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有人知道wdtfs嗎??

 

真的覺得看那漫畫很痛苦,都是英文QQ

 

不過畫面我喜歡XDD

 

阿,最近莫名其妙一直在看死神,因為夜碎這對cpXDD

 

 

 

 

第十三章

 

「哇!」

 

金太妍第一個睜開眼睛,她看著身邊還在賴床的黃美英,輕輕地搖了搖頭,她走到嬰兒床旁邊,伸手輕輕地搖著嬰兒床,她看著一旁照著光的時鐘,喔……是時間到了啊。

 

金太妍瞥了一眼還在床上的黃美英,她隻手輕輕的抱起了黃泰古,緩緩的走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了稍早黃美英用奶瓶裝的母奶,輕巧的放進了微波爐,又抱著嬰兒在客廳走來走去。

 

「你還真準時……四個小時固定叫你媽起床,雖然她總是起不來就是了……」金太妍半無奈的說著,她看著又陷入睡眠的黃泰古,看向了暗掉燈光的微波爐,從容的走到微波爐旁邊,把裡頭的東西拿了出來。

 

黃泰古倒也是配合,奶瓶才湊到嘴邊就張口含住,不一會兒就把母奶喝光了。

 

「你到底是吃貨還是很餓啊……」

 

此時金太妍的背後才傳來腳步聲,她看著一頭亂髮的黃美英,「你要不要再去睡?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It‘s ok.」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拿過了金太妍手裡的奶瓶,「他打嗝了嗎?」

 

「還沒。」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她坐到了沙發上,輕輕的拍著黃泰古的背,「我等等幫他換尿布,你先去睡吧,睡眠不足對身體不好。」

 

「知道啦……」

 

黃美英緩緩的走進了房間,她聽著小小的打嗝聲,接著是緩緩走進來的金太妍,她看著被安穩地放回嬰兒床的黃泰古,「謝謝。」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鑽回了床上,「你明天新娘秘書的工作幾點結束?」

 

「晚上七點,回來可能是老時間。」

 

黃美英已經出院超過了一個月,最近一兩個禮拜才開始接工作,然後是讓其他兩個人累到想申請長假。

 

「好,那你想喝什麼?」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輕聲的問著,「老樣子?」

 

「嗯。」黃美英下意識的往金太妍的懷裡靠,她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腰,「太妍。」

 

「嗯?」

 

黃美英搖了搖頭。

 

最近的她有些奇怪,很喜歡看著金太妍幫她顧小孩、半夢半醒的溫牛奶、聽到她叫她時會呆萌的回她、金太妍身上的咖啡香、溫和不變的微笑、上班時總是不變的粉紅色襯衫。

 

或許是習慣。

 

「對了,過幾天泰古要拍百日的照片,記得喔。」黃美英的聲音彷彿浮雲的飄進了金太妍耳裡,她輕輕的打了個哈欠,「晚安。」

 

「晚安。」


 

金太妍看著躺在嬰兒床裡玩著玩具的黃泰古,她伸手輕輕地撥了下掛著的鈴鐺,抬頭看著正在她對面處理工作的裴珠賢,「寫的如何?」

 

「卡住了啦!」裴珠賢無力的趴在吧台上,她看著自己筆電裡的文件檔,「姐姐救我。」

 

「我又不是戲劇系的。」金太妍理所當然的說著,她蹲下身子,輕輕地搖著手中的鈴鼓,「加油啊,未來無可限量的鬼才編劇。」

 

「姐姐狠心啊,只會調侃我。」

 

「是是是,狠心的姐姐就幫你煮一杯特調。」金太妍無奈的說著,她把鈴鼓放下,逕自的站到了咖啡機前,「不過她怎麼晚了?」

 

「說不定又是在應付客戶的親朋好友啊。」裴珠賢從容的走到了嬰兒床旁邊,彎著腰跟黃泰古玩著,「不過這孩子真的好可愛喔,笑的時候眼睛是彎的呢。」

 

「當然啊,那可是美英的孩子。」金太妍理所當然的開口,她聽著響起的風鈴聲,自動的轉過了頭,「妳遲……」

 

金太妍要說的話只到了喉嚨就沒有發出來,她看著走進來的人,下意識的抿著唇。

 

「你,關店了嗎?」

 

裴珠賢好奇地抬起頭,看著走進來的人,暗自的嘖了一聲,她看著完全發愣的金太妍,「姐姐!」

 

「啊?」金太妍回過了神,卻不小心被蒸氣燙到,她吃痛的嘶了一聲,走到了洗手台旁邊沖冷水。

 

「秀……Jessica,你想要喝什麼還是吃什麼?」金太妍擦乾了手,拿過了馬克杯。

 

「卡布奇諾就好。」

 

裴珠賢輕輕地嘆了口氣,這下好了,她還是抱著筆電乖乖在這裡等著吧。

 

金太妍把裴珠賢的咖啡放到了她的手裡,又端著卡布奇諾,走到了鄭秀妍的旁邊,輕輕的把杯子放下。

 

「前陣子,Krystal受你照顧了。」鄭秀妍看著金太妍輕鬆的開口,她指著對面的椅子,意識著金太妍坐下,「放心吧,我不是來找你算帳的,只是來跟你聊天。」

 

「恭喜你拿到冠軍。」

 

「喔……也不用特地恭喜啦,拿冠軍這種事不是常常發生嗎?」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看著鄭秀妍無名指上的戒指,輕輕的嚥了口口水,「你結婚了?」

 

「訂婚。」鄭秀妍看著自己的訂婚戒指,淡淡的開口說道,照理來說訂婚戒指應該戴在中指的,但是她的未婚夫這麼要求,她就戴在無名指上了,「你呢?」

 

「我?很好阿。」

 

「你知道我不是在問這個,金太妍。」鄭秀妍淡淡的開口,她看著金太妍輕輕地抿了一下嘴唇,「妳……還在等我嗎?」

 

金太妍突然陷入了沉默,她看著鄭秀妍,還是勾著她應該溫和的笑容,「等不等,很重要嗎?」

 

「從你離開的那一刻開始,我所做的就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還會在這裡,只是因為想給自己一個活著的理由。」

 

鄭秀妍只是靜靜的看著金太妍,她突然挑起嘴角,卻不多說什麼。

 

「你呢?」

 

「不錯,妹妹越來越獨立,有個不錯的未婚夫,事業也還過得去。」

 

金太妍輕輕的點了點頭,她輕輕的抿著唇,「這次會待多久?」

 

「我搭明天的班機。」鄭秀妍從容的把卡布奇諾喝光,「送我吧。」

 

「我可以送你離開咖啡廳。」金太妍從容的站起身子,她跟在鄭秀妍的後頭,從容的走到了街上。

 

鄭秀妍突然轉過了身子,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身子,「等哪天,你不再等我了,再打給我吧。」

 

「對不起。」鄭秀妍輕輕地開口,她鬆開了手,看向了對街發動的車子,「我走了。」

 

「嗯。」金太妍看著鄭秀妍坐上車,隨後橘紅的車尾燈就這麼消失在夜色當中。

 

「她是誰?」

 

金太妍轉過頭,看著冷著一張臉的黃美英,「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

 

「你喝酒了?」金太妍緩緩的走向了黃美英,聞著她身上的酒氣,輕輕的皺起了眉頭。

 

「我拿錯杯子。」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掠過了金太妍的身子,拿著自己的化妝箱,逕自的走進了咖啡廳,她看著揮著手的黃泰古,輕輕地嘆了口氣。

 

「喔,帕尼姐姐歡迎回來。」裴珠賢看著坐到吧檯前的黃美英,又看向了走進來的金太妍,「我看我也該回去了,我明天要在一杯特調喔!」

 

「知道了,你回家路上小心知道嗎?」金太妍看著把電腦收進背包裡的裴珠賢,從冰箱裡拿出了一塊蛋糕,「給你。」

 

「謝謝姐姐。」

 

「你的手怎麼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手背上突兀的緋紅,「妳又被打了?」

 

「哪有黑白五段常常被打的。」金太妍無奈的說著,她把黃美英的咖啡放到了她的手邊,又走出吧檯,整理著剛剛鄭秀妍坐過的位子。

 

『對不起。』

 

『我們只能當朋友。』

 

『而且我要離開了,我想去國外學習,追尋我的夢想。』

 

『等我?太妍,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不,不要再叫我秀妍了。』

 

「金太妍!」

 

金太妍錯愕的回過頭,她看著吧檯前擰著眉心的黃美英,輕輕的勾起微笑,「怎麼了?」

 

「是你怎麼了,我叫你三次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她瞥了一眼嬰兒床裡還在玩著手搖鈴的黃泰古,「那女的到底是誰?」

 

「我不是說了嗎?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罷了。」金太妍從容的步回了吧台後頭,緩緩的洗著杯子。

 

「金太妍。」

 

金太妍看著很明顯生氣的黃美英,她依然是勾著微笑,她伸手拿過了黃美英喝完的馬克杯,「我過陣子再跟你說,可以嗎?」

 

「不可以。」

 

金太妍的眼神有點無奈,她把黃美英的馬克杯放到了架子上,「她是那個我在等的人,就這樣。」

 

「她現在出現是什麼意思的?」黃美英緊皺著眉心,沒好奇的問著金太妍。

 

「就只是來打招呼。」

 

「打招呼,然後跟你抱一下之後就走了?」黃美英冷冷的哼了一聲,「誰信。」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金太妍無奈地笑著,她彎下身子,伸手抱起了正在揉眼睛的黃泰古,「回去吧。」

 

金太妍拿外套蓋住了黃泰古,她看著不再說話的黃美英,輕輕的嘆了口氣。

 

黃美英伸手幫金太妍關掉了電燈,在順手把門反鎖,一路跟在金太妍的後頭,聞著金太妍身上的咖啡香。

 

還有該死的香水味。

 

「在一個家裡有三隻熊,爸爸熊、媽媽熊、北鼻熊……」

 

吹來的晚風夾雜著金太妍輕揚的歌聲,黃美英聽著聽著,心情倒也放鬆了許多,她看著金太妍削瘦的背影,輕輕的抿著唇。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打開了門,從容的把身上的外套拉下,她看著已經熟睡的黃泰古,輕輕的把黃泰古放到房間裡的嬰兒床,她拉上了被子,又把黃泰古的身子翻成側身,才又離開了房間。

 

她看著客廳裡閉著眼睛的黃美英,緩緩的坐到了她的身邊。

 

「允兒跟你說了吧?她的故事。」

 

「嗯。」

 

崔秀英的故事其實沒有什麼,就只是被一個花花公子玩弄感情,還騙了錢,然後崔秀英輾轉遇到了金太妍,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就跟金太妍說了她的事情,過了幾天,金太妍也不知道是怎麼弄到崔秀英的電話,把她約了出來,然後給了她一個裝滿錢的信封,就是她那些被騙走的錢,接著她什麼話都不說,就勾著一個微笑走了。

 

之後崔秀英就跟金太妍成了朋友,還變成了室友跟合夥人。

 

林允兒則是跟一個高中學長交往了很久,卻總是相信那個高中學長的謊言,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騙,卻又不敢說分手,某天晚上她到酒吧裡買醉時遇到了金太妍,趁著醉意湧上心頭把所有不快吐出來,然後金太妍很神奇的說服了林允兒去說分手。

 

過幾天,林允兒找到了金太妍,之後她們就一起經營咖啡廳,一起生活,但林允兒的故事,在前幾個月才正式結束。

 

「她叫做鄭秀妍,跟你一樣是在國外長大才回來韓國的,她是我高中時玩樂團時的Keyboard,我是主唱,我暗戀她,默默地待在她旁邊,但是她其實是想當小提琴家,高中畢業後她在韓國跟老師學小提琴,而我則開了那家咖啡廳,她偶爾下課會到我那,然後我們認識七週年的時候,我跟她告白,但是她說她要去國外。」

 

「一等就是三年,她回來舉辦音樂會,音樂會結束後她來了,而我正在教秀英跟允兒她們新的食譜,她離開之後我跟她們說了我的事,再來就是剛剛,上次見面後隔了四年,而她訂了婚。」

 

「至於我……」金太妍遲疑了一會,她看著黃美英,輕輕的勾著微笑,「或許還會繼續等她。」

 

「不准等。」

 

金太妍愣了一下,她看著認真的黃美英,「為什麼?」

 

「那你為什麼要守著這個根本得不到回應的愛情?」

 

「我……」金太妍輕輕的抿著唇,一會才開口,「我放不下。」

 

「給我放下。」黃美英猛然的抓過了金太妍衣襟,「你沒有必要再為了這件事浪費時間。」

 

「這不是浪費時間,對我來說。」金太妍平靜的看著黃美英,輕聲的開口。

 

「金太妍,你給我放下她。」

 

金太妍看著紅著眼睛的黃美英,她握住了黃美英微微發抖的手,「美英,你怎麼了?」

 

「我不知道……你不要問我。」黃美英鬆開了手,她抹掉了眼眶裡的淚水,「我不知道,我只覺得很生氣,很生氣你這樣,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

 

「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金太妍伸手拍著黃美英的背,柔聲的開口,「你要往另外一個方面想,你是除了秀英跟允兒他們之外,第一個知道全部事發經過的人,這說不定就表示我慢慢放下了。」

 

「全部的事發經過……」

 

「嗯,我只給他們看秀妍的照片,說這是我單戀的對象,我在等她,然後還有就是我被她拒絕。」金太妍輕聲的說著,輕輕的拍著黃美英,「因為我答應過美英你的,要說出我自己的故事。」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她吸了吸鼻子,卻突然皺起了眉頭,她緩緩地湊向了金太妍,輕輕的貼上了金太妍的唇。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任著黃美英壓到自己的身上,「美英?」

 

「我討厭,你身上的香水味。」黃美英的指尖輕輕的抵著金太妍的鎖骨,她淡淡的看著金太妍,「我家萬事具備呆呆的店長,只準有咖啡的香味,跟我的香水味。」

 

「那、那我現在去洗澡。」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有些慌張的說著,「你從我身上下去啦!」

 

「你緊張什麼?」黃美英微瞇著眼,她從容的解開了金太妍襯衫的第一個扣子,「我又不會吃了你。」

 

金太妍有些欲哭無淚看著黃美英,現在到底是黃美英發酒瘋,還是醋罈子打翻……醋罈子打翻?

 

什麼詭異的形容詞?

 

黃美英脫下了金太妍身上的襯衫,從容的從她身上起來,「去洗澡,我要把這襯衫丟了。」

 

「啊?」

 

「啊什麼?我看到這件衣服就有氣,就算它是粉紅色的我也要丟。」黃美英把衣服隨手裝進塑膠袋裡,又轉頭看著上身只單單穿著背心的金太妍,「明天跟我出去,我買三件給你。」

 

「啊……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Wdtfs有中文翻譯的版本 但只到17集左右而已..
    但百度嗎 我也不太清楚他們都要翻譯 只有文字敘述不是像漫畫這樣圖對文字的翻譯 所以真的很難找 中文版的版本

    越來越喜歡這篇文章的走向:)
  • 我是有找到翻譯的文本,但是要比照著看太麻煩,所以就拼實力了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09 23:35 回覆

  • Lai_lai
  • 阿阿阿阿阿吃醋了~~~~
    期待下一篇呀!!!!!
    美英太霸氣了
  • 下一篇出來了喔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09 23:35 回覆

  • Ball914
  • 呷醋的美英很可愛
    霸氣的要太妍脫下襯衣很喜歡
  • 我也喜歡霸氣的美英///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09 23:36 回覆

  • Pisces0221
  • 是因為舊單戀對象出現了 所以激起了美英開始正視對太妍的感覺嗎
    太妍不用想太多 就是醋罈子打翻了
  • 有正視嗎......X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09 23:37 回覆

  • Pisces0221
  • 是因為舊單戀對象出現了 所以激起了美英開始正視對太妍的感覺嗎
    太妍不用想太多 就是醋罈子打翻了
  • 悄悄話
  • Faith_Hope&Love
  • 單純就是打翻了個醋罈子
    沒什麼
    美英啊~ 翻得好
    太妍啊~ 粉紅襯衫就乖乖的買三件吧~
  • 太妍表示:我、我不喜歡亂花錢QQ
    美英表示:是花我的錢= =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6/09 23: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