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好,本集重點誤XDD

 

然後我遊戲終於過啦!!昨天打到一點還差點崩潰QQ

 

另外我因為要處理報告,所以更文速度會慢一點點喔。

 

 

 

 

 

第十一章

 

「看來你不懂的休息這兩個字啊?」

 

金太妍看著在白板前寫著東西的凊少,「彤姐姐要我來跟你討論。」

 

「嗯,我大概知道,她有跟我說。」凊少把白板筆放下,轉頭看著金太妍,「現在真的,還不是時候。」

 

「那你跟我講什麼時候才能……」

 

「好,你現在不必依靠戒指就能控制,這是很好的第一步。」凊少淡淡的說著,「接下來你要學的是『共生』當中的思想共享,接著是一方武器化,最後是把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一個境界,成為魔王。」

 

「但是因為你跟Tiffany之間的回憶你還想不起來,所以在『共生』方面的學習會比較麻煩,而成為魔王稍微難了一點,有個差錯Tiffany可能會因此發瘋。」

 

「所以,我們必須慢慢來。」

 

金太妍拉過了一旁的椅子,認真的看著凊少,「一件事的出發點是復仇,為什麼是錯的?」

 

「喔……那是彤的故事。」凊少無奈的笑了一下,「她原本是個受到貴族欺壓的……該怎麼講類似奴隸一類的吧,她是被某個王爵圈養的女妓,某天她目睹了自己的好友被當成狗一樣,屍體直接被丟在垃圾堆裡,她找到了我,跟我下了契約,我成功的把那位貴族用慘無人道的方式殺死,但是彤卻精神崩潰,我花了一些技巧才把她救回來。」

 

「等等,所以彤姐姐……」

 

「還記得嗎?她跟我是共生的對象,她可以活那麼久,也因為她是半魔半人。」凊少轉過身子,重新拿起了白板筆,「竟然你那麼想殺了那個野王,你可以來跟我計畫我們怎麼偷偷跑回魔界,稍微勘查一下敵人。」


 

裴柊彤穿的是有些骯髒的白色長裙,她雙眼無神地看著眼前的凊少,「他死了,對吧?」

 

「你不是看到了嗎?」凊少淡淡的看著裴柊彤,「你也真是堅強啊,從十歲開始就被那男人叫去陪睡,那麼多次的喪心病狂的性愛還沒能讓你像你朋友一樣自殺。」

 

「我不堅強,我只是不知道……」

 

「怎麼表現嗎?」凊少輕輕一笑,往裴柊彤個手裡塞了一把匕首,「他還沒斷氣,不過也快了。」

 

裴柊彤看著側過身子的凊少,果然是看到了躺在火爐前,手指甲、腳趾甲全被拔光,眼睛連同神經披掛在外頭, 牙齒被打碎,曾經亮麗的頭髮也剩下幾撮還黏在頭皮上。

 

很難想像現在躺在地上的人曾經是如此英俊挺拔。

 

「你要的報仇,不就是這樣嗎?」

 

裴柊彤看著凊少,又看著手上的匕首,「我要的,只不過是一個公道。」

 

「公道不會換來你朋友的復活。」凊少嘲諷地笑了一下,「而且你一開始不是希望能替妳朋友報仇嗎?」

 

「我殺了人……這樣不就代表我和他是一樣的人嗎?」

 

「……或許吧。」凊少淡淡的說著,像是嫌棄似的拿回了自己的匕首,「你不想動手,就讓我來吧,從頭到尾都是我,這樣人也不是你殺的。」

 

「但他是因為我……」

 

「隨便你怎麼想。」凊少握著刀,從容的看向那個男人,卻冷不防的被裴柊彤抓住了褲腳,「你……」

 

「夠了凊少,反正他也活不久了……」裴柊彤看著凊少,緩緩地開口,「我們走了,拜託。」

 

凊少看著躺在火爐前還在苟延殘喘的男人,他冷冷地哼了一聲,伸手抱起了裴柊彤的身子,「腳踝還痛嗎?」

 

「不會,我只想離開這裡,到沒有一個人認識我的地方……」

 

「跟魔一起生活可不簡單啊。」

 

「無所謂。」裴柊彤緊緊地抱著凊少的脖子,「總比被一個人渣當成性奴來得好。」


 

「所以姐姐是這樣跟凊少認識的?」

 

黃美英坐在床上,看著床邊正在削蘋果的裴柊彤,好奇的問著。

 

「嗯,因為他在身邊,我才體會到了人生的美好。」裴柊彤嘲諷似的笑了一下,「很好笑吧?在魔的身上發現人生的美好。」

 

「不會……」

 

「兩位小姐,出來吃晚餐了。」

 

「希望你不會介意我跟凊少在你們家吃晚餐。」裴柊彤讓黃美英搭上自己的手,緩緩的扶著黃美英走出房間,她看著還在擺碗盤的凊少跟金太妍,「你們兩個討論的如何?」

 

「不錯,我們等等要出去一趟,晚點回來。」凊少把金太妍跟他一起煮好的燉牛肉拿了過來,放在桌上,「只有你們可以吧?」

 

「當然,我們可以聊天,或是我會趁機解釋共生的東西給Tiffany聽。」裴柊彤淡淡的說著,「你們就去戶外教學,記得安全回來。」

 

「好。」

 

「你好點了嗎?」金太妍看著黃美英額上的傷口,她的傷在稍早就已經癒合,衣服也換回來了。

 

「有,姐姐塗的藥很神奇。」黃美英燦爛的笑著,伸手摸著金太妍的胸口,「你呢?傷口癒合了?」

 

「嗯,還好傷口不深。」

 

「然後我是不是跟你說過少拉我的尾巴?」

 

「呃……」

 

凊少輕輕地笑著,他看著身邊安靜吃著飯的裴柊彤,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沒事的,出生入死那麼多次了,會平安回來的。」

 

裴柊彤輕輕的應了一聲,她看著對面還在打鬧的人,無奈地笑了笑,「我們似乎都沒這樣?」

 

「因為我們都很成熟啊。」

 

「虧你好意思說。」


 

是夜,一黑一白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花園的涼亭,金太妍看著把密道門關上的凊少,「我怎麼不知道這裡有密道?」

 

「你不知道的密道可多了。」凊少拿出了外套裡的筆記本,認真的看著他跟金太妍討論出來的路線,「這段期間那個野王應該會在大廳裡開會,為了機密所以整個走廊都會沒人。」

 

「不過以防萬一,還是請個內應確認。」凊少的手上突然冒出了一團火,她看著火焰變成細絲,直直地往一個亮著光的房間過去,一會又回到了凊少的手裡,「喔,我們得換條路線。」

 

「你有內應?」

 

「我離開這麼久,怎麼知道哪裡是哪裡。」凊少看著手上的筆記本,「走吧,跟我來。」

 

「你的內應是誰?」金太妍壓低身子,跟著凊少的腳步走著。

 

「你的妹妹,金夏妍。」凊少小聲的開口,他停下了腳步,看著陽台上的欄杆,從容的丟出了他腰間的勾繩,「她被野王留下來,作為『正式』統治的依據,求死不得,只能待在這裡等人來救她。」

 

金太妍跳上了陽台,她看著正在收繩子的凊少,緩緩地推開玻璃門,她看著坐在床上的金夏妍,暗暗地嚥了口口水,「夏妍……」

 

「姐姐?」

 

「妳的手……」金太妍看著金夏妍手上黑色的圖騰,「他對你的手用了黑毒咒?」

 

黑毒咒,整個魔法史上最惡毒的咒語,會壓制被施法者的力量,而且企圖解開的話,會在一瞬間扼殺解咒者和被施法者。

 

凊少從容的拉過了金夏妍的手,看著金太妍,緩緩開口,「我這次回來,除了要帶你勘查敵人,還有就是要把夏妍手上的黑毒咒解開。」

 

「你是笨蛋嗎?黑毒咒用不好不只夏妍連你都會有事情的啊!」

 

金夏妍輕輕的一笑,「沒事的姐,被這東西困住,不如死了來的快活。」

 

「夏妍!」

 

「你才白癡,你會以為我什麼都沒帶嗎?」凊少輕哼了一聲,他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了一瓶水,「恆河的水,跟梵天要的。」

 

「你等我一下,這東西很快就好。」

 

金太妍看著凊少把水澆上了金夏妍的手,金夏妍手上的圖騰滿滿的變成了一個黑色的繩紋,她抿著唇,警戒地握著手上的細劍。

 

凊少嘴裡喃喃的唸著,他看著浮起來的繩紋,只是伸手把它裝進手裡的瓶子,從容的把蓋子鎖上。

 

「好了,我們可以去大廳參加會議了。」

 

「等等。」金夏妍看著自己的手,只是緩緩的轉了下手腕,「凊少哥,你該不會……」

 

「這個小禮物總要還回去吧?」凊少拿著手上的瓶子淡淡的說著,他看著拿著細劍的金太妍,「太妍,來之前教你的還記得嗎?」

 

「記得。」

 

「夏妍你先離開,會有人接應你的。」凊少把身上的背包遞給了金夏妍,「先把衣服換一換,你這身衣服在人界會太顯眼。」

 

「知道了。」

 

「好了,這可是開戰的第一步啊。」凊少手拿著瓶子,掛著輕鬆的微笑,「第一步,可是很重要的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