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rBDo9V4AIlaEw.jpg

25139003_1482900518488454_1190334705_o.jpg

 

碎碎念:

 

感冒不小心變的好嚴重QQ

 

說好的鐵打的身體哩QQ

 

阿,這是另一個結局之後發生的事喔~

 

然後我懶的鎖文了= =

 

 

 

【TaeNy小劇場】血腥畫家(另外一個結局)

【TaeNy小劇場】血腥畫家(另外一個結局)

 

之後

 

五年過去了。

 

黃美英手裡拿著一疊的信封,把自己摔進了沙發,習慣性的打開了電視,這些年,她一直在注意電視新聞,看有沒有金太妍的消息,只可惜再怎麼播都是些無聊的政治新聞。

 

她隨手拆開了手上的信,水電費、法院通知、家人的來信、繳稅通知單……喔?

 

「首爾大學心理系?」黃美英看著手上的信件,又拿過了手機確認自己這幾天的行程……她這幾天沒什麼事,就去參加這個研究發表會吧。


 

「今天很感謝各位抽空參加這場發表會。」男人穿著一身俐落的黑,他按著手上的控制器,關掉了投影片,「各位離場前請記得跟門邊的同學拿餐盒。」

 

「Tiffany小姐,可以請你留步嗎?」

 

黃美英才在整理包包,男人就突然拿著一本資料夾走向她,「有什麼事嗎?」

 

「我有一個朋友請我拿這個東西給你,她說你如果還想再見她的話,她就在後頭的房間。」男人從容的說著,「她要你全部看完再進去。」

 

黃美英輕輕的皺著眉頭,她困惑的看著手上的資料夾,「你的朋友是誰?」

 

「我不方便透漏。」男人聳了聳肩,他逕自坐到了椅子上,「如果你不介意,我會在這裡整理東西。」

 

黃美英坐到了她原本的位置,緩緩的翻開了資料夾,她看著第一張笑得一臉燦爛的女生,她記得,那個人是金夏妍。

 

再下一張一樣是金夏妍的畫,但這次是金夏妍穿著制服,站在校門口對著她揮手。

 

下一張不是金夏妍,而是一幅整個暗褐色的廢棄倉庫,而有一群女人,蜷縮在地上,四周被裸著身子的男人包圍。

 

她不想去探討那是什麼。

 

接下來的幾幅圖都是類似的,男人、女人、小孩,甚至是一個鐵盤裡躺著的「血塊」。

 

這五年你到底去做了什麼?金太妍。

 

最後兩幅畫,沒有血腥,只是很簡單的水彩畫。

 

一張是金夏妍躺在沙發上玩著手機,整張畫看起來十分的柔和、陽光、休閒。

 

另一張則是她坐在咖啡廳裡看著「權力遊戲」的水彩畫,而很剛好的,那是她兩天前做的事,給她的感覺沒有恐懼,而是輕鬆、愜意……還有一點點的愛戀。

 

「把圖翻過來吧,她後面還留了一些話。」男人背著自己的筆電,淡淡的說著,「離開時不用關門,晚點還有人會來使用這間房間。」

 

「致 Tiffany,

 

這五年我不斷的在南韓各地旅行,為的就是找到我記憶裡最美的夏妍,

 

從夏妍出生的醫院,一路到了夏妍去世的地方,來來回回走了上百次,卻發現夏妍最美時是還待在家裡傻傻的玩著手機的場景,

 

原本這只花了我一年,但是我想到那些跟夏妍一樣傻的女生,我就覺得我必須去做些事。

 

所以我殺了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用他們的血,記錄他們的死亡。

 

喔對了,還記得我離開前最後對你說的嗎?

 

我想污染你,會比較來的愉悅。

 

P.s.還有疑問就進來吧,對了,準備好再進來。

 

金太妍。」

 

黃美英放下了手上的信,她看著已經準備離開的男人,拿著資料夾走進了男人說的房間。


 

金太妍臉上仍戴著印著詭異笑臉的口罩,她看著進門的黃美英,從容的拿下了口罩,「你真的不怕我對你做什麼嗎?醫生。」

 

「我現在是在跟誰談話?Bloody painter還是太妍?」

 

「都是,我們融合了。」金太妍輕輕地笑著,指了指她面前的椅子,「你知道的,就是……」

 

「我知道。」黃美英緩緩的坐到了沙發上,把資料夾遞給了金太妍,「我是醫生,不會不知道關於人格融合的事。」

 

這代表那個天真爛漫的金太妍已經不見了。

 

「嘿,有一部分我還是那個接受你治療的金太妍。」金太妍看出了黃美英眼裡的失落,無奈的勾著嘴角,「你沒有想過,我沒有痊癒的話,很可能會殺了你嗎?」

 

「為什麼,現在才回來?」

 

「如果我說想你了,你相信嗎?」

 

「想著要殺了我嗎?」

 

金太妍靜靜的看著黃美英,緩緩地搖著頭,「我說過了,污染你會來得愉悅許多。」

 

金太妍從容的站起身子,緩緩的彎下身,雙手壓在黃美英椅子的扶手上,把人困在沙發上,「我一直以為,我這個人除了恨之外沒有別的東西了。」

 

「但是我在處理其中一具屍體時,一個女孩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說是要找人,也不管我是不是個危險人物,或是那是不是一個治安好到一個人在那也沒問題的地方。」

 

「那是其中一個受害者的……這麼講好了,追求者。」金太妍輕輕地笑了笑,「只能說人在困窘之處,才看得清楚人心,之後那兩個女生莫名其妙的在我一邊處理屍體的場景下互相告白,成功的在一起,而這些,突然讓我想到你,醫生。」

 

「想到我?」黃美英錯愕的看著金太妍,她看到一對閨蜜互相告白變成戀人,想到她幹嘛……

 

她明白了。

 

「妳喜歡我?」黃美英傻傻的開口,冷不防的被金太妍堵住了嘴唇。

 

金太妍看著微微喘著氣紅著一張臉的黃美英,她的指頭輕輕的撫著黃美英的柔唇,拂去了她嘴角的銀絲,「是愛,不是喜歡。」

 

「你是這世上唯一一個我在乎的人了。」金太妍輕輕的撥開黃美英眼前的髮絲,認真的說著。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清澈的眼眸,金太妍的眼裡,藏著的是愛戀、寵溺,還有最多的悲傷。

 

是金太妍最在乎的人嗎?

 

「醫生……」

 

「太妍,我記得我讓你改口了。」黃美英果斷的打斷金太妍,輕輕的抱著她的腰,「如果我想讓你證明你愛我、在乎我,你要怎麼證明?」

 

「那是我一開始的目的。」

 

對她來說,黃美英是她觸碰不到的天使,一旦觸碰了就會污染。

 

但是污染,對她們來說都不是太壞的選擇。

 

「原來你指的污染,是指這件事嗎?」黃美英的衣服半敞,她看著伏在自己胸前的金太妍,輕輕的抿著唇。

 

「不然呢?」金太妍揉著手裡的渾圓,一邊裡說當然的說著,「天使必須犯了罪,才會被逐出天堂。」

 

「雖然我知道美英也不是第一次了。」

 

黃美英沒好氣地看著金太妍,激烈起伏的胸口附上了一層薄汗,「明明就是第一次。」

 

「是啊,第一次跟人。」金太妍抿著唇輕笑,湊到了黃美英的耳邊輕輕地開口,「我都知道喔,在出院治療的那段期間,美英都趁我睡著時跑到客廳,拿著我的衣服,然後……」

 

黃美英紅著一張臉,錯愕的看著金太妍,不可能啊!她明明都是確認金太妍熟睡之後才……「你、你裝睡?」

 

「我睡了,也還沒睡。」金太妍張口咬住了黃美英堅挺的紅櫻,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乳暈,「我那時還沒痊癒,而聽力是人體睡著時最靈敏的。」

 

「現在我就在這,你不用再動腦子想像了。」

 

黃美英別過頭,試著躲避金太妍誠懇的視線,對,三年的治療過程中,她被金太妍天真爛漫的表現吸引,所以就算很多人跟她說就讓金太妍接受死刑,她打死都不要,因為她喜歡金太妍。

 

不,她愛她。

 

「啊……」

 

金太妍拉過了黃美英的身子,讓黃美英坐到了她的大腿上,她輕輕地撫著黃美英的大腿,冷不妨的把指頭探進了黃美英的體內。

 

「舒服嗎?」金太妍看著趴到她身上的黃美英,輕輕的吻著黃美英的耳垂。

 

「舒服……」黃美英愣了下身子,她發出悶哼,從下身竄上腦門的酥麻感,幾個不受控的呻吟聲就這麼跑出柔唇。

 

「很好,不過要小聲點喔,我可不知道外面有沒有人。」金太妍從容的說著,一邊在黃美英的體內抽送著。

 

「那妳、妳就別、別玩那麼激烈啊、啊。」黃美英沒好氣地看著金太妍,輕輕的咬了下金太妍的臉頰。

 

「不可以喔,小貓咪不可以亂咬人。」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從容的貼上黃美英的柔唇,挑逗著另一條靈蛇,指頭突然碰到了稍嫌硬了些地方,金太妍看著愣了一下的黃美英,勾著燦爛的笑容,「美英。」

 

「不要、啊!」黃美英震了下身子,她看著金太妍,不自覺的眼眶泛淚,「太妍,我不要、不要玩那麼過火的。」

 

「噓……」金太妍吻去了黃美英眼角的淚水,「不會過火的,美英你不會感到不舒服,好嗎?」

 

黃美英倒抽了一口氣,她緊咬著唇,試圖讓自己保持理智。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突然把黃美英的頭壓到自己肩窩,她輕輕的吻著她的側頸,手邊的動作不曾停下,甚至是越來越快速,「咬著我的肩膀吧,你咬著嘴唇,我會心疼的。」

 

「啊、那就……不要玩那麼激烈、啊!」

 

金太妍的肩上傳來疼痛,她輕輕地笑著,手指突然用力一勾。

 

她很確定鼻子聞到的鐵鏽味不是假的。

 

黃美英癱軟在金太妍的身上,她看著金太妍雪白肌膚上流著鮮血的齒痕,她抿著唇,輕輕的舔去那一點都不好聞,也不好喝的血。

 

「看吧,都說小貓咪不可以亂咬人。」金太妍輕輕地順著黃美英的頭髮,她伸手勾過了椅子上的大衣,蓋住了黃美英的身子。

 

「我才不是小貓咪。」黃美英沒好氣的抗議著,她看著金太妍的側臉,乖巧的依偎在她的肩膀上,「妳要搬回來住嗎?」

 

「搬回去?去哪裡?」

 

「我家。」

 

金太妍抿著唇笑著,她低頭在黃美英的額上落下一吻,「是我們家。」

 

「吵死了,要不要一句話。」

 

「當然好啊。」金太妍咯咯的笑著,她拉了拉大衣,緊緊的把黃美英抱在懷裡,「睡一會在一起回家吧,暫時不會有人進來的。」

 

「可是外面……」

 

「不用擔心,不會有人突然跑進來看到你光著身子的。」金太妍寵溺的看著黃美英,理所當然的開口說著,「你的裸體只有我能看。」

 

黃美英狠狠的賞了金太妍一個白眼,或許也是突來的安心感,也或許是剛剛的確是運動過度吧?黃美英就在迷迷糊糊之間,躲在金太妍的懷裡睡著了。

 

金太妍眼裡是難掩的笑意,她攬著黃美英的身子,看著外頭蔚藍的天空,思緒漸漸飄向了遠方。

 

夏妍啊,姐姐找到了一個定下來的地方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想不到還有後續啊
    凊少要小心身體啊
  • Pisces0221
  • 喔喔!凊少居然真的有空寫了後續啊 好感動
    太妍也成長了不少嘛 居然完成了融合治癒 (嗯 是看清了然後接受了自己的陰暗面
    呵呵 一回來就污染美英了 (幹得好!

    啊 凊少要小心身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