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我這兩天就是去體驗大學生活XDD

 

然後我好驕傲我還能寫出簡單的程式ww

 

還有我體驗到通勤的辛苦了QAQ

 

 

 

 

 

 

第五章

 

金太妍無聊的轉著手上的鋼筆。

 

被彌諾陶洛斯襲擊,也是一個禮拜之前的事了。

 

「老師!幫我畫狗狗!」

 

金太妍看著拿著圖畫紙跑過來的小孩子,把鋼筆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那你去幫老師拿鉛筆好不好?」

 

「好!」

 

金太妍拿過了小孩子遞過來的鉛筆,從容的在圖畫紙上畫了一隻卡通版的小狗,「這樣好不好?」

 

「嗯嗯!老師謝謝!」

 

林允兒抱著一包棒棒糖,看著金太妍,「姐姐,這包糖果可不可以幫我發下去?」

 

「你要去哪?」金太妍抱著林允兒塞給她的棒棒糖,輕輕的皺起眉頭。

 

「園長說他要過來,我要去準備個東西。」林允兒看著自己的手機,輕輕的晃著手。

 

喔,然後金太妍終於知道這個她從來沒有看過的園長是誰了,還有她真的很好奇,凊少的資金到底有多雄厚?

 

「小朋友們!東西收一收,洗完手就可以來拿棒棒糖,等爸爸媽媽來接你們囉。」金太妍從容的喊著,她晃了下手上的棒棒糖,「不快一點老師自己全部都吃掉喔!」

 

「不要啦!」

 

「老師吃那麼多糖果會蛀牙喔!」

 

「老師小氣鬼。」

 

「你們這群小蘿蔔頭,快去洗手啦!」金太妍沒好氣地開口,逕自拿過了一根棒棒糖,「要不要去?」

 

金太妍看著鬧哄哄的小孩子們,只是勾著溫和的微笑,她轉過頭看向逐漸起霧的遊戲場……這個時間點,會起霧?

 

「對不起……Fall asleep, my dear children。」

 

金太妍看著突然安靜下來,陷入沉睡的小孩子,她錯愕的轉過頭,看著有著尖耳朵的林允兒,「妳……」

 

「我要允兒這麼做的。」凊少穿著附近高中的制服,他的右手腕綁著繃帶,臉上還貼著紗布,「外頭有客人。」

 

就在充滿霧的遊戲場中間,站著一個穿著黑西裝,身形削瘦、細長的男人。

 

「美國的都市傳說,Slenderman。」凊少輕輕的哼了一聲,他轉了下手腕,卻深深地皺起眉頭,「小孩子一看到他,不出一個月就會身亡。」

 

「所以老師才要我下睡眠。」林允兒的手上出現了一把弓,警戒的看著外頭的Slenderman。

 

「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我現在的身份是學生,剛剛體育課那傢伙突然出現,把我打傷,現在是翹課過來的。」凊少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了一支奇異筆,「回到你原本的樣子吧,Hades。」

 

「嘛,也算是機會教育,你就好好看著吧。」凊少輕輕的揮了下手上的武士刀,從容的踏進了遊戲場,「Slenderman,剛剛的回禮,你可不要躲啊。」

 

林允兒跪在地上,雙手握著手上的弓,她輕輕地開口,輕揚的歌聲圍繞在教室內。

 

金太妍看著一個人抵著六隻類似蜘蛛腳的凊少,她只是緊緊地握著手上的鋼筆,她的劍,名字到底是什麼?

 

「吼!」

 

金太妍看著突然出現的粉紅色獅子,她錯愕的愣了下身子,為什麼……

 

因為她出事了嗎?

 

「讓開Tiffany,Slenderman不是彌諾陶那種沒腦的妖物。」凊少沒好氣的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黃美英,「就算你曾經去過美國修煉,這Slenderman還是沒那麼容易……」

 

「你吵死了,你自己的右手受到Slenderman的詛咒,不快點打死他就換你先死。」黃美英沒好氣的吼著,她跳上了Slenderman的觸手,一揮掌就打上了Slenderman的後腦勺。

 

「你這笨蛋,想一下你跟太妍的共生關係啊!」凊少擋到了Slenderman跟黃美英的中間,用刀子擋住了Slenderman的尖牙,「Hades!」

 

Slenderman被硬生生的打進了濃霧之中,凊少看著自己的右手,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如果要在這裡……

 

「嘎!」

 

凊少看著突然出現的Slenderman,他急忙地轉過身子,把黃美英推開,他看著自己的刀子,突然想起他其實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防禦。

 

「凊少!」金太妍看著腹部被貫穿的凊少,慌張的喊著。

 

「就算是老師的刀子,也擋不住這樣的攻擊。」林允兒還是呈現祈禱的姿勢,認真的看著金太妍,「姐姐,Slenderman的能力是你的主場,快點想起妳劍的名字啊!」

 

金太妍看著被甩進來的凊少,又看向了黃美英,她看著手上的鋼筆,哪有主人要用劍還要有那麼麻煩的限制的啊!

 

『因為如果不限制的話,劍上的靈氣會隨意的攻擊人,甚至是攻擊主人。』

 

『而且有名字,也比較容易跟武器溝通啊。』

 

『真的是受不了你這遲鈍的傢伙,回想起來吧!我的主人。』

 

「凍結一切吧,Neige!」金太妍手上的鋼筆變成了原本的細劍,她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尾巴,對著攻擊過來的觸手刺了下去。

 

「吼!」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沒好氣的看著金太妍,抬腳踹了一下她,「跟你講過,不要拉我尾巴!」

 

「去旁邊待著啦!要算帳等等在算。」金太妍看著變回人形的黃美英,看著眼前的Slenderman,「凊少身上的詛咒,要殺了他才能解除吧?」

 

金太妍輕輕一揮劍,就對著Slenderman射出冰錐,「雖然我還不太會用,但是在這霧之中我還是有信心殺了你的。」

 

Slenderman僅僅只是在一瞬間,就變成了冰塊,金太妍對著Slenderman的咽喉,猛然一刺。

 

金太妍看著碎成一塊一塊的Slenderman,她認真的看著自己手上的細劍,輕輕的摸著劍身上頭的花紋,「Neige,謝謝妳幫我恢復那段記憶。」

 

『還說,下次再那麼遲鈍想不起我,我就先把你凍成冰塊。』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傳進了金太妍的腦裡,有些不悅,更有些哽咽。

 

「抱歉抱歉。」金太妍俏皮的吐了吐舌,她把手上的劍收進了劍鞘,轉頭看著抱著胸口的黃美英。

 

「我晚餐要吃牛肋排。」

 

「好,我等等就去買。」金太妍輕輕的笑著,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手,又回到了教室。

 

凊少正坐在地上,他不耐煩的看著滿地的血液,輕輕一瞥就讓血液化成了灰,而他腹部上的傷口,早在剛剛就已經癒合。

 

「真的是……」凊少摸著自己的肚子,又看著身邊的林允兒,「允兒,可以讓小孩子們起來了。」

 

「那教室呢?」

 

「結界一破,東西自然會復原。」凊少撐起自己的身子,拿著武士刀又回到了遊戲場,「Hades!」

 

外頭傳來了車子的聲音,金太妍看著手上不知何時又變回鋼筆的劍,又看向了把奇異筆丟回口袋的凊少。

 

「你要解釋嗎?」

 

「我要解釋什麼?」凊少看著金太妍,又看向了正在叫小朋友起床的林允兒,輕輕地嘆了口氣,看來他要花些時間做點小東西了。

 

「為什麼會有……」

 

「你的身份。」凊少果決的打斷金太妍的話,「妳是人民最希望上任的王,為了讓一些試圖反叛的人乖點,把你的頭看下來帶回去示眾,會有利那個野王的統治。」

 

「不過你別擔心,那個野王雖然叫了不少東西來追殺你,但全是些二流角色,如果要我認真的話,一瞬間幫你奪回王位也不是多難的事。」

 

「那……」

 

「你爸拜託我,把你訓練成一個有擔當的魔王,而不是一個半調子。」凊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是金太妍為下一任魔王,又不是他,叫他沒事保護一個引來紛爭的人已經夠麻煩了,要主動找事,他才不要,「我說過了,我是你的老師,意思就是我會從旁協助你,不是當你的手下任你使喚。」

 

「而且老師不這麼做,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發完糖果的林允兒看了凊少一眼,從容的打開落地窗,讓背好書包的小孩子走出教室,去找自己的家長。

 

她看著大門口站著的女人,又轉頭看著凊少,「老師也有共生的對象。」


 

柔和的陽光照進了華麗的宮殿,輕輕的撫著躺在大床上的人。

 

黃美英輾轉清醒,她扶著自己還在天旋地轉的頭,緩緩的坐起身子,任著身上的被子從她身上滑落,寬大的襯衫下是曼妙的身材,她稍微拉了拉被子,隔絕試圖擁抱她的冷空氣。

 

「還有不舒服嗎?」

 

黃美英轉過頭,看著手上拿著書,簡單穿著一件寬大的T恤跟長褲的金太妍,「我剛怎麼了?」

 

「我剛剛帶你去了一趟北方的龍之國,我們被長老下了祝福,現在是『共生』關係。」金太妍從容的闔上了書,她把書放到一旁的櫃子,從容的坐到床沿,「我的力量對你來說太過強大,所以你昏倒了,你現在是在我的房間。」

 

黃美英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她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的確,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身子有些不同。

 

「……幹嘛?」黃美英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金太妍放大的姣好容貌,她輕輕的抿著唇,下意識地退後。

 

「緊張什麼?我又不會對你怎樣。」金太妍吐了吐舌,她伸長手,拉好了黃美英那幾乎露出胸口的衣服。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有些煩悶的抓了抓頭,「我問你,什麼是『共生』?」

 

金太妍盤著腿,她的手撐在自己的膝蓋上又托著自己的臉頰,「就是共生啊。」

 

黃美英有點無奈地看著金太妍。

 

「反正理論什麼的我不擅長,做一次給你看就知道了。」金太妍從容的拉起自己的衣袖,把手臂放到了唇邊,輕輕地咬了一小口。

 

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看著自己的手臂,明明沒有傷口,為什麼……

 

「我們啊,現在是感覺共享、力量共享、生命共享。」金太妍緩緩的開口,她舔了下自己咬出來的傷口,看著一下子又癒合的肌膚,「如果還要更進階的話,甚至可以做到思想共享。」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慘白的臉,臉上掛著的笑容有些輕浮,但是眼神又不失認真,「別擔心,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的,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朋友?」

 

「對啊,『共生』條件成立,除了伴侶之外,就是朋友了。」金太妍點了點頭,「而且還是不可或缺的朋友喔!」

 

黃美英看著眼前笑得燦爛的人,她們認識的時間明明不長,但是眼前的人卻表現得很隨性,認真的說著她是她不可或缺的朋友。

 

「你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嗎?」

 

金太妍輕輕的歪著頭,「是啊,怎麼了?」

 

黃美英搖了搖頭,她又躺回去原本的位置,「我另外一個名字是黃美英。」

 

「意思就是說我要改叫你別的名字囉?」金太妍趴到了黃美英的身邊,看著又閉上眼睛的人,「美英!」

 

「我頭暈,讓我再休息一下。」

 

金太妍吐了吐舌,她只是伸手拉過了被子,安穩的蓋住了黃美英的身子,又伸手拿過了她剛剛丟在櫃子上的書,就趴在黃美英的身邊繼續看著她剛剛看到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凊少的共生對象 不會還是Irene姐姐吧(咪眼
    認真就能奪回王位也太強了!

    太妍的劍好可愛 (不不不 是帥氣的小女孩 不要凍我了

    美英起床那一下 又以為是什麼腦補情節了
    最近就愛想歪
  • NoNo,我跟Irene已經沒戲了,這次是原創角色ww
    我喜歡自肥,所以超強XD

    哈哈,我沒有認真的想Neige的外型呢。

    想歪(瞇眼
    歪思想想太多會得病喔ww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22 2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