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3536_1569259603185878_255084187_n.jpg

28378890_2037041592987709_5852951232843542495_n.jpg

 

碎碎念:

 

最討厭的是我姐跟他老公上台北我不能跟= =

 

我想看太妍啦!(雖然我也沒買票)

 

難熬的136公里QQ

 

然後我又在唬爛了XDD

 

 

 

 

 

 

第二章

 

黃美英回家時刻意繞了下了路。

 

那天晚上金太妍借她的衣服她已經洗好了,只是每次下班要回家的時候,金太妍的店都已經關了,她就這樣每天拿著衣服上班,下班。

 

不過今天很幸運的,金太妍的咖啡廳還亮著鵝黃色的燈光。

 

黃美英看著只穿著一件白色背心,一隻腳蜷在椅子上,手拿著水彩筆在馬克杯上面認真畫畫的金太妍,輕輕地咳了幾聲。

 

「哇啊啊!」金太妍緊張兮兮的抽過了衛生紙,把自己不小心畫歪的地方擦乾淨,她轉過頭看著門邊的黃美英,「Tiffany?」

 

「我來還衣服的。」黃美英看著金太妍桌上擺著的顏料的,又看著幾個還沒畫好或畫好的馬克杯,「給妳。」

 

「啊……」金太妍慌張的看著自己全是顏料的手,只是匆匆忙忙的走到吧台後頭,把顏料洗掉,「你現在有空嗎?」

 

「要幹嘛?」黃美英看著正在扣襯衫扣子的金太妍,沒好氣地開口,「我說過我不喝咖啡的。」

 

她一喝咖啡就會不舒服,而且是不舒服到要送醫的地步。

 

「我知道啊,所以我新設計了一款咖啡,想請你喝。」金太妍勾著燦爛的微笑,伸手接過了黃美英手上的紙袋,一邊把黃美英推到吧台旁邊的位置,「你等我一下喔。」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走進了她上次進去換衣服的房間,一會才走出來,又走到咖啡機的旁邊,「你好像很忙。」

 

「不會啦,只是我沒有想到你會來,所以嚇了一跳。」金太妍微微側著頭,看著黃美英輕聲的開口。

 

「基本上我每天都有經過,只是你都關店了。」

 

「原來。」金太妍輕輕地點著頭,到底黃美英平常是多晚下班啊?她是因為剛剛在處理馬克杯的事,沒注意到時間才到現在還沒走的,「Tiffany的工作常常要加班嗎?」

 

「最近工作比較多。」

 

金太妍輕輕地點著頭,她拿過了馬克杯,先是放了一些糖漿,又放了咖啡跟打好的奶泡,「給,覺得有哪裡可以改再跟我說。」

 

黃美英遲疑地看著眼前的馬克杯,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隨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真的是咖啡嗎?」

 

「真的啊。」金太妍開心的說著,滿足的走出了吧台,又重新拿起了水彩筆,「對了Tiffany,你喜歡什麼樣的顏色啊?還有你是什麼星座?」

 

「你要幹嘛?」黃美英喝了一大口金太妍的特調咖啡,先是綿密的奶泡在嘴裡化開,接著是帶著淡淡香味的咖啡,還有薄荷的微辣,加上糖漿的甜味,剛好中和咖啡的苦,重要的是,她的身體完全沒有任何不適,反而讓她緊繃的身子鬆懈下來。

 

「幫你準備專屬的杯子啊。」金太妍挽起了衣袖,從容的說著,「不過因為妳的咖啡要另外準備杯子,所以可能要花些時間喔。」

 

「不用了。」黃美英又喝了一口,她看著金太妍錯愕的表情,才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簡短,「我是指杯子不用另外找,一般馬克杯的量就好了。」

 

「好。」金太妍呆呆的點了頭,開始認真的繼續她未完成的杯子,「你還沒跟我說你喜歡的顏色跟星座。」

 

「粉紅色,獅子座。」

 

「好。」金太妍回了聲,把畫的最後一筆補好,她輕輕地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把杯子疊好放進紙箱裡,「啊咖啡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我很喜歡。」黃美英點著頭,一邊把喝完的馬克杯放下。

 

金太妍把紙箱放進了後頭的房間,她看著站起身子的黃美英,「Tiffany,可以等我一下嗎?」

 

黃美英看著金太妍,輕輕的點了點頭。

 

金太妍把馬克杯洗好擦乾,抓著自己的手機就急急忙忙地跑到黃美英旁邊,「一起回去吧。」

 

「嗯。」

 

「你明天還會來嗎?」金太妍落上了鎖,看著黃美英好奇的問著。

 

「不知道。」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微微的歪著頭,「我這樣會讓你很困惱嗎?」

 

「什麼意思?」

 

「嗯……因為感覺Tiffany妳不太想理我?」

 

黃美英沒好氣的睨了金太妍一眼,「你想太多了。」

 

她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不會刻意去接近人,也不會讓人想刻意接近,而金太妍這種人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怎麼說呢……有點單純過頭了,她不太習慣。

 

「是嗎?」

 

因為黃美英也是第一個她遇到的很有趣的顧客。

 

這麼說好了,她不知道是針對她還是對所有人,黃美英的眼裡一直有不信任,不過……剛剛她調出來的咖啡,似乎有那麼一瞬間讓黃美英的眼神放柔了,可是在她問黃美英喜歡的顏色跟星座時,她又建立起了她的防備了。

 

而往往出現在她店裡的顧客,都是些有故事的人。

 

「我家到了,再見。」黃美英看著印入眼簾的公寓大門,淡淡的開口,「明天如果工作順利結束的話,我會去。」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的背影,勾起了燦爛的微笑,「好,我會等妳。」

 

「明天見。」


 

黃美英今天不只完成了工作,還提早下班。

 

不過不是因為金太妍跟她約好了,說她今天晚上會去,只是單純的,她今天工作提早結束,還有她的工作室裡還有另外一個男生留下來加班,她沒辦法工作……她討厭工作的時候有人待在旁邊。

 

金太妍的對面坐著一個紅著眼睛的男生,她從容的站起身子,伸手拿過了他面前的馬克杯,「想好了就去吧,不要因為這種小事而壞了感情。」

 

「嗯,謝謝店長姐姐。」

 

黃美英在落地窗外剛好看到了這一切,她從容的推開門,剛好跟男孩擦肩而過。

 

金太妍驚訝地看著走進來的黃美英,她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Tiffany?你怎麼提早來了?」

 

「我工作提早結束。」黃美英從容的坐到了吧台前,「你跟你男朋友談分手?」

 

「蛤?」金太妍震了下身子,一會才意識過來黃美英說了什麼,「不是啦!那是我的一個客人,看到他臉色不太好就稍微跟他聊一下天。」

 

「聊了什麼?」

 

「他就跟他女朋友冷戰,但是不知道怎麼拉下面子道歉。」金太妍走進了後頭的房間,拿出了一個粉紅色的馬克杯,上頭畫著一個可愛的卡通獅,「還喜歡嗎?不喜歡我可以重畫。」

 

「還可以。」基本上她是想要把杯子帶回家用的,「所以這就是我的杯子囉?」

 

「對啊,我還在杯底寫下了你的名字喔。」金太妍把馬克杯翻過來,「Tiffany」的草寫英文就在杯底。

 

「你草寫寫得真不錯。」

 

「這不是我寫的啦!」金太妍無奈地笑了笑,轉過身子開始處理黃美英要的咖啡,「那是我的室友寫的,她可是各種字體都會喔。」

 

清脆的風鈴聲響起,崔秀英抱著一塊木板走進了咖啡廳,她看著金太妍,只是走到了吧台後頭,直接由後抱住了金太妍,「妳的招牌。」

 

黃美英錯愕的看著被抱住的金太妍,呃……

 

「你明天再拿來就好了啊。」金太妍像是習慣似的任著崔秀英抱著自己,還很放任的讓崔秀英把下巴放到她頭上,「難道你又肚子餓了?」

 

「對啊!我要吃三明治。」

 

「是是,先放開我。」金太妍無奈的說著,跟昨天一樣,她往馬克杯裡放入糖漿,在倒入咖啡跟奶泡,她把腰上的手拉開,把杯子輕放到黃美英的面前,「你要吃什麼嗎?」

 

「啊?」

 

金太妍看著傻住的黃美英,也大概知道為什麼她會有這種反應,「她是崔秀英,我的合夥人兼室友。」

 

崔秀英看著黃美英手邊的馬克杯,只是微微的笑了下,「你就是Tiffany啊?」

 

「是,你怎麼……」

 

「杯底的名字是我寫的。」

 

黃美英點了點頭,她看著還在等她點餐的金太妍,「我不餓。」

 

「我知道了。」金太妍從容的笑著,她從冰箱裡拿出了三明治的材料,抬頭看著崔秀英,「秀英,幫我把招牌掛起來好嗎?」

 

「Ok。」崔秀英拿著招牌走出吧檯,「對了太妍,平面圖我傳到你信箱裡囉,志勇哥晚上有來家裡一趟,他說過幾天會帶工人來處理其他事情。」

 

「嗯,我等等在打過去跟他確認時間。」

 

黃美英看著在處理三明治的金太妍,她不是個喜歡多問的人,不過卻起了一絲的興趣,「你們店裡要裝潢?」

 

「嗯……不如說我想在多筆收入。」金太妍輕鬆的說著,她指了指一旁的門,「每次進來的時候不都會有一個往下的樓梯嗎?哪裡本來不是我們的,不過我存了錢,剛好又有朋友想要開Pub就買下樓下的地下室,稍微整理一下就好了。」

 

金太妍咖啡廳的格局很奇怪,進來之前必須要先走過一扇門,進了一個小走廊,在進一扇門才能到咖啡廳裡,也的確如金太妍所說,在走廊的盡頭有個向下的樓梯。

 

或許是因為這樣,這裡才會比其他地方來的安靜吧?

 

「那你們樓上是什麼?」

 

「樓上?是倉庫啊。」金太妍把烤箱裡的三明治拿出來,一臉理所當然的看著黃美英,「往上的樓梯在櫃子後頭。」

 

「我又沒問樓梯在哪。」

 

「我覺得你想問啊。」金太妍輕輕地笑著,她看向了走進來的崔秀英,把三明治放到了吧台上。

 

「那你覺得我接下來想問什麼?」黃美英喝了一口咖啡,反問著金太妍。

 

「招牌上的中文字?」

 

「呵,還真的被你猜對了。」黃美英輕輕的笑了一聲,淡淡的看著金太妍。

 

崔秀英輕咳了幾聲。

 

「你們兩個慢慢聊,我先回去了。」崔秀英咬著三明治,從容的揮了揮手,「早點回來啊,不要老是讓人等門。」

 

「我知道啦!」金太妍無奈地笑了笑,都跟林允兒還有崔秀英說過多少次不用等門了,回到家總是會看到她們兩個縮在沙發上看韓劇,「Tiffany很好奇招牌上的字啊?」

 

「嗯。」

 

「那是我另外一個室友根據我們三個人的故事想出來的。」金太妍轉過身子開始整理咖啡機,緩緩的開口,「不過我可以先跟妳說那個名字的意義,我們的故事如果真的很好奇的話,你要去找其他人問,我的故事,則要在一段時間之後才能跟你說。」

 

「我這間咖啡廳,守護著一份我等不到的愛情。」金太妍側過頭,勾著淺淺的笑容,「那上頭的字,是守愛。」

 

崔秀英從落地窗外看著金太妍,又瞥了一眼木板上她稍早時候才維護好的字,看來金太妍又要晚回家了。

 

崔秀英輕輕地嘆了口氣,往咖啡廳南方的租屋處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