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00558_1726364164142087_5466270715172880384_n.jpg

35300580_1726368080808362_1329324397093191680_n.jpg

 

碎碎念:

 

618是太妍回歸

 

628是帕尼回歸喔~~(新專輯 on my skin)

 

然後我本來是想打國家間諜什麼的,結果想想還是算了QQ

 

 

 

金太妍看著鏡中的自己,只是輕輕地抿了抿唇,把口紅均勻的散佈在自己的唇上。

 

只要把這個地點的東西收回來,一切就結束了。

 

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她看著車窗外的大雨,又看了另一邊被打開的車門。

 

該走了。

 

金太妍穿著斜肩的灰色長禮服,她輕輕的拉著裙擺,搭著幫她撐傘的保鏢的手,緩緩的下了車,對著不斷閃爍的鎂光燈則是勾起了制式的微笑。

 

她一邊揮著手,從容的拿出手機開始直播。

 

她現在的身份,是一個有錢有權有勢的高官愛出風頭的女兒,被受邀來參加位於法國聖母院的一場各國官商舉辦的宴會。

 

不過說是這樣說,其實她的身份也是假的,她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韓國公民,因為一些事情拿到了這個假身份。

 

金太妍換掉了身上被雨水淋濕的灰色長禮服,換上了黃色的細肩帶長裙,她從容的走出了廁所,把手上的衣服丟給了保鏢,「我晚點自己回去飯店。」

 

她看著退下的保鏢,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找來的,根本不會懷疑她。

 

「啊,你是艾蜜莉小姐吧?」

 

艾蜜莉?

 

金太妍先是困惑的看著眼前拿著卡片跟筆站到自己面前的人,對齁,她現在的名字是艾蜜莉,「是的,你是……」

 

「能在這裡簽下你的名字嗎?我們要做出席人數的清點。」

 

「當然。」金太妍接過了筆,在卡片上寫下自己的假名,她瞥了一眼被她折斷的筆,依然掛著制式的微笑,「抱歉,筆不小心折斷了。」

 

金太妍跨著大步,她看著剛剛好打開的電梯,瞥了一眼站在一邊的電梯服務員,和裡頭另一個穿著西裝的人對上了視線,她勾起的不再是制式的微笑。

 

哼,還是剛好被攔截了吧。

 

她快步的走進了電梯,多瞥了一眼電梯裡突兀的粉紅色行李箱,她看著額角冒著冷汗的男人,輕輕的笑了一聲。

 

「怕死,就不要來追蹤我的動向嘛。」金太妍拉開了粉紅色行李箱的拉鍊,從裡頭摸出了一把榔頭,「這是最後一個行李箱,組織已經來不及了。」

 

「你也來不及了。」

 

男人迅速地躲掉金太妍丟過來的榔頭,快速的踢出了迴旋踢。

 

金太妍的身子向後,躲掉了男人的踢擊,她抹了抹嘴角,又接著擋住了男人的直拳跟膝擊,她轉了一圈,用自己的頭髮擾亂男人,她跳上了男人的背,手臂一收緊,輕鬆的折斷男人的脖子。

 

她轉過頭,看著把行李箱丟過來的服務員,從容的接下,她輕輕地搖著頭,「本來想說放你一馬,不過似乎不行啊。」

 

「這行李箱可是我的命啊。」


 

金太妍換上了簡單的T恤,她拿著自己的手機,從容的躺在床上,看著螢幕裡正在敲鍵盤的人,「喂,我說你給我的身份不能正常一點嗎?」

 

「正常很難把你弄進宴會裡,而且要不是你擅自作主把組織的錢分成十份讓人給你送到世界各地,我們才不用那麼麻煩。」凊少從容的說著,一邊拿起了手邊的馬克杯,喝了一口裡頭的熱可可。

 

「這叫做分散風險,拖延時間,還可以順便旅行。」

 

「是啊,每到一個地方就要我幫你弄個新身份,還要幫你把海關的紀錄刪掉。」凊少沒好氣地開口,「反正,我幫你把你收集來的八個行李箱都放到外頭的卡車上了,最後的兩個,一個你剛拿到了,另外一個我給你放在……隔壁的房間吧。」

 

「喔,話說你是怎麼弄到那麼好的房間?你有那麼多錢喔?」

 

「東西拿了那麼多,稍微洗過之後不就可以用了。」凊少輕輕地哼了一聲,「終於結束了啊,組織預計在你處理掉那些東西之後也會瓦解吧。」

 

「讓我想想……優秀的成員死在我手上的有20個。」金太妍緩緩地說著,認真的回想她這一趟環球之旅。

 

「我這邊也是20個。」凊少看著自己電腦螢幕裡的紀錄,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組織的資金來源他們也恢復不了,還有一些有關組織的犯罪證據我也匿名發給警方了。」

 

「不過最近有一個新人的職位爬的很快,你要注意。」凊少淡淡的說著,「好了,我也差不多該撤離了。」

 

「欸,一個存在歷史悠久的犯罪組織被一個背叛者跟一個內鬼搞到分崩離析,你覺得這個故事可以賣多少?」

 

「你真的缺錢的話,我可以幫你洗錢。」凊少看著鏡頭淡淡的說著,他突然抬頭看著房門口,「真煩,又不能用正常途徑閃人。」

 

金太妍聽著外頭傳來的腳步聲,迅速的坐起身子,「我這裡似乎也有人來了。」

 

「槍我給你放在床頭櫃的抽屜裏頭……那就這樣了,我們回國再見面。」

 

金太妍看著掛掉的電話,從容的把手機放下,她看著推著餐車走進來的服務員,「我沒叫客房服務。」

 

「這是加在房間裡的餐點。」

 

「喔……你沒掛名牌啊?」

 

「名牌壞了。」

 

「那我要怎麼稱呼你。」

 

「Ti……黃美英。」黃美英故作從容的打開了第一個餐盤,是杯子蛋糕。

 

「看起來就不好吃。」金太妍吐了吐舌,「你不會怕嗎?」

 

「有什麼好怕的?」黃美英把第一個餐盤蓋上,打開了第二個餐盤,就是個普通的蛋糕。

 

「殺人,或是被殺。」金太妍搖了搖頭,表示她不想吃,「可以不用裝了,新手就是新手,扮演的還真差,跟某呆子之前的演技有得比。」

 

「我本來就不期待你不會發現,前輩。」黃美英打開了最後一個餐盤,二話不說的直接拿著冰錐,撲向了金太妍。

 

金太妍翻身躲過了冰錐,她看著黃美英,匆忙的讓冰錐刺進枕頭,她向上一用力,跟黃美英拉開了距離,她拿過了花瓶,直接丟向了黃美英。

 

黃美英躲過了花瓶,直接跨坐在金太妍的身上,用力的揮下冰錐。

 

金太妍從容的握住了黃美英的手腕,伸手打了黃美英一個巴掌,「學妹,適可而止,我不想破壞我的原則。」

 

「什麼原則?」

 

「不為難女生。」金太妍奪過了冰錐,猛然的往窗外丟,「已經結束了,美英小姐。」

 

「為什麼……組織花費心力栽培你,你卻……」

 

「栽培我,讓我變成了怪物,讓我的家人以為我死了,讓我手刃我最親愛的人。」金太妍死抓著黃美英,就怕她突然又有什麼動作,「這樣的組織,毀了最好。」

 

「妳是新來的,還沒有接觸到後面的訓練,什麼都不懂的你,別來阻止我。」金太妍輕哼了一聲,猛然的推開了黃美英。

 

金太妍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了一幅手銬,銬住了黃美英的手,另一頭則銬在床頭的欄杆上。

 

「不介意的話我要去隔壁休息了。」

 

黃美英扯著手銬,就看著金太妍拿著枕頭跟大衣走去隔壁房間,離開時還順道幫她拉過了被子。

 

「雖然想殺我,但是感冒也不好,國外醫藥費可貴了。」金太妍又把床頭櫃的東西拿了出來,看著黃美英輕輕地笑著,「晚安啊,美英學妹。」


 

黃美英是被爆炸聲驚醒的。

 

她匆匆忙忙的坐起身子,才發現自己應該被銬著的手已經得到合作。

 

「喂,走了。」

 

黃美英錯愕地看著打扮隨性,還背著一個厚重背包,頭戴耳機的凊少,「發生什麼事了。」

 

「毀滅證據。」凊少淡淡的說著,一邊摸著手上的戒指,「學妹,你再不快點走,逃不出火場我可不負責。」

 

「你是……」

 

「內鬼,金太妍的同夥。」凊少簡單的說著,他把腰上的勾爪拿下來,從容的走到了窗邊,她看著開走的紅色卡車,無奈地嘆了口氣,「還真是果決啊,把學妹丟給我然後自己就這樣跑了。」

 

「快點啦!執行任務中睡著還失敗的學妹。」凊少把勾爪勾住了窗台的欄杆,把繩子向下丟,「跟上,死了我不負責。」

 

雖然他會被金太妍唸一陣子罷了。

 

黃美英搞不清楚狀況的跟在凊少身後離開了旅館房間,她倉促了幾下,才安穩的站在地面。

 

凊少的手上拿著注射器,他抵著黃美英的頸子,扣下了扳機。

 

「啊!你幹嘛?」黃美英吃疼的摸著自己的頸子,一邊瞪著凊少。

 

「把你脖子裡的晶片用壞。」凊少簡單的說著,他把注射器丟回了自己的背包,淡淡的看著黃美英,「早點脫身吧,畢竟組織待久了也只會越亂。」

 

黃美英看著拿出鑰匙的凊少,「為什麼,你跟金太妍前輩……」

 

「我們都是完成訓練後,發現自己在無形之中被組織『處死』被迫活在黑暗中的人。」凊少淡淡的說著,一邊把黃美英拉離旅館,以免被爆炸波及,「反正之後如果能在遇到,你自己去問金太妍。」

 

「掰掰啦,學妹。」

 

凊少一溜煙就看不見人影,黃美英發愣的看著黑暗的巷口,她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是金太妍的。

 

「這兩個人……」


 

凊少坐在卡車上,從容的敲著筆記型電腦的鍵盤,「下一步呢?」

 

「不知道。」金太妍把槍口對準了下落的行李箱,迅速的扣下了扳機,「回韓國,開個小酒吧,專門處理人渣垃圾,你覺得怎樣?」

 

「你怎麼那麼肯定要殺的一定是人渣垃圾?」

 

「你不是最強大的情報收集器嗎?」金太妍看著掉下來的珠寶,默默地開口,「全是沾滿鮮血的寶石呢。」

 

「我又沒說要繼續合作。」凊少輕輕地哼了一聲,看著那些閃著光的寶石。

 

「是你問我下一步的。」金太妍沒好奇的看著凊少,她丟出了最後一個行李箱,扣下扳機,「還是你有其他打算?」

 

「不了,就繼續合作吧。」凊少淡淡的說著,「啊,我昨天玩股票玩到賺了四千萬的美元,我給你兩千萬喔。」

 

「呵,感覺我們兩個生意的設備可以用上最好的呢。」金太妍把槍扛在肩上,從容的把槍放好,「喂,車子開著。」

 

「蛤?你脫鞋子幹嘛?」

 

「跑步,車開在後頭跟著。」金太妍拍了拍車門,沒說第二句話的走下旁邊的樓梯,在沙灘上跑著。

 

「真的是……」凊少無奈地搖了搖頭,只是抱著自己的電腦坐到了駕駛座上,緩緩地踩著油門,把車開到沙灘上,跟在金太妍的身後。

 

「凊少!你覺得還能遇到那個學妹嗎?」

 

「天曉得!」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很期待呢,能在遇到黃美英的那天。


 

新的生活開始,已經過了一年。

 

金太妍帶著銀色的圓框眼鏡,從容的按著手邊的計算機,她透過鏡子看著身後又在逛黑市的凊少,「喂,這個月又入超啊。」

 

「入超不好嗎?錢越多能做的事越多啊。」凊少淡淡的說著,從容的按下了確認捐款的案件,「而且每個月固定捐錢,賺得又不多。」

 

「是我銀行本子裡的錢不多,誰知道你的戶口裡有幾個零。」

 

「我的錢就不是你的了。」凊少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看著門口的監視器,打開了大門開關,「雖然不是營業時間,但是進來吧。」

 

金太妍困惑的看了一下凊少,又抬頭看著走進來的人。

 

黃美英平靜的看著金太妍,「太妍前輩。」

 

「別叫我前輩,感覺老死了。」金太妍輕輕的皺著眉頭,從容的倒了一杯水走向黃美英,「好久不見,美英。」

 

「我想問你,關於一年前在法國你跟我說的。」

 

「喔,那個啊。」金太妍輕輕的掃了搔頭,「我簡單說明喔。」

 

「我一開始會加入組織,是因為我家缺錢,等我賺到一定的錢之後,我回去的時候我的家人不相信我就是我,後來凊少……就是後頭那傢伙幫我發現了組織捏造我的死亡,然後我訓練的最後一個項目,是去暗殺一個女生,只跟我說那個女生的身形,還有可能出現的地點時間,要我去暗殺。」

 

「然後你殺了那個你喜歡的女生?」黃美英輕輕地抿著唇,她看著勾著微笑,翹著腳的金太妍,「之後你跟凊少合作,要毀了組織。」

 

「但是凊少毀了組織的理由是什麼?」

 

「組織沒完成答應我的事,甚至殺了跟我一起加入組織的,我的家人。」凊少大聲的回著,一邊敲著手上的鍵盤。

 

「得到了你要的答案,接著呢?」

 

「金太妍,我們酒吧缺人!」

 

黃美英看著互看一眼之後同時露出微笑的金太妍跟凊少,她暗暗的嚥了口口水,「你們……」

 

「看來你要改叫我們兩個老闆了,美英。」金太妍從容的站起身子,緩緩地伸出手,「如何?跟我們一起處理垃圾人渣。」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忍不住一笑,「剛好我正在納悶要去哪找工作。」

 

金太妍看著握上來的手,冷不防的一拉,把黃美英拉進自己懷裡,「歡迎加入,有不會的,就問我吧。」

 

「你要小心喔,金太妍對可愛的女生容易毛手毛腳的。」凊少捧著馬克杯,默默地走到吧台後頭倒了杯酒,「特別是一年前那個她特地幫她換好衣服,又把她搬到其他房間躲避爆炸,還叫我去救她出來的那個女生。」

 

「什麼……」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看著翻了凊少一個白眼的金太妍,不自覺的笑彎了眼睛,「我想我們可以慢慢來,太妍。」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彎月般的笑眼,「當然。」

 

「在這裡的所有一切,都是新的開始。」

 

就和這家店的店名一樣,Something Ne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