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我發現一個很好玩的東西ww

 

然後我回到家一打開臉書就看到妖魔鬼怪QAQ

 

太妍保護我QQ我怕做噩夢QQ(夠了你

 

還有我發現,其實我也有一個系列還沒寫完就寫新的壞習慣。

 

不過我是不會同時連載啦XDD

 

否則會沒結局ww

 

 

 

 

 

 

 

第六章

 

「我快被你嚇死了。」女人抱著胸口,沒好氣地看著在看到她已經低下頭準備挨罵的凊少。

 

女人一頭黑色的長髮被整齊的紮起,她穿著簡單的格子襯衫外套,外套底下是簡單的針織衫,她的臉上戴著圓框的銀色眼睛,而左眼的下方有個小小的淚痣。

 

「你下班了喔?」凊少微低著頭,口不從心的開口。

 

「我是老闆,我想幹嘛就幹嘛。」女人淡淡的哼了一聲,她伸手抱過了凊少的身子,「你沒事就好。」

 

「我有事你不是也會有事嗎……」凊少微紅著臉,他掙脫了女人的懷抱,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她是我的共生者,裴柊彤。」

 

「你就是太妍吧?」裴柊彤看著金太妍,「他受你照顧了。」

 

「是我照顧她吧……」凊少自動噤聲,躲避著瞪她的裴柊彤。

 

「還有,有自信是件好事,但是自信過頭會造其反。」裴柊彤淡淡的說著,她的雙眼微瞇,盯著黃美英,「凊少雖然不算弱,但是多餘的行為只會造成他的分心,然後像剛剛一樣。」

 

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緊緊地握著黃美英的手,「是我的錯,你不要怪美英。」

 

「還真是貼心啊。」裴柊彤勾了下嘴角,她伸手拉過了凊少的手,「反正我也沒資格說什麼,畢竟我是個被保護者。」

 

「回去了,我還要幫你補制服。」

 

「破那麼大的洞,直接買新的就好了啊……」

 

林允兒送完最後一個小孩子,從容的走到了金太妍跟黃美英的旁邊,「如何?彤姐姐的威力。」

 

「你也被罵過?」金太妍輕輕的挑眉,看著嘆了一口氣的林允兒。

 

「對啊,有次在練習魔法的時候意外發生爆炸,傷到老師就被彤姐姐抓去罵了。」林允兒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不要看彤姐姐這樣,其實她是普通人類,只是因為老師的關係,所以活得比較久……不對,說她是半魔半人也可以。」

 

金太妍輕輕的點了點頭,她暗暗的瞥了一眼一臉沉悶的黃美英,「那今天就先這樣,我先回去了。」

 

「嗯,姐姐掰掰。」

 

金太妍一直牽著黃美英的手,她從容的拉開了車門,她看著還若有所思的黃美英,一把把人拉到了懷裡,「我說,你在想些什麼?」

 

「唉……」黃美英嗅著金太妍身上的香草味,她抬起頭,沒好氣地看著她,「沒什麼。」

 

「沒事的啦,反正事情不是結束了嗎。」金太妍伸手揉了揉黃美英的頭髮,「上車吧,我們去買牛肋排。」

 

金太妍看著坐到副駕駛座上的黃美英,「美英。」

 

「嗯?」

 

金太妍伸手牽住了黃美英的手,輕輕的踩著油門,從容的轉著方向盤,不再多說什麼。

 

黃美英感受著手裡的溫度,之前,她們也是這樣,金太妍在她心情不好時總會牽著她,或是抱著她,直到她心情好一點。

 

雖然記憶不在,但是習慣不會變的,是嗎?


 

「一千三百年?」

 

黃美英看著面前驚訝的金太妍,慵懶的撐著臉頰,輕輕地點著頭,「對啊,你真實的年紀是三千年,而我們認識已經一千三百年了。」

 

「我們非人的特色就是長到一定的外表就不會再變動了。」黃美英愉快的啃著牛肋排,「當然我沒有算零頭的數字。」

 

金太妍緩緩的點頭,其實她只是突然很好奇她跟黃美英到底認識了多久,所以才問一下,結果誰知道黃美英連她真實年齡都說出來了。

 

「還想知道什麼嗎?」

 

金太妍輕輕的搖著頭,她看著自己亮起來的手機螢幕,遲疑的走進了房間,她抱著床上的一個背包,又回到了客廳,「美英,凊少要妳教我一些基本知識。」

 

「啊?」黃美英狐疑的看著金太妍,要她教金太妍基本知識?

 

「嗯,他說把背包裡的東西教好就好,要在今天晚上學會。」金太妍把背包裡的東西拿了出來,除了一本看起來很破舊的書之外,就是一雙手套。

 

黃美英有些懷念的看著金太妍手裡拿著的手套,「天啊,他到底從魔界帶出了多少東西?」

 

「這些是你的,這本書是歷史書,包含了魔界跟各個世界大大小小的歷史,手套是你之前為了教我特地去買來的,作用是聚集魔力。」黃美英看著有些老舊的手套,拉過了金太妍的手,輕柔的幫她戴上,「她要我教你的,應該是魔界的歷史。」

 

「蛤?」

 

黃美英無奈地笑了一下,「只能說我認識你那麼久,學到最多的是一堆鬼怪的知識。」

 

黃美英把她吃完的盤子拿到廚房的水槽,洗了把臉之後又回到了金太妍的身邊。

 

「書的後頭是一個練習的空間,我們之前也常常在裡頭練習。」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牽著金太妍的手,指尖輕輕的抵著書本陳舊的封面,「睿智的歷史之書啊,請允許我和金太妍前往時間的河流,窺探過去的歷史。」

 

金太妍只覺得自己的身子變得輕盈,一陣柔光退去後,她正在一個廣場,而身旁是吵鬧的市集。

 

「這裡是最一開始的魔界。」黃美英簡單的說著,她拉著金太妍輕輕的跳到了高空中,「很神奇吧,一開始就有這樣的規模。」

 

金太妍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下頭一個直徑大概五公里大小的城池。

 

「時間之流啊,請展示魔界到前三個月位置的所有歷史吧。」

 

「從這裡開始之後的五百年,發生了一場規模不小的神魔大戰,很神奇的魔族得到了勝利,所以魔界的疆域變得更加廣闊,北方的龍之國、東方的矮人國、南方的妖精國、西方的亡之國,就是整個魔界的大概。」黃美英從容的說著,緊緊地拉著金太妍的手,「然後妖精跟精靈不太一樣,你知道吧?」

 

「知道,妖精偏向小飛俠故事裡的小叮鈴,精靈則是像允兒那樣。」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下頭規模越變越大的城池,還有在短時間內蓋好的城堡、來來去去的人、飛在城堡周圍的惡魔,「我好像想起什麼了……」

 

「這個是某次神界因為誤會對魔界發動的一次大規模戰爭,導火線是因為人類13、14世紀時的黑死病……這場戰爭我是前方的戰鬥人員,結果後來發現是一個小鬼隨意釋放病毒所導致的,神界派人幫助我們恢復,並答應不再隨意進犯……」金太妍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試圖整理那些不斷湧上來的記憶,「你也在,對吧?」

 

「嗯。」

 

金太妍突然吐了一口氣,「停止展示,時間之流。」

 

黃美英遲疑的看著金太妍,眉宇之間流露的是擔心,她看著跌坐在空中的金太妍,伸手抱過了她的身子。

 

「臭老爸……金志勇……」金太妍突然哽咽,她想起來了,那天被襲擊的晚上,她跟金志勇本來還在討論要不要去參加亡之國的慶典,挑戰去年他們參加慶典活動的紀錄,突然從窗戶湧進來大量的低等惡魔,甚至是一些很明顯受到控制的士兵,然後金志勇就把她推開,逕自迎接大量的敵人。

 

她才回到房間準備去幫金志勇跟自家父親時就遇到了埋伏,然後她快死了的時候,她爸爸闖了進來,用最後的力氣把她傳到人界,跟治療她的致命傷。

 

金太妍看著自己手上的手套,默默地脫了下來,塞到黃美英的手裡,「給我手套是小看我嗎?這王八蛋凊少。」

 

「太妍?」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只是輕輕的笑了笑,「我想起來該怎麼使用魔法了。」

 

「美英,能陪我練習嗎?」


 

金太妍看著趴在自己床上的粉紅色獅子,她練習的太過火,所以黃美英才會連人形都沒有維持的睡倒在床上。

 

不過那麼過火也不是沒有原因,她要去找一個人算、帳。

 

金太妍突然出現在巷子裡,她看著剛好打開的後門,側身走了進去。

 

繞在金太妍耳畔的是激昂的重低音,她看著附近喝著酒的人,又看了下閃爍著彩光的燈,她輕輕的哼了一聲,逕自走向了有兩個大漢站著的角落。

 

「小姐,這裡……」

 

「不想人頭落地就別擋我。」金太妍冷酷地瞪了企圖擋住她的兩個男人,她看著坐在沙發上喝酒的人,「金希澈!」

 

「嗯?」金希澈轉頭看著怒氣沖沖的金太妍,倒是從容的揮了揮手,讓兩個男人退開,「看來你終於恢復記憶了啊?公主大人。」

 

「什麼叫做終於?你給我說清楚。」

 

「要我解釋什麼?」

 

「這三個月來,那些自動貼上來的魅魔,是不是你指使的?」

 

金太妍怒視的看著金希澈,她還沒有恢復記憶的那三個月,幾乎天天就是往夜店跑,不知道為什麼,每晚總是會有身材曼妙、火辣的女性跑來跟她搭訕,然後跟著她回家,上床。

 

「我手底下的魅魔會自動覓食,你要知道在這裡能遇到魔族不是很簡單的事。」金希澈理所當然的說著,「而且我那也算是保護你的行為好不好?不把你身上溢出來的魔力吸掉,你早就被追兵殺了,還等到凊少那傢伙幫你把你的東西帶出來,你家的小貓咪……」

 

金太妍的手上突然出現了細劍,輕輕的抵著金希澈的胸口,「嘴巴給我放尊重點,殺了一個魅魔之王不是什麼難事。」

 

「輕鬆一點好不好,別那麼殺氣騰騰的。」金希澈從容的撥掉了金太妍的劍,「你今天來就只是要跟我算這筆帳喔?」

 

「廢話。」金太妍又把劍變成了鋼筆的模樣,沒好氣的睨著金希澈。

 

「哼,我還以為是凊少要你過來拿資料的。」金希澈輕輕的哼了一聲,他從一旁的枕頭後面拿出了一本資料夾,「反正你都來了,這東西就給你。」

 

「什麼?」

 

「還記得你們跟神族那場因為黑死病所引起的大戰嗎?」金希澈又倒過了一杯酒,他伸手指著金太妍手上的資料夾,「那個是那次所簽訂的條約內容,我也不知道凊少要那個東西幹嘛,別問我。」

 

金太妍看著手上的資料夾,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轉眼間又消失在金希澈的面前。

 

「真是沒禮貌,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金希澈沒好氣的唸著,他看著自己指尖上頭覆上的一層薄冰,「不成熟的小鬼,自己做錯事還怪別人。」

 

嘛,雖然他方法也的確是用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呼 終於恢復記憶了 力量也回來了嗎
    太妍總是習慣性拉美英尾巴 (尾巴超級敏感啦 我又開始想歪...

    已經想得太多在病了 (可能再想多點就會好

    姓裴的彤姐姐 是姓裴的 (眯眼
  • 對阿,不過是慢慢來的

    歪就歪吧,我就不了ww

    沒有!!跟irene絕對沒關係!!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29 0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