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好阿,你們都不理我28篇的碎碎念QQ

 

我今天還給你們更新兩篇QQ

 

討厭妳們QAQ

 

我番外密碼要用排列組合啦!!!

 

哼!!!

 

 

 

 

 

第三十章

 

「Tiffany姐姐?」

 

黃美英轉過了頭,是上次在雨中淋雨又聽她說了她跟金太妍故事的女生,「嗨。」

 

「姐姐用的香水不是J.Lo Glow吧?」

 

「喔……這是要送人的。」黃美英笑了一下,她把手上的香水瓶放進了購物籃,伸手拉了拉黃泰古的手,「禮貌。」

 

「姐姐好。」

 

「你好啊。」女生笑了笑她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個紙袋,「這個是姐姐借我的,本來想說等等要拿過去還給你。」

 

「喔,謝謝。」黃美英把紙袋收好,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女生,「那你成功了嗎?」

 

「沒,我發現我對他其實不太了解,所以放棄了,但是我們還是朋友。」女孩聳了聳肩,突然把她手上的戒指拿下來,放到了黃美英的手裡,「咖啡廳的傳統,對吧?」

 

「嗯……正確來說你們並沒有開始,所以可以不用給我這個。」

 

「不了,我必須把這東西給你才能開始新的人生。」女孩看著拿著香燭走過來的女生,自然的牽過了她的手,把她手上的香燭放到購物籃裡,「其實我發現,那個在你最需要時一直待在你身邊的,才是那個對的人。」

 

「她就是那個叫你去跟那個Gay告白的人?」

 

Gay……?

 

「禮貌一點,就是還個東西。」女孩有些無奈,她看著黃美英又是輕輕地笑著,「那天過去我會說明的,再見了姐姐。」

 

「喔對了。」

 

黃美英看著轉過頭的女孩,疑惑的看著她。

 

「姐姐對太妍姐姐說,你不相信愛情,但是現在呢?」

 

「對現在的姐姐來說,愛情是什麼?」女孩認真的看著黃美英,突然輕輕一笑,「當然,下次再說就好,不過你可得快點告訴讀者們喔,篇幅感覺差不多了。」

 

「蛤?」

 

「她常常這樣,你不必在意。」

 

黃美英看著走掉的兩個人,只是輕輕地抿著唇。

 

「媽媽?」

 

她看著緊緊地牽著她的黃泰古,只是溫柔地笑了笑,「沒事的,媽媽只是在想些事情。」

 

「走吧,我們去買些糖果跟餅乾。」


 

黃美英看著走進來的人,不是太驚訝,只是習慣性的泡了一杯卡布奇諾。

 

「你越來越熟練了啊,我都還沒開口。」

 

「不知道,就是直覺你會想喝卡布奇諾,而且大部分都跟你點的差不多。」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看著鄭秀妍放下的小提琴盒,「你還真喜歡這裡,每次巡演都來。」

 

「不知道,或許只是想過來給某人看看,看是不是能安心點吧?」鄭秀妍淡淡的說著,「畢竟感覺我欠的很多,一年至少回來一次,每次巡演都來這裡喝上一杯咖啡,調適心情上台,感覺也不錯。」

 

黃美英只是輕笑了一下,輕輕的把咖啡放下,「你表演結束了吧?」

 

「嗯,我早點有來,只是你不在。」鄭秀妍喝了一小口咖啡,她輕輕的笑了一下,「你去哪了?」

 

「百貨公司,買泰古明天同樂會的糖果餅乾,跟一些香水。」

 

「原來……如果是我,我會買Cool Water。」

 

「Cool Water?」黃美英好奇的看著鄭秀妍,「我記得Cool Water是中性香水。」

 

「太妍高中時期喜歡這個。」鄭秀妍輕聲的說著,她看著手上的卡布奇諾,「你想知道嗎?高中時期的太妍。」

 

黃美英看著鄭秀妍,「你這是在提醒我,我跟太妍認識時間不久嗎?」

 

黃美英看著愣住的鄭秀妍,只是輕輕的笑了一下,「我開玩笑的,說吧。」

 

「真是的……到底是錯覺還是你真的越來越像她了?」



 

金太妍的香水其實噴得很有巧思。

 

「秀妍,你別動喔。」

 

吃著紫菜包飯的鄭秀妍還在研究新拿到的小提琴譜,困惑的看著金太妍,「幹嘛?」

 

金太妍伸手摸了下鄭秀妍的臉頰,然後把黏上指尖的飯粒伸到了鄭秀妍的面前,「帶便當了。」

 

鄭秀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她伸手捏過金太妍指尖上的飯粒,從容的放進自己嘴裡,「你噴香水喔?」

 

「對啊,你覺得這香水好聞嗎?」

 

鄭秀妍湊了過去,輕輕的聞著金太妍身上的香水味,「還不錯,不過你為什麼要噴中性香水?你喜歡這種的?」

 

「嗯,太女性化的我不喜歡,我偏好淡香。」金太妍調皮地吐了下舌頭,又低頭玩著她的遊戲機。

 

「這香水叫什麼?」

 

「Cool Water,怎麼了?」

 

「Krystal生日快到了,想說買一瓶送她,她也喜歡這種香水。」鄭秀妍把手上的垃圾收好,拿起了筆又在腿上的譜做筆記,「喂,我下個月的比賽你會來嗎?」

 

「當然,不都說好了每次比賽一定去看嗎?」

 

「是啊,然後上次跟上上次都沒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上次是因為空手道的比賽,上上次還不是因為金志勇那個傢伙又要喬事情……」

 

鄭秀妍很索性的無視身邊金太妍的叨擾,只管專心研究自己的樂譜,而身旁的金太妍倒也是很識相的安靜下來。

 

金太妍委屈地看著鄭秀妍,她又不是真的不去看……她最後不都趕到了嗎?

 

「少用小狗無辜的眼神看我,你這次在遲到看我怎麼修理你。」鄭秀妍眼神落在樂譜上,倒是毫不留情的威脅金太妍。

 

「好,我保證不遲到。」


 

「所以最後她遲到了嗎?」

 

「她壓線,給我趕在我上台前到比賽場地。」鄭秀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她就是這樣,別人托她做什麼總是義不容辭的幫忙。」

 

「所以?」黃美英把擦乾的馬克杯放好,看著撐著臉頰一臉無奈的鄭秀妍。

 

「她啊,那次是幫一個婆婆把被搶的錢包追回來。」鄭秀妍看著黃美英,緩緩地開口,「即使素不相識,她還是這樣熱心。」

 

「是啊……」

 

「對了,怎麼沒看到你家寶貝兒子?」

 

「他在樓下跟Sunny玩,要營業的時候Sunny會帶他上來。」黃美英看著推開的門,「這不是來了嗎。」

 

「媽媽,Sunny阿姨又欺負我。」黃泰古委屈地看著黃美英,沒好氣的戳著李順圭的手,「Sunny阿姨討厭。」

 

「好了好了,你不能每次輸了都怪Sunny啊。」黃美英無奈地搖了搖頭,「而且你的禮貌呢?黃泰古小朋友。」

 

「啊……Jessica阿姨好。」

 

「泰古你好啊。」

 

「帕尼,我先下去了喔。」李順圭看了下時間,從容的走下樓。

 

「Jessica阿姨可以拉小提琴嗎?我好久沒聽了。」

 

「泰古。」黃美英把烤箱裡的蛋糕放到了鄭秀妍的手邊,一邊沒好氣的看著黃泰古。

 

「沒關係的。」鄭秀妍輕輕地笑了笑,她從容的把小提琴夾在肩頸間,「就當練習吧。」

 

黃美英看著逕自拉起曲子的鄭秀妍,她只是一邊笑著一邊搖頭,「喜歡小孩子就自己生啊,對你來說不難吧?」

 

「再過幾年吧,現在我們事業上都很忙。」

 

「這是新歌嗎?Jessica阿姨。」黃泰古專注的看著鄭秀妍,好奇的問著。

 

「不,只是簡單的練習曲。」鄭秀妍輕鬆的拉著小提琴,抽空看了黃美英一眼,「你覺得呢?」

 

「熟悉。」

 

「這練習曲是太妍寫給我的,那時候手指受傷,寫了這首曲子讓我練習跟復健。」鄭秀妍停下了動作,輕輕的把小提琴放回盒子。

 

「好了,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鄭秀妍看了下掛鐘,看著黃美英遞過來的紙盒,「謝謝。」

 

「Jessica阿姨掰掰。」

 

「Jessica。」

 

鄭秀妍看著突然叫她的黃美英,停下了腳步。

 

「對你來說,愛情是什麼?」

 

鄭秀妍低吟了一會,突然看到自己手上的婚戒,「我想是這個吧,一個人願意讓我跟他互許終身。」

 

「那你呢?Fany。」

 

「我還在想。」

 

「是嗎?我以為你早就想好了。」鄭秀妍輕輕地笑著,「反正不管怎樣,那應該都會是不一樣的答案,是吧?」

 

「……我想是吧。」

 

「不管怎樣,記得去跟她報備。」鄭秀妍輕聲的說著,「泰古掰掰。」

 

「阿姨掰掰。」黃泰古看著走掉的鄭秀妍,又轉頭看著黃美英,「媽媽沒禮貌。」

 

「我是大人,你是小朋友。」黃美英沒好氣地說著,她揉了揉黃泰古的頭髮,「東西收一收吧,差不多該回去睡覺了,明天不是還要同樂會嗎?」

 

「好!媽媽要等我喔,三分鐘就好了!」

 

「好,等你。」

 

黃美英留下了離黃泰古書桌最近的燈光,她看著背著書包跑過來的黃泰古,伸手牽過了他的小手,從容的離開了咖啡廳。


 

黃美英拿著一個紙袋,緩步的走進了一個房間,房間裡堆滿著大大小小的東西,有玩偶,有項鍊,有卡片,有照片,還有些餅乾跟糖果,不過這間房間的主人卻不是什麼小孩子。

 

「小孩子的喜好啊,金太妍。」黃美英從紙袋裡拿出了一杯香草拿鐵,放到了桌上,「小天使的粉絲真多呢……你說我到底多久來清一次比較好?」

 

「算了,反正你是不會回答的。」黃美英無奈地笑了一下,她把門鎖鎖上,又拉過了一旁的椅子,「我前幾天說了我們的故事,給一個女生,希望你不介意。」

 

「Well……你當然不會介意了,就算會你也不會跟我說。」黃美英無奈地笑了笑,她拿著咖啡,看著相框裡笑得一臉溫柔的金太妍,「還有,我問了她,她對於愛情的看法。」

 

「很有趣呢,她是我們兩個中間的答案。」

 

「你相信愛情,我不相信……對,我到現在還是不相信。」

 

「但是理由卻又那麼一點點不一樣了。」

 

黃美英看著手上的咖啡,只是喝了一大口,她感覺到自己心跳緩了下來,她緩緩的吐出了一大口氣。

 

「我第一任男友,用花言巧語騙了我,讓我去墮胎,在喝醉的時候拿菸燙我,我的第二任男朋友,裝的一副好像是暖男的樣子,但是就是一個渣男,敢跟我上床不敢養小孩,然後分手兩年之後突然闖進我家,企圖性侵我。」

 

「我的第三任男友兼第一任女友加我此生最愛的老婆,表裡一致,就是個很溫柔很傻,還會為了不知道會不會去她店裡光顧的人亮著燈,蜷著一隻腳坐在椅子上,穿著黑色或是白色的背心,畫著每個客人的專屬杯子。」

 

「從一開始很過分的孕吐,到進產房,一起把小孩子帶大……是,我的確因為她開始相信愛情,不過她什麼都沒說,就這樣死在一場搶案,然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簽下了器官捐贈贈同意書,聯合她當醫生的學妹,擅作主張的把心臟給了我,好讓我不必受身體上的折磨。」

 

「我講的就是你,金太妍。」黃美英沒好氣的看著照片,只是把手上的咖啡喝完,「你讓我相信愛情,卻又是你讓我對愛情這東西變得更加的不信任。」

 

「所以,恭喜你成功成為我不相信愛情的第三個主要原因。」黃美英抱著胸口,輕輕的抿著唇,「但是……相信愛情的那段時間,真的很美好,很幸福。」

 

「不過就算這樣,我還是不會改變什麼。」

 

「因為值得讓我信任,值得讓我不顧一切去愛的人,已經死了……丟下了自己的老婆小孩。」

 

「對我來說,什麼是愛情?」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的照片,「我不相信愛情,但是對於你,如果時間重新來過,我會在你出事的那天,拔掉點滴,想方設法的跑到你身邊,抱住你,然後要你這該死的王八蛋不准做傻事,乖乖的在我身邊待著……」

 

黃美英的眼眶不自覺的充滿淚水,她抹了抹眼淚,認真的看著金太妍的照片,「Fuck……I miss you……」

 

黃美英又坐了好一陣子,等到自己的心情平復之後,才拿過她帶來的香草拿鐵,緩緩的把咖啡喝掉。

 

「別擔心,我的身體越來越能接受咖啡了。」黃美英把金太妍的供桌稍微整理一下,「下次我再帶泰古來,他寫了一篇作文有關你的,老師說他寫得很好,下次讓他唸給你聽。」

 

「我先走了,晚點還有工作。」

 

黃美英摸著自己的胸口,她輕輕的笑了一下,她只是感受著自己的心跳,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的就離開了。

 

對她來說,愛情不是一個想法,而是一個人。

 

那個人的名字,叫做金太妍。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aith_Hope&Love
  • 黃泰古好乖
    我也想看他寫的很好的作文

    『Fuck......I miss you』
    又逼哭了啦~~~~~

    是悲傷包圍著幸福
    還是幸福包圍著悲傷
    欸....還在試著接受太妍跟美英沒有美好結局

    密碼不要太難啦~~~腦袋它...很不好使....
  • 我會考慮密碼難度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09 22:49 回覆

  • 哇達
  • QQ沒有了....我想看番外篇文章可以是好的結局的嗎?(安慰我渺小的心靈)
  • 番外當然是好的,因為我要開始唬爛了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09 22:5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Pisces0221
  • 一邊看眼淚一邊流啊
    對啊 太妍扔下老婆小孩就跑去做天使了

    偶爾一虐是好的 (心裏在催眠這是夢 會醒來的
  • 不是夢阿QQ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09 22:51 回覆

  • 다코&소원
  • 又受傷了……😭😭來點甜的吧~美英這次在採訪裡有提到太妍哦~
  • 我知道,我的太妮魂瞬間爆發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09 22:52 回覆

  • Zhe YE Hei ZI
  • 寫作好可愛喔
    沒人理你碎碎唸,就氣氣
    超可愛的
  • 好歹我是心智年齡低下的小高二X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09 22:52 回覆

  • Lai_lai
  • 真的滿虐的啦(ಥ_ಥ)
    密碼不能太難啦,腦袋不好呀(┳Д┳)
  • 哈哈,我知道啦

    在想一下密碼難度X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7/09 22: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