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當然該有的進度還是要有XDD

 

今日連三更有沒有很感動阿~

 

我還感冒喔~

 

快說我好棒XDD

 

 

 

 

 

 

 

 

第十章

 

「所以姐姐還不是跟Tiffany姐姐住了。」

 

我開心的吃著巧克力蛋糕,看著正在吃藥的金太妍。

 

「也只有那段時間。」金太妍淺淺的笑著,她坐回到了我的對面,「感覺剩下的故事對你沒有什麼太大作用了,你還要聽嗎?」

 

「當然想啊,人都嘛愛聽八卦。」我理所當然的說著,「不過如果姐姐想休息我可以明天再來。」

 

金太妍輕輕的笑了幾聲,她喝了一口咖啡,「好啦,所以之後如果交了男朋友記得要保護好自己喔。」

 

「也要我告白成功。」

 

「會成功的。」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又清了清喉嚨,「那我就從……Tiffany懷孕七個月那邊開始說起囉?」

 

「蛤,為什麼不接著剛剛懷孕六個月那邊繼續說?」

 

「因為接下來都是例行公事,我住進Tiffany家之後半夜會因為她在孕吐而驚醒,然後再煮飯給她吃,再被她抓著手睡覺。」

 

「感覺挺幸福的。」我看著金太妍不自覺挑起的嘴角,輕聲的說著,「而且剛剛聽下來,姐姐好像都沒對Tiffany姐姐說過我愛你?」

 

「呵呵,我愛你這三個字我不太習慣說。」金太妍無奈地笑了一下,「我比較習慣用行動表示,像是陪伴他,隨傳隨到一類的。」

 

「這是工具人的行為欸。」

 

「工具人?的確有點像。」金太妍輕輕地笑了笑,她把咖啡杯放下,輕輕的吐了口氣,「不過工具人,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使喚的。」


 

「姐姐!」

 

金太妍看著笑得一臉燦爛的裴珠賢,依照她對裴珠賢的了解,肯定沒什麼好事。

 

「這個,你看看。」裴珠賢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了一張宣傳單,「空手道比賽,冠軍獎金三億萬韓元。」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看著上頭讓她心動的獎金數字,認真的看著傳單上頭的資訊。

 

「嘻嘻,因為是我告訴姐姐的,所以我要分紅喔。」裴珠賢撐著臉頰,盯著金太妍。

 

「我考慮看看。」金太妍手裡的傳單冷不防的被抽走,她看著身邊的林允兒,沒好氣的把傳單搶了回來,「禮貌一點可以嗎?」

 

「三千萬韓元,那個公司那麼不想繳稅啊?」林允兒輕輕的挑著眉,輕輕地哼了兩聲,「那姐姐要參加嗎?」

 

「參加吧太妍姐姐。」裴珠賢認真的看著金太妍,她微微的瞇著眼,「而且比賽又沒有限制,像姐姐這種公斤級的很少是黑帶五段吧?輕輕鬆鬆拿到錢,有何不可。」

 

「我說你最近畢業的報告跟研究所的考試是處理完了嗎?怎麼有空去注意這些?」

 

「呃……」

 

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說吧,又有什麼事了?」

 

「因為我們學校空手道校隊的隊長在追我,我覺得麻煩所以就說如果能贏我表姐,我會考慮跟他交往……」裴珠賢的聲音越來越小,她無辜的看著一臉凝重的金太妍,伸手抱住了金太妍的手,「姐姐,你就幫幫我嘛!你知道我的問題的。」

 

「但有必要拿我當賭注嗎?」金太妍沒好氣地開口,她伸手揉了揉裴珠賢的頭髮,「去幫我報名,就這麼一次,知道嗎?」

 

「嘻嘻,就知道姐姐對我最好了。」

 

「姐姐不要把人打死喔。」林允兒輕輕的挑眉,看著被裴珠賢纏住的金太妍緩緩開口。

 

「什麼啊……」

 

「對啊,姐姐要注意力道不要把別人手腳折斷喔。」

 

金太妍無奈地看著裴珠賢,她那次比賽打斷人手腳過了……好啦,只不過幾次踢擊沒抓好力道,把人的肋骨踢斷罷了。

 

林允兒抬頭看著被推開的木門,又看了下牆上的掛鐘,「俞利姐姐,你怎麼那麼早就出現了?」

 

「你不是早上傳訊息給我要我陪你去一個地方嗎……」權俞利臉上還有明顯的睡意,她看著金太妍自動的坐到了吧檯前,「死悶騷,雙倍濃縮咖啡不加糖。」

 

「對齁,我忘記了。」

 

「你們要去哪啊?」金太妍掙脫了裴珠賢的束縛,幫權俞利沖了一杯雙臂濃縮咖啡,還刻意的用了咖啡因最強的豆子,「Irene,你幫我送這個熱茶上去給Tiffany。」

 

「帕尼姐姐又沒點餐。」

 

「別囉嗦,拿上去給她。」金太妍輕輕的敲了一下裴珠賢的頭,輕聲的說著。

 

「好嘛……」

 

金太妍看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裴珠賢,不就是走個樓梯,很痛苦嗎?她轉過頭看著林允兒,「所以你要去……」

 

「受到邀請函總要去赴約吧?」林允兒淺淺的笑著,她看著喝完咖啡的權俞利,只是伸手勾住了她的手臂,「不過今天只是要先去挑衣服,不然就太沒禮貌了。」

 

金太妍看著林允兒跟權俞利離開的背影,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結果還是決定去了嗎?

 

「姐姐,我想你最好上去一下。」裴珠賢從容的從櫃子後頭走出來,看著金太妍輕輕地嘆了口氣,「帕尼姐姐又在吐了。」

 

「知道了,你來幫我顧這裡。」金太妍快步的走出了吧台,三步併作兩步的走上樓,她看著關上的廁所門,轉了轉門把,她看著雙手撐在洗手台上的黃美英,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

 

「我又快把午餐吐完了。」黃美英緊擰著眉心,她拿過了牙膏跟漱口杯,利用牙膏的薄荷味蓋過嘴裡發酸的異味。

 

金太妍不說話,就安靜的看著黃美英。

 

黃美英把牙刷跟漱口杯放了回去,她撐著自己的腰,任著金太妍扶著自己又坐回了她的辦公桌,「太妍,等等凊少他們回來能幫我跟他們說一聲,讓他們提早下班嗎?」

 

「好。」

 

最近開始,新娘秘書的工作也不是黃美英在跑,而是孫承歡,跟著去攝影的當然還是凊少,他們兩人幾乎整天都待在外頭,一方面是黃美英現在是處於敏感期,另一方面則是他們想多做些事情,來減輕黃美英的工作。

 

「太妍。」

 

「嗯?」金太妍才打算走下樓梯,黃美英就叫住了她,她轉過身子,回到黃美英的旁邊。

 

「我下個禮拜開始沒有接工作,但還是會跟你一起過來。」黃美英從容的收著她桌上的設計圖,喝了一小口剛剛裴珠賢放到她桌上的熱茶。

 

「好。」金太妍點了點頭,她從容的走下樓,看著坐在吧台前的兩個人,「Tiffany說你們可以提早下班。」

 

「姐姐身體又不舒服了?」

 

「嗯,可能我等等就送她回去了。」金太妍點了點頭,輕輕地嘆了口氣,習慣性的幫孫承歡跟凊少各沖了杯咖啡,「下禮拜沒有工作,Tiffany跟你們說了嗎?」

 

「嗯,一直到……姐姐坐月子結束好像都不會有工作。」孫承歡回憶著黃美英今天早上跟她還有凊少說的,不確定的開口,「是嗎?」

 

「嗯,反正我要用這段時間去準備我下次的攝影展。」凊少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的開口。

 

「然後我可能會跟凊少去學攝影。」

 

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突然出現的手機螢幕,「這什麼?」

 

「賽程表啊,下禮拜是初賽,然後下個月初是複賽跟決賽。」裴珠賢輕鬆的說著,她把手機塞到了金太妍的手裡。

 

金太妍把比賽網址傳到自己的手機,又把手機還了回去,下個禮拜初賽……意思是她有三天的時間練習囉?


 

即使沒有三天的練習,金太妍幾乎是站在場上就直接晉級,打進複賽。

 

而她現在莫名其妙的被要求背對著電視罰跪。

 

「Tiffany……我可不可以起來了,我腳麻掉了。」金太妍的雙手還拉著自己的耳朵,她只能面對著落地窗,可憐兮兮的開口。

 

黃美英沒好氣的吃著蘋果,她完全不知道今天金太妍去比賽的事,林允兒或是崔秀英也沒有說,還她以為金太妍是早上有什麼事情要去處理才一大早就出門,然後回來的時候手腕上還綁上了繃帶,到底是什麼樣的黑帶五段會給人過肩摔時剛好扭到手啊!

 

「Tiffany……」

 

「Stop!」

 

「Tiffany,你不要生氣了啦……」

 

黃美英輕輕的哼了一聲,她大力的按著遙控器上頭的按鍵,「Come here!」

 

金太妍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迅速的走到了黃美英旁邊,她任著黃美英拉過她的手,輕輕的抿著唇。

 

「會痛嗎?」

 

「不會……啊!」金太妍看著自己被捏的手,無辜的看著黃美英。

 

「什麼黑帶五段。」黃美英沒好氣地開口,把金太妍拉到了沙發上,「只是單純固定還是有上藥?」

 

「有上藥。」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摸著自己的肚子,默默地嘆了口氣。

 

「怎麼了?」金太妍緊張的看著黃美英,「要叫救護車嗎?」

 

「你別緊張,他只是踢了我一下。」黃美英無奈的說著,她離預產期還有兩、三個月勒,她前幾天去產檢醫生還說她跟小孩都很健康。

 

金太妍喔了一聲,她看著黃美英的肚子,輕輕的抿著唇。

 

「下次比賽什麼時候?」

 

「下個月初……」

 

「我會去看比賽。」黃美英瞥了一眼愣住的金太妍,「給我拿金牌回來。」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自然的勾上嘴角,燦爛的笑容帶著自信,「我當然會贏,把獎金跟獎牌拿回來給你還有小寶寶看。」

 

「嗯,小心不要受傷。」黃美英輕聲的說著,伸手拉過了金太妍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他也很期待。」

 

她們的關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有些微妙。

 

黃美英覺得,金太妍對她的溫柔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

 

很可怕的習慣。

 

「嘻嘻,出生的禮物是一面金牌,感覺真不錯。」金太妍輕輕地笑著,掌心貼著黃美英的肚子,「我可以聽嗎?」

 

「嗯。」

 

黃美英看著把耳朵貼在自己肚子上的金太妍,她輕輕的抿著唇,明明應該是要自己丈夫的人來做的動作,現在卻是一個……好朋友在做。

 

「喔,他踢我。」金太妍直起了身子,她摸著自己的耳朵,看著黃美英。

 

「大驚小怪。」黃美英輕哼了一聲,她打了個哈欠,輕輕的倚著金太妍的肩膀。

 

「別在客廳睡覺,會著涼。」

 

「知道啦。」黃美英沒好氣地開口,她緩緩的站起身子,往房間的方向走去,雖然是住在一起,不過她家沒有多餘的房間,不過金太妍也是樂於睡在沙發上。

 

「你也早點睡。」黃美英在進門前多瞥了正把電視轉到音樂節目的金太妍一眼,「比完賽應該很累吧?小心別累壞。」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臉上的笑容仍是燦爛,「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aith_Hope&Love
  • Happy TaeNy's Day~
    希望工具人金店長可以不要受傷得金牌

    不過~這個黑帶五段跪在落地窗前面
    哈哈哈哈~ 在七個月的孕婦美英面前
    只能無條件落敗嘛~
  • 只要是面對帕妮,一定是無條件投降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27 23:14 回覆

  • 訪客
  • 趕快正式在一起啦
  • 這個嗎......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27 23:14 回覆

  • Lai_lai
  • 你好棒~~~
    泰尼可以在甜一點啦~~~~
  • 我盡量甜QQ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27 23:15 回覆

  • Pisces0221
  • 還工具人呢 明明做得很開心
    不過太妍姐姐也要對自己好點 不要只為別人好啦 雖然是美英
    喔喔!比賽要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