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16957_1569259433185895_1151322875_o.jpg

35145964_1726357054142798_1990777389633765376_n.jpg

 

碎碎念:

 

反正照片我就找順眼的了。

 

帕尼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Tiffany Young!

 

然後我來實現你的願望XDD

 

 

 

 

 

The Little Mermaid 上

 

深海底下有一座華麗的宮殿,宮殿的周圍是市集,是住家,這些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國度,今日,整個國家繚繞著優美的音樂,只為了慶祝一年一度,國王的生日。

 

一隻螃蟹緊張兮兮的咬著自己的蟹鉗,他看著王位上面帶微笑的國王,又看著等等要表演的曲目,嗚嗚……他到底是為什麼要準備這東西?

 

「下一個表演,有請全皇宮最厲害的演奏家、作曲家、指揮家,絕不可少的總管,賽巴斯丁!」

 

賽巴斯丁戰戰兢兢地站到了指揮台上,他用指揮棒敲了敲指揮台,從容的揮著手上的指揮棒。

 

「在亞特蘭提斯城有一位精明的國王,國王有三個孩子,美麗動人的Michelle,英俊挺拔的Leo,還有可愛甜美動人的……」

 

「Tiffany!」王位上的國王看著下頭的表演,忍不住的大吼,「Tiffany又去哪了!」

 

賽巴斯丁看著應該要有人待在裡頭的貝殼,他看向一樣困惑的Michelle跟Leo,只是重重的嘆了口氣。

 

會這樣他也不意外了啦……


 

船的墓場。

 

「Tiffany,我們回去了好不好?說不定這附近有鯊魚,而且我還進不去。」

 

黃美英看著卡在窗子裡的小比目魚,有些無奈的拉過他的魚鰭,「小比目魚,你幹嘛那麼緊張啊?這裡不會有鯊魚的。」

 

小比目魚成功的進入了沉船,他跟著黃美英在沉船裡頭游著,他看著在地上微微發亮的東西,拉了拉黃美英的尾巴,「Tiffany,我好像找到什麼了。」

 

「什麼?」黃美英從地上撿起了叉子,「這東西我沒看過,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不知道。」小比目魚又從木板的夾層中拿出了一個煙斗,「還有這個。」

 

「嗯……我想我們應該去找史卡托。」

 

黃美英從破掉的窗戶游了出去,她轉過頭,看著小比目魚後頭的鯊魚,「小比目魚!」

 

「啊!」小比目魚跟後頭的鯊魚對到了眼神,二話不說的跟黃美英分頭跑,「Tiffany!我們等等在史卡托那碰頭!」

 

「好!」

 

黃美英看著逐漸變成小點的小比目魚,她只是緩緩的游上了水面,她吐出了一大口氣,伸手擋去照下來的陽光。

 

她拉過了自己側背包的背帶,緩緩的游向那不遠處的小礁石。

 

「哼,笨鯊魚。」

 

「歡迎回來啊,小比目魚。」黃美英笑得一臉燦爛,她看著正在鳥巢裡打盹的史卡托,「史卡托!起來了!」

 

「哎呦喂呀。」名叫史卡托的海鷗被驚醒,他迷迷糊糊的看著黃美英,「Tiffany!」

 

「早安啊史卡托,我今天發現了一些東西,可以麻煩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麼嗎?」

 

「喔當然。」史卡托拿過了黃美英手上的叉子,臉上先是苦惱,隨後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這個啊,是個尖刷子,人類會用這個刷子把頭髮捲起來,在往上一拉……喔!像這樣。」

 

黃美英看著史卡托詭異的髮型,伸手捂著嘴偷笑著,小比目魚則是拍了下自己的額頭,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這個呢?」黃美英把煙斗遞給了史卡托。

 

「這個啊……是用來演奏音樂的。」史卡托對煙斗吹了一口氣,他尷尬的看著冒出泥沙和海草的煙斗,「好吧,你也可以拿來當盆栽。」

 

「糟了!我忘了爸爸的慶生宴!」黃美英急急忙忙拿回史卡托手上的東西,「抱歉了史卡托,但我要先走了。」

 

「喔,那我們下次見阿。」


 

「我的小女兒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對於你爸爸的重要性?」

 

「抱歉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這是你第幾次忘記慶典一類的事了?」賽巴斯丁從國王的鬍子裡跑了出來,「恕我直言,但是你從來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Tiffany。」

 

「嘿!那又不是Tiffany的錯,要不是有鯊魚……」

 

「鯊魚?」

 

黃美英無奈的看著小比目魚,又看了下自己的爸爸。

 

「對啊……我們本來在散步,然後出現一隻鯊魚跑出來追我們,接著我們去找那個瘋海鷗……」

 

「瘋海鷗?」國王直起了身子,「Tiffany你又跑到水面上!要我說過多少次妳可能會被那群吃魚的野蠻人看到!」

 

「爸!他們不是野蠻人。」黃美英看著眼前生氣的人,忍不住反駁,「人類擁有雙腳,人魚擁有魚尾,認真說起來我們沒什麼不同啊!」

 

「他們吃魚!就是一群野蠻人!」

 

黃美英別過了頭,她抓過了小比目魚的魚鰭,逕自游離了大殿。

 

「唉……我是越來越不懂這孩子了。」

 

「小孩子嘛!長大了總有自己的想法。」賽巴斯丁又爬到了國王的肩上,輕聲的說著,「我知道國王殿下是擔心Tiffany公主的安危,但是你剛剛是不是有點太激動了?」

 

「唉……一堆事情要處理,好聲好氣的要Tiffany聽話太難了,除非……」國王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輕輕的挑眉,看著肩上的賽巴斯丁,「有個人能替我看管這孩子,一個我信任,做事精明,而且懂這個孩子。」

 

「嗯……」賽巴斯丁點了點頭,他看著國王的眼神,「國王陛下……」

 

「賽巴斯丁,Tiffany那孩子就麻煩你了。」


 

賽巴斯丁心死的跟在黃美英的後頭。

 

早知道他就不要待在國王身邊了,要是副總管或是Michelle還是Leo待在國王身邊,那這項工作絕對不會落到他頭上。

 

「我不懂,為什麼爸爸老實說人類是野蠻人。」黃美英看著花瓶,認真的問著身邊的小比目魚,「會做出那麼漂亮的東西,怎麼會是野蠻人?」

 

「那是因為你沒有看過人類。」賽巴斯丁從容的走了出來,他跳到了花瓶上頭,認真的看著黃美英,「國王要是知道你收集這麼一堆東西會發瘋的。」

 

「這些又沒什麼,只不過是我跟小比目魚的收集品。」黃美英輕輕地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轉過頭。

 

「唉……我也不是那麼不合情理的人啊,人類是真的很危險,他們捕魚,殺魚,吃魚……」

 

黃美英看著已經躲到木箱裡的小比目魚,她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又來了,關於人類吃魚的長篇大論。

 

頭頂上頭的光突然被遮住,黃美英索性的丟下還在長篇大論的賽巴斯丁,逕自游上海面。

 

一艘規模龐大的三桅帆船,上頭傳來了音樂聲和歡呼聲。

 

黃美英伸手抓住了繩子,她爬到了護欄的邊緣,偷偷摸摸的看著在甲板上的人。

 

「嘿嘿,冷靜點Zero。」金太妍看著跳來跳去的Zero,伸手揉了揉Zero的頭。

 

金太妍穿著簡單的白色開襟長袖T恤跟黑色的長褲,她看著跑走的Zero,只是輕鬆地笑了笑。

 

黃美英看著跑過來的Zero,只是緊張的看著牠,卻冷不防的被舔了一下。

 

「汪汪!」Zero叫了幾聲,又跑到了被吉姆帶走的金太妍旁邊。

 

「太妍,我準備了禮物要給你。」吉姆指著眼前用布蓋著的東西,從容的拉下了布,「這東西本來是要給你當成結婚禮物的。」

 

「結婚禮物?從小到大你最好看過太妍穿裙子啦!」

 

「吉姆,看來你要重雕太妍『王子』的結婚禮物了。」

 

「太妍啊,把這傻傻的總管開除吧。」

 

金太妍看著眼前的石雕,只是笑了笑,「哇,吉姆,這真的是……哇。」

 

「Tiffany!你在這裡幹嘛?」

 

「史卡托!你安靜一點!」黃美英伸手抓住了史卡托,她躲到了木板後頭,輕輕的笑了一下,「天啊……」

 

「不過吉姆,我還沒打算結婚啊。」金太妍伸手拿過了吉姆手上的單筒望遠鏡,從容的走到了欄杆旁,「結婚這事離我還蠻遠的,我現在只想把爸爸分給我的這塊小島治理好,其他的之後再商量。」

 

金太妍伸手把被風吹亂的頭髮整理好,她認真的看著遠處聚集的雲,「看起來好像會有暴風雨。」

 

天空突然打了一聲響雷,接著是變高的浪在打著船身,風變得狂躁,整艘船變得搖晃不定。

 

「糟糕!」

 

金太妍轉過頭,她看著起火的帆布,「把易燃物移開!快點!」

 

「把帆收起來!」

 

「把舵抓好!」

 

「啊!」

 

「Tiffany!」史卡托拍著翅膀,她看著被浪捲回海底的黃美英,急忙喊著。

 

黃美英看著紛紛跳進海裡的人類,下意識地往另一邊游了一段距離,她浮出水面看著又回到船上的金太妍。

 

「該死!」金太妍抱著Zero,她看著自己被木板夾住的腳,「Zero,去找吉姆!」

 

黃美英看著船上的金太妍把Zero丟向救生筏,自己卻被捲起的大浪捲進海裡,她匆匆忙忙的往下潛,伸手拉過了金太妍的手臂,奮力的抵抗海流,把昏過去的金太妍往海面上拖。


 

黃美英看著躺在沙灘上的金太妍,她伸手摸著她的臉頰,「她……死了嗎?」

 

「這很難說。」史卡托拍著翅膀,他看著金太妍,一搖一晃的走到她的腳邊,頭抵著她的腳底,「我聽不到她的心跳。」

 

「喔,她還在呼吸!」黃美英輕輕的撥開金太妍的瀏海,認真的看著金太妍的臉,「她好可愛啊……而且也很帥……」

 

跟著小比目魚被沖到岸邊的賽巴斯丁,迷迷糊糊的看著唱著歌的黃美英,忍不住的張大了嘴巴。

 

What the hell?

 

黃美英愛上了一個人類嗎?

 

「汪汪!」

 

「太妍王子!」

 

黃美英慌張地看著跑過來Zero,又看向了微微睜開眼的金太妍,她抽回了自己的手,匆忙的往海邊跳。

 

啪——

 

金太妍看著舔著自己的Zero,她緩緩地撐起身子,不一會兒就被跟著Zero過來的吉姆扶起身子。

 

「你總喜歡玩這種把戲讓我血壓飆高。」

 

「一個女孩……救了我。」金太妍無視身邊吉姆的碎念,她扶著自己的頭,看著眼前蔚藍的大海,「她……她剛才在唱歌……她……有著最美妙的歌聲。」

 

「喔,我想你可能喝太多海水了,太妍王子。」吉姆撐住了金太妍搖晃的身子,伸手把金太妍的手繞過自己的肩膀,「我想是時候回去了,走吧,Zero!」

 

礁岩下,黃美英躲在陰暗處,賽巴斯丁站在小比目魚的頭上。

 

「我想我們應該忘記這件事。」賽巴斯丁認真的看著黃美英,「國王陛下什麼都不會知道,你肯定不會說,我也不會告訴他,我想讓自己安全點。」

 

黃美英爬上了礁岩,緩緩開口唱著歌,「I don't know when, I don't know how, but I know something starting right now, what can you see……」

 

「Someday I will be, part of the world.」


 

「Fany!你已經待在裡面很久了!」

 

Michelle錯愕地看著游出來的黃美英,坐在鏡子前的Leo轉頭看著異常開心的黃美英,和Michelle互看了一眼,「Fany你心情很好喔。」

 

黃美英似乎是沒聽到Leo的話,她拿過了一朵紅色的花,轉過身子剛好撞上了自己的爸爸,「喔,爸爸你早啊。」

 

國王看著黃美英把紅花插到自己的耳後,又一邊哼著歌游了出去。

 

「喔,Fany肯定是戀愛了。」

 

「什麼?她怎麼了?」

 

「多麼明顯啊爸爸,Fany戀愛了。」Michelle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爸爸,緩緩地說著,「真不知道她的對象是誰。」

 

「Tiffany?戀愛?」國王拿下了自己頭上的紅花,緩緩的游回了大殿,他坐上自己的王位,「把賽巴斯丁叫過來。」

 

「過來,賽巴斯丁。」國王看著直著身子緩緩走過來的賽巴斯丁。

 

「殿下。」

 

「賽巴斯丁,我很關心Tiffany。」國王手拿著三叉戟,微微的皺著眉頭,「你有沒有注意到她最近的行為有些奇怪?」

 

「奇怪?」

 

「老是幻想,做白日夢,老是哼著歌。」國王微微的挑著眉,「你沒注意到嗎?」

 

「喔,這個嘛……」

 

「賽巴斯丁。」國王挑著一邊的眉毛,從容的勾了勾手指,「我知道你有事瞞著我……有關Tiffany。」

 

「隱瞞?Tiffany?」賽巴斯丁用蟹鉗遮著自己微微發抖的腳,故作沒事的看著國王。

 

「她戀愛了,是吧?」

 

賽巴斯丁看著指向他的三叉戟,他忍不住的抓住了國王的鬍子,「我試著阻止過她,可是她根本不聽我的。」

 

「我告訴她離人類遠點,他們很壞!他們是大麻煩!」

 

「人類?什麼人類!」國王站起了身子,一把抓住了自己的鬍子,憤怒地看著賽巴斯丁。

 

「人類?什麼人類啊?」賽巴斯丁尷尬的笑了笑,他緩緩的退後,卻被國王一把抓過。

 

嗚嗚……對不起啊,Tiffany。


 

「小比目魚,你找到了什麼東西還不跟我說啊?」黃美英跟著小比目魚游到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你會知道的,這是個驚喜。」

 

「喔,小比目魚。」黃美英驚訝的眼前金太妍的石雕,她伸手抱了一下小比目魚,「小比目魚,你是最棒的了!」

 

「這真的好像她!還有那雙眼睛。」黃美英圍繞在金太妍的石雕旁游著,輕輕的笑了一聲,「什麼?你要我跟你一起走?」

 

「雖然有點突然,不過好吧,我答應你。」

 

黃美英抱著肚子開心的轉著圈,她停下了動作,伸手抹去眼角開心的淚水,卻看到了手拿三叉戟,眼中只有怒火的國王。

 

「我覺得我是講理的人魚。」國王壓著氣,緩緩地說著,「我制定了規則,同時我也希望這些規則可以被遵守。」

 

「但是爸爸……」

 

「這是事實吧!你救了一個溺水的人?」

 

「爸爸,我不得不……」

 

「和人類接觸是絕對禁止的!」

 

「Tiffany你知道!誰都知道!」

 

黃美英靠上了金太妍的石雕,忍不住大聲的喊著,「當時她快死了!」

 

「沒人關心這些!」國王背過了身子,氣憤有無奈地開口。

 

「你根本不了解他……」

 

「了解他?」國王轉過了身子,對著黃美英生氣的開口,「我用不著了解!他們都一樣!野蠻的吃魚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爸!我愛她!」黃美英打斷了自己爸爸接下來要說的話,又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害怕的躲到了石雕後頭。

 

賽巴斯丁白了臉色,躲到了小比目魚藏身的地方。

 

「你在說什麼?你瘋了是嗎?」國王不可思議的看著黃美英,「她是人類,你是人魚……」

 

「我不在乎。」黃美英抱著金太妍的石雕,果斷的回著。

 

「我的天啊,Tiffany,我得讓你明白。」國王雙手緊緊抓著三叉戟,三叉戟瞬間冒著金色的光芒,「如果你堅持要這麼做……那你也別怪我了。」

 

「爸爸,不要!」

 

「停下來!」

 

「爸爸,我求你停下!」

 

黃美英抓著自己爸爸的手臂,又看著金太妍的石雕,卻什麼也做不了的,看著石雕在自己的面前粉碎。

 

「不……」黃美英無力的跌坐在地,她捂著臉,微微的顫抖著身子。

 

小比目魚無奈的看著離開的國王,賽巴斯丁則緩緩的走向了黃美英,「Tiffany,我……」

 

「你們走吧……」

 

黃美英不斷的流著淚,她微微地喘著氣,她不過是……救了一個人啊!

 

「可憐的孩子。」

 

「可憐又可愛的小傢伙。」

 

黃美英抬起頭,她看著在自己頭上的兩隻鰻魚

 

「她現在有了很嚴重的問題……而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不過有一件事。」

 

黃美英抹著眼淚,困惑的看著眼前的兩隻鰻魚,「你們是誰?」

 

「別害怕。」

 

「我們是代表一個能幫你的人而來的。」

 

「她能讓你的夢想實現。」

 

「你想象一下,你和你的王子……」

 

「永遠的在一起。」

 

黃美英微微的搖著頭,「我不明白。」

 

「烏蘇拉有著強大的魔力。」

 

「那個海底女巫?」黃美英恍然大悟的看著眼前的兩隻鰻魚,「為什麼,那是……我不能。」

 

「不!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出去!」

 

「你自己看吧。」其中一條鰻魚看著石雕的碎片,輕輕一揮尾巴,就把石雕揮到了黃美英的手邊,「這是個建議。」

 

黃美英看著手邊的石雕碎片,又看向了鰻魚,「等等。」

 

「什麼事啊?」


 

「可憐的Tiffany。」

 

「我不是故意說出去的,那是個意外……」

 

賽巴斯丁跟小比目魚同時抬頭看著游過去的鰻魚和黃美英,「Tiffany!你要去哪?你要跟這些壞蛋在一起幹嘛?」

 

「我要去找烏蘇拉。」

 

賽巴斯丁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氣,伸手抓住了黃美英的尾鰭,「Tiffany別去!她是個魔鬼!是個妖怪!」

 

「那你幹嘛不去告訴我爸爸,你最喜歡做這種事了。」黃美英用力地甩開了賽巴斯丁,她側過頭,淡淡地看著他。

 

「可是我……來吧!」賽巴斯丁無奈的看著游過來的小比目魚,只是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黃美英遲疑的看著眼前有些詭異的珊瑚礁,卻還是硬著頭皮,跟著兩隻鰻魚走。

 

「進來……進來,我的孩子。」

 

「我們不能待在大門口啊,這是不禮貌的。」一隻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章魚的女人從一個大寄居蟹的殼裡跑了出來,「你是不是對你爸爸的教訓很不滿意啊?」

 

「現在你來這,是因為有關人類的事……那個王子,可愛的王子。」

 

「我不會責怪你的,畢竟那是個好對象,是吧。」烏蘇拉坐在鏡子前,認真的替自己上妝,「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把你變成一個人。」

 

「你能幫我實現嗎?」

 

上鉤了,烏蘇拉輕輕的挑眉,「我親愛的孩子,那正是我要幫你的。」

 

烏蘇拉輕鬆的在房間裡走著,從自己的櫃子裡拿出了瓶瓶罐罐的東西,「不過,如果你做不到我要的條件,那你就會像外面那些,變成我的小收藏品。」

 

「我給你一個藥劑,你吃下去後可以變成人類三天,懂嗎?三天。」烏蘇拉扳過了黃美英的臉,故作認真的講解著,「聽著,這很重要。」

 

「在第三天太陽下山之前,你一定要讓王子愛上你……就是說,讓她親你,不是要表面上的是發自內心的吻。」

 

「如果在第三天太陽下山之前她吻了你,你會永遠的變成人類,否則……你就會變回人魚,並且成為我的收藏品。」

 

「不!Tiffany……」賽巴斯丁跟小比目魚冷不防的被兩隻鰻魚封住了行動,還被封住了嘴。

 

「成交嗎?」

 

「如果我變成人,我就見不到我的家人了。」

 

「沒錯。」烏蘇拉撐著臉頰,理所當然的說著,「但是你能得到你的愛人,帥氣、可愛、迷人的王子……生活中總有這種困難二選一,不是嗎?」

 

「喔,還有一件事。」烏蘇拉又在房間裡逛著,「總不可能從我這拿到什麼而不用付出的吧?」

 

「可是我……」

 

「我想要的,就只是你的聲音。」烏蘇拉用觸手捂住了黃美英的嘴,緩緩地說道。

 

「我的聲音?」

 

「不再說話,唱歌。」

 

黃美英摸著自己的脖子,「可是這樣我要怎麼……」

 

「你有你的外表,美麗的面孔,而且最重要的是身、體、語、言。」

 

烏蘇拉把瓶瓶罐罐丟進了房間中央的大鍋,從容的用木棒攪著,她浮到了黃美英的旁邊,搭著她的肩膀,憑空便出了一張契約。

 

黃美英看著正在調配藥劑的烏蘇拉,別過頭,拿著筆在契約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烏蘇拉嘴裡唸著詭異的咒語,突然出現了兩隻手,「孩子,唱歌,先慢慢的發聲。」

 

黃美英輕鬆的唱著音階,她看著兩隻手靠向她,一瞬間,她看到了手指間的光球,正發出她自己的歌聲。

 

她的身子突然被氣泡包著,魚鰭分開的時候並不會痛,她不習慣的晃著自己的腳,等氣泡破裂,她只是無助的揮著四肢,她沒辦法呼吸……

 

賽巴斯丁和小比目魚急急忙忙的游向黃美英,迅速的往海面游,把人帶到海面上。

 

黃美英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她任著小比目魚和賽巴斯丁撐著自己的身子,緩緩的走向遠方的陸地。

 

她看著賽巴斯丁,心裡突然有些愧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