美英,自己的指頭被甬道吸著,金太妍又舔了下黃美英的鎖骨,緩緩的把指頭抽了出來。

 

黃美英覆上薄汗的胴體被棉被包住,她無力的依偎在金太妍的懷裡,一邊看著金太妍手上的血,「你受傷了……?」

 

「是你的,這代表你是我的人。」金太妍拿過了桌子旁邊的手帕,緩緩把手上的血擦乾淨,「我以為你會知道的。」

 

「什麼?」

 

「第一次可能會流血。」金太妍緊緊的攬著黃美英的身子,她輕輕的笑了一下,「不管怎樣,我們睡覺了吧。」


 

隔天一早,黃美英一早一樣沒有看到應該躺在自己身邊的金太妍,不過卻跟平常不一樣,她的身邊多放了一碗還溫溫的湯。

 

「身體還好嗎?」

 

黃美英轉過頭,她看著倚在門邊的金太妍,「你去哪裡了?」

 

「狩獵。」金太妍指著黃美英手上的湯,「喝完就出來吧,外頭有好東西……喝慢點!小心噎到。」

 

「外面有什麼?」黃美英擦著嘴,好奇的問著。

 

「出去就知道了。」金太妍從容的轉過了身子,又往樓下走,她把自己的衣服放到椅子上,又變成了狼,緩步的走到了外頭。

 

黃美英透過鏡子看著自己肩膀上的咬痕,指尖輕輕的摸著傷口,她輕輕的笑了一下,就穿上自己的長裙跟披風,緩步的走下樓。

 

黃美英驚訝的看著外頭的雪地,她張開手掌接著緩緩掉落的雪,昨天晚上下了暴風雪啊?怎麼在裡頭都沒聽到?

 

金太妍看著輕輕的晃著尾巴,她抖掉了身上的身上的雪,緩緩的走向黃美英,「你穿這樣不會冷嗎?」

 

「不會……昨天晚上下雪了?」

 

「嗯,只單純下雪,所以很安靜。」

 

黃美英深吸了一口氣,她摸著金太妍的頭,又坐上了她的背,「走吧,我們去散步。」

 

「散步是讓我載著你啊?」金太妍也只是說說,還是乖乖的在雪地上走著。

 

黃美英笑了一下,她拉上了自己的帽子,輕輕的順著金太妍身上的毛,「太妍,媽媽跟奶奶走了之後,你會很孤單嗎?」

 

「多少會吧,但是我還有我的族人。」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側過頭看了一眼黃美英,「你別擔心,魔女的壽命也可以很長的,像是妳奶奶就活了很久。」

 

「你不會太早死的,任何不懷好意的人闖進森林,都會被我咬死。」

 

「我知道,我相信你。」

 

金太妍小心翼翼的跳上了岩石,她看著墓碑,緩緩的趴下了身子,「你奶奶的墓。」

 

黃美英看著用簡陋石頭當著墓碑的墳墓,她看著上頭歪斜的字,「你怎麼突然帶我來這?」

 

黃美英平常是不會爬上來的,因為她知道這裡是狼人們的地盤,雖然狼人們因為金太妍的關係不會對她下手,但是這裡她真的是第一次來。

 

「我想讓她看看自己的孫女。」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晃的尾巴,她跪在墓碑前,緊握著雙手呈現祈禱的姿勢,過了一會兒又站起身子,揮手拍掉了身上的雪。

 

金太妍則歪著頭,困惑的看著她。

 

「跟奶奶說了個小秘密。」黃美英俏皮地眨了下眼皮,她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又坐上了金太妍的背,「你要帶我去認識你的族人嗎?」

 

「我的族人太多,你記不起來的。」金太妍淡淡的說著,選擇從另外一邊比較平坦的路走下山崖,「他們記得你就好。」

 

「好吧。」

 

咻——

 

箭矢劃破空氣的聲音嚇到了金太妍,她往前走了幾步,扭頭看著插在岩壁上的箭矢,她微微的弓起身子,看著樹林裡的亮光。

 

「什麼……」

 

「殺了魔女!」

 

「躲在森林裡最邪惡的巫女!」

 

「殺了狼人!確保旅人的安全!」

 

黃美英瞬間又刷白了臉色,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

 

「盜賊、教士、村民、獵人……」金太妍一一細數著她在空氣中聞到的味道,她皺著眉頭,是昨天盜賊團的餘黨嗎?她在岩石上跳了起來,一轉眼就回到了自己的洞穴。

 

「Taenggu?」

 

「Taenggu你怎麼帶著魔女小姐來了?」

 

「哇!是魔女姐姐本人欸!」

 

金太妍看著被小狼圍住的黃美英,她看著幾個體型比她大上許多的狼,「有人入侵森林,我需要你們的幫忙。」

 

「美英,孩子們跟其他人就拜託你了。」

 

金太妍站穩了腳步,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昂首長嚎。

 

嗷嗚——

 

「太妍!」黃美英看著準備跟其他狼一起往下跳的金太妍,焦急地喊著,「不要去……」

 

金太妍沒有回頭看黃美英,她用力的一蹬腳,跟著其他狼一起往下跳。


 

圍成一團的人聽著狼嚎,忍不住地靠在了一起。

 

「神父,你不是說這個時間點狼人是在休息的嗎?」

 

「這是不是代表魔女也是醒著的?我們要不要回去……」

 

「拿出你們的勇氣!不需要擔心那邪惡的魔女還區區狼人,神會幫助我們,讓我們把不屬於這塊土地的邪物趕出去的!」神父的手裡握著十字架,一邊大聲的斥喝著,「舉起你們的武器!為昨日死去的生靈作戰!」

 

金太妍和她的族人就在附近徘徊,他們潛伏著,觀察著,試圖找到一個空檔,在一瞬間把所有人撕咬開來。

 

這片森林是他們的,所有傷害自然的人類都應該滾出去。

 

不過擒賊先擒王。

 

金太妍率先出現在人群面前,她隨手抓開了一個獵人的腹部,又張開口,準備咬下神父的脖子。

 

「魔女所圈養的惡狼啊!在上帝的面前好好懺悔吧!」

 

她才沒興趣那麼早死,金太妍一扭身,躲掉了神父刺過來的銀匕首,那東西可不能亂開玩笑,被刺到傷口可是不能止血的。

 

金太妍壓低了身子,又看著拿著長矛的兩個教士,她這次的對手似乎有點難纏。

 

不過同樣的,很沒經驗,跟沒常識。

 

金太妍從容不迫的跳上了長矛的桿子,一跨步就把教士的頭咬了下來,又看著掃過她皮膚的長矛,她一揮掌,硬是把長矛打斷。

 

「Taenggu!我們來幫忙啦!」

 

她看著突然出現的大批妖精,輕輕的哼了一聲,驕傲的看著已經沒有人保護的神父。

 

「惡狼!我是神的代理者,我要殺了你,替我死去的同伴報仇!」神父舉起了十字架,認真的對著金太妍喊著,「懺悔吧!」

 

「該懺悔的是你,亂殺人的神父。」她聞過這個味道,這是黃美英十八歲那年,去鎮上買東西時,那個神父的味道,「那些因為你而死的少女……就憑你,不配當神的代理者。」

 

金太妍猛然的撲向了神父,卻被突然襲來的疼痛感給嚇著,她看著雪地上的鮮血又看向了神父袖子裡頭的袖箭。

 

「Taenggu!」

 

「惡狼啊!這只是我的第一步!下一個是你的同夥,跟那個該死的魔女。」

 

金太妍吼了一聲,她看著拿起長矛的神父,毫不猶豫的又撲了上去。

 

「太妍!」

 

金太妍及時的停了下來,她又迅速的跑回了黃美英身邊,「你跑來幹嘛!不知道這裡很危險嗎?」

 

「就是知道才來的啊!」黃美英看著被打到渾身是血的神父,又看著金太妍腳下被染紅的雪,「天啊……」

 

「魔女!」

 

金太妍露出了獠牙,氣勢不被傷口影響的繼續威脅著神父,「笨蛋!他有暗器,你小心一點。」

 

「受傷了就不要逞強了。」黃美英的身邊開始有狼跟妖精聚集了過來,她看著身邊幾乎都帶著傷口的人,又皺著眉頭看著滿地的屍體,「神父,停手吧!停止獵殺魔女的行為,離開這片森林……」

 

「不……我要殺了所有的魔女,代替神清除世上的罪惡。」神父緊緊地握著手上的長矛,又瞇著眼看著黃美英,「而你!就是這世界上最大的罪惡,就如同多年前那個女人一樣!與動物交談!使喚邪物!」

 

金太妍暗暗的看了一眼臉色不太好的黃美英,她輕晃著尾巴,輕輕的勾著黃美英的手,「美妍,是因為他死的嗎?」

 

「我不知道……我年紀還小……」

 

「邪惡的女巫不要再狡辯了!你身上的粉紅色披風就是證據!」

 

那個他燒死的,最強大的女巫賜予給她唯一孩子的禮物。

 

黃美英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緩緩的在她的耳邊開口,「你受傷了,不可以勉強……不要理他了,他的傷比你嚴重,他走不出去的。」

 

「我想咬死他。」金太妍任著黃美英,她用力的咬了一下空氣,威嚇著幾步外的神父。

 

「他不值得,讓森林決定他能不能出去吧。」黃美英站直了身子,有些同情的看著神父,卻還是別過了頭,「朋友們,都回去吧,我幫你們處理傷口,那個神父就讓森林決定他的生死。」

 

金太妍怒瞪著神父,再怎麼不甘願,她還是得走,因為她不走,其他人就不會走,而這是黃美英希望的,所有她必須走。

 

「魔女!害怕神的力量了嗎?給我回來啊!」

 

黃美英回頭看著神父,她緊緊的抿著唇,緊湊的跟在金太妍身邊,這不關她的事,最重要的是處理傷口。

 

那個多話的神父,在不知不覺間也就再沒聽到他的聲音了。


 

不遠處的教堂傳來了鐘聲,鵝紅的夕陽表示著在廣場上聽故事的孩子們也是時候回家了。

 

「凊少哥哥!接著那個魔女姐姐跟狼人姐姐怎麼了?」

 

凊少看著舉手發問的小孩子,又低頭看著自己闔上的書,「當然跟其他故事一樣,魔女姐姐跟狼人姐姐就這樣住在森林裡,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啊。」

 

「哇……我長大也想跟狼人姐姐一樣!」

 

凊少看著雙眼閃爍著光芒的孩子,他輕輕的勾著嘴角,「為什麼?大家不是都說狼人很恐怖嗎?」

 

「才不恐怖!凊少哥哥說的狼人姐姐很溫柔!很強!」

 

「對啊!狼人姐姐每次保護魔女姐姐都好帥!還把討厭的獵人跟神父……」

 

「噓——」凊少把食指放到了唇上,制止了小孩子的童言童語,畢竟這個說法在這裡可是行不通的,「小朋友們,還記得哥哥說過什麼嗎?哥哥說的故事,是跟大家的……」

 

「秘密!」孩子們整齊劃一的回著凊少,「不可以跟任何人說,是我們跟哥哥的秘密!」

 

「乖。」凊少笑了笑,他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一罐糖果,「來吧!糖果拿完就回家了喔!」

 

「哥哥,你明天要說什麼故事?」

 

「不知道欸,哥哥還要回去想想要講什麼。」凊少伸手揉著眼前孩子的頭髮,又看著吃著糖,一哄而散的孩子,他拿著自己的書,緩緩地往自己的家走。

 

他看著自己出門前還沒有的籃子,他拉開了上頭的布,看著裡頭瓶瓶罐罐的液體,跟一張清單,糟了,根據那人要過來拿東西的時間似乎快到了。

 

「說書人,你跟孩子們玩得很開心啊。」

 

凊少剛好把所有的東西準備好,他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黑狼,緩緩的把手上的籃子遞了出去,「怎麼只有你?」

 

「美英昨晚熬夜研究一個麻煩的染色劑,到現在還在睡。」金太妍叼過了凊少遞來的籃子,「還有麻煩告訴那位新來的神父,最近有盜賊在三公里外的村莊作亂,要他加強一下防守。」

 

「你剛從那裡過來嗎?」

 

金太妍不說話,她叨著籃子,一邊晃著尾巴,從容的由凊少家的後門離開。

 

「真是的……故事的結束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始,卻又不給我開始之後的故事。」凊少嘆了一口氣,他輕輕的抓著頭,又走到了自己的書櫃前,把手上的書放了回去。

 

「啊,明天來說另外一篇故事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