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我絕對不會說我今天去逛街買了一堆酒ww

 

是說我就把我放生,然後自己跑走QQ

 

沒差啦,反正下禮拜還有約麻!

 

還有下禮拜不更文喔~

 

哥要準備月考,跟想要帶什麼回去孝敬我老大ww

 

然後老樣子的半虐不謔QQ

 

 

 

 

 

 

第七章

 

不過是短短的三個月,感覺很多事情都變了。

 

逐漸越來越熱的天氣,權俞利跟林允兒越來越近的距離、尹寶拉越來越明顯的肚子、越來越早起床的崔秀英、為了學分開始認真的裴珠賢,還有幾乎不再來喝咖啡的黃美英。

 

不過還是有些事沒有變。

 

偶爾會陪尹寶拉來光顧的李宰諺在無意間也成了金太妍的熟客,而每次來的鬥嘴從來沒有停過、還有起碼一天會幫一對情侶解決問題的金太妍。

 

金太妍穿著簡單的白色背心,她一隻腳蜷在椅子上,她手裡拿著的是透明的杯子,杯底是紫色,越往上則越淺,這是她託人特別訂的玻璃杯,而且畫完畫之後在刷上一層透明的膠,就不怕顏料碰水會掉了。

 

然後這是尹寶拉的,即使她現在似乎不太適合喝涼的飲料,不過畫起來備著也好。

 

「現在來會太晚嗎?」

 

金太妍轉過頭,她看著穿著寬大T恤跟一件長褲的黃美英,「你怎麼來了啊?」

 

「睡不著,出來散散心。」黃美英輕聲的說著,她看著金太妍正在畫的杯子,「我想喝蜂蜜牛奶。」

 

「溫的好嗎?」金太妍放下了杯子,從容離開椅子,走到了吧台後頭,伸手拿過了粉紅色的馬克杯。

 

「都可以,只要是溫牛奶都好。」

 

金太妍在一分鐘內就用好了黃美英要的溫牛奶,她端著馬克杯坐回了桌子,伸手把牛奶遞給了黃美英。

 

「你在畫誰的杯子?」黃美英伸手接過了牛奶,好奇的問著金太妍。

 

「那是寶拉的,專門拿來裝冷飲。」金太妍輕鬆的說著,她暗暗的瞥了一眼黃美英,緩緩的收著桌上的玻璃杯,「怎麼了嗎?」

 

「我在想牛奶喝下去之後有辦法睡覺嗎?」

 

「嗯……多少有用吧?」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搬著裝了玻璃杯的箱子走進了房間,她看著捧著馬克杯在發呆的黃美英,她伸手勾過了襯衫,緩緩的穿上,「怎麼了嗎?」

 

黃美英回過了神,她看著金太妍,輕輕地搖了搖頭,「等等一起走吧。」

 

「好。」

 

金太妍就靜靜的坐在黃美英的對面,她暗暗的看著黃美英有些泛紅的眼角,卻不過問。

 

「太妍,你明天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我?」

 

黃美英點了點頭,「會開車吧?」

 

「會啊,不過你想去哪?」

 

「乙旺里。」黃美英輕輕的舔掉嘴唇上的牛奶,「我想去看看海,能陪我去嗎?」

 

「當然。」

 

是有心事吧?

 

金太妍伸手拿過了黃美英喝光的馬克杯,很快的把東西收拾好,關燈,和黃美英一起離開咖啡廳。

 

「那我們明天約幾點?」金太妍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黃美英,輕聲的問著。

 

「十點吧,你在我家樓下等我。」

 

「Ok。」金太妍點了點頭,她停在公寓門口,看著準備進門的黃美英,突然喊出了聲,「Tiffany。」

 

黃美英轉過頭,靜靜的看著掛著微笑的金太妍。

 

「有什麼事就說出來吧,我會在的。」

 

「我知道。」黃美英淡淡的開口,她推開了玻璃門,從容的走進了公寓,「誰讓你是守護愛情的小天使。」

 

金太妍愣了一下身子,冷不防的熱度爬上了她的臉頰,權俞利你這混帳!幹嘛在一群人面前調侃她是守護愛情的小天使啦!


 

黏膩的海風吹上了覆著一層薄汗的肌膚,腳底下的沙子正隨著太陽的照射而逐漸滾燙,一邊是吵雜的人群,而這裡,只有兩個人站著。

 

金太妍穿著黑色的帽T跟黑色的長褲還有牛仔襯衫,而黃美英則是穿了深藍色的上衣跟短褲。

 

金太妍看著站在前頭,背影顯得有些孤單的黃美英,只是緩緩的走了過去,把手上的外套披到了她的身上。

 

黃美英轉過頭,看著金太妍。

 

「雖然現在氣溫不低,但海風吹久了還是會感冒。」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轉過身子想走回剛剛的地方,卻被黃美英抓住了手腕。

 

「站在這裡沒關係的。」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收回手,拉了拉身上的外套,「你三點要回去,是嗎?」

 

「不用,我跟允兒換了明天的班,不急著回去。」金太妍輕輕地搖了搖頭,她看著閉上眼睛的黃美英,「所以你還想去哪?」

 

金太妍不知道黃美英到底有什麼心事,但是黃美英會選擇找她來,也許就代表了這件事真的很嚴重,嚴重到她沒辦法跟尹寶拉開口——當然也可能是想到了尹寶拉現在身懷六甲,沒辦法亂跑。

 

除非黃美英自己想要說,不然她不過問,能做的也只有這樣陪著她。

 

「你想去哪?」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反問道,她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就只是覺得心情很不好,所以才想來看海,同時也想想清楚一些事情。

 

「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沒好氣地開口,「你這樣是跟蹤狂的行為。」

 

雖然心裡有股暖流經過就是了。

 

「你叫我陪你的。」金太妍噘著嘴,顯得有些無辜。

 

「先去吃飯吧,都中午了。」黃美英無奈地嘆了口氣,逕自的轉過了身子。

 

「好。」

 

黃美英突然轉過了頭,她看著離她有些距離的金太妍,「為什麼要走那麼後面?」

 

「嗯……給你思考的空間?」

 

「過來。」

 

金太妍快步的挨到了黃美英的身邊。

 

「謝謝妳今天陪我出來。」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聲的開口,「總覺得最近事情多到快把我逼瘋。」

 

「如果我陪你出來心情有好一點,那就好。」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她看著眼眶微紅的黃美英,伸出的手先是遲疑,才緩緩的放上了她的肩膀。

 

「他要我把孩子拿掉。」

 

冷不防的,黃美英突然開口說著,她看著金太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該怎麼做?」

 

金太妍愣了下身子,她看著黃美英眼裡直接滑落的淚水,緊緊的抿著唇,她拉著黃美英,坐到了一旁的長椅上,緊緊的牽著她的手。

 

「先撇開你男朋友的意思,你想留下嗎?」

 

「我……」黃美英看著金太妍,緊緊的抿著唇,她是這小孩子的母親,但是她還沒準備好……不過她更沒辦法準備去扼殺一個小生命,「我想留下……卻沒準備好。」

 

「可以慢慢來,這段時間我會陪你的。」金太妍輕聲的說著,她俏皮的吐了吐舌,「誰讓寶拉也是,當然如果覺得我很煩的話,你也要說。」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只是擦掉了臉頰上的眼淚,她吸了吸鼻子,又深吸了一口氣,「走吧。」

 

「要去哪裡?」

 

「差不多該回去了,還是不要讓允兒工作太久吧?」黃美英淡淡的說著,雖然她知道林允兒有辦法跟金太妍換班應該就代表她晚上應該沒有工作。

 

「好。」


 

「嗚嗚,姐姐你終於回來了。」

 

林允兒看到跟黃美英一起進來的金太妍,第一反應先是哀嚎。

 

金太妍看著林允兒,無奈地笑了笑,沒辦法,誰讓她們路上塞車,而這時間剛好都會有情侶來找她問問題。

 

「辛苦了,我煮飯給你吃?」金太妍從容的走到吧台後頭,伸手揉了揉林允兒的頭髮,她看著坐在吧台上的黃美英,「你要吃什麼?」

 

「姐姐我要吃蛋包飯,特大份的!」林允兒蹦蹦跳跳的從冰箱裡拿出了蛋跟冷掉的白飯,還有一堆絕對是林允兒趁機買來敲詐金太妍煮一頓飯的食材。

 

「啊……我也想吃蛋包飯,可以嗎?」黃美英看著林允兒從冰箱裡拿出的食材,輕聲的問著。

 

「當然可以,反正允兒買的東西很多。」金太妍輕輕的挑著眉,她拿過了鍋子,著手處理林允兒跟黃美英要的蛋包飯。

 

「姐姐今天去哪玩了啊?」林允兒坐到了黃美英的旁邊,她趴在吧台上看著金太妍,漾著燦爛的笑容,「好玩嗎?」

 

「好玩啊,還抓到鯊魚喔。」

 

「姐姐怎麼沒有把鯊魚帶回來加菜呢?」

 

黃美英看著很認真對話的兩個人,忍不住笑了笑。

 

金太妍看著臉上掛上笑的黃美英,把煮好的蛋包飯放到了她跟林允兒的手邊,「兩位慢用啊。」

 

「你不吃嗎?」黃美英拿過了湯匙,看著轉過身子開始煮咖啡的金太妍,好奇的問著。

 

「太妍姐姐沒有吃晚餐的習慣。」林允兒大口地吃著炒飯,一邊舔著嘴角上的飯粒。

 

「我平常下午兩、三點起來,吃的東西還沒消化光。」金太妍把蜂蜜牛奶遞給了黃美英,又把拿鐵放到了林允兒的手邊,況且她剛回來的路上也吃了一份辣炒年糕,「而且我吃飯的話就沒辦法工作了。」

 

「不愧是守護愛情的小天使?」黃美英輕輕的挑著眉毛,毫無猶豫的直接調侃金太妍。

 

「是是是,隨便你們說了。」

 

金太妍看著被推開的門,揚起的嘴角緩緩的落下,她暗暗的瞥了一眼黃美英,又挑起了不明顯的微笑。

 

「你傳給我的訊息是什麼意思?」

 

林允兒當然也有注意到金太妍的表情變化,她看著站起身子的黃美英,緩緩吃著蛋包飯。

 

黃美英走向了男人,淡淡的開口,「我選擇孩子,所以分手吧。」

 

「你自己也說了,你年紀還輕,不想那麼早就有家庭,那麼對我們都好的決定,就是分手。」

 

「還有,為了以免工作上有摩擦,你被開除了,遣散費我會……」

 

黃美英看著突然襲來的手,下意識地閉起了眼睛,卻沒有等到該有的痛,而她很快的被一雙手拉走,接著是碰撞的聲音。

 

被林允兒拉走的黃美英再睜開眼睛時,看到的是金太妍拉著男人的衣領,把身高比她高,體重比她重的人拖出去咖啡廳。

 

「從叫她把孩子拿掉你就已經沒有資格跟她在一起了。」金太妍伸手一丟,就把男人丟到距離她一公尺的柏油路上,「開心戀愛,和平分手,我希望Tiffany之後的生活裡沒有你。」

 

「喔,如果你很疑惑為什麼我憑什麼管你們的話,就憑我是守護愛情的小天使。」金太妍輕鬆的笑著,「別讓我再看到你。」

 

金太妍從容的走回了咖啡廳,她看著皺著眉頭的黃美英,暗暗的嚥了口口水,「我下手太狠了?」

 

「你為什麼不多想一點?」黃美英沒好氣地看著金太妍,她走過去拉過了金太妍的手,看著掌心上頭的瘀青,「你都不會痛嗎?」

 

「比這個痛的事情很多……啊!」

 

林允兒無奈地嘆了口氣,她拿出了急救箱,貼心的把推拿藥遞給了黃美英。

 

「空手道黑帶五段了不起,又不是鐵打的身體,下次再有類似的事,不准出頭。」

 

金太妍不說話,她只是看著黃美英幫她上藥,然後抬頭看著已經吃飽喝足準備回家的林允兒,「等等一起走吧。」

 

「不了,姐姐應該還要聊一會吧?而且秀英姐姐要我買宵夜回去,她要配電影。」

 

「好吧,你路上小心知道嗎?」

 

林允兒點了點頭,「姐姐也是喔。」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輕輕的甩了甩自己的手,「不過你說得也真狠,直接把人開除。」

 

「因為我不想工作時還參雜無用的私人情感。」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把醫藥箱收好,又回到了吧檯前吃著她的蛋包飯。

 

金太妍點了點頭,也回到了吧台後頭,「喔,如果你擔心他會找上你的話,我可以把樓上整理好租給你。」

 

「樓上?」

 

「對啊,我拿來當倉庫的樓層可以租給你,不過需要一些時間整理。」金太妍點了點頭,她看著還打算再問什麼的黃美英,「地下室、一樓店面、二樓倉庫,是我高中時用我比賽的獎金買下來的。」

 

「看來你常常拿冠軍。」

 

「都過去了。」金太妍輕輕地笑著,一開始也是單純不想打輸金志勇才練空手道的,後來越來越有心得,在上高中之前就拿到了全國比賽的殿軍,最後拿到冠軍,「現在也很少去比賽了,除非缺錢。」

 

「可是你前陣子還去參加晉級考?」黃美英輕輕的挑著眉毛,她把空了的盤子推給了金太妍,「我在想想看要不要把工作室搬過來,要的話再跟你說。」

 

「好。」金太妍點了點頭,她把盤子放到了洗碗槽裡,「你要帶牛奶回去喝嗎?以防失眠。」

 

黃美英看了眼牆上的掛鐘,這才發現時間早就過了金太妍的關店時間,「好,麻煩了。」

 

「不麻煩。」金太妍把盤子上頭的水甩乾,又拿過了外帶的紙杯,「對了,因為我擔心你可能有危險,所以今天可以陪你走上去嗎?」

 

「隨便你。」黃美英輕輕地嘆了口氣,不過在想到她家鑰匙還在……「他身上好像有鑰匙……」

 

「他有可能夜襲嗎?」

 

「應該不會。」黃美英輕輕地搖了搖頭,她跟著金太妍一起離開了咖啡廳,「反正有事的話我會打給你。」

 

「可是你有我的電話?」

 

黃美英無奈地看著金太妍,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遞給了金太妍。

 

「好了。」金太妍燦爛的笑著,她把手機還給了黃美英,又跟著她走上樓,她看著黃美英打開了門,伸手把手上的牛奶遞了出去,「小心燙。」

 

「知道。」黃美英淡淡的說著,「謝謝。」

 

「晚安。」

 

「路上小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Pisces0221
  • 唔...美英跟那渣男的孩子....雖然小孩是無辜的 但真的便宜了那男人 哼
    不過太妍甩走渣男的一刻超級帥 美英心裡有暖到吧
    美英要保護好自己 也要讓太妍保護喔
  • 會啦,太妍可是守護愛情的小天使(?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08 23:13 回覆

  • Faith_Hope&Love
  • 可惡!!竟然有渣男
    甩出去,太妍這五段也太強了吧
    不過自己說自己是守護愛情的小天使也太萌了吧~~哈哈哈
  • 過肩摔其實不難(?

    這是一種將錯就錯的概念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08 23:14 回覆

  • 哇達
  • 太帥了吧!!
  • 因為是金爺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20 19: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