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高二參加模擬考QQ

 

整個炸掉QQ

 

而且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人生,難道我憂鬱症又要發作了QAQ

 

 

 

 

 

 

第七章

 

金太妍起床的時候,自己是被黃美英緊緊的抱著的,喔,還是獅子狀態的黃美英。

 

她有些無奈的聽著黃美英喉間的低吼聲,一邊動著身子,試圖掙脫這個有點不安全的懷抱。

 

「吼……」

 

金太妍愣直了身子,她覺得有股熱氣在自己頭頂,她微微抬頭,果然是看到了尖銳的牙齒。

 

金太妍果斷粗魯的掙脫黃美英,她看著迷迷糊糊坐起身子的黃美英,「我說你能不能變成人再睡到我旁邊?」

 

「很累啊……」黃美英張口打了個哈欠,一眨眼又變成了人形,她伸手抱過了金太妍的身子,突然皺起了眉頭,「你去哪了?為什麼有魅魔的味道?」

 

「我……去找一個人算帳。」金太妍暗暗的嚥了口口水,她看著黃美英的眼眸,「我保證沒有發生什麼事。」

 

「我又沒說什麼。」黃美英不高興的扯了下嘴角,翻過身子把金太妍壓在身下,她直盯盯的看著金太妍,咬著嘴唇,想說些什麼,卻又不敢開口。

 

金太妍毫不逃避的任著黃美英看著自己,她伸過手,輕輕的攬著黃美英的腰,「我真的只是去找人算帳,別多想。」

 

「我知道,只是……」黃美英突然別開了眼神,緩緩的趴上金太妍的胸口,「我討厭你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

 

「傻傻的小貓咪。」金太妍輕輕的笑了一聲,她從容的順著黃美英的頭髮,「不喜歡,就想辦法蓋掉。」


 

凊少突然出現在金太妍的房間,他看著跪在黃美英旁邊的女人,輕輕的揮下手上的武士刀。

 

金太妍突然從凊少的旁邊出現,她雙腳一軟的跪到了地上,她輕輕的捂著自己的胸口,「魅魔……?」

 

「哼,那個魅魔之王似乎不知道你跟Tiffany的共生關係,竟然放任自己手下撒野。」凊少從容的拎起被他打傷的魅魔,「把你吸的精氣吐出來還給Tiffany,不然我直接讓你死。」

 

「臭小鬼!」

 

凊少只是輕輕的瞪了一下朝他打過來的爪子,魅魔突然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聲,凊少只是掐著那個魅魔的脖子,讓她止住了聲音,「別亂吼亂叫的,吵死了。」

 

魅魔的口中突然湧出了白霧,而湧出的白霧則化成了細絲,纏上了黃美英的身子,最後消失。

 

「滾,誰敢再來動Tiffany或是金太妍,我直接讓他灰飛煙滅,連個渣都不剩。」

 

凊少看著落魄的跑出陽台的魅魔,他彎腰撿起了金太妍剛剛弄掉的資料夾,又伸手扶過了金太妍,「Tiffany大概等等就會醒來了,然後我走的時候會放一串鑰匙在客廳桌上,那是新家的鑰匙,地址早上我在傳給你。」

 

「新家……?」

 

「兩個人住一起不會太擠嗎?」凊少淡淡的說著,他把金太妍扶到床邊,「而且還有空曠的地方給Tiffany活動身體,我還特地用了些小東西,讓魔界派過來的殺手或是像剛剛的魅魔找不到你們住在哪。」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身邊的黃美英,又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凊少離開了。

 

還真是乾淨俐落啊,事情辦完就走了。

 

金太妍看著身邊喘著粗氣的黃美英,只是彎下了身子,在黃美英的耳邊吹了一口氣。

 

「噫!」黃美英猛然的睜開眼睛,她捂著自己的耳朵,看著一臉無奈的金太妍,「我、你……」

 

「剛剛魅魔來過,凊少把她趕跑了。」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撐著臉頰,突然勾起了微笑,「看來你做的夢很不錯嘛。」

 

「什、什麼,才沒有好不好。」黃美英紅著一張臉,她沒好氣的拉過了被子,重新的躺了回去,「你沒事不要吵我睡覺啦!」

 

「哪裡沒事了?你在我耳邊……」

 

金太妍直接被黃美英摀住了嘴巴,她眨著眼睛,看著臉紅到快滴出血的黃美英,她輕輕的拉開了黃美英的手,「幹嘛?我只是想表示你才打擾我睡覺。」

 

黃美英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她索性的抱著金太妍的肩膀,又用腳夾住了金太妍的腰,果斷的把金太妍當成抱枕,「算我錯了,麻煩你睡覺,我覺得很累。」

 

金太妍抿著唇偷笑,她輕輕的抓住黃美英的手臂,臉頰輕輕的蹭著黃美英的頭髮,「晚安。」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臉,她輕輕地呼了口氣,輕輕的抵著金太妍的肩膀,陷入熟睡。


 

「美英,你帶我來這裡要幹嘛?」

 

金太妍踩著黃美英的腳步,走到了一顆桃花樹前,她不解地看著身前的人,黃美英突然說要來妖神族的所在地,然後什麼也沒說的,就帶她過來。

 

「結婚。」

 

「蛤?」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結什麼婚啊?」

 

「我跟你,結婚。」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緩緩的開口,「不要嗎?」

 

「要啊,但是……為什麼來這?」

 

「看吧,果然還是有你不知道的事。」黃美英輕輕的哼了一聲,她鬆開了金太妍的手,從眼前的樹幹上折下了一節樹枝,又把折下的樹枝分成兩半,從容的放到了自己的耳後,也幫金太妍放上。

 

「這棵樹是我們妖神族的聖樹,凡是生老病死的儀式都會在這舉辦。」黃美英從容的說著,又牽住了金太妍的手,「而且我明年就要跟師父去受訓,怕你跑走,師父就叫我來跟你結婚。」

 

「跑到哪還不是都會被你找到。」金太妍吐了吐舌,她看著黃美英,只是跟她一起跪到樹前,「不過也該是時候了,我們認識了一千年了吧?」

 

「你去修煉的一百年,我會乖乖待在皇宮裡不亂跑的。」

 

「得了吧,要你不到處亂跑比要你登基還難。」黃美英沒好氣地開口,她輕輕的哼了一聲,緊緊地握著金太妍的手,低下頭,「神聖的桃樹樹靈啊,我黃美英與金太妍,在茲根前,共結連理。」

 

「太妍,等等跟著我想的唸,知道嗎?」黃美英的聲音直接傳進金太妍的腦子裡,金太妍只是捏了下黃美英的手,表示她知道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金太妍只覺得有股暖流竄進了自己的身子,她看著黃美英把耳上的樹枝拿了下來,自己也拿下了樹枝,「那我等等回去要不要補給你一枚戒指啊?」

 

「不用,你只要補這個就好。」黃美英輕輕地點了下自己的嘴唇,微彎的眼睛帶著笑意的看著金太妍。

 

金太妍臉上漾著燦爛的笑容,她吻上了黃美英的柔唇,動作跟她我行我素的個性大相逕庭,她抱著黃美英的纖腰,她看著紅著臉頰的黃美英,又踮起腳尖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回去了吧。」

 

「好。」


 

金太妍看著在室內裡頭亂跑亂跳的粉紅色獅子,一邊對於她們新家的坪數,也是大到有些驚訝。

 

足足100坪的空間!是她之前住家坪數的五倍!

 

「凊少那個討厭鬼還算不錯嘛!給了那麼大的空間。」黃美英開心的晃著尾巴,一邊跳上了階梯,慵懶地趴在樓梯間,「這樣我就能不用老是維持人形了。」

 

「不對啊,為什麼外面看起來……」

 

「有種東西叫做空間魔法。」凊少搬著兩大箱的東西,突然站到了金太妍的身邊,「100坪的空間,樓中樓,二樓大約55坪,總挑高是五公尺,三衛浴五房三廳,一個開放式廚房,採光良好,風景還算可以。」

 

「這整個公寓基本上是我為了像是Tiffany這種好動的人蓋的,只要跟我說一聲,房子在加大也沒關係。」凊少從容的說著,他從口袋裡拿出了白色的粉筆,在地上畫出了一個類似魔法陣的東西,「租金待討論,不會要你多少錢的。」

 

「我哪裡好動了……」

 

「租金……」

 

凊少輕輕的哼了一聲,他拍了一下他搬來的紙箱,「物歸原處。」

 

黃美英迅速的閃過朝她飛來的懶骨頭椅子,她跑到了金太妍旁邊,沒好氣的瞪著凊少,「我才剛誇獎你就這樣整我。」

 

「東西的動向我可沒辦法控制。」凊少從容的闔上了紙箱,他看著從金太妍家搬來的東西,還有一些他從魔界偷回來金太妍的東西,「我警報器跟其他什麼東西都給你用好了,還有你魔界的東西我能偷的也都幫你拿回來了,還順便幫你跟Tiffany買了幾件衣服,就放在衣櫃裡,另外頂樓是你們的空間,有游泳池、健身房、溫室、籃球場,地下的樓層是所有住戶的共用空間,不過倒是有草原一類的東西吧,Tiffany你可以盡情使用。」

 

「這裏頭是住戶的使用規定,把你們討厭別人做的事情寫上去,其他住戶的使用手冊也會更新。」凊少的手上拿著一台平板電腦,他從容的塞到了金太妍的手裡,「還有,依照你們的坪數,租金是……三百萬韓元。」

 

「另外,雖然這間公寓是我用魔法蓋的,但房東實際上是裴柊彤,這是她的銀行戶口,麻煩把租金轉給她。」凊少把手上的名片丟給了金太妍,「有問題可以找她,也可以找我,基本上我們就住在七樓,就在你們樓下。」

 

凊少輕輕的一彈指,地板的粉筆痕跡瞬間不見,沒再多說什麼的,就離開了金太妍她家。

 

金太妍看著手上的東西,又看著還是獸形狀態的黃美英,「我說美英,你真的要變成獅子走來走去嗎?」

 

黃美英輕輕的哼了一聲,「沒有,我等等就變回人形了。」

 

金太妍看著又在客廳裡亂跑的黃美英,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是說這凊少給她那麼多房間幹嘛啊,一個臥室、一間書房最多再一間給她拿來當遊戲室,剩下兩個房間,是要幹嘛用的?當客房?

 

「美英,你想睡哪間房間?」

 

黃美英猛然的回過頭,她看著站在門邊的金太妍,「你要分開睡?」

 

「不是啦!我是覺得這些房間都差不多,所以想問你要睡……」金太妍又走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她看著已經擺好的床,她剛剛看東西在亂飛的時候怎麼就沒看到床啊!「不用了,我們睡這裡吧。」

 

黃美英困惑的走到金太妍旁邊,她吃驚的看著放在房間裡的大床,冷不防的直接撲了上去,在上頭滾來滾去,「連這張床都可以偷出來,凊少該不會是妳們魔界最厲害的小偷吧?」

 

「這張床有什麼特別的嗎?」金太妍慢步的走到床邊,她看著已經變回人形的黃美英,好奇的摸著床沿,不就是一張床嗎?

 

「習慣問題。」黃美英趴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枕頭上金太妍的髮香,她會那麼喜歡,原因不外乎就是這張床上頭有金太妍的香味,更重要的是床夠大,大到她可以在上面亂滾,她翻過了身子,伸手扳過了金太妍的身子,她低頭看著皺起眉頭的金太妍,「你不覺得熟悉嗎?」

 

「我是覺得很好躺啦。」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皺起的眉頭漸漸鬆開,她看著湊上來的人,「唉……你幹嘛靠那麼近?」

 

「我說,你什麼時候才會全部想起來啊?」

 

「蛤?」

 

黃美英搖了搖頭,她低頭咬了下金太妍的臉頰,就離開了金太妍的身子,「不理你了,我要去地下室逛逛。」

 

金太妍坐起了身子,她看著走出去的黃美英,她困惑的摸著自己的臉頰,「還有什麼東西是要想起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