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天阿!!!

 

我追劇剩最後一集啦!!!

 

明天在解決XDD

 

結果一個霸道總裁攻上身,看得我心花怒放ww

 

然後開掛不要吵AwA

 

 

 

 

 

 

 

 

第八章

 

裴柊彤的長髮把毛巾包住,她穿著簡單的白色浴袍,悠閒的坐在沙發上,從容的敲著鍵盤,「嗯……這個月是虧損啊……」

 

她抬頭看著突然晃了一下的玻璃杯,她輕輕的嘖了舌,「凊少。」

 

「怎麼了?」她的腦中突然響起凊少的聲音。

 

「你在哪?」

 

「地下室的練習場。」

 

又翹課……裴柊彤把筆電闔上,她從容的走進房間,把身上的浴袍換成了下擺過長的T恤,又穿上了熱褲,她拉開了頭上的毛巾,任著濕漉漉的頭髮披散在身後,她記得凊少之前教她瞬間移動的方法是……

 

裴柊彤突然出現在地下的練習場,襲來的暈眩感是她永遠都沒辦法習慣的,她看著正在和粉紅色獅子對峙的凊少,「我說過多少次,要練習可以,不准做得太過火?」

 

「暫停一下。」凊少看著他對面的黃美英從容的說著,他轉過頭看著向她走來的裴柊彤,「抱歉,但是不收斂很難逼出……」

 

「哼,你這當老師的根本就不會出全力。」裴柊彤淡淡的說著,她看著黃美英,「要逼出什麼?」

 

「呃……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在以前我收過一個妖神族的學生?」

 

「第一點,你桃李滿天下,第二點,我最好會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裴柊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但是卻還是認真的回想,「妖神族……白狼?」

 

「對,他三個月前跟Tiffany一起前往魔界救太妍的時候,為了保護因為太妍所以變得奄奄一息的Tiffany身亡,用最後的力氣逼出了Tiffany的力量……」

 

「但是又被封住了。」黃美英坐在地上,輕輕的晃著自己的尾巴,「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被封住了,所以我沒辦法再變成獸神型態。」

 

「獸神型態,是結合了獸形跟人形的優點,戰鬥力堪比神界的六翼天使,這對之後的戰爭,我也比較放心。」凊少從容的解釋,他微微的皺著眉頭,「這樣即使我不去,還是有很大的勝率。」

 

「與其教她這個,不如教好好運用共生。」裴柊彤哼了一聲,她看著凊少的眼睛,突然伸手摸向凊少的胸口,「跟凊少練是逼不出來的,因為他會下意識的保留。」

 

「跟我就不一樣了。」裴柊彤的手穿過了凊少的胸膛,卻沒有對凊少造成任何傷害,反倒是凊少的身子發出了淡淡的光,「你師父的獸神,也是我訓練出來的。」

 

「成為我的武器吧,我的共生者。」裴柊彤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漆黑的大型鐮刀,猶如傳說故事裡的死神鐮刀,「Scythe of nothingness。」

 

「共生者之一一旦成為其中一方的武器,發揮出來的實力是百分之三百,不過為了不弄倒這房子,我會只用三成的。」裴柊彤淡淡的說著,她看著黃美英,有一半的頭髮突然變成了潔淨的雪白,而她的右眼的瞳色,則變成了寶石般清澈的藍色,「第一則,共生者會彼此互相影響。」

 

黃美英吃驚的看著突然出現在她一步之距的裴柊彤,她迅速的跳起,躲掉了揮來的鐮刀,可是卻又被一條鎖鏈纏住了身子。

 

「第二則,所以需要詠唱的術式可以不用詠唱就使出來。」裴柊彤的掌心騰空冒出一條鎖鏈,「縛道八十,制伏鏈。」

 

黃美英看著自己身上的鐵鏈,突然一軟的趴在地上,「這……」

 

「十分鐘的時間。」裴柊彤握著手中的鏈子,淡淡的看著黃美英,「給你想到一個方法掙脫,掙脫不了你會暈倒三天,醒來之後我們再來一次,直到妳學會獸神型態,不然我們就一直重複同樣的事。」

 

暈倒三天……黃美英突然想到了還在幼稚園裡工作的金太妍,如果她暈倒了,金太妍是不是也會……不行,萬一這個時候有殺手,光靠林允兒是不行的。

 

『師父,如果被壓制,而且力量或被吸走,該怎麼掙脫?』

 

『就乖乖給他吸啊。』

 

乖乖的給他吸……

 

『美英,我告訴你喔,其實每個東西都有最大的負荷量。』金太妍的手裡掐著一個亡靈的脖子,那時金太妍說什麼有一個很有趣的祭典,就帶她來,然後參加什麼大亂鬥的活動,結果這裡的亡靈每個都是吸人力量的麻煩傢伙,『仔細看喔。』

 

裴柊彤錯愕的看著手裡的鎖鏈,她看著正在往鎖鏈灌輸力量的黃美英,她輕輕的勾著嘴角,看來這孩子比她師父還來的聰敏啊?

 

黃美英的身上突然發出強光,她穿著白色的長裙,臉頰上冒出了鮮紅的爪紋,粉色的毛皮圍巾披在左肩上,從黑髮中冒出來的是粉紅色的獸耳,還有尾巴在她的身後晃著。

 

她看著手上出現的鞭子,這就是她師父說過的,映照她的內心所化成的武器嗎?

 

「不錯,開始第二階段。」裴柊彤看著黃美英,從容的轉著手裡的鐮刀,「這次,我可不會放水了。」


 

林允兒看著迷迷糊糊坐起身子的金太妍,她從容遞過了一杯水,「姐姐還好嗎?」

 

「我怎麼了?」

 

「老師跟帕尼姐姐在練習,帕尼姐姐似乎練過頭,所以你暈倒了。」林允兒從容的說著,一邊擰著手上的毛巾,「你剛一直在說夢話。」

 

「嗯?我說了什麼?」金太妍用林允兒遞過來的毛巾擦著身上的汗,困惑的開口。

 

「什麼魔界最一開始的歷史不該是這樣、有人掩蓋了過去、得到完整歷史的人才應該是真正的王。」林允兒回想著剛剛她待在金太妍身邊所聽到的,「姐姐有可能會夢到預知夢嗎?」

 

「不,不是。」金太妍握著手裡的毛巾,低頭盯著自己的手,「那應該是……我過去的一份記憶,只是跟我對話的是誰,我想不起來。」

 

「對了,小孩子們……」

 

「回家了,現在已經六點了。」

 

金太妍看著林允兒,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凊少他會打傷美英嗎?」

 

「姐姐,你是還沒睡醒嗎?」林允兒無奈地搖了搖頭,「如果帕尼姐姐怎麼了,你會感覺到啊!」

 

「可是我暈倒了。」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看著林允兒,緩緩的握緊拳頭,再緩緩鬆開。

 

「沒事的啦,跟帕尼姐姐暈倒的原因一樣,你不過是突然接收太多東西,才昏過去。」林允兒從容的說著,她拿過了自己跟金太妍的背包,「好了啦,也差不多該回去了,走吧姐姐。」

 

「蛤?」

 

「蛤什麼?我跟姐姐住在同一個公寓啊。」林允兒沒好氣地開口,她的身上突然出現了透明,印著花紋的翅膀,「喔對了,老師要我教姐姐基礎的飛行喔。」

 

「飛行?」金太妍看著林允兒,又轉頭看了下自己的背,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只覺得背後傳來熟悉的感覺,她看著自己腳邊的黑色羽毛,彎腰拾起。

 

「因為老師跟我說姐姐光是看就可以學會了,所以我不多做說明喔。」林允兒輕輕的拍著翅膀,浮在空中,她勾著燦爛的微笑,「姐姐加油啊,如果沒辦法飛自己開車回去喔。」

 

「喂!林允兒!」金太妍錯愕的看著天空中已經變成一個小點的林允兒,她苦惱的看著自己的翅膀,只是輕輕的拍了拍,卻因為沒抓到平衡又回到了地面。

 

飛起來是一回事,保持平衡又是另外一回事嗎?

 

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她回想著剛剛林允兒的動作,她把背包背到自己的身前,以驚人的速度飛上了天空,她看著自己面前一派悠閒的林允兒,「我覺得你還是說明一下比較好。」

 

「才不呢,姐姐做的不是很好嗎?」林允兒輕鬆的在金太妍的身邊繞著,「平衡問題多練習就好了啦。」

 

「走吧,彤姐姐說今天大家要在大廳一起吃飯。」林允兒從容的拉過了金太妍的手,「她可不喜歡遲到。」


 

凊少看著身旁白著一張臉的裴柊彤,他知道她的身子不舒服,卻只能待著,因為裴柊彤堅持身為房東的她今晚一定要出席。

 

而黃美英也是一臉憂心忡忡的看著裴柊彤,她剛剛真的有點過火,還讓凊少直接從鐮刀變回人形,擋下她對裴柊彤的攻擊。

 

「彤……」

 

「安靜。」裴柊彤沒好氣地開口,「你讓我稍微休息,別跟我講話。」

 

凊少煩悶的抓了抓頭,他看著裴柊彤,又看了下黃美英。

 

裴柊彤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她伸手拉過了凊少的手,冷不防的咬住了凊少的手臂。

 

「沒事的。」凊少任著裴柊彤咬著自己的手,瞥了一眼錯愕的黃美英,「我的體質有點特別,所以影響了她。」

 

裴柊彤抹了抹嘴邊的鮮血,她看著凊少復原的傷口,「抱歉,但是……」

 

「沒關係,你好點就好。」凊少彎下腰在裴柊彤的額上落下一吻,「那我們該去大廳了。」

 

「你也讓我先去換一件像樣……」

 

凊少輕輕的一彈指,裴柊彤身上的衣服就換成了酒紅色的襯衫跟黑色的西裝褲,「這件?」

 

裴柊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她伸手牽過了凊少的手,從容的跟在凊少身邊,走進了大廳。

 

金太妍轉過頭看著跟在凊少他們後面走進來的黃美英,她匆匆忙忙的跑了過去,「你今天下午做什麼去了?」

 

「練習啊。」黃美英從容的開口,她拍了拍金太妍的頭,「你也會擔心我喔。」

 

「你說什麼廢話啊。」金太妍沒好氣地開口,她捏了下黃美英的腰,緊緊的牽著黃美英的手。

 

「二位。」凊少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從容的開口,「麻煩入座,有什麼事等等再說。」

 

裴柊彤看著坐到長桌前的金太妍跟黃美英,又看著其他人,她伸手,「各位,這是我們新的住戶,魔族的金太妍跟妖神族的Tiffany,住在八樓。」

 

「這些是我們其他的住戶。」凊少站在另外一邊,從容的開口,「各位,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是雪精靈的鄭秀晶,但我比較習慣被叫Krystal,這是我的護衛權俞利,我們住在五樓。」

 

「我是住在二樓的林允兒,是精靈族。」

 

「三樓,幽靈族的金鐘鉉。」

 

「我們是實習的死神,我叫做崔秀英,她是李順圭……」被叫做崔秀英的人突然被身邊的人打了一拳,她趴在桌上,無辜的看著身邊的人。

 

「叫我Sunny。」李順圭輕輕的哼了一聲,「我們住在四樓。」

 

「除了俞利之外,其他的人都是我的學生。」凊少坐到了裴柊彤的旁邊,從容的看著金太妍,「他們大部分的身份都跟你一樣很特殊,除了那兩位實習死神,她們是我接下的委託。」

 

凊少輕輕的一彈指,四周突然出現了很多的妖精,他們端著一盤又一盤的食物,從容的放到了桌上。

 

「這段日子謝謝各位的配合,準時交房租,然後沒有很過分的打擾我的休息時間。」裴柊彤拿過了酒杯,仰頭喝了一小口,「開動了。」

 

「見習死神也是你教的?」金太妍看著坐到自己身邊的凊少,好奇的問著。

 

「應該不算,這兩個人是報到當天遲到沒被分配的直屬死神的人,反正管實習生的認識我,所以就委託我帶她們兩個。」

 

「給老師帶也不錯啊,上頭上次說我們兩個實習的進度是其他人的五倍,在三個月後的死神大會說不定就能升為正職。」崔秀英大口地吃著牛肉,瞥了一眼身旁的李順圭,「只是之後如果升為正職還要另外找地方住很麻煩就是了。」

 

「那為什麼俞利不是學生啊?」金太妍吃著義大利麵,看著坐在鄭秀晶旁邊的權俞利。

 

「因為她只是我的護衛。」鄭秀晶看著權俞利,從容的吃著手裡的焗烤飯。

 

「Krystal跟你一樣都是公主。」凊少大口的咬著豬肋排,從容的解釋。

 

黃美英意外的小心的吃著盤子裡的牛五花肉,她暗暗的盯著裴柊彤,一方面又對於金太妍那湧上來的好奇心感到無奈。

 

「姐姐對我都不好奇啊?」林允兒舔了舔嘴巴,有些失落的看著金太妍。

 

「你不就是精靈族嗎?」

 

「哼,好歹我也是精靈族的王女。」

 

「允兒來我這就是提升實力,準備回去接她媽媽的王位。」凊少喝了一小口酒,又繼續吃著他的豬肋排,「至於鐘鉉,就只是單純來拜師。」

 

似乎是猜出了金太妍的想法,凊少連金鐘鉉的事也一起說了。

 

「不過我好奇,精靈還有分什麼雪精靈跟普通精靈的?」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放到她盤子裡的麵包,舀了一勺紅酒燉牛肉到黃美英的盤子裡。

 

「什麼普通精靈,沒禮貌。」

 

「不意外,反正大部分的人對於精靈族的認知沒那麼多。」裴柊彤淡淡的說著,她細細的吃著生菜沙拉,瞥了一眼鄭秀晶跟林允兒,「整個精靈界其實還分成了好幾個國度,火之國、水之國、冰之國、風之國、影之國跟連結所有國度的世界樹。」

 

「允兒呢,是居住在世界樹裡頭的神聖精靈,跟其他的精靈比起來,神聖精靈的力量更強,身體機能更好。」裴柊彤緩緩的解釋,又喝了一小口的紅酒,「雖然精靈界的各個國度彼此稱王、自理,每隔一段時間六個精靈王聚在一起,為世界樹注入生命,維持六個國度的繁榮。」

 

「這樣聽起來,魔界似乎小好多。」

 

「不,魔界的領土其實還比精靈界大。」凊少從容的開口,「你也知道,魔族的壽命比任何種族都來的長,有時甚至可以超越神,所以魔族們所拿下的領土是比任何非人還多的。」

 

「還多到可以分給別人。」

 

凊少突然放下了手上的叉子,他看了一眼裴柊彤,又輕輕地嘆了口氣,「抱歉,但是這個晚餐似乎得先結束。」

 

「死靈充斥著首爾市的街道。」林允兒倒是很悠閒的吃著牛肉,「老師,你要帶誰過去?」

 

凊少的手突然被裴柊彤抓住,他緊緊的皺著眉頭,「不行,你待在這裡,你不能……」

 

「死靈大軍充斥整個首爾,我是不可能躲在這裡。」裴柊彤輕輕的皺著眉頭,「大家一起去找出操控亡靈的人這樣不是比較快嗎?」

 

凊少看著裴柊彤,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她看著餐桌旁有些疑惑的金太妍跟黃美英,「是追來的殺手,還催眠了一群亡靈。」

 

「算了,反正吃完飯運動一下也不錯。」


 

崔秀英跟李順圭手上拿著她們實習用的死神鐮刀,從容不迫的在亡靈堆裡穿梭。

 

那也是當然,只要被她們手上的死神鐮刀劃到,亡靈就會自動送往地獄,剩下的事情就是其他人要處理的了。

 

「不過另外一邊也挺厲害的,老師竟然直接開啟地獄門。」崔秀英看著浮在天空中的一扇用骨頭組成的大門,驚嘆的說著。

 

「不然怎麼可能會讓一個外人來教我們。」李順圭輕輕地哼了一聲,又轉頭看著在在另一邊的鄭秀晶,「是說Krystal是不是又進步了啊?」

 

「進步是應該的吧?」崔秀英從容的說著,她轉過頭看著另一邊也傳來寒風的街道,「那個魔族的公主也很厲害啊,現在是公主們都那麼厲害就是了?」

 

「巾幗不讓鬚眉。」李順圭轉了下手上的鐮刀,從容的繼續在死靈內穿梭。

 

權俞利扣下了手上的板機,看著一大片凍結的死靈,她看著自動往天上飛的冰塊,緩緩的飛到了鄭秀晶旁邊,「Krystal,你該先回去了。」

 

鄭秀晶的額上冒著大顆小粒的冷汗,她緊緊地抓著手裡的直劍,「不行,老師跟彤姐姐都還在……」

 

「Krystal,你不要害我被秀妍罵。」權俞利沒好氣地開口,她一把抱過了鄭秀晶的身子,她看著又湧上來的死靈,「絕對零度。」

 

「快走吧,這裡有我。」金鐘鉉突然跑出來,他的手裡拿著長槍,「Krystal的溫度開始升高了。」

 

權俞利點了點頭,她只是抱著已經昏過去的鄭秀晶,迅速的離開了街道。

 

凊少突然出現在金鐘鉉的旁邊,他由下而上的揮了一刀,眼前的死靈自然就往天空飛。

 

「彤累倒了,我需要你專心把控制死靈的人找出來。」凊少淡淡的說著,無聲無息的又突然消失。

 

金鐘鉉輕輕地嘆了口氣,他緩緩的飄到空中,認真的巡視四周的高樓大廈。

 

黃美英看著倚著電線桿的裴柊彤,她迅速的揮了一刀,把眼前的死靈砍成兩半。

 

「明明……是妖神族使者卻沒有認主的武器……」裴柊彤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有點無奈地看著黃美英,「你家金太妍……什麼都沒教你嗎?」

 

「她不希望我碰太多這種事。」黃美英看著另一邊的金太妍,輕輕的抿著唇,「凊少應該也不希望你遇到這種事吧?」

 

裴柊彤笑而不語,是啊,她家凊少雖然很願意教她,但是卻不希望她親自插手這樣的事,而現在她又體力不支。

 

「這死靈到底有多少啊!」金太妍拿著細劍湊到了黃美英的旁邊,暫時用了結界擋住想靠過來的死靈,「彤姐姐,你還好吧?」

 

「撐得住。」

 

「撐得住個頭。」凊少突然出現,他看著不斷冒著冷汗的裴柊彤,看也不看的就把手上的刀子插進刀鞘裡,「我不管了!閻王或黑帝斯他們要來找我算帳就來!」

 

「凊少!」

 

「管他什麼狗屁平衡,我要的是你的安全。」凊少冷冷的哼了一聲,「鐘鉉!秀英!Sunny!允兒!」

 

凊少看著突然出現的三個人,鄭秀晶跟權俞利已經離開了,所以他不擔心,而這個結界是他們一出公寓就被設下的,範圍之大,他也不必有所保留。

 

有本事,就別讓他把結界衝破。

 

「金太妍,好好看清楚了。」凊少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隻粉筆,在電線桿旁邊畫出了一個範圍,「當魔族把力量提升到一個境界時,那便是整個世界最可怕的生物。」

 

「老師!」林允兒突然慌張的開口,她看著突然繞過他們撲上凊少身子的死靈,急急忙忙的拉弓。

 

「允兒,你等一下!」金太妍按住了林允兒的手臂,看著那從死靈堆裡冒出來的光,「凊少的粉筆是把我們的氣息隱藏住的,你這樣隨便出手會害了彤姐姐。」

 

整個街道,突然出現了大火。

 

凊少身上的死靈突然炸開,他和剛剛普通的高中生樣子有很大的不同,就和下午裴柊彤跟黃美英練習時一樣,他的頭髮全部變成了純淨的白色,雙眼的瞳孔變成了寶石藍,他的手上拿著的也不是原本的武士刀,而是一把大劍。

 

而頭上有著魔王象徵的犄角。

 

「你爸因為不能自由使用這個能力,所以長期都是這種型態,但是長期提升自己力量的下場就是退化。」凊少淡淡的說著,他轉過頭對著金太妍說著,「而這個型態,必須是得到了魔族完整歷史的人才能練成。」

 

「你……」金太妍看著一臉冷酷的凊少,身旁死靈的哀嚎聲絕無止境,她的手冷不防被握住,她看向自己身邊的黃美英,「魔族的完整歷史,是什麼?」

 

「我覺得有空我們再來上歷史課,先讓我把那愚蠢的吹笛人抓出來。」凊少默默地轉過頭,他輕輕一跳,就躍上了高樓的樓頂,再下來時,手裡抓著一個瘦小的人,「那個野王派你來的?」

 

吹笛人慌張的點著頭,他不懂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一個魔族,而且還能召喚出地獄的業火把野王給他的死靈們一次燒光。

 

「回去告訴那個無能的野王,有本事他就不要叫些二流角色,來企圖殺了我的學生。」凊少揮著手裡的大劍,直定定的看著吹笛人,「來多少我就殺多少,現在,給我滾回去。」

 

金太妍看著身上還冒著火的死靈就這麼被吸到天空中,然後瘦小的吹笛人就這麼的消失在夜色當中。

 

凊少從容的走向裴柊彤,他手上的大劍在鬆手時就消散,而白色的頭髮也慢慢的回到了原本的黑色,他一把抱起了裴柊彤,看著還愣在原地的人。

 

「傻著幹嘛?回去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好期待哪天美英把太妍當劍砍 (拜託別砍我
    彤姐姐才是高手 失敬了 (還是大房東 房客都是大人物

    怎麼覺得凊少才是主角? 而且根本就是魔王後補吧(跟太妍是親戚對不?
    鐘鉉啊 跑去做幽靈呢 是個溫柔的幽靈 (沒事怎麼跑去做幽靈啦 哭

    老實說我從高中就沒考過試 藝術系沒考試的(呵呵 不過每天平均只睡到2小時
  • 劍嗎ww

    我不是主角阿,只是在主角覺醒前,男二總是比較厲害嘛(雖然我是開掛XD
    親戚??應該不算吧?

    辛苦的藝術系(佩服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8/01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