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7582_149045402348174_3033346800560898048_n.jpg.jpg

 

碎碎念:

 

阿......我爆字數啦。

 

8694個字,請慢慢享用XD

 

還有這不是正規的小紅帽喔。

 

 

 

 

Little Pink Riding Hood (上)

 

一隻黑色的狼跳下了粗壯的樹根,又緩緩的在樹木間穿梭著。

 

牠停下了腳步,看著地上的一塊粉紅色的布料,牠湊過去聞了一下,又哼了一聲,企圖消去鼻子裡頭的味道。

 

火藥味跟燒焦味那麼重,吃得下去才有鬼。

 

牠咬開了粉紅色的布,看著倒在地上瘦弱的小女孩,牠小心翼翼的叼起了她的身子,牠記得,在森林裡有個很久沒住人的木屋,把這孩子丟過去好了。

 

「嗯……」

 

小女孩看著自己騰空的雙腳,「誰……」

 

牠停下了腳步,看了一眼自己嘴裡叼著的小女孩,牠把女孩放到了地上,看著有些驚慌的小臉,「跟我走。」

 

「你、你會說話?」

 

「你是魔女的孩子。」黑狼淡淡的說著,牠溫馴的坐在小女孩的面前,「我不會吃了魔女的孩子,其次,你還太瘦。」

 

「魔女……」小女孩的腦海裡閃過了驚悚的畫面,她的媽媽被綁在木樁上,被她所謂的朋友們,活生生的燒死,「媽媽……」

 

「你該慶幸,那群人沒有對你下手……或許是妳跑得快。」黑狼站起了身子,牠掠過了小女孩的身子,「跟我走。」

 

「我叫美英,黃美英。」

 

黑狼停下了腳步,牠蹲下了身子,「上來,你走太慢了。」

 

黃美英坐上了黑狼的背,她摸著黑狼光亮的毛,不再害怕的看著牠,「你有名字嗎?」

 

「沒有。」

 

「媽媽之前說奶奶有養過一隻狗狗,叫做Taenggu,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隨便你。」牠其實不是沒有名字,一個曾經住在這片森林的魔女給她的名字,金太妍,只是她,不想再讓任何人叫她這個名字。

 

金太妍走到了一個規模不小的木屋前,她從容的走上了階梯,又推開了木門,「你以後就住在這。」

 

「一個人嗎?」

 

「你要學會獨立。」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習慣性的變成了人,拉過了一旁的斗篷圍住了自己的身子,「我只教你基本的,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黃美英好奇地看著金太妍,她跟著金太妍走上了二樓,她看著滿是書櫃的房間,忍不住張開了小嘴,「好多書喔!跟媽媽的房間一樣。」

 

「這裡是書房,你無聊的話可以在這裡看看書或是什麼的。」金太妍拉過了黃美英的衣領,她走到了另外一間房間,「這裡可以給你休息。」

 

「香香的。」

 

「嗯。」金太妍從容的走了進去,她記得有幾件小孩的衣服放在這的……「這裡在很久以前住著一個魔女,她小孩的衣服應該留在這。」

 

「為什麼Taenggu要幫我?」

 

「我說過了,因為你是魔女的小孩。」金太妍翻出了一件小孩穿的洋裝,從容的拿在手上,「我們通常會對魔女的小孩好一點,以免她們長大之後利用我們來煉製魔藥。」

 

「走吧,我帶你去把你身上的味道洗掉。」金太妍聽著突然響起的咕嚕聲,又看著抱著肚子,紅著臉的黃美英,「好,晚點再要你自己獵晚餐。」

 

黃美英抿著唇,她伸手拉住了金太妍的手,緊跟在她的腳邊。


 

在經過一番折騰後,金太妍總算是搞定了黃美英。

 

什麼肉要烤過再吃,不可以傷害小動物,她怕黑,林子裡有聲音,房間太冷,她要聽床前故事,搞到她都差點發瘋把人咬死了。

 

她把她縫好的粉紅色披風摺好放在了床邊,也把身上的斗篷脫下,又變回了黑狼,悄悄的離開了木屋。

 

她看著缺了一角的月亮,又盯著樹林,「她是魔女的孩子,不准動手。」

 

金太妍跑進了樹林,迅速的在樹林裡穿梭著,她跳上了岩石,迅速的跳到了山壁上,她看著在懸崖邊的墓,緩緩的坐了下來。

 

她在這片森林,已經活了超過五十年,以狼人的算法,她今年是一歲半,人類的外表大概是……她也不知道,她是狼,不是人。

 

「那女孩身上有你的味道。」金太妍趴在地上,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墓碑,「魔女的味道都是一樣的嗎?」

 

「那女孩的媽媽似乎被當成壞女巫燒死了,她藏在這裡會很安全,不會有人來打擾的。」

 

她是這片森林的統治者,任何人都要聽她的。

 

她站起了身子,緩緩的往另一頭的山洞裡走,她看著身邊都在熟睡的狼,從容的趴上了她的岩石。

 

她回憶起了很久以前,在那間屋子裡的事。

 

「喔,現在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老是咬木板了。」她記得那個人臉上溫和的微笑,還有微微彎著的眼角,「你在換牙。」

 

「換牙是什麼?」她的視線很低,因為那時她是一隻小狼。

 

「還記得美妍掉牙齒的時候嗎?」女人從容的走到了書櫃前,她抽出了一本書,緩緩的放到金太妍的面前,「換牙呢,是代表妳開始成為青少年的象徵,太妍。」

 

她完全沒有在聽女人在說什麼,因為她的牙又開始覺得癢了。

 

「不要再咬木頭了!」女人伸手撈起她的身子,手裡還拿著試管,「嘴巴張開。」

 

「不要,我聞到青蛙跟妖精的味道。」

 

「快點啦!美妍那個時候也用過的。」

 

金太妍掙脫了女人的懷抱,迅速的在房子裡跑著,她才不要吃那個味道怪怪的魔藥!

 

「Taenggu!你要去哪裡啊!」一個小女孩手拿著籃子,看著到處亂跑的金太妍,跟拿著魔藥在追逐金太妍的自家媽媽,「媽媽!你不要欺負Taenggu!」

 

「她在換牙,老是咬家裡的東西。」

 

「那這樣不行……Taenggu過來!」

 

「不要!你們是壞人。」

 

她們那個時候,真的很開心,直到有一群外來的狼人住了進來,她被送進那個群體,試著開始當隻狼,而不是人所養的小狗。

 

之後,那個叫做美妍的變成了妙齡少女,離開了樹林,她成長成了強壯的狼人,甚至成了這片樹林的統治者,但是那個當初養她的女人也已老去,等她回到那棟房子時,等著她的是氣若懸絲的她。

 

「你回來了……」

 

「你變得好虛弱。」她不安的夾著尾巴,緩緩的坐在床邊。

 

「你變得強壯了,不再是那個小不點……」

 

她蹭了蹭女人的手,「我會想你。」

 

「太妍啊……」

 

她感受著女人順著她身上的毛,她看著逐漸沒了氣息的人,她變成了人形,抱起了女人還留有餘溫的身子,緩步的離開了房子。

 

金太妍找了一個她認為擁有最好景色的地方,把她葬在那,然後把房子整理乾淨,便不再去動它。


 

金太妍睜開了眼睛,她看著周圍還在睡覺的狼,她從容的打了個哈欠,就緩步的離開了洞穴。

 

她的族人會自己找東西吃,但是那個昨天她從森林裡撿回來的小孩可不會。

 

她在路上抓到了兩三隻兔子,在進屋前她又變成了人形,她隨手把手上的兔子丟在爐灶上,又把手洗乾淨,再穿上斗篷,緩緩的往二樓走。

 

她沒在房間裡找到黃美英。

 

「哎呀!」

 

金太妍走到了隔壁的書房,她看著跌在地上的小女孩,輕鬆的拉起了她的身子,「你在幹嘛?」

 

「找書看怎麼煮早餐……你自己昨天說有什麼不懂的自己看書。」黃美英任著金太妍抱起自己的身子,她小小的手抱住了她的頸子,「跟媽媽一樣,用魔法煮早餐。」

 

「你媽媽是魔女,但早餐不是魔法煮出來的。」金太妍無奈地說著,她看著黃美英,緩緩的走下樓,「待在旁邊看著,我只幫你煮這一次……好吧,也許等到你夠高,你今年幾歲?」

 

「五歲。」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熟練的把兔子剝皮,又拿過一旁積了灰塵的木頭,丟進爐灶裡頭,生了火,「轉過去。」

 

黃美英乖巧的轉過了身子,她玩著手指頭,晃著身子等著金太妍的指令。

 

金太妍瞥了一眼黃美英,她把煮好的兔肉放上盤子,「我想我今天要教你種些食物,只吃肉對你來說是不行的。」

 

「可是我喜歡吃肉。」

 

「除非你是狼人,不然我不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拉著黃美英走到了餐桌前,把手上的盤子放下,「快吃,我去找種子。」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她記得應該在某個櫃子裡,然後雜草叢生的後院稍微整理一下就可以種東西了。

 

「Taenggu,你不吃飯嗎?」

 

金太妍找出了一袋種子,轉頭看著黃美英,「我吃了。」

 

然後……鐮刀呢?她可不想一把火燒了一片雜草。

 

「你慢慢吃,我去整理後院。」金太妍站起了身子,緩步的步出了房子,然後蹲下身子,開始割掉眼前的青草。

 

仔細想想,她一介森林統治者竟然在這割草?她為什麼不把幾隻鹿還是什麼草食性動物趕過來吃草呢?這樣她晚點食物也有著落了。

 

黃美英披上了她的粉紅色披風,又戴上了披風的帽子,她蹦蹦跳跳的蹲到了金太妍的旁邊,「我也要幫忙。」

 

「小心一點。」

 

「好!」


 

時光飛逝,黃美英從五歲的小女孩,變成了十五歲的少女,她自己看著書房的書,也開始學習如何利用自己的天賦來解決自己生活上的問題。

 

而金太妍認為黃美英可以開始接觸人群了,今天是她第一次,讓黃美英到距離森林十公里遠的鎮上。

 

她坐在森林的入口,看著掉下地平線的太陽,黑色的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晃著,「太久了……」

 

黃美英拉著韁繩,她坐在馬車上,看著不遠處的黑狼,她甩了下韁繩,讓馬的速度加快。

 

「Taenggu!」

 

金太妍看著跳下馬車的人,忍不住愣了一下身子,也放任黃美英抱著自己,「還順利嗎?」

 

「嗯!我把後院種的東西賣了出去,賺了一些錢,然後把賺的跟你給我的拿去買東西了。」黃美英揉著金太妍的頭,又爬上了馬車,「我幫你買了一些衣服,這樣妳變成人形的時候就不用披著那個破破的斗篷了。」

 

「我是狼,穿衣服幹嘛?」金太妍從容的跟在黃美英旁邊,一邊沒好氣地說著。

 

「就穿嘛!」

 

「不要。」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她拉緊了韁繩,從容的把馬車停進穀倉,又把馬牽了出來,拴在門外,「Taenggu,幫我把東西搬下來好嗎?」

 

金太妍披著斗篷,她伸手拿過了馬車上的東西,從容的扛到了肩上,她看著走過來的黃美英,「我拿就好了。」

 

黃美英踮起腳尖,還是拿過了金太妍肩上最輕的東西,「我幫你,我長大了。」

 

「是是,你長大了。」金太妍有些敷衍的說道,她把肩上的東西放下,從容的開始分類著。

 

「你今天會留下來嗎?」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好奇的問著,「我想跟你說我今天看到的東西。」

 

「可能會吧。」

 

「會留下來過夜嗎?」

 

「再說吧。」金太妍把東西收好,看著在升火的黃美英,「不過你可以現在就跟我說你看到什麼了。」

 

「好……你去穿穿看我買的衣服啦!」

 

金太妍不耐煩的拿過了黃美英放在餐桌上的衣服,緩緩的把T恤套在身上,又穿上了褲子,她把腰帶繫好,又認真的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我不習慣。」

 

「會啦!為了你我還買方便脫下來的衣服跟褲子。」黃美英把她煮的炒蛋裝進盤子裡,又遞給了金太妍,「麵包?」

 

「都可以。」

 

黃美英從廚櫃裡拿出了麵包,又走到了餐桌前,「今天沒有肉喔。」

 

「無所謂。」

 

「對了對了,我今天看到好多人喔!」黃美英吃著麵包,興奮的開口說道,「跟書上說的一樣,市集上好多人在賣東西,有水果、蔬菜、飾品、衣服,好多東西。」

 

「還有跳舞的人,唱歌的人,跟耍把戲的人。」

 

「喔,我還看到一個男生跟一個女生抱在一起,還……要怎麼說?嘴唇跟嘴唇碰在一起,我遇到的妖精是怎麼說的……」

 

金太妍看著陷入苦惱的黃美英,她不得不說,明明是十五歲的小孩,卻還表現得像是五歲,「親吻吧?」

 

「對!就是那個!」

 

「Taenggu,你覺得我之後有可能像那樣嗎?」黃美英吃著炒蛋,看著她對面的金太妍,好奇的問著。

 

「可能吧。」金太妍隨口回著,她拉著自己的衣領,真是的,衣服這種東西她就是不習慣,「真是的,逼我穿這個幹嘛?」

 

「很帥啊!」黃美英笑得一臉燦爛,她撐著臉頰看著金太妍,「Taenggu,你說我給你一條髮帶好不好?把頭髮綁起來,比較不會熱。」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不得不說,黃美英真的越來越像美妍,特別是她笑的時候……而且也很像她,「不要,我是狼。」

 

黃美英輕哼了一聲,她把自己的晚餐吃完,又看著在脫衣服的金太妍,「你要回去了嗎?」

 

「嗯。」

 

「還會再來嗎?」黃美英咬著叉子,認真的看著金太妍,輕輕的皺起眉頭,「我還沒說完……」

 

「再看看吧。」

 

金太妍又變成了黑狼,她甩了一下身子,也以驚人的速度離開了木屋。

 

黃美英則噘著嘴,看著還在搖晃的木門,她拿過了金太妍吃完的盤子,連同自己的放到了水桶裡,「臭Taenggu,我還有很多沒有說……」

 

她脫下了身上的粉紅色披風,從容的掛到了衣帽架上。

 

「去睡覺了吧……」


 

金太妍看著自己被弓箭射穿的族人,她緊緊的皺著眉頭,「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本來在追捕一隻鹿,然後該死的獵人就跑了出來……」

 

「不過那個獵人也被我們咬成重傷,需要我們去追捕嗎?」

 

「我去就好了,你們去追鹿,然後晚餐的時候我會宣布事情。」金太妍一下子又跑遠了,她聞得到,那獵人身上該死的腐敗。

 

她奮力一跳,直接從山崖上頭跳下,安穩的落了地,又維持剛剛的速度,在樹林裡穿梭著。

 

她停下了腳步,她坐在地上,認真的看著已經十八歲的黃美英,「美英。」

 

黃美英的身上攙扶著一個血流如注的男人,她轉過頭,看著坐在地上的金太妍,「Taenggu你來得正好,幫我……」

 

「把他交給我,他是獵人。」金太妍面露凶光,她露出了尖牙,壓低了身子,「把他給我!」

 

黃美英搖著頭,「Taenggu,你不能殺了他。」

 

「那他就可以殺了我的夥伴?」金太妍警戒的看著黃美英身上的男人,又看著被染紅的粉紅色披風,「美英!把她給我!」

 

「不可能!Taenggu,他是我的同類!」

 

金太妍已經懶得跟黃美英溝通,她冷不防的撲了過去,直接把黃美英撲倒在地,她用前肢壓著黃美英的手臂,認真的看著她,「你是魔女,他是人類,你們是不一樣的。」

 

「我跟你也不一樣啊!你是狼人!你還不是救了我!照顧我!把我養大!」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倔強的表情,望進了她溢著淚水的眸子,她哼了一聲,迅速的離開黃美英的身子,跳上樹枝,轉眼間就消失不見。

 

黃美英坐起了身子,她緊緊的抿著唇,抹掉了眼眶裡的淚水,她重新攙扶起獵人的身子,緩緩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她不能哭,她哭了就代表金太妍贏了,她吸了吸鼻子,緩步的踏上了自己家的階梯。

 

等金太妍回過神,她坐在山崖邊,面對著墓碑。

 

「妳下的魔咒雖然讓我們不愁吃穿,但是現在我們要開始擔心自己了。」金太妍看著墓碑,輕聲的說著,「她選擇了人類,就跟美妍一樣……真是母女啊……」

 

越來越相似的容貌,和不管怎樣都不會消失的氣味,她很確定。

 

金太妍昂起了頭,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嗷嗚——


 

那天過後,黃美英不再看到金太妍到家裡,之前還會兩三天來拜訪一次,但已經快要一個月,沒看到金太妍,連森林的小妖精或是一些精靈、動物,也沒有那麼頻繁的在她工作時跑來跟她玩鬧。

 

反而是那個被她救活的男人,身上帶著傷還是很堅持幫她把後院的農作物摘下來煮飯、去湖邊打水、撿樹枝、劈木材等等雜事。

 

她是很感謝,不過她希望金太妍能夠回來。

 

「喔,看來成功了呢!」

 

黃美英把麵包放下,看著拿著碗的獵人,「那是什麼?」

 

「酒啊!」獵人喝了一碗他自己釀的酒,從容的說著,「有時候不是會有些玉米或是小麥被動物踩壞嗎?把那些東西稍微洗過之後就可以釀酒了。」

 

喔,金太妍不來之後,她後院被打擾的機率倒是變大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看著獵人遞過來的酒,好奇的喝了一大口,「哇!好苦!」

 

「但是再吃麵包的話,麵包會變甜喔。」

 

黃美英半信半疑的吃了一口麵包,甜甜的味道在嘴裡蔓延,她舔了舔嘴唇,一邊看著獵人,「為什麼?這是什麼魔法嗎?」

 

「嗯……可以這麼說,這是個會讓人變得開心的魔法。」

 

黃美英點了點頭,那如果把這個給金太妍,她會不會氣消?

 

「美英,我們吃飯吧!我肚子好餓喔。」

 

另一邊,金太妍吃著她剛剛捕到的鹿,但是吃的不多,一會就讓出了位置,給其他的狼食用。

 

她什麼話都沒說的又離開了,在那裡,她的族人可以安心的吃著飯,她不需要擔心,她走到了湖邊,把頭埋了進去,洗掉了嘴裡的血,又一邊晃著尾巴,在林子裡走著。

 

「Taenggu,小魔女的房子裡有奇怪的氛圍。」

 

金太妍看著飛在自己面前的妖精,她輕輕的吹了一口氣,讓妖精飛到另一邊,「她自己去處理。」

 

「Taenggu,你別那麼孩子氣了啦!你明知道小魔女只是心地善良,才會去救他的。」

 

「她救了他,接下來的後果就要負責,我不可能永遠都待在她身邊。」

 

「騙誰啊!狼人的壽命也很長的,光是壯年期就可以堅持三百年之久,你現在也才少年期的前期,不要騙人了。」

 

「強大的魔女是可以活超過五百年的。」那個女人就是,聽那些比她年長的樹妖說,在他們成妖之前那個女人就在這了。

 

「哎呦!你就這麼放心讓小魔女跟那個獵人喝酒啊!Taenggu你這笨蛋!虧你還是森林的統治者!」

 

金太妍看著被她氣走的妖精,她停下了腳步,又抬頭看著微微閃著光的繁星跟皎潔的銀盤……

 

去你的……

 

黃美英跟獵人有說有笑的時候,她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個詭異的東西摸著自己的大腿,她猛然的站起身子,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獵人。

 

「美英……我喜歡你,你不用害怕。」獵人站起了身子,他緩緩地走了過去,抓住了黃美英的手,「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你要幹嘛?」黃美英皺著眉頭,看著眼前傳來壓迫感的人,她記得她的媽媽說過,誰都不可以碰她的大腿,連她媽媽也不行。

 

「我說過,我不會傷害你的。」

 

黃美英張大了眼睛,看著吻著自己的人,她只覺得反胃,不如她在城鎮上看到的美好。

 

「別亂動!」獵人緊緊的扣著黃美英的身子,他冷不防的把手伸進黃美英的衣內,摸著黃美英的肌膚,一邊咬著她的頸子。

 

「走開!Taenggu!」

 

獵人像是被急瘋了,他突然把黃美英壓到地上一巴掌落在了黃美英的臉頰上,又伸手撕扯著她粉紅色的披風跟身上的長裙,「跟我在一起不准提到其他男人!」

 

「不要!Taenggu!Taenggu救我!」黃美英毫不在意臉上的瘀青,她只是不斷的掙扎,紅著眼眶,看著騎在她身上的人,「Taenggu!」

 

獵人才打算在黃美英身上肆虐時,一道黑影跑到了他的面前,再下一秒他就被甩了出去。

 

金太妍又追了出去,她看著手拿著匕首的獵人,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尖牙狠狠的刺進了他的頸子,她一扭頭,直接把獵人的頭拽了下來,甩到了一邊。

 

還不夠……還不夠!

 

金太妍的狼爪狠狠的抓著獵人的身子,又一邊啃著他柔軟的肚皮,把腹腔的內臟咬了出來,又用前肢敲著獵人的胸口。

 

不夠……

 

還不夠……

 

金太妍冷不防的被抱住,她停下了動作,看著趴在自己背上的黃美英。

 

「好了……Taenggu好了……」黃美英微微的啜泣,又緊緊的抱住了金太妍,「不要、不要在生氣了……」

 

金太妍清楚地感覺到,黃美英身子的顫抖,她抬頭,發出了一聲狼嚎。

 

對不起,她能早一點來就好了。


 

金太妍也不知道到什麼原因,她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捅了一刀,還不痛不癢的帶著黃美英去湖邊洗澡,直到她變回人形,黃美英尖叫她才發覺。

 

「治療傷口的藥膏應該是這樣做吧?」黃美英看著手上的藥罐,又看著面不改色正在幫自己把披風縫好的金太妍,「Taenggu,我幫你擦藥。」

 

她光聞到那濃濃的藥草味就快暈了,現在還讓那個詭異的藥膏塗在自己身上?

 

她死都不要。

 

「我傷口又不會痛,過幾天就好了。」金太妍用牙齒把粉紅色的線咬斷,又把針插回針線包,她站起身子把手上的披風披到了黃美英的身上,又把繩子綁好,「好了。」

 

「Taenggu,傷口要好好處理,這是你自己說的。」黃美英噘著嘴,看著她面前的金太妍,伸手拉了拉她買給金太妍的衣服,「乖,我幫你擦藥。」

 

「我不要,那味道難聞死了。」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又皺了皺鼻子,「去睡覺,我要回去了。」

 

黃美英搖著頭,她突然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不要回去……」

 

「那個人已經死了,被其他狼人吃光了。」金太妍無奈的看著黃美英,又伸手拉開了黃美英的手,卻又被抱住。

 

「不要……你這一個月都沒來……」黃美英抬頭看著金太妍,緊緊的抿著唇,「你沒來我好不習慣,我好擔心你,我擔心你會不會出事情,是不是不會回來了,就跟媽媽一樣……」

 

「臭小鬼,我不是你媽,我年紀當妳奶奶都沒問題。」金太妍的額角不自覺的冒出了青筋,所以說是誰當初不把獵人交給她的!

 

「不要!Taenggu就是Taenggu,是媽媽養的Taenggu,奶奶養的……」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她錯愕地看著黃美英,「你怎麼知道?」

 

「我找到了奶奶的筆記本。」黃美英抹了抹眼淚,「奶奶說,每天都有妖精來跟她報告你的狀況,不是受傷就是被欺負,可是奶奶擔心她會心軟,把你接回來,所以只能忍著……」

 

「Taenggu,你討厭奶奶嗎?」

 

她從來就不討厭,也不會埋怨為什麼她受傷時黃美英的奶奶不會來幫她擦藥還什麼的,因為她離開時就約定好了,她要成為強壯的狼人。

 

「讓我幫你擦藥,算是幫奶奶照顧你。」黃美英拉著金太妍的手,可憐兮兮的看著金太妍。

 

金太妍嘆了口氣,她不甘願的拉開了自己的衣服,讓黃美英把藥膏塗在她的傷口上。

 

黃美英幫金太妍把衣服拉好,又把藥膏放到一邊,冷不防的跳上了金太妍的身子。

 

「欸!你在幹嘛!」金太妍嚇了一跳,卻還是緊緊的抱住了黃美英的身子。

 

「Taenggu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又在她的肩窩蹭了蹭,「拜託不要回去……我會害怕……」

 

「怕什麼?都跟你說不會有人來了……」金太妍一臉無奈的看著黃美英,明明都十八歲了,卻還是表現得像是五歲的小孩。

 

「你又這樣消失……」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她輕輕地嘆了口氣,很乾脆地把黃美英扛在肩上,從容的走進了房間,又把黃美英放到床上,「睡覺,我在這裡。」

 

黃美英看著坐在床邊的金太妍,伸手戳了戳她的肩膀,「上來。」

 

「床我睡不習慣。」

 

「拜託。」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無奈地嘆了口氣,她緩緩的爬到了床上,就坐在黃美英的身邊。

 

「Taenggu,你還記得我十五歲時,跟你說我看到一對男女在親吻嗎?」黃美英翻過了身子,她看著金太妍,伸手握住了金太妍的手。

 

「我記得,但是我想你還是別說了吧。」

 

「我以為那會很開心的。」黃美英倒是不在乎金太妍說的,逕自繼續說下去,「為什麼?」

 

「因為你不喜歡那個人,所以覺得討厭。」金太妍淡淡的說著,「你不要問我其他的事情,自己去看書。」

 

「可是我覺得那是快樂的,因為爸爸跟媽媽很快樂……但是爸爸被殺死,媽媽被燒死。」

 

「美英,你現在跟我分享心事真的不適合。」金太妍皺起了眉頭,她一點都不想知道,美妍死掉的過程,「你在不睡覺,我現在就回去了。」

 

「好啦,讓我試一個東西就好了。」黃美英坐起了身子,她抱住了金太妍的脖子,湊過去貼上了金太妍的嘴唇,又輕輕地咬著金太妍的嘴唇。

 

金太妍愣了一下,她直著身子,任黃美英吻著自己,這小妮子什麼時候學會這個的?那個該死的獵人……

 

「太妍……我能這樣叫你嗎?」

 

「……隨便你。」金太妍別過了頭,她暗暗的瞥了一眼躺回去的黃美英,「以後不准那樣。」

 

「可是我很喜歡……」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我不管,不准那樣。」

 

「睡覺,我累了。」

 

黃美英看著閉上眼睛的金太妍,拉了拉身上的被子,也跟著閉上了眼睛。

 

但她還是緊緊抓著金太妍的手,連睡著也不曾鬆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