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碎碎念:

 

沒想到我昨天就這樣那麼任性的不更新XDD

 

因為我對遊樂設施真的不太行,玩半天回到家完全升天,不只睡整路,回到家連晚餐也不吃就直接睡ww

 

然後我本來是打算暴風更新的啦,但是再看漢娜的遺言,所以......Sorry(土下座

 

阿,有人對粉紅帽有興趣嗎??

 

 

 

 

 

第九章

 

「時間之流,請在展現一次……」

 

金太妍突然被人抱住,她看著自己身後的黃美英,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

 

「太妍,休息了。」黃美英有些擔憂的開口,她輕輕的蹭著金太妍的背,「記憶不急著找回來,好嗎?」

 

「我……」金太妍握著拳頭,輕輕地嘆了口氣,她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時自己則站在房裡,而身後的人兒還是緊緊的抱著自己。

 

黃美英抬頭看著金太妍,她輕輕的吻了下她的耳後,「靜下心來,好嗎?」

 

「知道啦!」金太妍掙脫了黃美英的懷抱,逕自的坐到了沙發上,拿過了她放在一旁的作業本,從容的拿過了紅筆,迅速的改著小朋友的作業。

 

黃美英挨到金太妍的身邊坐著,她蜷著腿躺在沙發上,打開了眼前的電視。

 

她的記憶已經恢復了七八成了,但是感覺某些重要的事就是記不起來,而且所謂的七八成,並不包含她跟黃美英的事情。

 

「太妍,你明天是最後一天上班嗎?」

 

金太妍把最後一本作業簿放好,「是啊,怎麼了?」

 

「也沒有……就是……」黃美英突然變得支支吾吾,她輕輕的搔了搔頭,聽著響起來的門鈴聲,迅速的走到門邊應門。

 

「你好啊,你家我行我素的公主大人呢?」

 

金太妍突然出現在黃美英的旁邊,她二話不說的直接關上了門。

 

黃美英錯愕的看著金太妍,有些困惑的開口,「妳……」

 

「真是沒禮貌,虧你還是公主。」金希澈倒是冷不防的出現在金太妍的身後,他俐落的躲過金太妍刺過來的細劍,「把這東西收起來,很危險啊。」

 

「你來幹嘛?」金太妍沒好氣的把細劍收回劍鞘,她抱著自己的胸口,暗暗的看了一眼黃美英,她不認識金希澈嗎?

 

「來打招呼啊,我住進來了,就在六樓。」金希澈從容的開口,他拉過了黃美英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初次見面,我是金希澈,魅魔之王。」

 

「你不去睡你的夜店,跑來住這幹嘛?」金太妍冷不防的把金希澈拉開,輕輕的拉過黃美英的身子。

 

「你這什麼話,要不是因為你這個半吊子,我需要跟凊少要地方住?」

 

黃美英輕輕的抓著金太妍,她指了指金希澈脖子上的繃帶。

 

金太妍輕輕的皺起眉頭,「你受傷了?」

 

「對啊,那個野王找人抄了我的店,現在各界幾乎都是大亂。」金希澈簡單的說著,指了指金太妍的手,「你有注意到你戒指的顏色變得有些不一樣嗎?」

 

「什麼……」

 

金太妍困惑的看著自己的手,那本該是深紫色的戒指不知曾幾何時變成了純淨的黑色。

 

「那東西是吸收,抑制你的力量的。」金希澈又走到了門邊,淡淡的說著,「顏色越深,就代表你力量失控的機率越高。」

 

「失控的話,你最想保護的小貓咪也會被你殺死的。」金希澈從容的走到了門外,看著黃美英從容的笑著,「不過詳情還是去問凊少吧,他好像發生過類似的事。」

 

「我走啦,有空來找我玩啊。」

 

黃美英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她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試圖讓金太妍安心。

 

「你知道嗎?」金太妍抬頭看著黃美英,仍然是緊鎖著眉頭,「關於戒指的事。」

 

「我不知道,從我們認識你就戴著了,而且你也只跟我說戒指只有重要時刻才拿的下來。」黃美英搖了搖頭,她伸手撫平了金太妍擰起的眉心,「不急,好嗎?」

 

「如果那傢伙說的是真的怎麼辦?」金太妍稍微的退了幾步,「我不希望你受傷。」

 

「雖然關於我們的記憶我記起來的不多,但是從心底我感覺得到,你是我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不能沒有你,但是……」

 

黃美英貼上了金太妍的唇,從以前到現在,要阻止金太妍嘮嘮叨叨果然是這招最有用。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陪在我身邊。」黃美英輕鬆的開口,她拉著金太妍坐到沙發上,從容的轉到她今天預定的電影頻道,「陪我看電影,其他事情晚點再說好嗎?」

 

金太妍看著索性躺到她身上的黃美英,她輕輕的抿著唇,不再多說一句話的陪黃美英看著她的電視。


 

穿著制服背著書包的凊少半跑半跳的走進了公寓,他今天期末考,提早放人下課。

 

「你今天還真早回來。」

 

凊少轉過頭看著拿著塑膠袋的黃美英,「你去買早餐啊?要吃早餐你可以跟廚房的妖精們說一聲,他們很樂意幫你準備的。」

 

「不是,這是太妍出去前托我買回來的。」黃美英看著手上的袋子,她現在對於日常生活比起之前已經熟悉很多,所以金太妍也就很放心的讓黃美英去採購日常用品。

 

「對了,我想問一下,為什麼超市裡試吃的牛肉要吃生的很奇怪嗎?」

 

雖然黃美英還是有很多奇怪的問題。

 

「聽著……除非你是一頭毛色正常的獅子,否則不會有人拿生肉喂你,就算有他們也會叫消防隊把你抓進動物園。」凊少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他輕輕地嘆口氣,「你別我說你跟超市的販賣人員要生的牛肉。」

 

「才沒有……我要的是雞肉。」

 

「你乾脆要一隻活生生的雞好了。」凊少沒好氣地說著,「我要你記住,當你是人形,你就不能吃生肉,還有你在這個世界也只能是人形,動物學家會對粉紅色毛的獅子很有興趣。」

 

「喔……」

 

「走吧,吃早餐。」凊少從容的開口,他拎著書包就走進了飯廳,「……三位,你們非得在我剛考完試,放學回到家,要吃早餐的時候出現嗎?」

 

「誰讓你不早點吃早餐。」

 

「誰讓你要當人類。」

 

「誰讓你給了我們那麼多的麻煩。」

 

凊少無奈的看著坐在飯桌前穿著黑色西裝的三個人,「閻王、黑帝斯、路西法,你們不是三胞胎,沒必要這樣依序嗆我。」

 

「那你就不要擅自亂開地獄門啊。」閻王淡淡的說著,一邊翻著手邊的資料,「還有,不只你沒吃早餐。」

 

「妖精們!」凊少輕輕地嘆了口氣,他看了一眼身後的黃美英,「過來吧,他們不會咬人的。」

 

黃美英遲疑地點頭,她跟著凊少坐到了餐桌旁邊,她看著妖精們把餐點放到了桌上,才緩緩的拿起眼前的牛排三明治。

 

「好,我需要解釋什麼?」

 

「為什麼開了地獄門?」

 

「為什麼進來的是亡靈國的死靈?」

 

「為什麼死靈全是被催眠的?」

 

「更重要的。」路西法喝了一口紅茶,淡淡的瞥了一眼凊少,「你發揮了超過五成的力量,你要知道……」

 

「路西法,你最後的問題我懶得解釋,無意冒犯,其他的我到可以慢慢說明。」凊少吃著蔥餅,緩緩地開口,「開地獄門是為了方便把死靈丟離首爾,因為這是魔界那個野王派來的吹笛人,她把亡靈國的死靈全催眠了一遍,為了……」

 

「找魔界的太妍公主。」黑帝斯吃著優格,直盯盯的看著黃美英,「看來公主果然在這啊。」

 

「黑帝斯,你最好別……」

 

「拜託,我們今天只是來處理這件事的。」黑帝斯沒好氣的開口,他又伸手拿過了貝果,大口地咬了一口,「而且你明知道還有契約問題。」

 

「是啊,就是這樣我要你們派人去救一下先王都沒人要去。」凊少沒好氣地說著,他從容的喝著柳橙汁,又暗暗的瞥了一眼黃美英。

 

「等等……」

 

「沒錯,是中世紀那場神魔大戰的契約。」

 

「沒錯,凊少的確要我們幫忙。」

 

「沒錯,我們也不太爽那個野王。」

 

閻王跟路西法同時看向了最後一個開口的黑帝斯,「沒人要你表示我們對野王的意見。」

 

凊少輕輕的挑著眉,嘴角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喔……所以總共有多少人對那野王很不爽,還有為什麼呢?」

 

「都怪你多嘴。」閻王沒好奇的看著坐在身邊的黑帝斯,他看著凊少跟黃美英,「我想接下來還是主要對Tiffany小姐說明吧。」

 

「還有凊少。」路西法騰空抓出了一箱的資料夾,「這些你可以利用你的暑假看完,然後我們可以慢慢討論。」

 

「拜託,這些我一個晚上就可以看完了。」凊少輕哼了一聲,「當然計畫跟契約……」

 

「等等,契約不是在魔界……」黃美英看著全部看著她的人,默默地閉上嘴,安靜的吃著自己的牛肉三明治,「我想……我還是回去好了。」

 

「沒事的,或許只是這傢伙還沒想好要如何開口。」

 

「咳,我是忘記說了。」凊少輕輕的抹了下臉,「契約在我這,我用了些方法把它從皇宮裡拿出來。」

 

「對了,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黃美英又拿過了另一塊龍蝦三明治,「你到底是不是小偷啊?」

 

「我這不是偷,我這叫把自己的東西要回來……好吧,是金太妍的東西。」

 

「唉,威風凜凜的凊少,也會落到當小偷。」閻王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技術那麼好啊?也教我一下,我想要偷一隻宙斯的閃電火來玩。」

 

「看來我這少了什麼東西,頭號嫌疑犯是你啊,凊少。」

 

凊少沒好氣的看著對面的三個人,「我都說了我不是小偷,還有我不會隨便偷你們的東西,宙斯的閃電火也不會。」

 

凊少無奈的抓了抓頭髮,「我說Tiffany,有什麼跟你還有金太妍的事我之後再去找你,你先回去好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拿著自己買來的東西,叼著三明治就離開了飯廳。

 

「真是有趣的妖神族啊。」

 

「我覺得那女孩挺可愛的。」

 

「感覺是個當秘書的料。」

 

凊少重重的嘆了口氣,「三位,麻煩辦正事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