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為了拍照,我膝蓋麻阿QQ

 

不過今天拿到好多譜。

 

但都抓不到節奏QQ

 

 

 

 

 

 

第五章

 

金太妍看著落地窗外的細雨,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

 

「姐姐嘆什麼氣啊?」裴珠賢坐在舞台上抱著吉他,她明天中午跟同學會來這裡表演,所以特別趁金太妍還在的時候過來練習,「姐姐隨便哼一兩句吧。」

 

「不要,我唱不出來。」金太妍沒好氣地說著,她把洗好的杯子放到櫥櫃裡,不時的看著窗外。

 

裴珠賢吐了吐舌,她當然知道金太妍現在唱不了歌,所以她是隨口說說的。

 

金太妍看著在彈著吉他的裴珠賢,又輕輕地嘆了口氣,唱歌啊……

 

風鈴聲拉回了金太妍的思緒。

 

她看著臉色異常冷酷的黃美英,身子不由得的愣了一下,不過在看到黃美英身後拿著雨傘的男生後,她知道為什麼黃美英會有這個反應了。

 

「咖啡買一買就回去了,你明天早上還有工作。」黃美英淡淡的說著,她看著金太妍,「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嗎?」

 

「儘管點餐。」金太妍掛著微笑,看向了男人,「先生你要什麼?」

 

她認得,那是上次關店時間到還不走的男人。

 

「一杯摩卡拿鐵就好。」

 

「好。」

 

黃美英看著正在彈吉他的裴珠賢,默默地看著金太妍。

 

金太妍一邊倒著咖啡,她當然也有注意到黃美英的眼神,不過她只是笑了笑,不多說什麼。

 

「先生,你的摩卡咖啡。」金太妍把外帶的摩卡咖啡遞給了男人,又從容的轉過身子,處理黃美英的咖啡,對了,黃美英似乎還想要吃的。

 

「Ti……」

 

「明天見。」

 

淡淡的三個字刺進了男人的心裡,他拿著自己的摩卡咖啡,反正他已經很厚臉皮仗著下雨的名義跟黃美英走那麼一段路了……「可是外頭還在下雨。」

 

「不用你管,我自己可以回去。」黃美英看著正在預熱鬆餅機的金太妍,仍是默默地開口。

 

「那傘……」

 

「對了Tiffany。」金太妍冷不防的開口,轉頭看著黃美英就是漾著溫和的笑容,「你上次落在我這的傘,你一直忘記拿走。」

 

男人的臉上是失落,他小聲的嘆了口氣,「那明天見了。」

 

黃美英沒說第二句話,直到身後傳來風鈴跟關門聲,她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想聊聊嗎?」金太妍切著草莓跟香蕉,她暗暗的瞥了一眼黃美英,從容的開口,「Irene,你和弦沒壓緊。」

 

「知道了。」裴珠賢看著自己的手指,稍稍的出了點力,她看著把鬆餅端上吧台的金太妍,「姐姐我也要吃。」

 

「知道啦。」金太妍把倒好的咖啡放到了黃美英的手邊,又低頭忙著裴珠賢的鬆餅。

 

「就是個煩人的追求者兼同事。」黃美英沒好氣的用叉子叉過了草莓,直接送進嘴裡。

 

「我看他蠻貼心的啊,還送你過來。」

 

「我工作室離我家又不遠,不過是小雨還堅持什麼雨傘護送,煩。」

 

「怎麼這麼說,淋雨對身體不好啊。」金太妍把鮮奶油跟蜂蜜擠上了鬆餅,理所當然的說著,她看著裴珠賢先是輕咳了幾聲,才開口叫她,「鬆餅好了喔。」

 

「Ok。」

 

金太妍看著緩緩吃著鬆餅的黃美英,她一手撐著臉頰,「那麼我需要送你回去嗎?Tiffany。」

 

「隨便你。」

 

「不考慮看看嗎?」金太妍看著一臉疑惑的黃美英,她輕輕的咳了幾聲,「那個男生,感覺好像蠻喜歡你的。」

 

黃美英不耐煩的扯了下嘴角,其實她昨天接起了一封來自希臘的電話,對方對她又是問候,又是自顧的在她剛新婚的老公面前稱讚幫他們拍照的攝影師有多帥,說他是個好對象,要她考慮看看,最後她只聽到一聲哀嚎,就這樣被掛了電話。

 

她當然也知道那男生是好對象,但她很難跨出那一步。

 

「你們認識多久了?」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好奇地開口。

 

「七年。」黃美英淡淡的回著,又喝了一口咖啡,「你對他有興趣?」

 

「不可能。」不知何時坐到黃美英旁邊的裴珠賢冷不防的開口,「姐姐這輩子都跟愛情無緣。」

 

「小孩子別瞎說。」金太妍沒好氣的敲了下裴珠賢的頭,又輕咳了幾聲,「不過我絕對不是對他有意思,我只是好奇你對他那麼反感,是不是因為不太熟。」

 

「還好。」黃美英默默地回話她看著已經吃完鬆餅灰溜溜跑回去彈吉他的裴珠賢,「你對你妹還真狠。」

 

「這只是鬧著玩的。」金太妍輕輕的哼了一聲,誰不知道裴珠賢是打算調侃她啊?

 

黃美英把剩下的咖啡喝完,輕輕的抿了抿唇,「對了,早上的飲料很好喝。」

 

「那你明天早上要試試看草莓的嗎?我已經把做法跟秀英說了,你明天直接跟她拿就好。」金太妍拿過了空了的杯子跟盤子,從容的走到洗碗槽旁邊,「不過可能會有點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

 

「有些事情,要自己去發現才有趣。」金太妍勾著燦爛的微笑,她看著已經在收拾吉他的裴珠賢,又看向了黃美英,「你要走了嗎?」

 

「我給你十分鐘。」

 

花不到五分鐘,金太妍就把東西收拾好,而外頭的雨也停的差不多了。

 

金太妍和裴珠賢一起走在黃美英的身邊,三人之間沒有對話,金太妍依舊是站在公寓門口,目送黃美英進門。

 

「路上小心。」

 

黃美英轉過頭,輕聲的開口。

 

金太妍只是微笑,在確認看不到黃美英之後才拉著裴珠賢的手轉過身子。

 

「姐姐。」

 

「嗯?」

 

「你喜歡她喔?不然怎麼會還特地送她回家?」裴珠賢微微的瞇著眼,認真的看著金太妍。

 

「我只是想說她一個人走夜路有點危險。」

 

「表姐,我知道你很溫柔,但不是這樣濫用的。」裴珠賢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看著金太妍。

 

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只是伸手揉了揉裴珠賢的頭髮,「很多事情,沒有經歷過是不會知道的。」


 

金太妍是第一次看到黃美英一邊跟身旁的人聊天走進她的咖啡廳的,不,乾脆說她是第一次看到黃美英帶其他人來……那個跟著黃美英的男生不算。

 

「她就是你說的店長?」尹寶拉看著穿著粉紅色襯衫的金太妍,好奇的問著黃美英。

 

「對,她就是那個管很多的店長。」

 

「我哪裡管很多了……」金太妍有些無辜的噘起嘴,她輕哼了一聲,逕自倒過了黃美英習慣喝的咖啡,「你們是好朋友?」

 

「當然,Tiffany可是我老婆。」

 

「別聽她亂說,她只是我閨蜜。」黃美英淡淡的說著,一邊把咖啡遞給了尹寶拉,「我最近不能喝咖啡,給我那個奶蓋草莓奶昔吧。」

 

「為什麼?」

 

「她喔,今天下午回工作室時不小心被摩托車撞到。」尹寶拉倒是從容的喝著咖啡,完全忽視金太妍有些慌張的表情,「醫生特別吩咐不能碰咖啡,以免傷口恢復狀況變差。」

 

「我只是小腿擦傷。」黃美英沒好氣的睨了尹寶拉一眼,看著金太妍輕輕的咳了一聲,「回神。」

 

「啊?」金太妍眨了眨眼睛,看著一臉淡定的黃美英,「喔喔,奶蓋草莓奶昔嘛,等我一下。」

 

「呆呆的店長,你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嗎?」

 

「嗯……乳酪蛋糕可以嗎?」金太妍從冰箱裡拿出了乳酪蛋糕,放到了尹寶拉的面前,一邊準備黃美英要的飲料。

 

「對了,今天寶拉會跟我一起回去,所以……」

 

「等等。」尹寶拉直接打斷黃美英的話,她好奇的看著金太妍,「你都會跟Tiffany一起走回家?」

 

「反正順路,就一起走了啊。」金太妍理所當然的說著,她把牛奶遞給了黃美英,她看著尹寶拉的杯子突然啊了一聲。

 

「我不介意。」黃美英注意到金太妍的眼神,輕聲的開口,「寶拉可以用我的杯子。」

 

「這杯子是你的啊?」尹寶拉好奇的看著黃美英,其實她是因為她親愛的老公要留在公司加班才現在還跟黃美英待在外頭,一方面是因為好奇黃美英嘴裡說的單「蠢」的店長到底是何方神聖,「你喝咖啡的時間不是才不到一年嗎?怎麼就變成有專用杯的熟客了?」

 

「如果你也想要的話,我明天就可以給你。」金太妍勾著溫和的微笑,「不過你要先跟我說你喜歡的顏色,喜歡的東西或是星座。」

 

「你怎麼直接問我星座?」黃美英輕輕的挑著眉毛,看著金太妍疑惑地開口。

 

「因為我覺得那時候問你喜歡的東西的話可能會被殺死。」

 

黃美英的臉上覆上了一層灰,她給人的印象就是那麼恐怖嗎?

 

「我只是說笑的啊!」金太妍慌張的開口,她看著黃美英,輕輕抿著唇,「Tiffany你生氣了?」

 

「她不會因為這種事生氣啦。」尹寶拉輕鬆的開口,她深吸了一口氣,不由得說金太妍的咖啡確實好喝,「我喜歡紫色,然後是水瓶座。」

 

「好。」

 

「不過我會不會來要看我老公有沒有加班。」尹寶拉撐著臉頰,微微的瞇著眼,「如果我明天沒有來的話,幫我把杯子交給她就好,而且也不急,你有空再用就好。」

 

「我才不要幫妳拿,你自己過來。」黃美英喝光了她的牛奶,伸手拉過了尹寶拉的手,「別忘了我們還有事情要討論。」

 

「知道啦。」尹寶拉看著黃美英,輕聲的嘆了口氣,又看著金太妍露出燦爛的笑容,「掰掰囉,呆呆的店長。」

 

「路上小心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呆呆的店長 寶拉真會起名字(哈哈
    期待秀英調的會跟太妍的哪裡不一樣

    美英不考慮那煩人的同事跟攝影師 不如考慮一下溫柔又呆呆的daeyeon ?
  • 不會有太多不一樣XDD

    嘿嘿,後面會考慮啦ww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5/05 23: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