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找到工作,開勳~

 

然後我的志向又有變動了(遠望

 

然後這篇爆字數XDD

 

 

 

 

第十四章

 

「那天晚上真的沒發生什麼事嗎?」我看著正在打哈欠的金太妍,好奇的問著。

 

「是能發生什麼啦!話都還沒講清楚。」金太妍無奈地笑了笑,「我們那時只是嚴重的曖昧指數破表,允兒時候看到我跟美英在那打鬧,還會受不了的抱怨我們。」

 

「怎麼抱怨啊?」

 

「其實她也是找我說而已啦,畢竟如果她跟美英這樣說,可能會被打跑。」

 

我的嘴角輕輕地抖了一下,「哈哈……Tiffany姐姐真的有那麼恐怖嗎?」

 

「也不是啦,是允兒有的時候真的太超過了。」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又喝了一口咖啡,然後輕輕的皺了下眉頭,「不過我跟秀妍的事還有後續,要繼續聽嗎?」

 

「不講你跟Tiffany姐姐囉?」

 

「會講啦!那個時候她已經是我生命裡的一部分了。」金太妍無奈的說著,她稍微清了一下喉嚨,「好,讓我想想要從哪裡接下去。」

 

「啊,就從泰古九個月開始走路那邊吧。」

 

「跳那麼多啊?」

 

「節奏太慢了,所以必須稍微跳一下。」金太妍輕輕的聳了聳肩,「還是你想聽流水帳聽到天亮?」

 

「不不,姐姐你繼續吧。」


 

「呀!」

 

金太妍看著直接撲進她懷裡的黃泰古,輕輕的順著黃泰古柔順的髮絲,「泰古好厲害喔,比上次走了還多三步呢!」

 

「太妍姐姐,你不會記得太清楚嗎?」林允兒插著玻璃杯,沒好氣地開口,「麻煩姐姐記得把這個月的進貨單交給廠商好嗎?」

 

「交了啦!」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她蹲在地上牽著黃泰古的手,在地上小心的走著,「而且你今天晚上沒有工作,怎麼不去找俞利啊?」

 

「俞利姐姐喔?她最近去巴黎的一個酒莊裡研究紅酒,說是蒸餾酒喝膩了,想喝點釀造酒,順便看可不可以學起來自己釀酒。」

 

「呵,那呆子估計要半年才學得起來。」金太妍緩緩的鬆手,她看著努力走著的黃泰古,「泰古加油,等等要走給媽媽看喔。」

 

「那你是他爸爸嗎?」

 

「林允兒你好吵啊。」

 

「允兒你剛才在說什麼?」

 

金太妍看著拿著化妝箱走進來的黃美英,輕鬆的掛上了微笑,她彎著身子,牽著黃泰古的手走到了黃美英的面前,「美英,妳看泰古現在走路越來越好了。」

 

黃美英蹲下了身子,她看著開心的笑著的黃泰古,「太妍姐姐有沒有太嚴格啊?」

 

「才沒有呢。」

 

「這種程度可以叫爸爸了吧……」

 

林允兒看著黃美英射過來的眼刀,她尷尬的笑著,「姐姐我幫你顧泰古吧!你不是還要煮咖啡嗎?」

 

「我先去放東西,等等下來。」

 

「好啊,你不是還要把一些設計圖做收尾嗎?」金太妍輕鬆的抱起了黃泰古,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抱給了林允兒,「你慢慢來,我順便準備吃的給你。」

 

「好。」

 

「還是泰古可愛,都不會瞪我,啊呀呀,別拉我頭髮啊!」

 

「呀!」

 

金太妍看著被扯著頭髮的林允兒,嘴角勾起燦爛的笑容,「可是他會拉你頭髮啊,允兒。」

 

「姐姐救我啦!」

 

「沒空喔。」金太妍從容的煮著炒飯,抽空把黃美英的咖啡準備好,她看著索性坐到嬰兒床裡玩的林允兒,「林允兒,你就算坐到嬰兒床裡我還是不會泡奶給你喝的。」

 

「什麼啊,你看我跟泰古都那麼可愛,沒有牛奶也應該有餅乾啊。」林允兒抱著黃泰古,毫不害臊的開口,她看著開心地亂叫的黃泰古,「喔,泰古你好吵啊。」

 

「你們兩個都一樣吵啦。」金太妍無奈的說著,她把煎好的蛋皮蓋到了炒飯上頭,伸手拿過了她特定做給黃泰古吃的餅乾,遞給了林允兒,「別吃得到處都是,不然你自己清理。」

 

「嘿嘿,謝謝姐姐。」

 

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她端著托盤從容的走上樓,她看著辦公桌前的黃美英,小心翼翼地把托盤放到黃美英手邊的小桌子,「別太操勞。」

 

黃美英沒有回話,她只是瞥了金太妍一眼,就伸手拿過了馬克杯,喝了一大口的咖啡。

 

金太妍從容的笑著,她從容的走下樓,剛好和進門的人對上了眼睛,「啊……」

 

「Tiffany在這裡嗎?」

 

「蛤?」金太妍愣了一下,她看著鄭秀妍後頭走進來的男人,也意識到了鄭秀妍這次來的目的,「呃……她在吃飯,等等才會下來。」

 

林允兒早就在鄭秀妍踏進來之前就離開了嬰兒床,她看著一臉尷尬的金太妍,輕輕的咳了幾聲,「兩位需要什麼嗎?」

 

「卡布奇諾。」

 

「Black coffee.」

 

金太妍快步的走到了吧台後頭,從容的拿過了兩個咖啡杯,她看著在嬰兒床裡玩著的黃泰古,猶豫要不要讓林允兒把小孩子抱進休息室還是二樓,因為她覺得晚點場面不會多好看……

 

光上次她莫名其妙損失了一件衣服又拿回三件,還有接著幾天被黃美英死抱著睡覺,小孩子哭了還很難掙脫的情況……咳。

 

「你們兩位找Tiffany是有什麼事嗎?」

 

「拍婚紗。」回話的仍是鄭秀妍,這也不意外,因為她身邊的男人就是標準的洋人面孔,如果他突然說韓文金太妍才會嚇到。

 

金太妍把手上的兩個杯子輕輕的放到了桌上,她看著鄭秀妍,輕輕地笑著,「恭喜。」

 

「太妍……」

 

黃美英止住了聲音,她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鄭秀妍,又看向了金太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金太妍,給我過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快步的走向了黃美英。

 

「她來這裡幹嘛?」

 

金太妍有些無奈地看著黃美英,到底是她的錯覺還是黃美英的火氣真的比上次的大啊?「她來找你的,說是要拍婚紗。」

 

「我拒絕,不接這個case。」黃美英淡淡的說著,轉過身子就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卻被金太妍抓住了手腕,她沒好氣地低下頭,看著咬著嘴唇的金太妍,「幹嘛?」

 

「我不希望你對秀妍有成見。」金太妍輕聲的開口,她拉了拉黃美英的手,自然的勾上了溫和的微笑,「就只是工作,好嗎?」

 

「不好。」黃美英果斷的回答,她拉開了金太妍的手,重重的踏上了一樓的地面,「我要敲竹槓。」

 

「允兒,幫我把婚紗的目錄拿過來。」黃美英看著抱著黃泰古的林允兒,淡淡的開口,「金太妍,我還要喝咖啡,冰的。」

 

誰讓她的馬克杯在樓上忘了拿下來,樓下只剩她粉色漸層用來裝冷飲的玻璃杯。

 

林允兒看著半垂著頭走回櫃檯後頭的金太妍,她一手抱著黃泰古,一手拿過了櫃子裡厚重的資料夾,輕輕的放到了黃美英的手邊,隨後又逃難似的躲回了金太妍旁邊。

 

黃美英把資料夾推給了鄭秀妍,「每件婚紗資料、價格、照片都在裡頭,你自己慢慢挑,男生的西裝在最後的二十頁。」

 

「太妍姐姐,你不覺得帕尼姐姐火氣特別大嗎?」林允兒看著在認真調著飲料的金太妍,低聲的開口,一邊偷偷的看向那火藥味十足的戰場,「嘖嘖,現任跟前任的交鋒,堪比戲劇。」

 

「你別亂說話,不然就算你抱著泰古還是一樣會被打。」金太妍輕輕的瞥了林允兒一眼,她把她用好水果茶倒進了杯子裡,又放上了幾塊冰塊跟水果,才緩緩地走回黃美英旁邊,「別喝太多咖啡,給你用了水果茶。」

 

黃美英看著自己的杯子,她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伸手拉過金太妍的手,把人拉到了身旁的椅子上,「你給我在這裡待著。」

 

金太妍看著完全在氣頭上的黃美英,順從的坐到了椅子上,她看著對面翻著資料夾的鄭秀妍,輕輕的抿著唇。

 

「現在可以試試看嗎?」

 

「不行,這裡只是我們平常辦公的地方,衣服全放在攝影棚,而且也不是每件衣服都讓人試穿。」

 

黃美英原本的工作室被凊少還有孫承歡打造成了攝影棚,一方面是利用有效空間,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黃美英設計的婚紗太多了,才把辦公的地方放在金太妍這,原本的工作室變成攝影棚兼試衣間。

 

更重要的是她兒子在這裡。

 

「嗯,那明天什麼時候可以試衣服。」

 

「下午,我早上還有工作。」

 

不管是誰,都能感覺到黃美英對鄭秀妍的敵意,喔,除了黃泰古跟鄭秀妍的未婚夫之外。

 

金太妍坐在黃美英旁邊也是避不了的尷尬,她看著鄭秀妍越來越難看的臉色,還有臉上早就覆上好幾層冰的黃美英,「美英,我能……」

 

「不行,不准,想得美。」黃美英冷冷的哼了一聲,她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筆記本跟筆,遞給了鄭秀妍,「把基本資料跟妳想要的婚紗編號寫下,明天下午兩點準時出現在這,我讓我們的攝影師帶你過去攝影棚。」

 

鄭秀妍瞥了一眼尷尬的金太妍,她逕自的轉過頭,用英文問著身邊人的意見。

 

「Fine with me.」男人掛著溫柔的微笑,輕聲的開口,「Can we go now?I'm a little tired」

 

「Sure.let me ask the last question.」鄭秀妍輕輕地笑著,她在筆記本上留下了自己的基本資料跟,「你能幫我設計一件禮服嗎?可能三天之內就要拿到。」

 

「No problem.As long as you can pay for it.」黃美英倒也不甘示弱的回著英文,「Thirty million USD.」

 

「Jessica, we……」

 

「It’s a deal.」鄭秀妍倒是毫不遲疑地答應了,她把自己要求的禮服跟價錢寫到了筆記本上。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很乾脆的拿出了手機的計算機,她記得上次有意外看到韓元跟美金的比率……靠,這是天價啊!照她之前的打的比賽可能要打到近千場才有這些錢。

 

金太妍再回神之後,鄭秀妍已經離開了咖啡廳,而黃美英也抱著水果茶回到了樓上。

 

「太妍姐姐還發呆,不去哄帕尼姐姐嗎?」林允兒抱著還在玩鬧的黃泰古,沒好氣地說著,「泰古啊!之後長大不可以跟你太妍阿姨一樣傻。」

 

金太妍無奈地看著林允兒,她輕輕地搖了搖頭,就緩緩的走到了樓上,她看著坐在辦公桌前埋頭畫著草稿的黃美英,「美英。」

 

「幹嘛?」

 

「是因為我的關係,你才生氣嗎?」

 

黃美英停下了手上的筆,她看著金太妍皺起的眉心,慵懶的靠著自己辦公椅的椅背,「如果我說是呢?」

 

「少在跟我講那些有的沒有的。」黃美英果斷的打斷了金太妍,她坐直身子,又低頭畫著桌上的設計圖,「我不想聽。」

 

她就不懂,為什麼一個都要結婚的人,有什麼值得好等的?

 

不,打從被拒絕那一刻就不值得等了。

 

黃美英在自己畫出來草稿圖上塗塗改改,其實這對她來說並不困難,困難的是讓她現在靜下心。

 

「金太妍,你不要一直在旁邊繞來繞去!」

 

還在翻凊少桌上相本的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看著莫名發火的黃美英,尷尬的搔了搔頭,「呃……我們回去了好不好?」

 

「我還有工作,你可以先帶著泰古回去。」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又喝了一口水果茶。

 

金太妍有些煩悶的抓著頭髮,她看著黃美英,緩緩的走了過去,「美英……我們回去了好不好,你這樣超時工作對身體不好。」

 

黃美英轉過頭,她看著露出了無辜眼神,低著頭像是在撒嬌的金太妍,「你撒嬌技術真爛。」

 

黃美英隨手在紙上畫上幾筆,就把手邊的水果茶喝完,拿過了自己的包包,「東西拿著走了。」

 

「啊……美英你等等我啊!」


 

其實黃美英早上是沒有工作的。

 

「已到達目的地。」

 

黃美英緩緩的踩著煞車,她看著簡單的平房,從容的解開了安全帶,想要知道一些事情,果然還是要來找他。

 

不過他們也不太熟,他會說嗎?

 

「阿姨你好,我找金志勇。」黃美英看著幫她開門的婦人,緩緩的開口,「他在嗎?」

 

「你是……?」

 

「太妍的朋友,是想來問些事情的。」

 

「朋友……啊,你是Tiffany吧?」婦人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道,「你身體有好點嗎?怎麼一個人跑來全州?太妍呢?」

 

黃美英有些錯愕的看著太妍媽媽,她輕輕抿了抿唇,「她在家裡。」

 

「這樣啊,那你能順便幫我拿些東西給太妍嗎?」太妍媽媽掛上了和藹的笑容,她側過了身子,「進來吧,我幫你叫志勇。」

 

「謝謝阿姨。」

 

「你比我想像中的還早來。」金志勇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走下樓,他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太妍媽媽,「媽,我跟Tiffany出去一下,你早餐要吃什麼?」

 

「都可以,隨便買就好。」太妍媽媽隨口回著。

 

「為什麼你媽知道我的名字?」黃美英看著走在她後頭的金志勇,不解地說著。

 

「不然你以為太妍那笨蛋幫你煮的補品是怎麼來的?」金志勇輕輕的挑眉,緩步的走在黃美英的旁邊,「上次她回來就神經的跟媽說要學煮補品,媽差點沒把她追問到死……喔不,是差點罵死。」

 

「罵死?」

 

「反正跟你要問的有關。」金志勇從容的聳肩,「太妍的事情,最清楚的是我,再來是我媽,她那個時候回來,媽媽以為是秀妍回來還怎樣的,罵太妍那死丫頭怎麼那麼不會想,為了一個女生百般付出,之後她說是因為客人裡面有剛生小孩的人,而且跟她交情還不錯,才想回來學的。」

 

「於是我媽就知道你了,還有問題嗎?沒有問題的話我就直接說關於你昨天傳給我的事情了。」

 

黃美英點了點頭。

 

金志勇看著幫他送上早餐的服務生,輕輕的一笑,他伸手拿過了筷子,仔細的在腦中回想昨天黃美英問的事情,「我妹妹是怎樣的一個人……她啊,簡單來說就是個善解人意的悶騷,她可以關心別人關心到自己就算傷痕累累都不管,別人關心也總是說沒事,其實心裡總是鬱悶,卻總是勾著笑。」

 

「傷痕累累?」

 

金志勇點了點頭,「有一次我跟太妍去……電子遊戲場吧?不小心被幾個混混盯上,你也知道那傢伙空手道強的不像話,就一股腦的跟拿著刀的人打,我怎麼拉也拉不住。」

 

「喔,太妍會這樣衝動是因為我的頭被石頭敲到,她才這樣的。」

 

「我想也是。」黃美英無奈地笑著,她想著那個時候談分手時金太妍毫不猶豫的過來保護她,還直接把人拖出去,「之後呢?」

 

「我腦震盪,她在醫院躺了三天,大概在……側腰這邊吧,有個音符的刺青,就是為了擋住那十公分的傷疤,還有手肘這邊泰然的刺青也是。」

 

「我沒看過她身上的刺青。」

 

「那我問你,你有看過太妍穿短袖的衣服嗎?」金志勇看著搖著頭的黃美英,從容的吃著自己的蛋餅,「然後跟秀妍的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那麼喜歡她,反正我只覺得秀妍就是個漂亮的學妹,不過我印象中太妍跟她之間好像發生過一件事。」

 

「什麼事?」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會有那麼幼稚的人,好像是因為秀妍平常的態度冷淡了一點,所以有幾個女生好像不太爽,那個時候她除了是樂團的keyboard手,似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小提琴比賽,有一天太妍跟秀妍一起去琴房練習時,才發現鄭秀妍的小提琴被摔斷,雖然校方有處理,但是卻只是草草帶過。」

 

「然後呢?」

 

金志勇突然重重的嘆了口氣,「所以我才說為什麼會有那麼幼稚的人啊……那幾個女生在放學時堵人,造成秀妍的手指骨折,就這麼被迫棄權,她把這件事跟太妍說了之後,換那幾個女生倒楣了。」

 

「接著?」

 

「算是落幕了吧,但是太妍曾經跟我說過……」金志勇喝著紅茶,從容的拿過了方才服務生拿來的紙袋,「她是第一次看到鄭秀妍那麼脆弱的樣子,而且那也是除了我被混混打破頭之後第一次感到心臟被什麼揪著似的,甚至是到了快發瘋的地步,所以那件事她必須去處理。」

 

黃美英楞楞地看著金志勇,原來,鄭秀妍對於金太妍來說是那麼重要。

 

「說到底也七年了啊……」金志勇突然輕輕一嘆,「那笨蛋到底放下了沒……」

 

「還沒。」黃美英迅速的回話,她看著困惑的金志勇,「因為上次鄭秀妍回來她被我罵了一頓,還是死不放下。」

 

「也不意外,我那笨蛋妹妹。」

 

黃美英愣了一下身子,她拿起了口袋裡的手機,有些遲疑的按下了接通,「喂?」

 

「你去哪了?凊少他們在找你。」

 

黃美英聽著另一頭有些擔憂的聲音,她輕輕的吸了一口氣,「我不是說我早上有工作嗎?」

 

「可是凊少他們說你早上沒有工作。」

 

「電話給我吧。」金志勇接過了黃美英的手機,按下了擴音,「蠢子,Tiffany嘴裡的工作是我啦。」

 

「哥?」

 

「對啦,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連你哥的聲音都認不出來,看你下次回來我怎麼收拾你。」

 

「騙人,Tiffany說的工作怎麼可能是你。」

 

金志勇輕輕的挑眉,「是怎樣?哥連請人設計一套西裝去參加前女友婚禮搶新郎風采也不行喔?」

 

「哪來的前女友?你不是母胎單身嗎?」

 

「我交女友還要跟你報備啊?」金志勇不悅地哼了一聲,「反正她等一下就回去了,不用擔心啦。」

 

黃美英接回了手機,不知道為什麼,她可以想像金太妍一臉無奈的表情,「我等等就會回去了,下午的工作你也要跟我去。」

 

「什麼工作?」

 

「掰掰。」

 

金太妍錯愕的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她輕輕地嘆了口氣,就把手機丟到沙發上,緩緩的扣著自己襯衫的扣子。

 

「啊……」

 

金太妍看著想伸手拿她手機的黃泰古,她輕輕的搖著頭,「不行喔,泰古不可以拿我的手機。」

 

「嘛、那!」

 

「想跟媽媽講電話?」金太妍看著手上的手機,又看著眼睛雪亮的黃泰古,她無奈地笑了笑,輕鬆的抱起了黃泰古,「媽媽在工作,泰古不可以吵媽媽,知道嗎?」

 

「好了,我們要去找允兒姐姐跟秀英姐姐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太妍那悶騷...及時才肯放下秀妍 然後覺得其實黃大美女也是不錯的 😂
  • 喔......大概在三個禮拜??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10 23:31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放下秀妍
    看看美英吧~
    都曖昧破表了
    就讓我們美夢成真吧~~~

  • 美夢成真需要時間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10 23:32 回覆

  • Pisces0221
  • 什麼時候太妍才能好好看到身邊的人呢?

    呵呵 允兒這大小孩被美英甩眼刀真的很好笑
  • 一直都有(?

    美英表示:長不大的小孩需要好好教訓......(瞇眼
    允兒表示:太妍姐姐救我!(抖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10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