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6193_1532166563561849_1023141519_o1.jpg

34325297290_0a40de1c36_o.jpg

 

 

碎碎念:

 

難得我家只剩我,卻是一堆狗屁拉雜事= =

 

然後明天開始暑輔QQ為期四個禮拜QQ

 

所以接下來四個禮拜是周末才發文喔~

 

今日我出演我獨自生活ww

 

 

 

 

 

第四章

 

「你是誰?」黃美英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暗暗的嚥了口口水。

 

彌諾陶洛斯,就僅僅在一眨眼間就被砍成兩半。

 

少年輕輕的把刀上的血甩掉,他看著漫到自己腳邊的鮮血,嫌棄的哼了一聲,整隻牛的屍體突然起火燃燒,聞這血的味道就知道這肉絕對不會好吃到哪,他果然還是去超市買正規的菲力牛排吃好了。

 

「我叫做凊少。」凊少輕輕的哼了一聲,他看著另外一邊的騷動,「不只彌諾陶嗎?」

 

「不過我也不是一個人過來的。」凊少打了個哈欠,直接掠過黃美英的身子往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

 

「姐姐你振作一點!」

 

金太妍緩緩地睜開眼睛,她看著身前穿著白色長裙,手上拿著裝飾精美的弓,一臉擔憂的林允兒,「允兒……」

 

林允兒鬆了一口氣,她看著聚集過來,手上還拿著長矛的惡魔,「敢動我,就是跟整個精靈界作對。」

 

「允兒,你在說什麼?」金太妍撐著身子,吃力的站起身子,她看著身邊的鐵盒,她記得她剛剛丟在路邊……

 

林允兒看著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她輕輕地呼了口氣,緩緩的拉弓,三支發著光芒的箭突然架到了弓上,「離開。」

 

「嘎!敢動我們就是跟整個魔界作對!」

 

「那就這樣吧。」林允兒鬆開了手,卻被突然出現的凊少打斷了射出去的光箭,「老師!」

 

「戰爭夠多了,我魔族自己家裡的事,我自己處理。」凊少淡淡的開口,黑光一閃,眼前的三隻惡魔瞬間被腰斬,「而且你媽知道你隨意跟魔界的人打起來,被罵的也是我。」

 

林允兒癟著嘴,看著自己眼前的少年,又看著少年身旁的黃美英,「明明是老師要我來幫忙的。」

 

「我要你來是幫那傢伙療傷,不是參與戰鬥。」凊少無奈地嘆了口氣,搞什麼他的學生都那麼不受控制啊!「還有,我不是讓你鐵盒一拿到就把裡頭的東西塞到金太妍手裡嗎?」

 

「我打不開。」

 

凊少扯了下嘴角,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好,他的錯,他忘了他把鐵盒加了三道鎖咒。

 

「裡面到底是什麼……」金太妍無力的倚著黃美英,她看著蹲到鐵盒前的凊少,「就是你吧?三不五時打電話給我的人。」

 

「是,我叫做凊少。」凊少打開了鐵盒,把裡頭的東西拿了出來,「認真來講,我是你的老師。」

 

凊少看著手上的細劍,又看向了金太妍,「這個是妳的東西,拿去。」

 

金太妍看著凊少手裡拿著的細劍,輕輕的抿著唇,遲疑的伸手接過。

 

林允兒詫異的看著發出強光的細劍,下一秒她只覺得有龐大的東西壓著自己,她撫著自己的胸口,這是……

 

「別勉強。」凊少早一步拉過了暈過去的黃美英,伸手把自己的面具帶到了林允兒的臉上,「安逸的日子可沒有了,允兒。」

 

林允兒在面具帶上來的瞬間又覺得壓迫感迅速的離去,她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凊少,「允兒直到學成為止,都會一直跟著老師。」

 

凊少笑而不語,她看著握著細劍倒地的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這下好了,他要搬兩個暈死的人回去。

 

唉,早知道就不要答應金太妍他爸了。


 

金太妍突然愣了一下身子,她遲疑的看向躺在自己身邊的人,她……

 

「醒了啊。」

 

金太妍看著倚在門邊的凊少,「這裡是那?」

 

「你家。」凊少簡單的說著,「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

 

「嗯……有力量的感覺?」

 

金太妍看著自己的手,只是輕輕地握緊,再鬆開。

 

她注意到了,自己左手小指的戒指。

 

「你的力量在失憶前本來就不穩定了,在失憶後更糟,那個戒指是妳來這邊時戴著的,不過之前被我認為沒用,而且容易讓你被發現,所以我就暫時保管。」凊少簡單的說明,一邊認真的打量金太妍,「現在你的力量回來了,但是不穩定。」

 

「我是誰?」

 

「你再問廢話嗎?」

 

「我看起來像是問廢話嗎?」

 

凊少看著皺起眉頭的金太妍,他輕輕的勾起微笑,「你是金太妍,第二十六代魔王之女,有著強大的魔力,是眾所冀望的下一代魔王。」

 

「不過就在三個月之前,一個第二十四代魔王的的遺族起兵攻入王宮,在各地大肆掠奪,他是一個在二十四代魔王還在位時就企圖篡位,而被放逐的人。」凊少緩緩的說著,雖然照理來說放逐等於死刑,真不知道那個人是怎麼活下來的,「先王為了皇室的延續,用盡最後的氣力救回瀕死的你,封住了你的力量,讓妳能好好的復原。」

 

「至於你為什麼會失憶,我想是先王不想讓你太衝動直接殺過去做的。」然後導致他工作的難度變高,「而我,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老師就好。」

 

「我爸死了?」

 

「對。」凊少看著表情平淡的金太妍,輕輕的勾著嘴角,「我以為你會很不服我當你的老師。」

 

「不,我親眼看到了你的實力。」金太妍從容的說著,她看著黃美英,又看向了凊少,「而且我對你,有點印象。」

 

「那我是怎麼恢復力量的?」

 

「那把劍本來就是你的所有物,我可是好不容易把它從皇宮偷出來的,劍上頭有你力量的殘留,用那個當作導引,讓你自己的力量衝破封印就好了。」凊少轉過了身子,從容的走出了房間,「不過就是害到Tiffany就是了。」

 

「她……」

 

「她沒事,只是需要時間消化。」凊少背著自己的背包,手裡拿著的是金太妍的細劍,他嘴裡唸唸有詞,他看著變成了鋼筆的劍,從容的丟給了金太妍,「要用的話,喊出劍的名字就好。」

 

「休息吧,明天記得要上班喔。」凊少雙手插著口袋,「還有事情就打給我。」

 

金太妍看著凊少離開的背影,又看著手上的戒指,伸手想把戒指拔掉。

 

不過卻不能。

 

「你在幹嘛……」黃美英扶著自己的頭,緩緩的坐起身子看著正在拔戒指的金太妍,「沒用的,那戒指只有重要時刻才拿的下來。」

 

「重要時刻?」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伸了個懶腰,「凊少呢?」

 

「回去了。」金太妍看了下時間,又默默的躺回了床上,「『共生』是很危險的東西,是嗎?」

 

「為什麼我們有『共生』的關係?」

 

「因為這個手環。」黃美英舉高了手,輕輕的晃著,「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帶我去參加了一個種族的祭典,那個種族的長老給我們加了祝福,從此我們便是『共生』。」

 

「你不會覺得麻煩嗎?」金太妍看著自己的手環,輕輕的抿著唇,「如果我受傷了,你也會受傷。」

 

「不會,這樣我才能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拉了拉被子,「你對我來說很重要,知道嗎?」

 

金太妍輕輕地點頭。

 

「跟生死無關,而是因為你是我的人。」黃美英湊向了金太妍,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纖腰,「或許你不記得了,但我也是你的人……」

 

金太妍輕輕的抿著唇,她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好像有什麼東西,是她應該記住的。

 

耳邊傳來微微的鼾聲,她看著已經又睡著的黃美英,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晚飯沒吃就跟一頭牛打架,累也是不意外。

 

「好好睡吧。」


 

「悶悶不樂的,在想什麼?」

 

她睜開了眼睛,看著身邊坐著的粉紅色獅子,緩緩的變成了人形,「沒有啊,大臣們跟我老爸要我接下一任的魔王。」

 

「不好嗎?」

 

「本來是想說無所謂,但是……」她止住了聲音,認真的看著身邊的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但是什麼?」

 

「我如果成為了魔王,就要被迫跟另外一個人在一起。」她淡淡的說著,輕輕地咬著嘴唇,「我不想。」

 

「你父王的意思嗎?」

 

「不,是傳統。」

 

「那就打破傳統啊。」

 

她看著那人臉上過分耀眼的笑容,無奈地笑了笑,「你越來越像我了。」

 

「這是當然。」

 

她任著那人貼上她的唇,溫柔的回應對方的吻。

 

「走吧。」她站起了身子,乾脆一把抱起那人的身子,「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哇!金太妍!」


 

金太妍突然清醒,她按掉了頭上的鬧鐘,看著還是抱著自己的黃美英。

 

她看著天花板看了好一會兒,才掙脫黃美英的懷抱,走進浴室。

 

剛剛那應該是以前的記憶吧?

 

金太妍看著鏡子映照出來的自己的背,她記得昨天她撞了不少東西,但是怎麼都沒有瘀青什麼的?

 

金太妍走出了浴室,她從容的換下了自己的睡衣,換上針織衫跟牛仔褲,她看著坐起身子的黃美英,「醒了啊?」

 

黃美英隔了三秒才看向金太妍,她打了個哈欠,逕自的走下床,走到金太妍旁邊抱過了她的身子,「好無聊。」

 

「你才剛睡醒。」金太妍無奈的說著,她看著黃美英意外露出來的尾巴,伸手拉了一下,「清醒一點,去刷牙洗臉,等等出來吃早餐。」

 

「噫!」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沒好氣的打著金太妍的身子,「跟你說過多少次,不准拉我尾巴!」

 

「誰叫你早上神智不清的。」金太妍拿過了昨天凊少丟給她的筆,輕輕的哼了一聲,「還不去刷牙,不然等等可不是拉尾巴那麼簡單喔。」

 

「討厭鬼!」

 

金太妍看著抱著衣服走進浴室的黃美英,她看著自己的手,不由得說,其實黃美英尾巴的觸感還挺不錯的。

 

金太妍從容的走出了房間,她從冰箱裡拿出了牛奶,倒在碗裡就放進了微波爐,她又另外的拿過了平底鍋跟培根還有蛋,手拿著鍋鏟就開始煮黃美英的早餐。

 

刷完牙的黃美英走出了房間,她看著在瓦斯爐前的金太妍,默默地坐到了餐桌前。

 

「如果你要的話,你今天可以跟我去上班。」金太妍把黃美英的培根加煎蛋放到了她的面前,又倒過了一杯牛奶,自己則拿出了微波爐裡頭的牛奶跟密封罐裡的麥片,把兩個混在一起,從容的吃著。

 

「跟人類小孩相處?我才不要。」黃美英果斷的拒絕金太妍,她與其去面對二十幾個小孩子,不如讓她待在家裡繼續學綁鞋帶或是其他事情。

 

金太妍咬著湯匙,她看著吃著培根的黃美英,「我說美英。」

 

「幹嘛?」

 

「我跟你,去過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黃美英看著異常認真的金太妍,輕輕的舔了下嘴唇,「我們去過的地方很多。」

 

「我昨天迷迷糊糊中,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金太妍吃著碗裡的麥片,有些遲疑的開口,「我躺在一個地方,然後你出現,我跟你說因為我要跟另外一個人在一起,所以我心情不好,之後我就說要帶你去一個地方,我們去哪裡了?」

 

「去哪……」黃美英喝了一口牛奶,倒也認真的回想那次金太妍到底又帶她去哪裡玩,「我們……好像去了一趟日本。」

 

「啊?」

 

「因為那個時候剛好是櫻花的開花期,所以你就帶著我到日本看櫻花,結果我們兩個誤闖了一個日本的自殺聖地,差點沒被裡頭的地縛靈煩死。」黃美英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光是想到那次的經驗她又有理由罵一次金太妍,不過在想到金太妍為了她去拿到了櫻花樹妖的花蕊……「不過也沒什麼啦,就只是你心情不好帶我出去玩罷了。」

 

「我常常這樣嗎?心情不好就帶你出去玩。」金太妍喝光了剩下的牛奶,好奇的問著黃美英。

 

「不一定,要看我們能不能開溜。」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拿過了黃美英面前的空盤子,從容的放進了水槽,「給你洗碗,可以嗎?」

 

「快去上班吧。」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在不出門會來不及。」

 

金太妍碎念了一聲,就匆匆忙忙的拿著自己的外套跟車鑰匙,奪門而出。

 

黃美英輕輕地嘆了口氣,她從容的捲起袖子,伸手拿起了海綿跟碗盤,靜靜的完成金太妍託付給她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喔喔 原來是精靈族 也是公主吧 (長頸族不是很好嘛
    (哇 別拿弓射我

    “你是我的人,我也是你的人” 一來就有番外的節奏喔
    鋼筆的情節好熟 (是參考波西傑克森嗎

    凊少這次是大家的老師!!(超級年輕的老師
  • 我才不要寫長頸族(凝重

    錯,沒有番外(誤
    對阿,參考波西傑克森

    我劇中年紀不小ww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21 23:20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哈哈哈~ 允兒還真的不是長頸族

    金太妍怎麼老是讓美英太陽穴發疼啊~

    不過要是我也寧願在家練習綁鞋帶
    畢竟孩子比惡魔還可怕
    當然~ 我本來就會綁鞋帶也會洗碗〈廢話XD〉
  • 為甚麼都是長頸族拉QQ
    都說是科幻了QAQ

    因為很不受控阿XDD

    綁鞋帶+1
    要看啦,還是有孩子很可愛的ww
    不會綁鞋帶跟洗碗我笑你ww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21 23: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