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1111514758.jpg

23768787_1457264054385434_953640302_o.jpg

 

 

碎碎念:

 

最後一章囉~

 

然後下個主題之前有個15題,不要忘記囉!

 

下個主題的方式大約是六弄咖啡館那種的,沒歪樓應該是虐文(不喜歡的可以先不要期待了哈)

 

預告信.....我看趕不趕的出來

 

然後我今天人品爆發抽到UR啦!!!開薰~

 

然後寫這篇最難過的是查資料跑出來的照片都是鍾鉉阿QQ

 

 

 

 

 

第三十章

 

黃美英穿著簡單的白襯衫跟黑色的西裝外套還有黑色的短裙,她站在房間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太妍,你開門好不好……」

 

今天是權寶雅的葬禮,依照他們的傳統,權寶雅應該在去世的三天內出殯,而她們足足拖了一個月,說為了整頓JK也是藉口,主要是為了金太妍,結果昨天晚上金太妍竟然跟她說她不要去,然後又把她關在房間外。

 

金太妍聽著門外漸遠的腳步聲,她看著自己梳妝台上的木盒,那是凊少找到之後托黃美英拿給她的,她沒有打開,就只是放在那。

 

上頭的鎖是個拼圖,必須按照順序把錯位的鎖頭回復原狀,才能打開。

 

權寶雅說過,那是她專門用來鎖最重要的東西的,而她上次看到它,是在她當上JK掌門後的一個禮拜,權寶雅跟她說,裡頭是禮物。

 

她花了快三年的時間解開那個鎖,裡頭就是一把權寶雅特地去訂做的匕首,跟一個她之前因為打鬥而剩下一隻的耳環——她還嫌權寶雅沒事弄那麼複雜幹嘛……

 

金太妍坐到了梳妝台前,伸手開始把錯位的鎖頭拼回原狀,上次她花了三年,這次又要多久?

 

金太妍抓著模糊的記憶,跟著她多年前解開鎖的順序,她看著逐漸成形的鎖,輕輕的拉開了暗扣。

 

盒子裡有一封信、一個裝著暗褐色子彈的小玻璃瓶跟一個隨身碟。

 

金太妍看著信封上頭的字,只是坐到了自己的電腦面前,把隨身碟插進筆電側身的插槽,她看著隨身碟裡頭的檔案,一個影片跟裝滿她跟權寶雅照片的資料夾。

 

「太妍。」權寶雅出現在了金太妍的電腦螢幕裡,「還好你還記得怎麼開鎖,不然我可能連你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還是你看到這影片是三年後了?」

 

「才沒有。」金太妍沒好氣的抱怨著,卻還是還是靜靜的聽著權寶雅接下來要說的。

 

「不管怎麼樣,我拍這部影片就是為了要跟你好好道別的。」權寶雅輕輕的嘆了口氣,「這二十幾年來辛苦你了,其實我本來是不打算收學生的,是因為妳的眼神,剛好跟一個我為了保密而殺掉的女孩一樣,她是一個殺手家族的小孩,跟你一樣生在一個不一樣的家庭,或許是我為了要彌補自己的罪惡吧?所以我收了你當學生。」

 

「而你的表現絕對超乎我的想像,當你說你要代替志勇當上JK掌門時,我真的嚇到了。」權寶雅搔了搔頭,無奈地笑著,「不過你的表現真的很好,玻璃瓶裡的子彈,是你第一次殺人所留下來的紀念品,因為我臨時也想不到有什麼東西能給你當作畢業禮物。」

 

畢業……權寶雅走了就代表她的畢業嗎?

 

「當然,不只是學生,身為一個妹妹其實你也做得很好,雖然我從來都沒有喊過你妹妹什麼的……反正就是這樣,酒量不好的你肯陪我去酒吧喝酒、我如果工作不小心受了傷你也是待在醫務室陪我,累了還有你的肩膀靠著……你知道嗎?在這世上你可能是我唯一一個家人了。」

 

權寶雅尷尬的搔了搔頭,她認真的看著鏡頭,輕輕地呼了口氣,「感覺還有很多想說的,卻說不出來……對了,那個Tiffany你要好好對待人家喔,你不把戒指收回來就代表她是妳最信任的人,你的伴侶,知道嗎?」

 

「信封裡面有我現在最想跟你說的話,還有一個我從H·Q那邊偷來,小小加工後的一個小東西,送給你跟Tiffany。」

 

權寶雅從容的笑著,她卻沒有關掉攝影機,冷不防的唱起了歌。

 

「이별 앞에 낯선 너와 나(在離別前夕變得陌生的你和我)


사랑했던 날을 떠올려 봐(回想一下你愛過的我吧)


흘려보낼 수는 없잖아(也不能任由她被遺忘)


날 위해 One Last Time(為了我 One Last Time)」

 

金太妍在權寶雅的歌聲中,打開了信封,她先抽出單薄的紙,她看著上頭簡單的一句話,只是把筆記型電腦闔上,走到了自己的衣櫃前,把裡頭的黑西裝拿了出來,隨手的丟到床上,又走進了浴室。

 

「來看我,好嗎?」


 

金志勇跟黃美英站在一起,金志勇是鄭允浩的喪主,黃美英則是代替金太妍,暫時是權寶雅的喪主。

 

凊少身上的繃帶已經比上個禮拜少了很多,他在Kuro跟Shiro的幫助下完成的行禮,他看著黃美英,只是緩緩的走到了權寶雅的棺材前,微微的彎著身子,「老師,你叫我做的事都辦好了,但是……」

 

權寶雅的臉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她臉上的傷在宋茜的幫助下用了特殊的人工皮包著,看上去就好像睡著,只是胸口沒了起伏,臉色比一般人還來的蒼白。

 

黃美英走到了凊少旁邊,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相信老師會來的。」凊少抹著他沒被繃帶抱住的眼睛,微微的笑著,「她會打開盒子的。」

 

「是這樣就好了。」黃美英輕輕地嘆了口氣,她扶過了凊少的身子,把人帶離了靈堂,她看著前頭自動散開的人群,疑惑的眼眸在確認來人是誰後不自覺的變彎。

 

金太妍一襲黑色西裝,只戴著一邊的銀色耳環,另一邊的耳朵則巧妙的被頭髮遮住,無形中散發的強大氣場,是百公尺外的人都會被愣住的。

 

她不發一語的穿過了人群,一邊把喪主的臂章戴在手上,淡淡的看了一眼凊少。

 

「老師……」

 

「回去休息。」金太妍淡淡的開口,伸手拉過了黃美英的手,看著黃美英,眼神又是流露著和她不合的溫柔。

 

黃美英跟著金太妍一起進了靈堂,她看著鬆開自己的手,在權寶雅照片前面行禮的金太妍她微微的皺著眉頭,雖然是這樣說凊少,但她自己的傷也是還沒好啊!

 

「別過來。」金太妍餘光瞥見了想走過來的黃美英,她淡淡的開口,轉過頭挑起了一個淺淺的微笑,「放心。」

 

金太妍站起了身子,拖著她被西裝藏住傷口的身子,走到了權寶雅的棺木旁邊,她輕輕的彎下身子,「BoA姐姐,對不起我遲到了。」

 

最後,就讓她稱權寶雅一次姐姐吧!

 

「不管是JK還是美英我都會保護好的,所以姐姐就放心的走吧。」金太妍把口袋裡的一張照片放到了權寶雅的手上,那是她在來之前去洗的一張照片,上頭是之前為了紀念而拍的,她們JK幹部跟凊少四個人的照片,那天剛好是她成為JK掌門的十五週年,還有凊少他們練習生小組成立第七年。

 

「姐姐就好好的在另一邊看著我們吧!」

 

「Taenggu!」

 

金太妍轉過了身子,她看著幾乎全到的JK成員,緩緩的走到了黃美英身邊,伸手牽過了她的手,還有,H·Q的幹部,與JK的掌門夫人。

 

「今天,是BoA老師留在JK的最後一天,還有曾經是JK一員的允浩,兩位老師對於JK都有很重大的意義,誰只要流下一滴淚,就是對他們的不敬,身為JK的人,就不准在公開場合哭,我們要有最尊敬態度,送兩位老師最後一程!」

 

金太妍轉過了身子,她看著走到自己身邊的金志勇,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

 

「所有人!行禮!」

 

整齊劃一的動作,金太妍牽著黃美英,對著兩個在棺木裡的人,再次行禮。

 

金太妍跟黃美英率先站起身子,金太妍看了一眼身後還叩著首的人,緩緩的開口,「順圭、孝淵、俞利、允兒,準備抬棺。」

 

「Jessi、秀英、徐賢。」

 

被喊到的人都抬頭看著金太妍跟黃美英,跟著她們自己頭兒的指示,走到了棺木旁邊。

 

「利特哥,允浩前輩就交給你們了。」金太妍跟金志勇分別接過了權寶雅跟鄭允浩的照片,「出發!」

 

金太妍捧著權寶雅的照片,率先走出了靈堂,跟在身後的是捧著權寶雅靈位的黃美英,抬棺的鄭秀妍、李順圭、金孝淵、權俞利、崔秀英、林允兒、徐賢,再來才是金志勇跟SJ小組的十一個人。

 

JK的成員很有默契的排成了兩條縱隊,目送兩個意義重大的人上了靈車。

 

凊少穿過人群緩緩地走到最前頭,如果可以的話他多想跟金太妍她們一起送權寶雅最後一程啊!只可惜他現在行動不便,去了也只是拖到時間。

 

凊少艱難地彎下了身子,向著那已經看不見車尾燈的筆直大道,致上最高的敬意。


 

事情發生過後,已經經過了半年了。

 

權俞利坐在金太妍的辦公室內,為什麼是她坐在這呢?因為金太妍在她跟凊少的傷好了之後就搭著飛機又去西伯利亞、撒哈拉沙漠、亞馬遜雨林等各地進行「復健」,連黃美英也帶去了,她就不知道這個「復健」的意義是什麼,真的是復健還是去約會?

 

不過去約會帶個電燈泡去幹嘛,也是個不解之謎。

 

反正她跟鄭秀妍就負責處理JK跟H·Q的事情,這樣下來已經處理了四個月,金太妍還是沒有打算回來的消息。

 

「俞利姐姐!」林允兒蹦蹦跳跳的跑進了金太妍的辦公室,一邊把手上的甜甜圈遞出去,「給你吃。」

 

權俞利看著眼前的甜甜圈,只是微瞇著眼,「死小鹿,你又闖了什麼禍?」

 

「才沒有……」林允兒的嘴噘得老高,她把甜甜圈放下,看著權俞利桌上的資料夾,「就是阿……Shiro說他想體驗一次T.O.P的工作,我今天晚上可以帶他去嗎?」

 

權俞利輕哼了一聲,她看著今天晚上跟崔勝鉉進行遊戲的幫派,「14K幫?是新來的?」

 

「好像也不是,就之前一個幫派鬧分家,這個是其中一個。」林允兒歪著頭,從容的說著,「所以可以嗎?」

 

「別搞砸,東西要搶到手,知道嗎?」

 

「是!」

 

林允兒前腳才剛走,後腳金孝淵就跑了進來,還抱著一大堆的武器跟資料夾。

 

「靠,妳拿那麼多東西過來幹嘛?」

 

金孝淵把東西放到權俞利的桌上,把資料夾遞給了權俞利,「請款單,這些是今天晚上要用的,你看改成這樣可不可以。」

 

權俞利拉開了抽屜,按下了裡頭的按鈕,她看著突然出現的標靶,只是把其中一把狙擊槍拿起了,瞄準,扣下扳機,「我記得這不是那個後座力很大的槍嗎?」

 

「沒錯,我在槍托上加了軟墊,又把槍管換成重量稍重的,這樣後座力再大也比較不會飄了。」

 

「這對林允兒那力氣大的來說是挺適合的,不過你要想想其他人的力氣啊。」權俞利放下了稍嫌沉重的槍,看著金孝淵整理的請款單,她只是把在上頭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不過還是可以接受,這種槍改三隻就夠了。」

 

「好,其他的槍我也調整過了,你要試試看嗎?」

 

「相信你囉。」權俞利淡淡的說著,把資料夾還給了金孝淵,「啊啊,能幫我準備一下點發式的手槍嗎?我打算讓Kuro一起去。」

 

「手槍?你要讓他近距離搶貨喔?」

 

「嗯,我跟他坐車去搶,允兒跟Shiro則在高樓狙擊。」權俞利從容的說著,今天大概只要這樣就可以拿下了,而且這批貨的價值只有一億韓元,不算太高,「而且一旦弊大於利我就會撤。」

 

「Ok,我順便準備Shiro的。」

 

「麻煩了。」

 

下一個進來的是李順圭。

 

「怎麼了?」

 

「喔,我只是來通知你金太妍說他們下飛機了。」

 

「這次又去哪裡了?」權俞利顯得有些無奈,這金太妍什麼時候要回來啊!她是副手不是掌門啊!

 

「不知道,她說是驚喜。」李順圭淡淡的說著,「喔對了,我把無人機調整好了,你今晚要試用看看嗎?」

 

「不要,無人機出動一趟就超過一億了。」權俞利果斷的拒絕,她翻了一下她看過的資料夾,「讓Wendy她們去試吧,她們今天要追蹤一個高官,那人的老婆毫不猶豫的直接給了我們三億。」

 

「很難追蹤?」

 

「這只是底價,她吩咐要拍到『精彩畫面』而且拍越多給越多。」權俞利把資料夾遞給了李順圭,從容的說著。

 

「這樣的話我在無人機上面裝上4K的攝影機。」李順圭輕哼了兩聲,反正手邊的東西也不是沒有,不如多要一些錢來更新他的硬碟軟體跟遊戲光碟櫃,「價錢翻倍喔。」

 

「交涉的事是小鹿要做的。」

 

「好啦,我再跟她說。」

 

權俞利無力的靠上椅背,她拿過了手機,從容的打了通電話給鄭秀妍。

 

權俞利疑惑的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又打了通電話過去。

 

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接了。

 

「你不知道我掛你電話代表我現在很忙嗎?」

 

「也可能代表你心情不好啊。」

 

「……囉嗦,我忙完再打給你。」鄭秀妍沒好氣的掛斷了電話,她看著自己桌上也是一堆的文件,等黃美英回來,她一定要拗一個月的假補眠!


 

夜晚,崔勝鉉的遊戲正式開始。

 

權俞利開著車,副駕駛座上的Kuro看著手槍狙擊鏡裡的車子,對準駕駛座上的人,開槍。

 

「看來手槍的穿甲彈不夠用。」權俞利從容的說著,她按下了帶著的藍牙耳機,「允兒,駕駛解決掉可以嗎?」

 

「不行也得行。」林允兒她看著自己的目標,扣下了板機,「靠,這駕駛還蛇行哩……Shiro!」

 

「子彈不夠大顆。」Shiro一連開了兩槍,他看著只有凹下去的車頂,不耐煩的扯了下嘴角。

 

「Kuro,準備好,等等近距離槍殺。」

 

「好。」Kuro才拉下車窗,身邊一台大紅色的Lyman HyperSport呼吸而過,「靠,那不是電影裡的那台車嗎?」

 

「什麼電影啊?」權俞利錯愕的看著超過她的車子,她看了下自己的儀表板,她現在可是時速一百五十啊!

 

權俞利目標的車子突然撞上了分隔島,接著從大紅色車子上下來的是一個穿著T恤的少年,她看著少年變得成熟的臉孔,「凊少?」

 

凊少看著停到他面前的車子,只是輕鬆地笑了笑,「俞利老師先回去吧,我等等會把貨拿回去的。」

 

「太妍人呢?」

 

「在車上啊,先開走了。」凊少從容的說著,反正金太妍的吩咐就是要他把車開回JK,「放心吧,我這四個月可是有很多收穫的。」

 

凊少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槍,對準高樓上的狙擊手,扣下扳機,他的槍可是全部改過的,除了子彈小顆了一點,性能可是堪比正規狙擊槍的。

 

「允兒,收隊。」權俞利放心的轉著方向盤,從容的開口,「Kuro,你跟凊少坐同一台車。」

 

「好。」Kuro俐落的下了車,他看著凊少,沒好氣的捶了下他的身子,「混帳,你知道幫你瞞出席率很累嗎?」

 

「抱歉啦,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

 

權俞利率先回到了JK,她看著停在大門前的紅色跑車,還有站在車子旁邊的金太妍跟黃美英,「回來就回來,說什麼要給驚喜啊!」

 

金太妍看著權俞利,只是輕哼了一聲。

 

黃美英牽著金太妍的手,有些無奈地看著金太妍,「這陣子辛苦你了,我剛有跟Jessi說給她一個月的假,這段時間你們出去玩吧。」

 

「欸?」

 

「不要啊?」金太妍拉開了車門又坐回了車上,她看著自動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黃美英,又看向了權俞利,「飛機坐太久我累了,先跟美英回去休息。」

 

權俞利還來不及回話,就看著車尾燈遠離她,她無奈地嘆了口氣,卻也是開心,看來金太妍終於好多了,恢復到了她平常的態度,連凊少也感覺穩重多了。

 

嘿嘿,還是來去找鄭秀妍可能會喜歡去的地方比較實際。


 

金太妍看著推開家門的黃美英,只是伸手攬過了她的身子,輕輕的貼上她的唇,伸手把黃美英抱離了地面,把人抱進家門,順手把門關上。

 

「嗯?」黃美英看著金太妍,雙腳自動的纏上了金太妍的纖腰。

 

「謝謝你,這段時間委屈你了。」金太妍抬頭看著黃美英,從容的坐到了沙發上,伸手撥著黃美英的頭髮。

 

「不會,也當是給我自己的訓練嘛!」黃美英索性的坐到了金太妍的腿上,伸手抱著金太妍的頸子,「很高興妳恢復了。」

 

「你一直陪著我,不恢復不行。」金太妍微微的笑著,她輕輕的打了個哈欠,趴在黃美英的頸窩,「累了。」

 

「進房間睡覺吧,明天早上起來在洗澡?」

 

「確定要進房間?」金太妍突然抬頭,看著黃美英輕輕的挑眉。

 

黃美英的臉上爬上緋紅,她看著金太妍沒好氣的打了下她的肩膀,「你自己睡。」

 

「好啦,我不鬧了。」金太妍從容的笑著,她低頭咬了下黃美英的鎖骨,就把黃美英放在沙發上,「我有個東西,一直忘記給你。」

 

「什麼?」

 

金太妍走進了房間,她看著床頭櫃上的木盒,緩緩的把裡頭的信拿了出來,又拿過了一支筆,從容的回到了客廳,「妳重要文件也不收好。」

 

「What?」

 

金太妍把信遞給了黃美英,這是權寶雅給金太妍的最後一個禮物。

 

黃美英困惑的把信拆開,她看著應該要在自己辦公室裡太妍爸爸寫下的約定內容,臉上難掩震驚。

 

「BoA老師給我們的第一個禮物,也是最後一個。」金太妍淡淡的說著,她把筆遞給了黃美英,「上面沒有變,多的是下面。」

 

「擁有一半戒指的兩個人,必須對對方不離不棄……」黃美英看著底下加的文字,不自覺的掛上燦爛的笑容,什麼嘛!結果竟然是權寶雅幫她把金太妍撕掉的那部分加回去的嗎?

 

「右下角的章,代表了這是由法律效力的契約。」

 

「你可以講的好聽一點,它叫結婚證書。」黃美英沒好氣的唸著,她看著已經簽好名字的金太妍,也在紙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英文姓名和韓文姓名都一併簽下。

 

「結果我還是融化你這座冰山了嘛!」

 

金太妍把紙完好的放回信封,瞥了一眼笑得燦爛的黃美英,沒好氣的咋了下舌,「少囉嗦,睡覺。」

 

黃美英掛到了金太妍的身上,開心的吻著金太妍的側頸,「我愛你。」

 

金太妍只是淡淡的應了聲,不過臉頰上的紅暈則出賣了她。

 

黃美英又親了下金太妍的臉頰,看吧,就算是再高的冰山她還是可以讓它融化的。

 

 

不過也只有金太妍這座大冰山可以給她融化,也只能讓她融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少 Taeshiro 的頭像
凊少 Taeshiro

凊少 Taeshiro的部落格

凊少 Tae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isces0221
  • 呼…不知不覺就最後了
    BoA姐姐的禮物很貼心 剛好推了把騷悶的太妍跟美英結婚啦


    虐文啊…虐到最後會變甜嗎?
  • 過程中有甜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8 20:16 回覆

  • 戠
  • 愛馬……完結了啊…看得意猶未盡呢…
    不過呢…這種題材是我最愛的><
    有打打殺殺的那種 但是太血腥我也會怕…(尛

    六弄聽說很虐 但我沒看過XD
    太虐我不敢看>< 看了會很揪心🙈
  • 意猶未盡就多看幾次吧XDD
    太血腥是指多血腥ww

    揪心?不會很揪心啦,只是震驚罷了X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8 20:17 回覆

  • 雨
  • 謝謝作者又完成了一篇好文呢!👍👍👍
    新文章會很虐嗎?太虐心臟承受不了啊~~~
    希望結局是HE~~~~~
  • 我的虐都不會太虐喔。
    如果太虐可以再心裡罵我,說XXX(自動消音)你騙我這樣(X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8 20:18 回覆

  • 六隻魚
  • 終於冰山融化了♥
    下一篇虐文耶
    我最愛虐文了XD
  • 原來還是有吃虐文的人阿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8 22:28 回覆

  • Faith_Hope&amp;Love
  • 裡面有我現在最想跟你說的話
    「來看我,好嗎」
    嗚嗚嗚~ BoA姐太了解太妍了
    老師的一句話,太妍會聽進去的
    這樣她才會踏出那一步再次振作起來

    融化冰山
    溫暖的結局
    然後接下來是!!開虐了!!
    不~~~ 我脆弱的小心臟
    經不起太妮被折磨啊~~~
  • 振作的第一步~

    哈哈,我的虐文都不虐記得嗎XDD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8 23:48 回覆

  • 訪客
  • 結局是he對吧!一定要啊!
  • 嗯嗯?這系列是HE阿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9 06:52 回覆

  • 訪客
  • 我是說咖啡廳的結局啦!一定要he才行啊
  • 要看過程才能決定喔~

    凊少 Taeshiro 於 2018/03/19 19:00 回覆