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16957_1569259433185895_1151322875_o.jpg

35145964_1726357054142798_1990777389633765376_n.jpg

 

碎碎念:

 

結果似乎沒有直播的意願......

 

那麼明天就只有一篇帕尼生賀文喔!

 

絕對不是我私心,是因為我算了一下時間,帕尼今天過得是東半球的生日,明天是西半球~

 

因為我們妮妮是韓裔美國人阿~

 

新增密碼提示:我在帕尼生日當天在IG發文,我把alwaystayoung誤解成?(只要括號內的英文,不需空格和特殊符號)

 

 

 

The Little Mermaid 下

 

金太妍輕輕的倚著一塊石頭,緩緩的吹著手裡的笛子,吹得不是別的,而是黃美英救她那天唱的歌。

 

「汪汪!」Zero看著停下的金太妍,又跳到了她的身上。

 

「她的聲音……我怎樣都沒辦法忘記。」金太妍蹲下了身子,她揉了揉Zero的頭,「Zero,你覺得她會在哪?」

 

金太妍無奈的笑了笑,她手拿著笛子,從容的走在沙灘上,「來吧Zero。」

 

Zero跟在金太妍的身後走著,他突然抬頭,吸了吸鼻子,他記得這個味道!

 

Zero往前跑了一段距離,卻突然煞住車,又折返回來對著金太妍又叫又跳。

 

「Zero?怎麼了小子?」金太妍錯愕地看著異常激動的Zero,她看著跑掉的狗,也只能跟在她後頭跑著。

 

就算她腿再長,還是跑不過四條腿的啊!

 

只單單用一塊布包住身體的黃美英驚訝地看著跑過來的Zero,她左躲右閃,最後索性的坐到了一塊Zero碰不到她的石頭上。

 

「Zero!」金太妍看著跑回來的Zero,「冷靜啊Zero,我可不想再跑步了。」

 

她看著急躁的Zero,只是無奈地搖著頭,「看來我把你關在城堡裡關太久了……喔!」

 

黃美英跟金太妍,對到了眼神,她慌張地整理著頭髮,接著要怎麼辦?

 

「你還好嗎?」金太妍從容的走向黃美英,她一把抓過了Zero,沒好氣的揉著牠的頭,「如果牠嚇到你我很抱歉,但牠真的不會傷害人的……」

 

金太妍看著靦腆笑著的黃美英,她輕輕的皺著眉頭,「你看起來很眼熟……我們之前見過嗎?」

 

黃美英點了點頭。

 

「你就是我在找的那個女孩!」金太妍推開了擋在她跟黃美英中間的Zero一把牽過了她的手,「你叫什麼名字?」

 

「……」黃美英張著嘴,卻沒辦法發出聲音,她摸著自己的脖子,眼神難掩失落。

 

「怎麼了?」金太妍推開了一直湊過來的Zero,擔心的看著正在拍著自己脖子的黃美英,「你不能說話,是嗎?」

 

金太妍看著搖著頭的黃美英,輕輕的抿了下嘴唇,「那……看來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黃美英無奈地嘆了口氣,對了!身體語言!

 

「你受過傷?」金太妍看著在比手畫腳的黃美英,卻什麼也看不出來,她接住了從石頭上掉落下來的黃美英,她因為黃美英漂亮的眼眸一時失了神,她搖了搖頭,「喔……你一定經歷了什麼事。」

 

「我會幫助你的,別擔心。」

 

黃美英被金太妍攬著肩膀,她轉過了頭看著海裡頭的小比目魚跟石頭上的史卡托,只是輕輕地笑著。

 

雖然不順利,但總是跨出了第一步吧!


 

「太妍啊,一個好女孩怎麼可能到處游泳救人。」吉姆拿著煙斗,看著站在大玻璃窗旁的金太妍緩緩地開口說著,「然後又很奇怪的消失……」

 

「那是真的,吉姆,況且你又不是當事人。」金太妍轉過了身子,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會找到她,然後娶她。」

 

「來吧,親愛的,別害怕。」

 

金太妍看著聲音的來源,她看著女僕帶著身穿粉紅色禮服的黃美英走進了飯廳,一時間又失了神。

 

「喔,太妍王子,我不是做夢吧?」

 

「哇……妳很漂亮。」金太妍輕輕的笑著,看著黃美英回應她的笑容,天……

 

「你一定餓壞了吧?」吉姆紳士的攬過了黃美英的肩膀,緩步的把她帶到餐桌旁邊,「我來幫你。」

 

黃美英坐到了椅子上,她看著桌上的東西,頓時就被叉子吸引住了目光。

 

「我們可不是常常有這麼美麗的客人,是吧?太妍王子。」

 

黃美英伸手拿起了叉子,她記得史卡托說過……喔,不過她想她還是當成平常的梳子好了。

 

……。

 

黃美英尷尬的放下了手上的叉子,她低著頭,暗暗的看著金太妍跟坐在她對面的吉姆……喔!是煙斗!

 

「你喜歡嗎?這很不錯喔,是我祖傳的。」吉姆把煙斗遞給了黃美英,卻在下一秒被無數的碳粉攻擊,一時變成了「黑臉」。

 

金太妍看著吉姆無言的眼神,忍不住發出大笑,隨後又咳了一下,「我很抱歉,吉姆。」

 

「為什麼?太妍王子,這是你這幾週以來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黃美英看著挑著嘴角的金太妍,不自覺的也勾上了嘴角,忘記了她剛剛無禮的行為。

 

「很有趣。」吉姆拿手帕把臉上的炭灰擦掉,又吸了吸鼻子,「卡洛塔,今天的晚餐是什麼?」

 

「你們會很喜歡的,主廚做了他的拿手菜,螃蟹。」

 

螃蟹?

 

黃美英緩緩的拍著自己的身子,賽巴斯丁呢?

 

「怎麼了嗎?」

 

黃美英看著撐著臉頰的金太妍,輕輕地搖了搖頭。

 

喔天啊……賽巴斯丁,你去哪了?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聽著從廚房傳來的聲音,「呃……主廚他應該沒事吧?」

 

名為卡洛塔的女僕尷尬的笑了笑,她拍了拍金太妍的肩膀,「沒事的殿下,我去廚房幫你看看。」

 

卡洛塔看著一片狼藉的廚房,還有正在大吼大叫的主廚,忍不住大喊了一聲,「你在幹什麼!」

 

「啊……喔,我只是……沒事,夫人。」

 

卡洛塔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她逕自拿過了托盤,踩著腳步,快步的走了出去。

 

「你知道嗎?也許你應該帶我們這位客人去參觀我們的王國……就是,去外面走走。」

 

金太妍撐著臉頰,認真的看著黃美英,過了一會兒才對吉姆的話起了反應,「抱歉吉姆,你剛說了什麼?」

 

「你得出去走走,別整天待在城堡裡。」

 

黃美英看著吉姆把餐盤的蓋子打開,她看著在裡頭的賽巴斯丁,只是輕輕地倒抽了一口氣,她微微掀開自己的餐盤蓋子,等到賽巴斯丁跑過來之後才迅速的蓋上。

 

「好好,我知道了。」金太妍有些煩悶的嘆了口氣,她轉過頭看著黃美英,不再理會吉姆的長篇大論,「你想跟我出去嗎?我帶你去參觀我的王國。」

 

黃美英點了點頭。

 

「那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開動了吧!」吉姆拿著叉子,往盤子上一叉,卻沒有叉到任何屬於螃蟹的東西,「嗯?」

 

黃美英看著對面的吉姆,只是笑了笑,一邊讓賽巴斯丁爬到自己的口袋裡。


 

黃美英趴在窗台上,她看著下頭正在跟Zero玩的金太妍,她和金太妍對上了眼神,她害羞的揮手打招呼,又很快的進到了房間裡。

 

「毫無疑問的,今天是我一生當中最羞辱的一天。」賽巴斯丁把還在自己蟹殼裡的葉子拿了出來,他任著黃美英拍著他的頭,直起身子,「我希望你為我今天所做的感謝我,小女孩。」

 

「現在,我們得計劃怎麼讓王子吻你。」

 

「明天,當他帶你參觀時,你要打扮的最漂亮,你要眨你的眼睛,像這樣。」

 

「你要噘起你的嘴唇,像這樣。」

 

黃美英躺在柔軟的床墊上,她看著生動示範的賽巴斯丁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她抱著枕頭,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

 

賽巴斯丁看著黃美英安穩的睡臉,有些欣慰的嘆了一口氣,也是啦,今天大家都累壞了。

 

他吹熄了蠟燭,跳到了枕頭上,順了順黃美英的瀏海,又往上爬了一些距離,從容的趴下,跟著進入夢鄉。


 

金太妍對於眼前的女孩真的感到有些驚訝。

 

一天下來,黃美英對於看到的事都很新奇,金太妍也不嫌麻煩的解釋,包含自己明明是女兒身,可是卻被稱為王子的原因也解釋了一遍。

 

因為她從小就率直沉穩,她的爸爸認為比起當公主,她更適合當一位王子。

 

「天啊,也許有人該幫幫那個可憐的小傢伙。」金太妍划著船,聽著五音不全的史卡托,輕輕的笑了一下。

 

黃美英尷尬的笑著,她看著跟她表示沒事的史卡托,覺得無藥可救的捂住了自己的臉。

 

「天啊,都是些沒用的東西。」船緣的賽巴斯丁捂著自己的耳朵,他輕輕地跳進了水裡,「求人不如求己。」

 

他折下了一小段的海草,當作指揮棒,「首先,需要一些氣氛。」

 

幾隻鴨子跟烏龜到了他的附近,賽巴斯丁輕輕的揮了下手裡的指揮棒,「鼓。」

 

「弦樂。」

 

「管樂。」

 

「歌詞。」賽巴斯丁爬上了一株植物的頂端,緩緩地開口。

 

金太妍困惑的聽著身邊響起的音樂,她剛是不是聽到有人叫她吻黃美英?「你有聽到什麼嗎?」

 

黃美英搖了搖頭,做到好啊!賽巴斯丁!

 

金太妍看著湊過來的黃美英,她害羞的別過了頭,加快了划船的速度。

 

黃美英無奈的看著金太妍,她撐著臉頰,暗暗的用眼神跟船邊的賽巴斯丁求救。

 

「對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金太妍鬆開了握著船槳的手,身子輕輕的向後靠,「讓我猜……是不是叫Alice?」

 

黃美英嫌棄的看著金太妍。

 

「好吧……那麼是Judy?Zoe?」

 

黃美英搖著頭。

 

賽巴斯丁忍無可忍的爬出水面,「Tiffany,她叫Tiffany。」

 

「Tiffany?」金太妍困惑的開口,她又幻聽了?

 

黃美英點著頭,她牽過了金太妍的手,指著自己。

 

「你叫Tiffany?」金太妍看著點頭如搗蒜的黃美英,輕輕地笑了笑,「這名字很好聽,Tiffany。」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笑彎的黑眸,她嚥了口口水,心跳好像漏了好幾拍……

 

黃美英緩緩的靠向金太妍,她緩緩地閉上眼睛,她感覺到到,金太妍的鼻息全落在她的臉上。

 

「哇!」金太妍和黃美英突然落入了水中,金太妍緊緊的摟著黃美英的身子,「沒事沒事,我抓住你了,我在這。」

 

黃美英無助的抱著金太妍的脖子,她明明就會游泳的啊!為什麼變成雙腳卻不會了?

 

賽巴斯丁煩悶的拍著自己的頭,就差一點了啊!


 

「王子殿下。」吉姆看著庭院裡吹著笛子的金太妍,緩緩地開口,「這女孩比你夢中的女孩還好。」

 

「溫柔,美麗,而且就在你的面前。」

 

金太妍看著床邊拿著叉子在梳頭髮的黃美英,不自覺的勾上了嘴角,她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笛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她奮力一丟,把笛子丟進大海,她看著黃美英的房間,吉姆說的對。

 

她突然聽到了歌聲。

 

金太妍轉過身子,她攀在圍牆上,隱隱約約的她在霧中看見了一個曼妙的身影。


 

「Tiffany!醒醒!」

 

「我剛聽到一件事,我們成功了!」

 

黃美英揉著眼睛,她任著史卡托握著自己的手,什麼東西……

 

「喔,你這白癡在說什麼?」賽巴斯丁抹了下臉,不耐煩地看著史卡托。

 

「沒錯,你們兩個就不知道了。」史卡托一人一隻翅膀的攬過了賽巴斯丁跟黃美英,「整個城市都在傳,金太妍王子今天下午就要結婚了。」

 

「你知道嗎?她要結婚了!」

 

黃美英的臉上除了困惑還是困惑。

 

「你才真是個白癡,我就是想先祝你幸福。」史卡托抓過了賽巴斯丁,打鬧的揉著牠的頭,「一會見,我可不想錯過你的婚禮。」

 

黃美英先是呆坐了一會兒,才恍然大悟的看著賽巴斯丁,她急急忙忙的跑出了自己的房間,快步的走下樓梯。

 

她看著金太妍還有吉姆,以及一個女人,她匆忙的煞住了車,慌張的躲到柱子後面。

 

「看來是我錯了,王子殿下。」吉姆微微彎腰,「看來這個神秘女郎是真實存在的。」

 

「我希望婚禮盡快舉辦,就在今天傍晚。」

 

黃美英慌張地搖著頭,怎麼會……

 

「這……好吧,悉聽尊便,王子殿下。」

 

黃美英看著腳邊的賽巴斯丁,她搖著頭,邁開步伐又離開了走廊。

 

賽巴斯丁看著黃美英的背影,只是不安的攪著自己的蟹鉗,這……


 

史卡托飛在船的附近,他循著歌聲來到了新娘休息室的窗外,他看著鏡中的烏蘇拉,臉色頓時嚇得蒼白,「是那個女巫!我必須、我必須……Tiffany!」

 

黃美英站在碼頭,她看著舉辦婚禮的船離開,只能無聲的哭著。

 

小比目魚仰著頭,看著黃美英,也忍不住的落下了幾滴淚。

 

「Tiffany……」

 

「Tiffany!」史卡托急忙的停到了黃美英的身邊,他指著不遠處的船,「我是飛來告訴……告訴……那個女巫!那個女巫在照鏡子,還用偷來的聲音唱歌!」

 

「你有聽到我說的嗎?」史卡托捉起了賽巴斯丁,晃著的搖著他,「王子要跟那個女巫偽裝的人結婚!」

 

「你確定嗎?」賽巴斯丁摸著自己的頭,不信任的看著史卡托。

 

「我錯過嗎?」史卡托無奈的看著賽巴斯丁,他搖了搖頭,好啦他的確錯過了那個幾次,「我是說,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我們該怎麼辦?」小比目魚看著史卡托和賽巴斯丁,擔心的問著。

 

黃美英看著海平面上的太陽,跟遠處的船,二話不說的跳進海裡。

 

賽巴斯丁看著黃美英,急忙的把身邊的繩子剪斷,讓黃美英抓著,「小比目魚,你用你最快的速度帶Tiffany過去。」

 

「知道了!」

 

「然後我要去告訴國王這件事……」

 

「那我呢?」

 

「你?」賽巴斯丁看著史卡托,「你!想辦法拖延婚禮,搗亂什麼的隨便你,就是想辦法拖延。」

 

餘音未落,賽巴斯丁直接往海裡跳。

 

「拖延婚禮?怎麼拖延?」


 

船上響著結婚的典禮樂,金太妍任著烏蘇拉攬著自己的手,雙眼無神地在她身邊走著。

 

Zero露出了尖牙,發出了低吼,怒瞪著烏蘇拉,卻冷不防的被踹了一腳。

 

「金太妍,你是否願意讓烏蘇拉成為你的合法妻子?一生一世永遠在一起嗎?」

 

烏蘇拉側著頭,看著慢慢掉入海面下的太陽,她的勝利,就快來了!

 

「我願意。」

 

「那麼……」

 

史卡托帶著一群鳥直直沖向了烏蘇拉,「各位!開始進攻!我們要拖延這場婚禮!」

 

Zero看著船上的一團混亂,乘機掙脫了牽繩,他看著烏蘇拉的屁股,一張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

 

黃美英看著烏蘇拉原本戴著的鸚鵡螺化石,在自己的腳步狠狠的變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碎片,她看著光球,繞著自己,最後沒入自己的脖子,她張開口,她的聲音!回來了!

 

「Tiffany?」金太妍疑惑的看著黃美英,她剛剛不是還在庭院嗎?

 

「太妍!」黃美英看著跑過來的Zero,伸手摸了摸牠的頭。

 

「你能說話了?」金太妍驚喜的跑向黃美英,「就是你!你才是我要找的人!」

 

「金太妍!離開她!」烏蘇拉捂著自己的嘴,她的聲音!

 

「太妍,我一直想告訴你……」黃美英突然覺得全身無力,她無力的倒在地上,看著自己變回來的魚尾,不……

 

「太遲了!」烏蘇拉變回原來的樣子,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抓過了黃美英,她側著頭,看著金太妍,「再見啦,可愛的王子。」

 

「Tiffany!」金太妍看著烏蘇拉抓著黃美英跳進海裡,她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該死!那個王八蛋給她穿禮服的!「吉姆!我的衣服!」

 

「可憐的公主。」烏蘇拉拉著黃美英往海底游,「我不是針對你,但是我有更大的目標。」

 

「站住,烏蘇拉!」

 

烏蘇拉毫不畏懼的推開眼前發光的三叉戟,「尊貴的國王,你好嗎?」

 

「讓她走!」

 

「不可能,我們可是有交易的。」烏蘇拉把簽有黃美英名字的契約拿了出來,輕輕的挑眉,「她是我的。」

 

「對不起爸爸!我不想這樣的,我不知道會這樣!」

 

國王舉起了三叉戟,對著契約書射出了一道光。

 

「哈哈,這張契約完全合法,已經簽署且不可違約。」烏蘇拉勾著勝利的邪惡笑容,微瞇著眼看著一臉不可置信的國王,「甚至對於你這個國王……當然,我們可以談條件。」

 

「女兒對於國王來說很重要,所以我們能交換一下……用你的王位。」

 

國王看著被法術困住的黃美英,也看著眼前的契約,果斷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黃美英看著自己逐漸變得虛弱的國王,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氣,「你!你這妖怪!」

 

「別幹蠢事,你這小丫頭。」烏蘇拉把她背上的黃美英拽了下來,丟上了岩石,用手上的三叉戟指著她,卻冷不防的被魚叉畫出了一道傷口。

 

「太妍!小心啊!」黃美英看著金太妍,企圖掙脫困住她的觸手。

 

「抓住他!」

 

金太妍看著追著自己的鰻魚,拚命地向上游,她攀著自己的木筏,急促地喘著氣,卻冷不防的又被拖回水裡。

 

「快來啊!」賽巴斯丁跟小比目魚游向了金太妍,一人一隻的把鰻魚打跑,幫助金太妍脫困。

 

烏蘇拉舉起了三叉戟,「跟你的愛人說再見吧。」

 

黃美英一扯烏蘇拉的頭髮,她看著三叉戟的法術打中了兩隻鰻魚,迅速地拉過金太妍的手,把她往海面上帶,「你這笨蛋!你知不知道這很危險!」

 

「我知道,但我不想再讓你離開。」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一手勾著自己的木筏,一手牽著黃美英的手。

 

金太妍跟黃美英硬生生地被變大的皇冠隔開,她拉著黃美英的手,果斷的往海裡跳,她緊緊的攬著黃美英,看著眼前變大的烏蘇拉。

 

「你這可憐的小傻瓜!」烏蘇拉舉起了自己其中一隻觸手,狠狠地往金太妍跟黃美英的方向打。

 

「現在我是海洋的統治者!海浪要聽我的命令!」

 

「太妍!」黃美英看著被海浪捲走的金太妍,緊張的大喊著。

 

「大海和其他生靈都將臣服於我!」

 

金太妍看著從眼前劃過的繩子,伸手抓住,她奮力的抵抗海流,吃力的爬上了從海底冒上來的沉船。

 

黃美英抱著的岩石被烏蘇拉擊碎,她掉到了漩渦中心的海底,她看著舉起三叉戟的烏蘇拉,急忙的躲到打下來的法術。

 

金太妍站穩了腳步,她快步的跑到了船尾,她握著了船舵,把船頭轉向另一個方向。

 

「你們就好好相愛吧!在黃泉路上!」烏蘇拉高舉著三叉戟,這一次,她一定能打中黃美英。

 

「該上黃泉路的是你!老巫婆!」

 

烏蘇拉來不及反應的看著沈船前頭的木頭硬生生地插進自己的身體,她無力的鬆開了三叉戟,被恢復的海浪捲進海底。

 

金太妍一邊咳著水,一邊爬上了岸,她任著雨水拍打著自己,筋疲力盡的趴在沙灘上。

 

「Tiffany……」


 

黃美英坐在礁岩上,她看著岸上的金太妍,眼神是不捨,和難過,她們……終究不可能在一起吧?

 

賽巴斯丁看著黃美英,又抬頭看著國王。

 

「她看來是真的很愛她,即使是個女生,是吧,賽巴斯丁?」國王看了一下賽巴斯丁,又心疼地看著自己的女兒。

 

賽巴斯丁點了點頭,「就像我平常說的殿下,孩子們會有他們自己的生活。」

 

「你總說嗎?」

 

賽巴斯丁尷尬的聳了聳肩。

 

「那麼現在只有一個問題了。」

 

「什麼問題?殿下。」

 

「我會非常想念她的。」國王舉起了三叉戟,輕輕的在水面上畫出了一個弧線。

 

黃美英疑惑的看著自己發光的魚尾,又高興的看著離自己有段距離的國王。

 

「去吧,我的小女兒啊。」

 

金太妍坐起了身子,她看著從海裡走上來的黃美英,迫不及待地衝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她,「我以為不會再見了。」

 

「你這笨蛋……」黃美英貼上了的金太妍的嘴唇,過了一會才離開她的唇。


 

Zero很不識相的插進了剛完成結婚誓約後正在親吻的人之間,「汪汪!」

 

金太妍無奈的看著Zero,只是伸手揉了揉他的頭。

 

「Tiffany!」

 

黃美英轉過頭,她看著被史卡托抓著的小比目魚,只是走了過去,親了一下他的額頭,「再見了,小比目魚。」

 

「也謝謝你,史卡托。」

 

「再見了Tiffany,你要過得幸福喔!」

 

黃美英看著走過來的金太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又看向了自己的爸爸。

 

國王被海水推起,她張開了雙臂抱住了自己的女兒。

 

「我愛你,爸爸。」黃美英收緊了手臂,緊緊地抱著自己的爸爸,

 

「我知道。」國王鬆開了手,他看著站在一旁的金太妍,「好好照顧我女兒。」

 

「我會的,岳父大人。」金太妍向國王鞠躬,她直起身子,緊緊地摟著黃美英的腰,「我會好好照顧Tiffany。」

 

國王回到了海中,他看著遠行的船,對著黃美英跟金太妍揮手,又舉高了三叉戟,在天空中放出五彩繽紛的煙火。

 

「Tiffany,我一直忘了說一件事。」

 

「嗯?」

 

「謝謝你救了我。」金太妍燦爛的笑著,又低頭吻上了黃美英的柔唇。

 

黃美英伸手抱著金太妍的脖頸,臉上是難掩著幸福,她們終於能夠在一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